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河蚊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河蚊

漢中,漢水.

就在多發勢力針對劍閣明爭暗斗時,黃忠徐晃率領三萬大軍在這一日的午時開始渡河,浩浩蕩蕩的隊伍從五個漢水渡口同時登船,漫天的旌旗獵獵作響,聲勢極為浩大,兩百多條渡船來回穿梭于漢水兩岸,把無數的士兵和閃著危險光芒的軍械運過河岸.

排在他們身後的事堆積若山的糧草輜重,西涼四郡連續兩年都是豐收,積蓄足以支撐十萬以上的大軍在外征戰.

渡河的時候發生了一些小小的混亂和沖突,有一支並州輕騎和一支陳倉重步兵為了誰先登船發生了沖突,他們分別隸屬于奮威將軍黃忠與鎮東中郎將趙昂,前者是呂布帳下的頭號大將,後者則是久駐邊陲的大將,身份特殊.

這一次渡河,趙昂有意想要爭奪攻打安固的頭功,他已經在陳倉待膩歪了,想換一個地方透透氣,不像秦宜祿那樣,整日佳人在懷,酒不離杯,過著紙金迷醉的生活,趙昂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所以這次針對漢中的討伐戰,他就想刻意的去表現自己,從而得到呂布的認可.

黃忠街道報告以後,只是淡淡一笑:"趙將軍戰意昂然,其心可用,就讓他先過去吧!"

侍衛領命離開,黃忠在絕塵馬上俯瞰著渡河的大軍,又抬頭看了看已經在西岸等候的徐庶和趙昂,表情微微有點遺憾.

本來他們想將城固圍住誘出漢中軍主力,這是開戰之前賈詡制定的方針,但由于多日的大雨連綿,再加上並州軍和西涼軍多有不和,以致頃覆.

"無所謂了,成不得氣候."黃忠揚了揚馬鞭,現在漢中軍的主力護著城固城輜重正在倉皇西遁,只要三路大軍合圍漢中,形成主力決戰,大局可當.

這個渡河的小插曲很快就結束了.趙昂的不讀趾高氣揚地現行渡河,黃忠的部隊則留在後面,等到下午西涼軍大部已渡過西岸,構築起一道堅固的防線以後.中軍中樞才開始移動.

很快船抵西岸,黃忠,徐晃和一干將領下船,這時以為侍衛走過來,悄聲告訴黃忠說有人求見.

黃忠面色一沉,呵斥說大軍剛剛駐紮營寨.需要升帳軍議,為何如此不分輕重,侍衛連忙解釋道:"那人自稱來自漢中."黃忠和徐晃對視一眼,甩了甩戰袍:"讓他等我!"

黃忠和徐晃在處理萬一切事宜之後,離開中軍大帳,和徐晃一起匆匆來到一處簡易營寨內,在哪里,一個年輕人等候多時,見到黃忠和徐晃以後,未執大禮.只是不卑不亢地拱拱手,道:"在下閻芝,來自漢中!"

若是張魯的信使,必然自稱來自幕府或張氏;以漢中為號,顯然是支持呂布的東州士族,聽閻芝這麼一說,黃忠的眉頭一松.早在出征之前呂布就已經和漢中的士林達成共識,這閻家就是最先答應和呂布合作的世家.

"此時漢中支持溫侯的世家已經准備妥當,只要溫侯大軍一到,就改旗易幟?"閻芝說道這里.停頓了一下,露出一絲憾色:"可惜我那堂兄閻甫死忠張魯,難以交心,絛佩之美玉.只付庸君,希望老將軍在奪取漢中之後,能繞他一條性命!"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黃忠捋了捋黑灰的胡髯,並沒有說話.

"作為交換條件,我們可以給將軍送一份大禮!"

黃忠一愣.與徐晃對視一眼,皺眉道:"什麼大禮?"

"讓將軍兵不血刃就可以坐擁安固!"

閻芝平靜的回答,徐晃對這個答案本部不滿意:"你來路不明,身份不清,只憑幾句大言就像取信于人,未免太愚蠢了"

閻芝知道徐晃的身份,不敢怠慢,當下不慌不忙的說:"我所言為真,你們便能旗開得勝,所言為假,也不過我一人身死,不出半日二位將軍便會知曉,何不等等看呢?"

黃忠盯著他的臉,不動聲色地點一下頭,他不喜歡賣關子,但這種事花不了多少時間來驗證,所以他決定等一下,如今呂布帳下並沒有弱兵,經過裁軍之後,麾下的兵馬全是久戰沙場的老兵,如果能兵不血刃奪得安固,那就再好不過了,只要確保沒有意外就足夠了.

結果意外真的發生了.

駐守安固的敵將是漢中大將張衛,嫡出漢中張氏門閥,乃是張魯的堂侄,他是一個典型的世家弟子,看到黃忠率大軍兵臨城下,他也率領安固兵馬出城與黃忠對峙,雙方除了一通互射箭鏃外,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斗,黃忠是遠道而來,士卒大多疲憊不堪,不想與張衛打;而楊衛知道黃忠的厲害,亦不敢輕易出戰,只想據守安固不失.于是雙方似乎達成某種共識,亦不決戰,也不排除小股部隊騷擾.

上面說到張衛是一個典型的世家子弟,不太喜歡在野外睡帳篷,所以當確定不會和黃忠交兵後,他理所當然地選擇把中軍大帳設在城里,張衛在幕僚副將們的簇擁下巡查了一圈防務後,最終選定了位于城固正中的安固府衙作為駐地,這間府衙早就被張魯派人搬了個精光,連鐵鍋和門鎖都沒有留下一副,只剩個空殼子,百姓也大多撤走了.

還好在入口處還留有兩個臨時搭建起來的石壘和一段土牆,這代表了張魯抗爭到底的決心在人去樓空後顯得格外的諷刺.

張衛在安排完一切防務之後,就與幕僚們一起踏入府衙,就在那一瞬間,那兩處土壘突然坍塌,正好堵在了正門口,將他們與還沒來得及進入的衛隊分隔開來,土牆也隨之倒塌,數名藏身在其中的殺手惡狠狠地撲向身穿金環甲和披風的楊衛.

准確地說,這些刺客不是藏在牆里,那是被砌在牆里,那截土牆貼身壘起來的,內留虛空,外用泥灰抹平縫隙,楊衛是在張魯大軍主力撤退後才接受安固的,所以他並不認為有什麼危險,將殺手砌在牆中的舉措,用心之深,歎為觀止.

可惜的是,這個精巧設計而狠辣的圈套注定沒有結果,那位金甲"張衛"是其副將假扮的,同行的幕僚也都是張氏豢養的死士,在一番短暫而激烈的搏殺之後,殺手悉數斃命.

最後經過勘查,隨軍的仵作校檢時發些了一些特別的地方:這些刺客的腋窩下,都用墨刺著兩個字,而且最近才用石灰燒掉,經過一番辨認,仵作設法還原了這兩個字:河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狀況頻發     下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閻家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