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二十五章 趙昂退走  
   
第三百二十五章 趙昂退走

張衛和黃忠在城固城下對峙了十余日,雙方都在按兵不動,靜觀其變,他們除了分派斥候和細作打探對方的情報外,並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接觸戰.

這一天,黃忠剛剛巡視完大營的防務,徐庶就來找到了黃忠,臉色極為憔悴和焦急,見面之後也沒有扯家常,而是直奔主題:"啟稟將軍,臨近八月,秋雨綿綿,道路泥濘不堪,我軍的糧草接濟不上,此時營中的糧草只能支付大軍兩日的口糧了!"

這俗話說得好,民以食為天,人離開了糧食,不僅無法生存,簡直任何事情都干不成.兩軍對戰,將士只有吃飽吃好,才有力量對敵作戰.軍隊糧食匱乏而導致饑餓,就不可能打勝仗.可見,糧食是戰爭賴以進行並且取得勝利的必不可少的首要物質條件.

所以徐庶的話音剛落,一些在他們周圍的士卒立即圍了上來,對著兩人指指點點,七嘴八舌的不知道談論一些什麼.

黃忠剛剛還和煦的笑臉,瞬間變得異常的鐵青,環視圍上來的士卒一眼,喝道:"都看什麼,給我接著巡邏!"

眾將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都沒有執行黃忠的命令,須臾,一個比較年長的士卒踏上前來,對著黃忠不卑不亢的說:"敢問將軍,是不是如徐參軍說的那樣,咱們真的沒有多少糧食了?"

黃忠眉頭一挑:"本將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軍的糧草還足以讓大家吃上一個月,這樣,你可聽明白了嗎?"

士卒身體晃了晃,又扭頭對著徐庶詢問:"徐參軍,敢問糧草是否真的不夠應付諸營?"

"這糧草已然無多,我們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我們就快要餓死了!"

徐庶捋了捋胡須,垂頭沉思了一陣,當他再抬起頭來看向黃忠時.黃忠一瞬間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極度危險的危險,不過徐庶並沒有害怕,面對黃忠警告的眼神,徐庶一甩衣袂.大義凜然的說.

轟,徐庶的話猶如一記春雷,在眾人腦袋中轟然炸開,俗話說,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在史上這是戰斗勝利的不二法門,糧草不足,後防不穩無法戰斗,將士們打仗都吃不飽肚子,哪有力氣啊,所以可以看得出來,糧草在戰爭中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所以將士們得到徐庶肯定的答案,當下紛紛怒不可遏的看著黃忠.

"將軍.咱們跟你那麼久了,一直都很尊敬你,你怎麼能騙我們?"

"是啊是啊,現在營中沒有糧草,你可讓我們怎麼活啊!"

"吃不飽,還打什麼仗啊,我不打了,我要回家!"

"………"

黃忠的臉色瞬間變得異常的鐵青,他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眼里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頭被激怒的獅子,看著喋喋不休的士卒和略顯得意的徐庶,黃忠暴喝一聲:"刀斧手何在?給我拿下徐庶和這些不知所謂的士兵!"

隨著黃忠一聲暴喝,矗立在中軍大帳外的刀斧手簇擁上前.一腳將徐庶和那些喋喋不休的士卒踹翻在地,旋即拿出繩索,分分鍾就把他們給綁了!

"我們不服,黃將軍你拼什麼抓人!"

"對啊,你不讓我們吃飽飯,還要抓我們.我們不服!"

"黃忠,你個老匹夫,竟敢拿我,我要去主公面前告你!"徐庶怒不可遏地吼叫著,這聲音像沉雷一樣滾動著,傳得很遠很遠.

黃忠的行為,立即引起了士卒們的憤怒,當下紛紛在地上翻滾掙紮,企圖掙脫刀斧手的捆綁,吐沫在地上滾了一圈後,就開始扯子脖子大喊,滿口胡言亂語,吐沫漫天飛舞.

這樣的場景,使得越來越多的士卒圍了上來,起以為地上的將士反了軍法,所以都抱著看熱鬧的打算,對著地上的人指指點點,可是隨著真想的傳播,在看著這景象,憤怒的士兵如同漲滿河槽的洪水,突然崩開了堤口,咆哮著,勢不可擋地湧進了大營.

"都讓開,徐晃將軍來了!"

在亂糟糟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隨後只見亂中迅速閃開一條寬廣的大道,徐晃凜凜的身軀走了進來,看著滿臉汙垢的士卒和徐庶,抬頭詢問黃忠:"漢升將軍,這是怎麼回事?"

黃忠惡狠狠的盯了那些士卒一眼,想要對這件事做出解釋,可是還沒等他把說出來,在地上的徐庶就率先高聲嚷道:"徐晃將軍,這黃忠仗著自己資格最老,軍功最高,不分青紅皂白將我們拿下,還要將我們處以軍法,敢問黃將軍,我們犯了什麼軍法?"

