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三十九章 背水一戰  
   
第三百三十九章 背水一戰

城固城外,鏖戰于野,隨著張衛一聲令下,漢中軍陣中吹起沖鋒的號角,四萬人馬鼓噪吶喊,頂著盾牌,踩踏得塵土飛揚,大舉向前沖鋒,浩浩蕩蕩的殺向並州軍.

並州軍也不甘示弱,隨著黃忠的一聲令下,身後的眾武將各自奮勇,催馬向前沖鋒,身後鼓聲隆隆,震天動地,兩軍接觸,將對將,如天神地鬼爭攻,馬逐馬,似海獸山彪奪食.

茫茫原野,一時間殺聲震天,鼓聲如雷,人頭亂滾,血肉橫飛,雙方五萬多人馬只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在黃忠的率領下,並州軍人人奮勇,各自爭先,武將捉對厮殺,士兵接陣前進,雖然並州軍有徐晃黃忠兩人壓陣,但是面對如潮水般席卷而來的漢中軍,慢慢得開始凸顯敗勢,被漢中軍殺得連連後退.

混戰之中,徐晃再次與張弛相遇,兩人互不答話,你來我往的厮殺成一團,想那張弛那里是徐晃的對手,交戰不過十余合,就被徐晃連人帶馬劈成兩段,並州軍士卒看得真真切切,當下士氣大振,悍不畏死的以一敵三,有許多士卒在臨死之際還反戈一擊,與敵軍士卒雙雙斃命,道不出的悲戚壯志.

黃忠胯下絕塵寶馬,手中三亭砍山刀,在亂軍之中縱橫馳騁,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威,連斬將校數十人,士卒更是數不勝數,馬蹄到處,宛如老叟戲孩童,馳騁開來,所向披靡,在其馬前竟無一合之敵,看到黃忠如此囂張,敵軍幾名牙將催馬趕來,想要合力斬殺黃忠,建立不世功勳.

白色的浪滾萬朵梨花,赤色的霞卷千圍杏圍,舞動的是砍山刀,火尖槍,流金鏜.件件都是凌霜利刃,賽過雪鋒,萬點槍刀,何殊海覆天翻,只拼個你死我活.

黃忠一邊格攔招架,一邊橫掃整個戰場,見到本方士兵即將陷入包圍.黃忠一刀逼退敵將,喝令大軍鳴金收兵.

張衛一刀劈翻一名作死的裨將.見到黃忠帶領並州軍即將逃跑,當下手中大刀一揮:"全軍隨我沖鋒,休走了黃忠,給我殺!"

隨著張衛一聲令下,漢中軍陣鼓聲大振,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四萬漢中軍在各級將校的帶領下.興奮地舞著刀槍奮勇前進,各個爭先恐後的沖向並州軍的陣腳.

黃忠提刀勒馬,看著漫山遍野追殺而來的漢中軍,喝止住那些慌亂的士卒,高聲喝道:"三軍聽我號令,不要亂,我與徐晃將軍交叉掩護.全軍退往漢水!"

三軍聽了號令,結陣阻敵,再加上黃忠徐晃親自壓陣,並州軍且戰且退,輪流斷後,殺敗了不少前來追襲的漢中軍.

參軍矗立在山崗之上.看到並州軍且戰且走,殺死殺傷了不少本方軍馬,當下眉頭緊蹙,扭頭對著張衛說道:"將軍,不對啊,你看這並州軍退而不亂,小心有詐!"

張衛卻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黃忠徐晃乃是名將.治軍有方,雖然戰敗,但退而不亂乃是正常的,你且看,他們退的方向是漢水,那船早就被趙昂渡到對岸,他們現在就是待宰的羔羊,不要遲疑,給我壓上去!"

參軍沉思了一下,覺得張衛說得有理,當下令旗一揮,喝令大軍全線壓上,爭取能快速解決戰斗,以免夜長夢多.

混戰了幾個時辰,日已西沉,雙方你追我趕,互相厮殺後退三十余里.

"啟稟將軍,咱們的渡船被趙昂將軍渡去對岸了!"

黃忠剛剛率領八千殘兵退到漢水,負責在前方探路的斥候部策馬奔來,將漢水的情況報告給了黃忠,讓他決斷.

很快,張衛的軍隊就將漢水方圓五十里圍得水泄不通,黑壓壓漫無邊際的漢中軍圍殺上來,漢中軍和西涼軍之間只留下一圈恐怖的空白地帶,它就像颶風眼一樣使西涼軍孤立無援,遙望漢中軍隊伍中無數面赤色的旌旗迎風獵獵飄揚,太陽照在漢中軍鋒利的矛戟上反射出一片寒光,令人膽戰心驚,受困的八千西涼軍無不感到殺氣襲人.

黃忠綽刀立馬,目光凜冽的注視著蜂擁而至的漢中軍,頗有些壯士斷腕的咆哮道:"兒郎們,昔年楚霸王項羽以八千江東子弟兵大破十萬秦軍,如今我軍處境和昔日的霸王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敵軍只有四萬人.怎麼樣?咱們背水一戰如何,就算死了,也不能墮了咱並州軍的威風!"

