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實虛難辨  
   
第三百三十六章 實虛難辨

城固大營,中軍大帳.

張衛聽聞趙昂率領兩萬西涼軍脫離黃忠,自率本步兵馬渡過漢水,退回陳倉,大喜之下,准備立刻起兵攻打並州大營,參軍建議,先把情況弄清楚了在出兵不遲.

那些細作見到張衛的參軍質疑他們,心中雖然不悅,但也不敢表現在臉上,當下便把發生在並州大營里的事給張衛等人娓娓道來,眾細作把這件事演得淋漓盡致,用詞優美深邃,臉上表情神似黃忠,就連徐庶和黃忠打架的情景亦表演了一番,登時衛等人目瞪口呆,口不能言.

表演完畢,張衛扭頭注視著參軍,急切的詢問:"怎麼樣?你點什麼?"

這是一次難得打敗西涼軍的機會,自從和呂布開戰以來,漢中軍一直處于劣勢,長蛇谷一戰,十萬大軍被西涼軍燒死在谷中,就連他的堂兄,張魯的長子張富也被活活燒死,褒城一戰,更是打得已大軍措手不及,除了主將張忠逃脫,其余兵馬差不多都戰死褒城;斜谷一戰,兩萬兵馬更是葬身魚腹,十不存九,所以張魯迫切的希望能贏得一場勝利,用來鼓舞士氣,振奮軍心,所以張衛很想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參軍捋著忽然,眉頭擰成了一塊麻花:"在呂布帳下,謀士有賈詡陳宮程昱,最近還有一個法正,這徐庶是誰,我倒是不知道,他厲不厲害,我說不出來!"

斜谷一戰,徐庶算定天時,水淹三軍,這件事只有趙昂黃忠徐晃以及呂布他們這些高層知道,因為徐庶告訴他們,最神秘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所以三人都閉口不談這件事,讓外界認為此戰是出自徐晃之手.

參軍用三個指頭捏著酒爵,有些憂慮的說:"黃忠.此人成名已久,在呂布的大營里,除了呂布,恐怕就屬他最厲害,當年虎牢關一戰,他單騎殺到袁紹陣前,當著十八路諸侯的面斬殺河北名將高覽.然後全身而退,當真是勇猛無敵.但從呂布入關開始,這黃忠除了斬將還是斬將,並沒有打出一場讓人津津樂道的經典戰役!"

參軍眯起眼睛,酒爵不自覺地歪斜了幾分:"至于趙昂,簡直就是酒囊飯袋,要計謀沒計謀,要武力沒有武力,他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全靠著他夫人王異.這是你我眾所周知的,此人不足為懼!"

張衛略微挪動身體:"趙昂你就不用說了,族叔和他打了多年的交道,他有幾斤幾兩,事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知道,你說說徐晃吧!"

"諾!"

參軍跪坐在席上.朝著張衛拱了拱手,無不擔憂的說:"徐晃此人,有勇有謀,據在下所知,隴西就是他打下來的,在攻破狄道城的時候.單騎斬殺敵軍四員將領;再加上斜谷一戰,讓我軍兩萬將士葬身魚腹,此人不容小覷,所以在下建議,將軍小心為妙,說不定這是他們的圈套,目的就是為了引誘將軍和他們決戰.依在下的意思,我們等斥候把情報送來了再作決定不遲!"

細作頭領聞言,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雙目露出悲戚,下巴微微顫抖,要哭出來的樣子,他們舍死忘生的潛伏在有數萬敵軍的營帳,就好像一個/(**裸)的少女被多名大漢圍住,欲哭無淚,束手無助;又宛如一個身在虎穴狼窩的人,為的就是虎口拔牙,盜取狼崽,這樣的得來不易的情報,居然就被這麼一個文士給否決了,他費了好大力氣,才收住淚水.

參軍個樣子,頓時汗顏,現在的感覺,有點兒讓他欲哭無淚.

就在張衛等人為這件事犯愁的時候,忽然有斥候飛馬來報:"啟稟將軍,有西涼軍退出西涼大營,往漢水方面走去!"

這個消息在廳堂里爆炸開來,在場的人都紛紛交頭接耳,面露驚訝,想不到這些細作說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趙昂真的領兵回陳倉了.

細作頭領很享受他們的驚訝,特意的昂起頭顱,一副自認為很英武的造型!

"呵呵,還真像你說得那樣,趙昂真的退了,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還需要獲得更多的情況!"參軍說完,指著斥候下令道:"再探,全程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待斥候退去,細作頭領終于忍不住了,他跳出來厲聲道:"李參軍,我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為何老和我們過不去?我和我的兄弟們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的從敵營中獲得這千載難逢的戰報,你為何苦苦相逼,不讓將軍出戰!"

