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二十四章 閻家的布局  
   
第三百二十四章 閻家的布局

河內的山中有一種巨蚊,專飲虎豹豺狼之血,甚為凶悍,在大漢,齊魯成產殺手,眾所周知,但河內的殺手也久負盛名,其中以河蚊之名紋身的,更是殺手中的強兵,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漢中楊家,據傳,漢中最大的世族楊家,屬于京畿楊閥的分支,其宗祠就設在河內.

楊家在漢中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在河內,在雍涼,在漢中乃至整個天下都極有聲望,楊家就是楊賜的家族,也是四世三公,不過他們在靈帝時期站錯了隊,主攻漢庭,打算以中央牽制天下,袁家卻反其道而行,將門生故吏下方地方,大獲成功.

雖然如此,但楊家經營著一個盤根交錯的地下世界,只要是他們在的地方,無論是張魯,曹操,劉焉還是陶謙劉備,誰都奈何不了楊家,只能把這個家族當做盟友來籠絡,雖然散播各地的楊氏族人歸降所在之地的諸侯,但仍舊保持著半獨立的狀態,對此諸侯們無可奈何,這也就是當初張富忌憚楊任的原因.

呂,張開戰以來,楊氏族人一直帶兵在背面和呂布交戰,和駐守武鄉的閻甫扼守北部防線,現在安固城里出現了楊家的殺手,而且還湮滅了痕跡,這其中的含義,就不能不讓人深思了,難道說漢中楊家已經投靠了呂布不成?這不是沒有不可能的,當初張魯攻打漢中,楊家就干過這種事,當年劉焉任命張魯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修帶兵同擊漢中太守蘇固,楊家感覺蘇固大勢已去,所以反戈一擊,改旗易幟,迎接張魯入駐漢中.

如今的張魯和呂布交戰,處處處于弱勢,就像當初的張魯和蘇固一樣,楊家不可能不想好退路.所以故伎重演,暗殺張魯帳下的將領,用其作為日後與呂布談判的籌碼,雖然現在沒有收到關于楊家投誠的情報.但誰也不敢打包票說一定沒有.

經過短暫的商議後,張衛決定把這個情況趕緊彙報給張魯,讓張魯做出決斷,他則出城駐紮在大營,以免發生同樣的事情.畢竟張衛還是一個比較珍惜性命的人,

"借刀殺人,你們閻家當真是好手段!"

收到細作的探報,黃忠迅速回到閻芝所待的那座營帳,對閻芝說出了剛剛在城固城內發生的事,他很不喜歡這種處于河水中的冷戰,如果知道閻芝所說的大禮是刺殺敵軍主將,他將會毫不猶豫的拒絕,所以他的態度異常冰冷.

閻芝有點尷尬,黃忠名聲在外.知道他是一個正直的人,對于刺殺這種事也是最為反感的,他想想也就釋然了,試想,哪一個名聲在外的將領都希望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打敗對手,而不是靠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奪取勝利.

"閻芝,我黃忠雖然粗鄙,但也不傻,你們從來沒指望刺殺成功,那些殺手都是我們仿造的吧?你們生怕張魯不相信.所以還用石灰燒掉腋下的文身,故布迷陣,令張魯懷疑楊家已經暗中聯系我家主公,等張魯對楊家下手後.你們閻家就會趁勢成為漢中第一大家族."黃忠直視著閻芝,給閻芝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猛虎,死死的盯著自己的獵物,須臾,只聽黃忠逐字逐句的說:"刺殺張衛這件事,你們會把它作為條件和我家主公談判.無論成功與否,你們都是最大的贏家,就好像是在說:我們幫助溫侯做事了,只是沒有成功而已,呵呵,一箭雙雕,你們閻家當真是好算計啊!"

閻芝聽完,頓時就楞在了那里,他此時的感覺,就好像沐猴而冠,閻家針對楊家和呂布的這場計謀策劃已久,如今的局勢正按著他們當初策劃的那樣進行著,可還是被人識破,而識破這條計謀的人正是這個年過半百的老將.

閻芝瞪大了眼睛,又驚又佩:"老將軍慧眼識珠,晚輩並沒有什麼可說的!"

黃忠冷然一笑,昂起下巴,頗為自矜地擺動頭顱,小指頭來回撥動著胡髯的尖稍:"能謀劃出如此大幅篇的布局,恐怕只有你們閻家的那位了"

黃忠說的"那位",就是眼下張魯帳下最為得力的謀士閻圃,如此看來,這閻圃並不像閻芝說的那樣:絛佩之美玉,只付庸君.而是絛佩之美玉,之付君子,只是閻圃在暗,閻家在明罷了.

閻芝在一旁又贊歎了幾句,心里卻是感慨萬分,閻圃曾告訴他,呂布帳下能人萬千,除了其謀士外,他的將領也不容小覷,如今看來,果然是名不虛傳,這也難怪當初閻圃力主投降呂布,就憑張魯的那些蝦兵蟹將,如何使呂布的對手.

所以他走了,沒有說什麼,默默的走了,不過在他走的時候黃忠告訴他,說:"閻家如果是真心投誠,可在西涼軍攻破漢中後堂堂正正的投降,因為呂布不喜歡別人給他耍什麼陰謀詭計",閻芝想想,這不算是命令,應該算是告誡.

待閻芝走後不久,黃忠邁著步子回到了中軍大帳,興致看起來很高,他告訴徐晃三人閻芝走了,帶著一臉的敬佩走的.

徐晃哈哈大笑,毫不猶豫的誇贊道:"哈哈......還好有元直在,否則我們當真是要被閻家當做猴子戲耍了!"

原來,在黃忠收到細作的探報後,沒有第一時間去找閻芝,而是拿著情報找到軍中唯一的謀士徐庶,看看他有什麼看法,徐庶只是匆匆的掃了情報一眼,便知這是閻家設下的詭計,目的就是為了陷害楊家.

謀劃如此龐大布局的人,定有深遠眼光,從砌牆埋伏殺手刺殺張衛開始,此人對楊家的脾性了如指掌,仿佛俯瞰整個局勢,步步占先,有了他的布局,這條計謀再能得以順利實施,閻氏門閥中有這樣能力的人,只有一人能達到,那就是閻圃.

聽到徐晃的誇贊,徐庶連忙擺了擺手:"其實閻家的出發點是好的,至少他們有投降主公的意思,只是方法沒有正確而已!"

黃忠看了他一眼,眼角流露出意思笑意,毫不避諱的說:"元直,那你說,咱們這場仗該怎麼打?從水淹斜谷開始,我就知道你小子有能耐,要是你再年輕個十五六歲,說不定我會把蝶兒嫁給你!"

徐庶無比的汗顏,這黃忠乃是一方大員,說話怎麼如此老不正經,當下拉開帷幕,露出一張漢中附近的大地圖,負手喃喃自語:"我有一計謀,可破張衛!"(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河蚊     下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趙昂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