前有凶惡的漢中軍攔路,後有大河阻攔,失敗就意味著死,沒有退路的西涼軍士兵的眼睛都紅了,他們爆發出震天的怒吼聲,卷起漫天的征塵殺奔那些圍追堵截的漢中軍.

"這....這..."張衛瞠目結舌的看著猶如猛虎一般撲來的西涼軍,心瞬間就涼了大半截,他旁邊的參軍亦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們從沒有見過任何一支如此凶猛的軍隊,這些西涼勇士個個勇猛異常,以一當十,他們先是搗毀了漢中軍的甬道,又沖進漢中軍陣中九進九出,銳不可當,他們個個猛如虎,惡如狼,直殺得漢中軍人仰馬翻,七零八落,兩軍大殺了一陣,因為在河邊,漢中軍雖多,卻無法包圍西涼軍,西涼軍又勇猛異常,難以將他們趕下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西涼軍撕開一道道逃生的口子.

淼淼漢水,血染長河,雙方激戰正酣,張衛寨中忽然火光沖天,帳篷柵寨俱都燃燒了起來,大火一直彌漫到了囤糧的營寨,在北風的吶喊助威下,風助火勢,火借風勢,沖天的烈火越燒越旺,不大會功夫,張衛的大寨便已經被火海吞噬.

前方交戰不利,後方有莫名其妙的起了沖天大火,將帳篷營寨與輜重糧草付之一炬,張衛又驚又怒,咆哮著喝問前來報信士卒:"怎麼回事,後方怎麼無緣無故的起了大火?"

"啟稟將軍,那日潛伏在西涼軍中的那些細作反了,這火,正是他們放的!"狼狽不堪的士卒擦著臉上的汙垢,囁嚅著稟報道.

"什麼?"張衛又急又怒,連忙喝問:"那城固如何?城固是否還在我們手中?"

士卒哭喪著臉說:"那些叛軍不僅在營寨里放起來大火,而且還鼓動了一些士卒跟隨他造反,此時已經奪得了城固城!"

張衛跨在馬上的身體歪了歪,目光呆滯的看著遠方,此時早已心亂如麻,如今城固城已失,大勢已去,他竟絲毫不顧身份的失聲痛哭起來,當真是淒淒慘慘戚戚.

北方呼嘯,寒冷刺骨,狂野里的狼煙被吹得飄飄緲緲,被顯荒涼.

四萬人居然被八千人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更兼鬼哭狼嚎,不僅如此,而且還丟了城固,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想起自己在族叔面前持著符節,拍著胸脯保證一定守住城固,如今卻落到這般田地,張衛不由得悲從中來,仰頭長歎,拔劍在手,准備自刎.

"嗚呼哀哉,叔父二十余年的心血毀于我手,我還有和面目去面見與他,惹天下人恥笑!"

"將軍,如今還不是悲傷的時候,我等現在還有三萬余名將士,而城中不過一千人馬,咱們何不率軍返回,奪回城固城?"眾將校見到張衛就要抹脖子,當下不由得一齊上前,慌忙上前拉住張衛,奪過他手中佩劍.

參軍力諫:"將軍,勝敗乃兵家常事,城固雖失,大軍猶在,我們應當回師城固,奪回城池,這樣才能對其得起主公的再三栽培,千萬不能自暴自棄啊!"

在眾將的勸阻下,張衛方才止住了悲傷的情緒,與參軍商議一番之後,立即下令鳴金收兵,率領著大隊人馬回師城固.

黃忠豈容張衛得逞,當即率領剩余的六千將士死死的咬住漢中軍,擾亂他們回軍的進程.

張衛此時的心思一股腦全放在了城固城上,哪還有心思管理這些閑暇的事情,因此任由如狼似虎的西涼軍在後追趕,殺死殺傷不少落後的漢中軍.

徐晃提板斧縱馬砍殺:"無謀的漢中軍已經中了我家參軍的調虎離山,背水一戰之計,還不快快下馬受縛,更待何時?"

此言一出,漢中軍軍心方寸大亂,再無戀戰之心,被西涼軍殺得丟盔棄甲,旌旗拖地,糧草輜重丟了一地,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張衛率領四萬大軍追擊黃忠,回來的時候卻只帶著兩萬,被黃忠和徐晃背水一戰之後,丟盔棄甲的向西逃竄,想要趁西涼軍還沒有殺來的時候,奪回漢中重鎮城固,剛行了五六里路,突然一通鼓響,道路兩旁的叢林里伏兵盡出.

趙昂手提長槍縱馬殺了過來:"哈哈,可還認得你趙昂爺爺,張衛,那里逃,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處!"

張衛的心理防線終于一下子就奔潰了,霎時隊伍一陣大亂,驚恐的看著滿山遍野的西涼軍以及後面追殺而來的並州軍.(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八章 城固斬將     下篇:第三百四十章 漢中之戰(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