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一十九章 益州的反應(一)  
   
第三百一十九章 益州的反應(一)

夏日的西蜀悶熱而潮濕,雨水像任性的小孩一樣反複無常,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絲毫不帶走一片云彩.

剛剛放晴了小半個時辰,天空忽然又變得烏云密布,雨點像豆子一般的從天空變本加厲的灑下來,敲得房頂上的瓦片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

隨著最後一個試圖抵抗的蜀軍士卒被亂刀砍殺,喊殺聲消失,內河之水嗶嗶地奔流著,人與馬匹的鮮血將綠油油的河畔草地染成暗紅顏色,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道.

虎豹營士兵們在戰場上逐一搜撿,翻動尸體,若有還喘息的,就一刀搠死,在劍閣的城牆上,姜敘把長槍別再城垣上,雷銅的頭顱高高懸起,他矗立在城頭,目視前方,默不作聲,似是疲憊之極,夕陽映襯之下,他碩長的身影宛若青松,只是臉上沾滿血汙,無法分別此時他的表情如何.

楊阜走上前來,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答案:"奇襲劍閣,這是送給主公的大禮,伯弈,你成功了!"

"死了兩千多人,不算完勝,何來大禮"

"劍閣一失,蜀中必定大亂,那劉焉恐怕命不久矣,劉焉一死,劉璋繼位,那劉璋是什麼人,你我還不清楚嗎?"

姜敘贊許地說:"你說得不錯,用兩千人換西蜀,他們也是死得其所了!"

楊阜思忖片刻,抬頭詢問:"你真的要把伯約調到別處?"

姜敘微微一笑.抬起手,向著即將沒入地平線的路平日,如同要把那日頭抬起來.

"說不定,今日虎豹營的戰斗力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特別是蠱毒,只要被射中,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就會化為一灘血水,我在想當初我們何羌族作戰的時候,他們為什麼沒用!"

楊阜搖頭苦笑:"羌族和南蠻都是制毒高手,這並不奇怪.如果當初他們對我們使用這毒箭,恐怕此刻已經沒有羌族了,他們並不笨!"

這個時候,鐺鐺鐺鐺的鑼聲在劍閣城四周響起.諸部開始聚攏隊形,鳴金收兵,入蜀的第一戰,就在這如喪鍾樂般的金鳴聲中結束.

成都,蜀軍校場內.

"拿劍要穩.突刺要發力于腰!"說話之人乃是一個將軍打扮的人,他一臉的桀驁不馴,面部狹長,鼻尖鷹勾,是相書上說的青鋒之相,這種相貌的人,大多偏狹狠戾,此人只是西川四將排名第一的蜀中槍王張任.

西川四將,是蜀中將士對刺史劉焉帳下四位將領的合稱,分別是張任,劉璝,泠苞,鄧賢.四人都是忠義之士,血氣方剛,劉焉能有今天,與他帳下的四個將領脫開不關系,當年東州士林叛亂,全靠著四人領兵征伐.

張任舉起短劍,口中教訓道,眼前的少年點點頭,再一次揚劍朝他刺來,這一刺迅捷無比.已隱然有了幾分火候,張任游刃有余地格擋著,還不時提點兩句,每一次提點.都讓少年的槍勢變得更加的凶猛,他的悟性和根骨,讓張任心中頗為驚訝.

他記得老師童淵曾經說過,劍本凶器,乃是百兵中的殺人利器,人心懷有戾氣.才能在劍術上更進一步,而劉閘在這方面的天分,讓張任嘖嘖稱奇,小小年起,一握住木劍就殺氣四溢,尤其聽他解說快劍的要訣時,更是殺氣四溢,他與張任對練,每次都好似面對殺父仇人一樣,經常逼得張任使出真功夫,才能控制住不傷到他,也不被他傷到.

張任真心喜歡這孩子,毫不藏私,除了百鳥朝鳳槍外,已經把胸中所學盡數教出,他相信,如果師傅童淵知道,也一定會很高興!"

"行了,今天就練到這里,筋骨已經疲乏,在練有害而無益!"楊任十次拍落了劉閘手里的短劍,宣布今日的練習就到這里.

劉閘臉上紅撲撲的,微微有些喘息,但整個人顯得特別興奮,他深躬一禮,然後用衣襟下擺擦了擦劍身,隨口問道:"童淵教你的槍術,你什麼時候教我?"

張任微微皺了下眉頭,這孩子的話里對童淵殊無敬意,按輩分來算童淵可是他的師公,不過這些大族子弟都是如此,學劍學射學禦,無非是一技傍身而已,改變不了世家寒門之間的尊卑藩籬,他回答道:"小公子,末將秉承師命,沒有師傅他老人家點頭,這百鳥朝鳳槍不會傳授給外人!"

劉閘"哦"了一聲,又問道:"你是我祖父帳下的將領吧,你給我說說,你們投到他帳下多少年了?"

