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土地兼並  
   
第二百四十一章 土地兼並

戰爭的結束,意味著並州軍需要休養生息一段時間,對于誰駐守漢中的問題上,呂布和謀士們達成統一的意見,就是改原武都太守魏延為漢中太守,讓他總督漢中的軍政大權,讓法正,閻圃作為他的副手,替他打理漢中的政務. 魏延調任漢中,意味著武都要選新的太守,在與賈詡商議一番後,呂布決定啟用趙昂,讓他做武都的太守,徐庶副之,雖然趙昂的能力有限,但是有了徐庶和他夫人的輔助,相信出不了什麼太大的問題.

最後在對于張魯的安排上,並州軍內分成兩派,一派主張殺了張魯,以絕後患,理由是張魯有著兩重身份,除了漢中的太守外,他還是五斗米教的天師,如果不殺了張魯,恐怕日後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畢竟張良的例子擺放在哪里,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呂布在外出征,張魯突然率眾發難,那將會對呂布形成一個致命的打擊;一派主張不殺張魯,把他流放到外郡,理由是張魯是五斗米教的天師,在漢中和巴蜀一帶極具威望,如果殺了張魯,恐失漢中百姓的民心.

基于這兩方面的說法,呂布在對于殺不殺張魯的問題躊躇不定,總是拿不定主意,最後他找到賈詡,讓他想一想該如何解決張魯的問題,賈詡只說了一句話:如果張魯殺了你許多的兒子和堂侄,你會怎麼辦?呂布頓時會意,于是張魯死了,聽說是于家中,同他一起死的還有他的兒子們和妻妾們,也就是說,漢中的張氏一門,徹底的消失在了整個世界中.

張魯的死,頓時在漢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少信徒都認為是呂布殺了張魯,所以他們聚眾為賊.起兵造反,對于這些拿著鐮刀和鋤頭的叛軍,呂布沒有半點憐惜,四路大軍一起鎮壓,只殺得叛軍連連後退,最後在武鄉一帶被魏延一舉殲滅,這場由五斗米教發動的叛亂.從八月初開始到八月中旬結束,只存在了不到半個月時間.對于那些被俘的信徒,呂布大手一揮:一個不留,魏延遵從呂布的命令,押著一萬五千名五斗米教的教徒來到漢水邊上,全部梟去首級,丟入江中.

解決五斗米教叛亂的事情後,呂布又派人快馬加鞭的趕回隴縣,從鄭混那里借來十幾名屯田的官吏,開始在漢中風風火火的實行屯田制度.

在官職的任命上.閻圃和法正先是便衣去縣鄉糾察了一番,將各縣的官吏祖上十八代都給調查得清清楚楚的,那些為是為民,那些事害命,都被寫成一張報表交到了呂布手中,看著一長串的人名,呂布當機立斷.立即讓法正逮捕那些惡吏,情節嚴重的,直接砍了腦袋,情節較輕的,則刺配流放到其他州郡.至于那些空缺的管制,漢中的世家大族紛紛派遣族中的青年才俊前去任職.比如楊家,閻家及其一些依附兩家的小門閥.

至于軍事上,呂布沒有讓閻行再回羌境,而是讓他領兵三萬,駐紮在葭萌關一帶,他也沒有讓甘甯和周泰回金城,讓他們領兵兩萬駐紮在白水關一帶,因為再過不久.呂布就要對西川用兵,呂布奪得西川之後就要組建水軍,為以後的荊州和江東未雨綢繆,對于曾經做過水賊的甘甯和周泰來說,把訓練水軍的事情交到他們兩人手上是再好不過了.

甘甯留守漢中,金城的太守就空缺了下來,這個重職自然落到了黃忠的身上,黃忠雖呂布征戰沙場多年,除了有朝廷敕封的將軍外,並沒有其他實質性的官職,所以這次呂布第一個便想到了他,辦完了這一些列事情之後,時間已經是九月下旬,呂布不在耽擱,隨著他大手一揮,五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回師隴縣.

"賈先生,姜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在陳倉的馳道上,營寨剛剛安紮完畢,姜敘就見賈詡單獨巡視走來,他急忙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這一路走來,他無時無刻不在蹙眉憂思,額頭已經形成一個深深的川字.

賈詡從容把他按回氈毯上:"此時還不知道情況是怎麼樣的,但隴縣的那些事,或多或少都與你們姜家有關!"

"什麼事?"姜敘皺了皺,當初姜家和黃家聯姻的時候,黃忠就已經談到過這個情況,他擔心兩家聯姻之後,姜家會仗著這層關系干一些出格的事,果不其然,這才過了幾個月,姜家的那些人就按耐不住了.