黃忠健步上前,再次將徐庶踢翻在地,指著他破口大罵:"擾亂軍心,這還不夠嗎?來人,給我拉下去砍了!"

徐虎大手一揮:"慢著,將軍,有什麼事咱們不能好好說?非要動刀動槍,依我之見,咱們還是入賬說吧?"

黃忠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旋即冷哼一聲,算是同意徐晃的建議.

可是士卒剛剛把徐庶解開繩子,他就竄上前來,雙臂一震,去抓黃忠的咽喉,不料黃忠的動作也相當的快,表現除了應有的敏捷,在徐庶如此近距離的攻擊下,卻游刃有余的擱攔招架,就在這幾息的時間里,足以讓周圍的十名披甲親衛沖進來,十把寒刃加身,徐庶不得不停下手,束手就擒.

"黃忠,你個老匹夫,我與你不死不休!"徐庶又驚又怒,反唇相罵.

"你一個嘴邊無毛的黃口孺子,還想和老夫打?未免有點太天真了吧?"黃忠冷笑道,隨後正了正頭頂的兜頭,發現自己的胡須在剛才的爭斗中掉了三莖,有些心疼.

"主公若是知道你在此獨斷專權,定不饒你!"徐庶有點驚慌,不得不把呂布這塊招牌亮出來.

黃忠聽到這兩個字,沒有絲毫的動容:"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既然主公讓我作為主將,這營中的一切事物都由我說了算,你一個個小小的參軍,竟然忤逆我的意思?難道還想活不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黃忠的這一席話剛剛說完,就見趙昂撥開人群,大步走到黃忠跟前,滿臉的怒相:"敢問黃將軍,是不是我趙昂有什麼對不住你的地方?"

黃忠眉頭緊蹙,捋了捋灰白胡髯,否定趙昂的話:"自然沒有!"

"既然沒有,為什麼並州軍吃的是好秫好菜,西涼軍吃的卻是糟糠,起初我還不相信,可是我剛剛到營中查看一番,原來我帳下士卒所言非虛,你們並州軍吃的都是黃燦燦的秫米,而我們吃的全是米粥,而且還是清湯寡水,絲毫不粘稠的爛米粥,敢問將軍,你作何解釋?"

黃忠冷笑一聲:"我並州軍都是騎兵,你們都是補兵,想要吃飽,好啊,拿軍功來換,只要你們能每人交納一個人頭,本將保證你們吃得飽!"

看著黃忠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趙昂在一天里積壓的怒氣如火山一樣爆發了,當下指著黃忠連連點頭,咬牙切齒的說:"好啊.這是你說的!"

趙昂說完之後,扯著脖子大喊一聲:"將士們,既然黃忠不把我們當人看,咱們也沒有必要幫他大帳,西涼軍將士聽我命令,渡河,回陳倉!"

隨著趙昂一聲令下,兩萬名西涼軍轟然大喝,鼓噪吶喊,浩浩蕩蕩的跟隨著趙昂離開了並州大營,朝著漢水方向走去.

徐晃大驚失色,急忙上前勸阻黃忠:"將軍,不能讓他們走啊,否則我們就完了!"

黃忠哈哈一笑,捋了捋胡髯,滿不在乎的說:"哈哈......我黃忠征戰沙場多年,于矢石交擊之際,匹馬縱橫,如入無人之境,就算少了趙昂的兩萬兵馬如何?我有一萬並州鐵騎足以,他走了也好,咱們的糧草就可以省下了!"

趙昂正在走著的身體頓了頓,扭頭看著黃忠,露出一絲如有若無的冷笑:"黃忠,我不會如你所願的,沒有我,你就等著戰敗吧!"

說完便一揮戰袍,率領著兩萬余名士卒浩浩蕩蕩的渡過漢水,朝著陳倉山退卻.

......

"你說的是真的?趙昂真的走了?"

漢中大營內,正在喝著美酒吃著豬肉的張衛聽到細作的稟報,立即扔掉手中筷著,起身高聲喝問,語氣中的那絲喜悅顯而易見.

細作中一個領頭的站了出來,諂媚一笑,昂首挺胸,拍著胸脯保證:""正是,恐怕此時已經渡過漢水了!",畢竟作為細作,兩軍交戰時最凶險的存在,如果張衛能打敗黃忠,他們將獲得無人能及的戰功,還有可能連升三級也不一定.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細細的說來!",參軍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因為細作的一面之詞而做出作戰策略,那黃忠是成名已久的大將,怎麼可能犯如此低級的錯誤,所以必須詢問清楚情況才行,俗話說:兵不厭詐,就是這個道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閻家的布局     下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實虛難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