楊任笑道:"我們投到主公帳下五年了,當然是主公帳下的將領!"

劉閘好奇道:"五年了?那你我不算是外人,算起來,你們都是我劉家的家將!"

張任舉得有點莫名其妙,他們不明白劉閘小小年紀,為什麼會長那麼多心眼,別看他年紀雖小,說的話卻比刀子還鋒利,句句刺在心口,楊任臉漲得發紫,偏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劉閘見他啞口無言,不耐煩的催促道:"祖父讓你教我練武,你卻藏私,你教不教我,可就全在你一念之間!"

最後一句,威脅之意溢于言表,張任尷尬地站在原地,他不明白,劉閘小小年紀,為何頗攻于心計.

劉閘露出一絲嘲諷的意味:"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

張任無奈地笑了笑,將鐵劍插回鞘中.

"如果你什麼時候向教我,就來找我,記住,劉循是個庸人,而我才是父親最疼愛的兒子!"劉閘眼神灼灼,這讓張任感覺到幾分熟悉,他記得有一個師弟在第一次學槍時,也是這樣的眼神,不由得在心中納悶,這劉閘那里來得那麼多渴望,他身為漢室後裔,沒有必要學習槍法,只需要學劍擊傍身即可!

這時候,在府邸外傳來馬蹄聲,一騎信使飛快馳來,行色匆匆不及繞路,直接踏過校場,直奔主帥大帳而去,劉閘和張任對視了一眼,前者漠不關心,後者心事重重.

那信使馳到大帳門口,下馬把魚鱗信筒扔給衛兵,一頭闖了進去,帳篷里劉璋和鄧賢兩個人正在飲酒吃東西.

張任一直在教劉璋的次子學武,鄧賢只能陪劉璋干一些索然無味的事情,兩個人開懷暢飲談些經學趣聞,雞舌鵝肝的味道彌漫四周.

信使走到鄧賢身邊,附耳說了幾句,鄧賢臉色陰晴不定,揮手讓他出去,劉璋用蜀錦擦了擦嘴巴,見到鄧賢臉色陰沉得嚇人,當下詢問道:"鄧將軍,發生了什麼事?"

"劍閣失守了!"鄧賢輕描淡寫地說.

劉璋聽完這句話,手中的蜀錦堪堪掉落,就差一點沒從席位上跌落下來,他急忙問:"那現在該怎麼辦?"

前年劉璋被劉焉從許都接回來,他來到成都後,劉焉讓他做的事並不多,無非看看書,和益州的士林子弟放鷹走狗,想當初劉璋在許都是何等的英俊,來到成都不到三年,就已經從一個英挺的男子變成了一個臃腫的青年.

他雖然沒有什麼軍事才能,但也知道劍閣對于西蜀的重要性,如今聽到劍閣被別人奪了,心中難免會有一點恐懼.

鄧賢看到劉璋懦弱的樣子,眼里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他在心中暗道:如果不是大公子和二公子雙雙死在李傕郭汜手中,恐怕益州之主也不會落到三公子身上,唉,這該如何是好!

一念及此,鄧賢看向劉璋的眼神里,多了幾分失望,他說:"公子,你還是先帶小公子回去吧,我還有要是需要與張將軍商議!"

"那我回去告訴我父親去!"劉璋的話沒頭沒腦,可意思卻再明白沒有了.

蜀軍的體制相當的奇怪,蜀中派的勢力俱都在軍中,魁首是龐羲,張松,下面有張任,劉璝,泠苞,鄧賢,鄧賢四員大將牢牢地把持著軍隊;而在政治上和地方軍上,卻是東州士林黃權,王累人總幕地方軍政大權.

雷銅和賈龍是劍閣守將,隸屬于東州士林,如今劍閣丟失,恐怕劉焉又要在他們眼中挑沙子.

劉璋走後沒有多久,就見張任進入大帳.

"劍閣失守了,按照主公的性格,是你去還是我去?"見到張任掀帳而入,鄧賢開門見山,單刀直入.

張任面色比較平靜,淡淡地說:"劍閣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我去吧!"

鄧賢為之一怔,失聲道:"這,能行嗎?"

張任說:"行與不行,明日便知,不管你去還是我去,主公不會再把劍閣讓給東州人,王平駐紮在巴郡,如果不快一點,恐怕會失去先機!"

主帥身亡,兵將折損,對劉璋來說,算得上是一個最理想的結果,依著規矩,雷銅失劍閣,東州士卒已經違反了當初的約定:死守劍閣,劉焉當初把雷銅放在劍閣,等的就是這一天,如今雷銅戰死,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去接受劍閣,雖然會損失人馬,但比起劍閣來說,那些人馬就顯得一文不值.

這把握在手里的城池,東州士卒想要討回去,可就難了,等于東州經營得密不透風的軍中崩壞了一角,一直處于弱勢的劉璋便有了可乘之機!(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劍閣失守     下篇:第三百二十章 風雨莫測的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