"先生,跟我就不要隱瞞了,我已經得知了一些情況,難道姜家真的干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不成?"姜敘的表情非常憤怒,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戳他的脊梁骨,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而他的憤怒里,還有一絲恐懼,他不知道呂布會怎麼對待姜家.

賈詡輕咳一聲,像是在撫慰一個生氣的大孩子:"程昱傳來的情報中,談到姜家趁著主公不在的時候,兼並了一些百姓的土地,地方的官員迫于壓力,不敢上報,而那些准備去隴縣告狀百姓也都被他們截殺在半道上."

姜敘聞言,他的臉瞬間變得異常慘白,眼眉高高撩起,虎目睜得大大的,癡呆呆地望著賈詡,心中又是憤怒又是驚恐,惱怒的是姜家居然干出這樣的事,驚恐的是不知道呂布會怎麼對待姜家.

自古以來,土地兼並造成的危害都是非常嚴重的,它會直接導致大量自耕百姓喪失土地,接著便是稅收經濟惡化,從而導致階級矛盾的激化.,由于自耕百姓是賦稅和徭役的主要承擔者,土地兼並又會導致財政收入的減少.,士林門閥勢力的膨脹又會對呂布的統治構成威脅,這可是滅門的死罪啊.

"將軍,姜家犯了大錯,主公會怎麼對付姜家?"姜敘急切的詢問.

賈詡的眼神突然變得無比的嚴厲,像是一團棉花里探出一枚尖針:"我也不好說,不過自古以來兼並土地的世家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姜家已經犯了死罪,蝶兒小姐和你的母親已經被程昱接到隴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姜敘還從來沒有見過賈詡露出這樣的神情,看得出來,姜家犯的錯的確不小,一下子便將滿腔求情的話都被咽了回去,老態龍鍾的賈詡仿佛年輕了十歲,皺紋舒展開來,浮在面上那一層病弱之色像是強風驟然吹散,露出一張鋒芒畢露的嚴厲面孔.

"伯弈,主公很看好你,這件事你不要管!"賈詡一字一句道.

"那我怎麼辦....."姜敘頹然地向後退了幾步.

賈詡的強硬稍現即逝,重新變回老病之態,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自古忠孝兩難全,不過你也不必太擔心,解決辦法的途徑很多!"

姜敘精神一震,抬頭注視著賈詡,眼神里帶著一絲希望:"先生教我!"

賈詡渾濁的雙眸迅速轉動兩下,嗓音沙啞低沉,幾不可聞:"換個家主,或者分離姜家,你懂我的意思嗎?"

姜家干的事基本都是姜家的家主授意的,只要姜家換一個家主,或許這件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前提是姜家必須對這件事負責,那些兼並的土地必須退還,那些被姜家殺死的百姓必須給其家屬一筆豐厚的撫慰金,也就是說,姜家家主的那支族人必須站出來當替罪羊,否則災難將會降臨整個姜家.

姜敘聽懂了賈詡的意思,他雙手垂拱,雙眼望著天空,成熟的眉目之間,湧動著奇妙的情感:"我明白了,多謝先生,回去之後我立馬去辦這件事!"

賈詡裹了裹身上的大裘,似笑非笑的說:"伯弈,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你要是還不交人,到時候遭難的將是整個姜家,希望你能明白,你也不要怨恨主公,主公之所以這樣做,這其中也考慮到你的處境,不然也不會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來處理這件事"

姜敘聽他說得輕描淡寫,卻知道這對呂布來說,是何等的艱難,姜家的所作所為已經威脅到了呂布的統治,他沒有滅族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姜敘咳了幾聲,滿是感激地說了句謝謝先生.

賈詡卻淡淡的說道:"要謝,就謝主公吧,我給你說這件事,是主公特意安排得,不然我哪有時間來巡你的營,至于這件事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這天也怪冷的,我先走了!"

姜敘看著賈詡的背影,滿腹疑竇,他先是苦笑一聲,然後快速找到楊阜,和他商議道:"義山,我有事先要回冀城,虎豹營有你統帥!"

楊阜掃視了一眼姜敘:"出了什麼事?為何如此急?"

姜敘此時已經躍上了戰馬,聽到楊阜問起,他頭也不回的說:"家主兼並百姓土地,主公只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處理這件事,所以我必須先趕回去,你轉告伯約,讓他直接回隴縣,蝶兒和他的母親此時可能在主公府中,這里拜托你了!"

說完也不等楊阜回答,帶著一溜塵土往西馳騁而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章 漢中之戰(終)     下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潘鳳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