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章 漢中之戰(終)  
   
第三百四十章 漢中之戰(終)

ps: 漢中之戰寫完了

卻說張衛率領兩萬殘兵敗將回師城固,准備一舉奪回城固城池,卻不想剛走到一半,就被趙昂率領大軍截住厮殺,在山谷內好一通亂射圍殺.⊥,

原來那日趙昂在幽谷集合隊伍之後,旋即伐木為舟,險渡漢水,率領兩萬人馬長途跋涉潛入到城固百里內的一座森林之中,在林中的這幾天,斥候接連不斷的被分派出去,用來打探張衛和黃忠的交戰實時情況.那時的張衛一心只想打敗黃忠,斥候都派到了漢水渡口,隨時打探趙昂的消息,謹防黃忠使用引蛇出洞之計,不曾想趙昂卻擇路而行,險渡漢水,出其不意的將他們死死的圍在這山谷之中.

秋陽西斜,枯藤老樹,天地間一片肅殺之氣,一場伏擊之戰即將打響.

黃忠催馬上前,大刀指著張衛破口大罵:"怎麼?還不降,難道真的想死在這里不成?"

張衛擰起長槍,指著黃忠回罵道:"呸,老匹夫,我們漢中從來都不缺血性男兒,想讓我降,門都沒有!"

張衛看到黃忠背水一戰,竟然以八千打四萬,愣是將本方人馬殺得丟盔棄甲,血肉橫飛,他們現在的處境就和黃忠先前的情況差不多,四面都被西涼軍死死的圍住,已無退路.他何不仿效黃忠,激勵一下士氣,讓將士們生無渴望,置之死地而後生,說不定還能反敗為勝,況且當下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不如姑且一試?張衛心里面這樣想著.

黃忠看張衛一臉決絕的樣子,如何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嘴角微微劃出一條弧度,沖趙昂使了一個眼色後.揚刀大喝:"還等什麼,給我殺!"

在黃忠一聲暴吼之下,漫山遍野的西涼軍精神頓時一震,揮舞著刀戈從四面八方沖殺下山來,密密麻麻的軍士陣分八方,旗分五色.圍三缺一,直殺得漢中軍哭爹喊娘,潰不成軍.

這種圍三缺一的打法得到奏效,不少的漢中軍沒有置之死地而後生,而是紛紛湧向包圍最薄弱的地帶,企圖一鼓作氣撕開缺口,逃回漢中,從此做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

正在左右沖殺突圍的張衛突然發現有一支騎兵直沖他的中軍而來,不由驚駭得面如土色.急忙下令:"給我擋住徐晃,給我擋住黃忠,擋住!"

上一刻的張衛或許不怕死,但是此刻發現有了生路,心中對死亡的恐懼瞬間洶湧而來,看到徐晃提斧殺將而至,頓時嚇得他魂飛魄散,六神無主.急忙喝令周圍的親兵上前擋住徐晃,好為他覓得逃生之路.

張衛身邊的親衛急忙揮舞著兵器抵擋.但是兩員猛將聯袂而來,再加上身後的五千鐵騎,這股陣勢足以讓人心驚膽戰,頭皮發炸.果不其然,在黃忠和徐晃的帶頭沖擊之下,五千鐵騎猶如虎入羊群狐入雞舍.馬蹄過處,劈波斬浪,血肉橫飛,伏尸盈路.

"救我,何人救我?"

張衛一邊策馬逃跑,一邊高聲呼喊.只是山谷狹小,周圍都被本方士卒簇擁著,馬蹄根本跑不動,而西涼軍又在四周圍追堵截,張衛的士卒就是想讓路也讓不開.

看到宛如索命無常般的徐晃猛撲過來,張衛悲戚的哀嚎了一聲:"吾命休矣!"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參軍提著一把寶劍殺到他的跟前,推攘著他,急不可耐的說:"將軍快走,我來擋他!"

張衛先是詫異的看了參軍一眼,隨後持刀叩拜:"多謝李參軍搭救之恩,來日某必將後報!"

參軍聞言,慘然一笑,這那還有什麼來日,今日他就要葬身這里了,他之所以替張衛擋住徐晃,乃是成全他自己的名節罷了,當下他也不再廢話,提著一把佩劍,反其道直取徐晃.

"擋我者死!"

徐晃看到擋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弱不禁風的文士,當下怒不可遏,手中大斧高高舉起,猛地砸在了他的腦袋上,直將那參軍砸得七竅流血,槽牙亂噴,再加一斧,又把參軍的腦袋硬生生砸進了腹腔之中......

此時,天空中忽聞一聲霹靂,傾盆的暴雨仿佛與沃血戰場商議過一般,瞬間就如約而至,一聲一聲的驚雷炸響著,一道一道的閃電在肆虐著,天空中烏云翻滾,仿佛云端里隱藏著一個張牙舞爪的惡魔,整個世界都沉浸在一片肅穆而凝重的氛圍之中.

