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二十章 風雨莫測的益州  
   
第三百二十章 風雨莫測的益州

西涼軍占領劍閣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到了劉焉的耳朵里.

成都,一座富麗堂皇的府邸內,劉焉一臉病態地躺在一張華麗的榻上,面容清癯,臉色慘白,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

早在興平元年的時候,身在朝中的長子劉范和次子劉誕與馬騰策劃進攻長安,但密謀敗露,逃往槐里,馬騰兵敗,退還涼州,劉范不久被李傕所殺,劉誕亦被抓獲處死.

後來,龐羲送劉璋及其孫輩入蜀避禍,那時綿竹發生大火,將他的城府焚燒,所造車乘也被燒得一干二淨,四周民房亦受其害,他不得已遷州治到成都,因為傷心死去的兩個兒子,又擔憂災禍,不久便發背瘡,此時已經臥病在床數月了.

"賢佑,恐怕我命不久矣,你本為東州士林,但卻一心一意的幫我,希望你日後能像幫我一樣幫助季玉!"

劉焉躺了許久,渾身都覺得酸痛,他想要翻一下身子,讓自己能獲得更舒適的位置,可是身體剛剛扭動,身後的背瘡就一陣撕裂,疼得他似乎快要昏厥,無奈之下,只能扭頭對著跪在榻前的趙韙吩咐道.

趙韙急忙叩首道:"主公啊,你還是慢慢養病吧,一定會好起來的!"

劉焉擺了擺手,搖頭苦笑:"先帝在的時候,內亂不斷,我上書先帝,認為刺史權利太輕,又不能廢除刺史制度,但也不能要給庸碌之人,否則動輒就會增加暴亂,所以我建議改置牧伯,鎮安方夏,清選重臣,以居其任!"

說道這里,劉焉又重重地咳嗽了幾下,氣若游虛的說:"此議尚未即行,益州刺史郗儉在政煩擾.謠言遠聞,而並州刺史張懿,涼州刺史耿鄙並為寇賊所害,故此我的建議得以采納,先帝封我為監軍使者.領益州牧,太仆黃琬為豫州牧,宗正劉虞為幽州牧,皆以本秩居職,那時你就跟著我了.除了龐公,我最信任的就剩下你了!"

趙韙默然,他當初之所以跟隨劉焉入蜀,那是為了欲圖進行政治投資,君臣共事多年,他也達到了最初的目的,至于效忠劉氏,他並沒有這個想法.

他心中雖然這麼想,但嘴上卻說:"主公放心,三公子溫仁.韙一定保其做益州之主!"

劉璋看似溫仁,實則孱弱,正好可以為他所控制,以便獲得更多的東西.

"如此,我便放心了!"劉焉會心一笑,然後闔上雙目,陷入沉思.

趙韙動了動身子,低頭掩飾住臉色的笑意,故作哀痛的說:"主公,您為何不把公子托付給龐公.你們兩個明理是上君臣,暗里卻是親家,三公子的妻子也是他的女兒,有了這一層關系……"

"哼!"還沒等趙韙把話說完.劉焉就發出一聲冷哼,打斷了他的話,尖酸刻薄的說:"當初我是為了穩住東州士林,這才讓季玉取了他的女兒,他的確幫了我不少,但他始終是東州士族.我信不過!"

"好了,我乏了,你下去吧,至于劍閣的事就讓張任去做,對于他我還是比較放心的!"

劉焉睜開眼睛,見到趙韙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樣,開口詢問道:"你還有什麼事,但說無妨!"

趙韙躊躇了一下,趨前壓低了嗓子,像是吞下一枚火炭:"主公......就在你病重的這段時間里,張任他們幾個和龐羲走得比較近,我看他們似有圖謀,如果讓張任單獨去收複劍閣,恐怕會有閃失!"

"哦?"劉焉眉頭擰成了一塊,厲聲詢問:"你說得是真的?"

趙韙沖著劉焉點了點頭,一臉篤定的樣子.

"枉我對他們如此信任,賢佑,依你之見,我該如何做?",劉焉眯著眼睛,語氣中充滿著冷意,臉上的肌肉在憤怒地顫抖著,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厲的目光.

"我有部將龐樂,李異,可讓他們做張任的副將,監視張任的一舉一動!"

"就按你說得做!"

趙韙心中竊喜,想不到劉焉病得越來越糊塗,這種胡編亂造的話他也相信,他見到劉焉不再說話,當下起身告罪一聲,徐徐地退出了劉焉的臥室,他走到房門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扭頭再次看向已經酣睡的劉焉,眼中寫滿了諷刺.

"出來吧!"在確定趙韙已經離開,劉焉忽然就睜開了雙目,起身朝著內室喊了一聲,與剛剛病懨懨的狀態判若兩人.

隨著劉焉話音剛落,就見龐羲健步從內室走了出來,朝著劉焉拱手一拜:"龐羲參見主公!"

