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李典之死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李典之死

PS: 停電了,好煩

聽到號角聲,青州精銳還在不顧一切地劫掠著,只有李典的侍衛們立刻開始移動,他們看似分離各處,散亂不堪,實則把距離拿捏得十分精妙,如果有人能從天上俯瞰的話,就能看到,他們以李典為核心形成了一朵綻放的花朵,他們從四面伸展開來,當蜜蜂侵入花蕊時,層層疊疊的同時開始並攏,要把蜜蜂包裹在其中,再也飛不出去.

李典早就知道這支奇兵的存在,輜重隊潰散之時,他們沒有出現,李典便猜到對方的用意,那些青州兵的丑態,恰好成了絕佳的掩護,當他們認為曹軍陷入狂歡的松懈中時,卻不知道又被李典算計了一次.

張郃和潘鳳也發現了這個狀況,但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要在合攏之前殺了李典,勝利仍而已掌握在手中,兩人對視一眼,把亂七八糟的雜念趕出腦海,坡起地把馬身前後錯開,潘鳳的單兵作戰能力較強,直取李典,而張郃這負責派出曹軍的干擾.

當潘鳳和張郃二人的鐵騎與李典的侍衛交錯之時,李典的直屬部曲們的包圍圈也恰好合攏,時間計算得分好不差,兩邊大戰,均是一觸即發.

"上將潘鳳來也!"

潘鳳一邊揮舞著大斧,一邊在馬上大呼,這位前冀州大將,散發出驚人的氣勢,他似乎陷入一種奇異的狂熱狀態中,有點自暴自棄,他們分出兩彪人馬,如雁行布陣,風馳電掣地卷過張郃兩側,把最先沖上來的幾名曹軍士兵一頓切瓜砍菜,瞬間爆發出來的壓迫感,讓陣前的敵人為之一窒,好似面對著千軍萬馬.

"來的好,我正要試試名動河北的潘鳳!"

李典在曹操的帳下雖然不是最厲害的.但也不是泛泛之輩,屬于中上一列,雖然潘鳳只在黃忠手上走了不到三個回合,但到底還算是一個名將.無論是斬殺還是生擒,都會讓李典覺得很興奮.

但李典也不敢大意,他朝身旁的副將努努嘴,示意他去試一下潘鳳的深淺,副將會意.猛地一提缰繩,橫刀立馬攔住了潘鳳的去路:"呔,賊將休得猖狂,有我在此,還敢放肆!"

潘鳳勃然大怒,大斧一揮就要沖上去厮殺:"那里來的無名之輩,快快給我閃開,否則別怪我斧下無情!"

"哈哈,無名之輩?賊將無知,聽好了.吾乃……"

"我管你是誰,吃我一斧再說!"

一聲叱喝,不等李典副將反應過來,潘鳳的戰馬已經殺到跟前,手中一柄百八十斤的大斧從天而降,咔擦一聲將副將斬落馬下,腦袋滾落一旁.

李典看得真真切切,這潘鳳竟然一斧頭就把自己的副將給劈了,當下怒不可遏,提刀來戰潘鳳.

潘鳳爽朗一笑:"李典.剛剛只不過是牛刀小試,既然你自己前來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潘鳳大笑之下,一把大斧揮舞得虎虎生風.奔著李典狂風暴雨一般猛劈猛砍.

看到潘鳳一斧頭就把自己的副將劈了,李典知道對方是個拔山扛鼎的悍將,只能以招式取勝,絕不對不能和他拼力氣,當下催馬問著潘鳳轉個不停,手中樸刀劈,攔,紮,撩.專門尋找潘鳳的空當下手,就是他失算了.

在潘鳳霸道的狂劈亂砍之下,他直支撐了三十余回合就感覺到體力逐漸不支,想要撥馬退走,否則定要慘死在潘鳳的斧頭之下,只是潘鳳一柄大刀舞得威風凜凜,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根本不吃李典的虛晃,他和潘鳳的交戰看似將遇良才棋逢對手,但中間數次兵器相交,李典被震得虎口發麻,手中的大刀險些拿捏不住.

無奈之下,李典只好將大刀當作暗器投了出去:"吃我一飛刀!"

潘鳳揮斧格擋,只聽"鐺"的一聲巨響,將李典的大刀沖中間硬生生的磕成兩段,趁著潘鳳防禦的時候,李典急忙調轉馬頭,向著後面擇路而逃,他此時早已懊悔不已,如果早知道潘鳳如此彪悍,他剛剛就應該以優勢兵力圍而殲之,而不是讓潘鳳沖殺進來,如今造成這樣尷尬的局面,如之奈何?

潘鳳見到李典敗逃,那里肯舍,這李典的生死是他們成敗的關鍵,只要斬殺李典,他們才能突出重圍,反之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李典哪里走,河北張郃在此!"

突聞一聲呵斥,斜刺里忽然殺出一將,正是在周圍替潘鳳掃清障礙的張郃.李典大驚失色,急忙調轉馬頭,朝著相反的方向馳騁而去,然而他沒有想到是潘鳳恰巧催馬趕來,一斧將李典的戰馬劈成兩段,張郃趁著李典落馬之際,策馬趕來,一刀將李典的頭顱劈飛.

李典國字臉的頭顱骨碌碌的滾在地上,眼里寫滿了不甘之色,張郃撿起李典的頭顱,揚在手中大喝一聲:"主將已死,何不早降!"

......

許都,尚書台.

前日,鎮守汝南的李通將軍接到荀彧的一封書信,叮囑他要留神郡內的局勢,李通立即征集郡兵,把精銳都集中到了汝南城附近.他的部署尚未完成,變亂就發生了.

黃巾余孽劉辟糾集了數萬舊黨,在汝南附近突然發動大規模的叛亂,好在李通准備及時,鬧鬧守住汝南,但也不敢輕易出擊,雙方展開了對峙,叛軍趁機在汝南附近大肆的劫掠,消息傳到許都後,一道難題擺在了荀彧的面前.

曹操的主力正在趕往徐州的路上,樂進,于禁守在官渡,鍾繇和李典鎮守關西,唯一能去救汝南的只有身在許都的曹仁,不救,汝南危急,救,這許都空虛,成為爭論的焦點,曹仁本人信誓旦旦,拍著胸脯說十日之內必解汝南之圍,可荀彧卻有沒有允可,只讓他厲兵秣馬,准備隨時出征.

就在出兵還未定案的時候,許都城內突然出現了一則詭異的謠言,讓原本十複雜的局勢更加的雪上加霜:"廬江孫策意欲襲擊許都!"

從遠在淮南的廬江襲擊許都,路途千里,乍聽起來是個極其荒謬的想法,但一想策劃者是孫策,便沒有人會笑得出來,這幾年,那個江東的瘋子給天下人帶來太多的驚奇,沒有人敢保證他絕對不會這麼干.

更何況這則謠言還有鼻子有眼地指出,孫策是為了配合袁紹出兵,一南一北聯手而動,襲許為佯,實則策應河北,許多人聯想到,汝南本身袁紹的籍貫,遍布門生故吏,孫策選擇這個時候出兵,意味更加深厚.

一個接著一個的壞消息傳來,讓許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慮,荀彧別無選擇,只能急令曹仁所部移動到項縣一帶,以截斷東南至許都的道路,以防萬一,他還加強了許都的城防准備,宣布四門緊閉,無令不開.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這一天,他剛剛整理完從四面傳來的書信,就有屬官捧著一封加急的信件走了進來,荀彧接過一看,"轟"的一下子就癱軟在地,那封急件像飄雪一樣落在地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三章 虛實倒置     下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