城固野外,雙方士卒仍在山谷內互相厮殺,只是漢中軍倉促間陣形尚未調動之際,西涼軍就已經席卷至軍前,只見無邊的光身烈馬,凶猛如狂獅,漫卷如洪勇,張衛眼見得部隊已被沖散,並州鐵騎狂飆到眼前,自己的漢中精銳人仰馬翻,墜馬的士卒慘呼,避讓的兵將驚恐,手中的刀槍不知招呼向何處,歪斜的旌旗難分橫豎之東西,又聽得"活捉張衛!早降免死!"的喊聲此起彼伏,張衛心膽欲裂,臉上暗淡無光,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一見主帥以身作則,倉皇逃命,三軍將士爭先恐後,誰不效仿?什麼叫兵敗如山倒?現在的漢中軍就是典范,可憐那些隨軍出戰的漢軍士卒,自相踐踏,死傷無數,哀嚎遍地.

黃忠見張衛逃出包圍圈,也不追趕,冷漠的一揮令旗,讓大軍收緊口袋,開始圍殺殘留在谷內的漢中軍士,張衛的拋棄,參軍的戰死,使得漢中士卒深處絕望之中,驚恐地看著揮刃而來的西涼軍,哀嚎著拼死抵擋,雙方展開混戰,毫不留情,一場更加慘烈的戰斗在殘酷地進行著.

森林一樣的矛戟亂搠,雪花一樣的刀槍亂砍,絲毫沒有手下留情,惡狠狠的將對手砍殺,沃血深谷,喊殺震天,分不清誰是將軍誰是士兵,只比誰的刀快誰的劍狠,狂風暴雨,血肉橫飛,到處都是尸體,到處都是絕望的慘叫,西涼軍的包圍圈越來越小,漢中軍越來越少,殺到最後只剩下不到千余人,而且已經完完全全被黑壓壓的人群包圍著,他們衣衫不整,鎧甲破碎,刀劍鈍口,身上鮮血淋漓.

黃忠贊賞的注視著他們,開口說道:"投降吧,不要做無謂的爭斗,想想你們的家人!"

黃忠很佩服他們,這剩下的千余人若能留下,日後必定能成為甯人聞風喪膽的精銳,畢竟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戰士,那是經過血與火的淬煉的人,一個可以頂普通的士卒好幾個,因此黃忠動了惻隱之心,親自勸降.

其實西涼軍也不願意打了,他們深深的為這些死不投降的漢中軍感到敬佩,以前他們只知道西涼人和並州人才是大漢最凶猛的戰士,但是今日這些漢中軍用他們的行動詮釋了他們也屬于正在的猛士

"投降吧!""兄弟們,投降吧,想想你們的家人""對,投降,以後我們就是袍澤!"

無論是作戰的西涼軍還是投降的漢中軍,紛紛勸誡那些提著刀劍的漢中軍投降,特別是那些投降的漢中軍,看到昔日的袍澤兄弟渾身是血,心中在羞愧的同時也在心疼.

"我願降!""我也願意!""我等願降,望黃將軍收留!"

黃忠沒有等得太久,余下的千余名漢中軍士紛紛丟掉手中的刀劍,跪地請求投降.

黃忠撫髯一笑,大手一揮:"全軍回營,殺牛宰羊,犒賞三軍,明日我們在進城固!"

經過一整天的殊死搏斗,無論是西涼軍還是投降的漢中軍,都已疲憊不堪,再加上大雨滂沱,身上的傷口疼痛難忍,眾將士早就想回營沖個熱水澡,然後大吃一頓.當下聽聞黃忠要犒賞三軍,數萬將士無不振臂高呼,在收斂了戰死的士兵後,那些受傷的由沒受傷的攙扶著,一齊緩緩的朝著西涼大營走去.

..........

建安二年七月,甯人矚目的漢中之戰終于出現轉機,漢中東部防線堅城城固失守,呂布帳下大將黃忠率領數萬兵馬長驅直入,直搗漢中首府南鄚.張魯聽聞城固失守,急忙率軍回師南鄚,堅守城池,與其對峙的甘甯趁勢攻打葭萌關,于第二日斬關落鎖,攻破關隘,葭萌關守將張英戰死,余眾皆降,入蜀的唯一要道葭萌關也落入西涼軍手中.在北部防線,因呂布親率三萬大軍馳援魏延,雙方人馬合軍六萬,日夜攻打武鄉城池,在絕對的優勢下,武鄉守將閻圃棄城逃跑,西涼軍兵不血刃奪得漢中北部重鎮武鄉.

次月,呂布兵出武鄉,黃忠兵出城固,甘甯兵出葭萌關,三路大軍共計十萬,將漢中首府南鄚圍得水泄不通,張魯在堅守十余日後,終于頂不住壓力,開城投降.這場曆時三個月的漢中之戰,隨著張魯的投降而宣布結束,呂布奪得漢中後,將大軍陣于白水關,葭萌關一帶,日夜操練兵馬,等待時機.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他這是要對西川用兵啊,一時之間,西川各郡人心惶惶,而劉焉也在這最要緊的時候撒手歸西.(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背水一戰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土地兼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