劉焉擺了擺手手,單刀直入,直奔主題:"你覺得他如何?"

"主強而盡心,主若而必反!"龐羲說得極為簡潔,絲毫不拖泥帶水.

這時劉焉忽然又躺回了矮榻,唇邊露出一絲戲謔:"他還以為我病糊塗了呢,哼,跳梁小丑也敢在我面前賣弄!"

"他和黃權的關系頗為曖昧,這不得不防!"

劉焉又闔上眼睛,不以為然的說:"我的時日不多了,希望你能好好輔佐璋兒,讓他能享受幾年好的生活,我這偌大的家業,怕是保不住了!"

龐羲急忙跪在地上,正色道:"主公放心,龐羲一定會拼死保住主公的家業!"

龐羲雖為東州士族,但他卻對劉焉忠心耿耿,兩人是親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覺得劉焉富有雄才大略,只是生不逢時,如果他在年輕二十年,恐怕這天下還有劉姓分一杯羹也不一定.

劉焉急忙趴在床上,指著龐羲顫抖地說:"不,你們打不過呂布,只要綿竹和江油失守,你就投降吧,保住高祖血脈為重!"

龐羲臉上似有不忍,嘴唇蠕動了幾下,但並沒有把話說出來,而是硬生生地把話咽回肚子里.

劉焉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隨便你,但我只有一個條件,保住璋兒,不要讓他丟了性命!"

"那趙韙怎麼辦?"

劉焉拿著絲帕捂著嘴咳嗽了幾下,然後低頭一看,見上面沾著幾絲鮮血,他便隨便的擰城一團,隨意的丟在地上,隨後裹了裹身上的被褥,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你看著辦,到了合適的時間,殺了他,以絕後患!"

"明白,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劉焉並沒有說話,而是擺了擺手.

龐羲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世人都以為劉焉已經病入膏肓了,但他知道,現在的劉焉比誰都清楚形勢,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除了劍閣失守外,最近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時日已經無多,否則必定力挽狂瀾,一舉打敗呂布和張魯.

龐羲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回過頭來詢問:"那梓潼……"

"讓他們兩個回來,劍閣既失,守衛梓潼已經沒有意義了,就讓呂布和黃權打去吧,我就算死了,也不讓黃權和王累好過!"

"那主公好好休息,卑職告退!"

劉焉等龐羲已經完完全全的退出了臥室,這才漫不經心地睜開眼睛,直視著頭頂上的布幔,似欲要將布幔看穿看透一樣,須臾,他的瞳孔驟然縮小,淡然的表情發生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龜裂:呂布,既然你想拿我的益州,那你就拿去,不過能不能拿,就看你的造化了!

益州,綿竹.

劉焉的府邸被修葺一新,被大火焚盡的宮殿也被重建,遝中太守黃權手拿著戰報,慢慢踱步走進大門,一旁的侍衛恭候在那里,看到黃權來了,恭敬地推開議事廳的大門,請他進去.

他最近一直被劍閣的事情攪得茶不思飯不想,劍閣,遝中,江油,都是他們和劉焉談判的籌碼,就是這幾座軍事重鎮把握在他們的手中,所以劉焉才沒有對他們動手,如今劍閣已失,他們要想盡一切辦法奪回劍閣,否則局勢會對他們不利.

他努力搖搖頭,把這些思緒都努力趕出腦海,如何將劍閣奪回東州士族的手中才是重要的,他深吸了一口氣,踏進議事廳,在他面前,高沛一身戎裝,跪坐在榻上,他的旁邊,正有一名宮裝婦人替他斟酒.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喝酒?"

看到高沛一臉愜意的樣子,黃權是氣不打一處來,將手中的戰報猛地扔在高沛的面前,放聲大喝.

宮裝婦人一哆嗦,急忙起身離去.

"你干嘛這麼生氣,來,一起喝!"高沛一臉的訕笑,起身來著黃權坐下一起暢飲.

黃權猛地掙脫黃權的手,著急的說:"別喝了,快想想辦法,否則我們將大禍加身!"

高沛聳聳肩,不以為然的說:"我已經遣使去了巴郡,趁劉焉還沒來得及派兵之前,先讓王平去奪取劍閣,成都的那些家伙早就想好了!"

黃權冷笑一聲:"王累,龐羲,李恢他們的話你也信,他們已經變成了劉焉的鷹犬,如果你不去劍閣,我去,我要保住我們黃家的家業!"

"你稍安勿躁,楊懷還在白水關呢,如今西涼軍還沒打到白水關,我已經飛報楊懷,叫他和王平夾擊劍閣,劍閣不日便能回到我們手中!"

"那就好,你別忘了,劍閣和遝中是我們談判的籌碼,你把這邊的事情安排一下,我們這就前往劍閣,准備和呂布談判!"(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益州的反應(一)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四面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