參軍猛地一拍桌案,冷哼一聲:"小小卒子,竟然在此斷喝于我,左右,與我拉下去仗責二十,讓他知道什麼叫規矩!"

參軍是什麼樣的身份?就連張衛都不敢輕易得罪的存在,而且他出自士林門閥,豈容這些赳赳武夫辱罵,更何況還是最低級的武夫辱罵,當下不由得勃然大怒,喝令士卒拉下去仗責二十.

細作頭領腦袋"嗡"的一聲,直到這時才反應過來,李參軍是什麼身份,他又是什麼身份,別人想要弄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毫不費吹灰之力,當下在心中懊惱不已,肯定是想升官發財想瘋了,所以才逾越規矩,沖撞了參軍.

就在刀斧手將要把細作頭領拖下去的時候,張衛不悅地咳了一聲,刀斧手趕緊住手.張衛對參軍溫言道:"李參軍,還是算了,他們也是建功心切,為了我軍勝利而潛伏敵營的份上,就饒了他吧!"

其實參軍也不是什麼不講理的人,他也明白這些底層士卒想要建功的迫切希望,只是他作為文士,被一個小小的卒子斷喝,面子上自然是抹不開,既然張衛肯替他們求情,給足了參軍的面子,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當下點了點頭顱,算是同意張衛的意見.

見到自己性命無憂,細作頭領連忙告罪討饒,口中連說多謝參軍不殺之恩.

參軍也不理他,自顧的與張衛對飲,等待斥候的再次來報.

大約過了半日,在外面打探情況的斥候再次飛報來報:"啟稟將軍,趙昂率領大軍已經全部渡過漢水,往北邊去了!"

細作頭領眼巴巴的斥候,他雖然想要勸誡張衛出兵,但是早上的事還曆曆在目,也不敢輕易發言,當下只能在哪里自顧飲酒,這些都是張衛犒勞他們的,不喝白不喝.

參軍放下手中的酒爵,指著斥候詢問:"我且問你,他們是大張旗鼓的走,還是偷偷摸摸的走?"

斥候不敢怠慢,沉吟片刻後,抬頭說道:"偷偷摸摸的走,就好像生怕別人知道他們離開一樣,幸虧方圓百里內都由咱們漢中人馬,否則還真發現不了他們呢!"

參軍聞言,臉上充滿了笑意,再次詢問:"他們渡船用的船只是否被帶走?"

斥候連忙晃了晃腦袋,斬釘截鐵的說:"不曾帶走,兩百艘船只還停在五個渡口呢!"

參軍聞言,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最後變成了朗聲大笑:"這趙昂真的走了,如果他是大張旗鼓的走,我還有所懷疑,如今卻如此小心,我斷言他是真的走了!"

張衛很奇怪,他也下方酒爵,疑問道:"為什麼你會這麼說?"

參軍篤定的說:"兵法有云:實則虛之,虛則實之,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咱們還是等一段時間!"

參軍說完之後,指著斥候再次下令:"你們最近辛苦一點,每日都要侯在渡口,特別是深夜的時候,給我一點,昂會不會在晚上的時候偷偷潛回大營,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斥候正色的點頭領命,持著參軍的軍令再次退下.

待斥候走後,參軍笑著說:"張將軍,你知道,那內水中上流頗為湍急,就算有船也不能渡河,如果趙昂沒有從五渡口返回,那就證明他真的走了,到時候我們全軍壓上,一舉殲滅黃忠部!"

張衛撫著鋼針一般的虯髯,哈哈大笑:"有你在這里輔佐我,黃忠不足畏懼!"

張衛一言落畢,滿堂皆哄堂大笑,喜悅之情溢于言表,那細作頭領也是連連恭賀一番,稱贊參軍真是神機妙算,可是誰也沒有發現,他在飲酒的時候,眼里閃過一絲得逞的笑容.

接下來的幾天里,每天都有斥候傳來新的情報,無論是白天亦或者是深夜,都沒有見到趙昂領軍回到並州大營,除此之外,並州軍的鍋灶炊煙依然是三萬人的表現形式,就好像趙昂還在軍中一樣,一個人都不曾減少!

參軍拿著手中的情報,冷笑道:"別人是減灶退軍,他們卻是不增不減,這當真是耐人尋味,將軍,我們出戰吧,這回我要黃忠匹夫如何率領一萬人馬抵擋咱們四萬大軍"

張衛等的就是這一刻,聽到參軍提議出戰,當下拍案而起,高聲下令:"傳我軍令,全軍出征,我倒想和黃忠扳扳手腕,這聞名天下的並州鐵騎到底如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趙昂退走     下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偷襲城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