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五章 故人相見  
   
第三百四十五章 故人相見

大散關外,陳倉山內.

由于天氣轉變,呂布不得不把大軍駐紮陳倉山一帶,想等風沙過後來回漢陽,這一天清晨,並州軍開始按部就班的出操,雖然此時沒有戰事,但操練的事卻不能懈怠,在震耳欲聾的操練聲中,在將領們咆哮聲之下,呂布收到了斥候的稟報,說是在五丈原一帶發現一支大軍正在行軍.

呂布當機立斷,立即派遣黃忠,徐晃,徐榮三將,統率六千騎兵前去攔截,此時距離黃忠他們離開已經過了半日,見到黃忠他們遲遲沒有回來,呂布心中隱隱有點擔心.

日過晌午,呂布剛剛吃完早飯,就見成廉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對著呂布說:"主公,漢升將軍回來了!"

呂布放下手中碗箸,詢問道:"怎麼樣?是哪里的人馬?"

成廉故作神秘的說:"主公還是自己去看吧!"

呂布不滿地瞪了成廉一眼,起身走出了帥帳,成廉在他身後聳了聳肩,抬腳跟了上去.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呂布就來到轅門,負手注視著緩緩而來的隊伍,此時轅門外早就聚集了並州軍的大小將領,眾¤↗ding¤↗點¤↗小¤↗說,.2☉3.o▼將見到呂布前來,紛紛躬身行禮:"參見主公!"

"怎麼感覺多了好多人,而且還有車架!",看著離轅門不足百米的隊伍,呂布對著身旁的張遼說道.

黃忠只帶著六千人離去,此刻放眼看去,熙熙攘攘的一字長蛇大約有七八千將近一萬人左右,其中還有著不少的車架,有文人婦孺乘坐的馬車,有載著輜重的牛車.

"末將也不清楚.會不會是俘虜?",面對呂布的提問,張遼試著分析道.

呂布沒有理他,因為張遼的分析實在是不符合他的心意,如果是俘虜的話,兩側應該有士卒提槍催促.而這支隊伍卻是一字長蛇,騎兵在前,步卒在後,顯然是一同前來的,怎麼可能是俘虜,按這種情況來看,應該是友不是敵.

張遼也是一臉的尷尬,他見呂布不理他,于是便扭頭與身邊的高順竊竊私語.一邊說著話一邊指著隊伍像小雞啄米一樣點頭,滿臉的篤定之色.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隊伍的前軍就開到了轅門外,為首的四人除了黃忠外,其余三人他們不認識,當然那些當年參與虎牢關大戰的將領除外.

"那不是潘鳳嗎?當年他中毒的時候還在咱們大營養過傷!"

"正是,他旁邊是張郃,主公當年在虎牢關群嘲河北名將.那厮就和主公交過手,武藝還不錯!"

"倒是他們身旁的文士倒是很陌生.不曾見過!"

"……"

就在眾將七嘴八舌對潘鳳等人品頭論足的時候,呂布卻早早的迎了上去,隔著老遠就朗聲笑道:"潘無雙,你讓我好找啊!"

呂布說的並不是客套話,當年韓馥兵敗冀州,他在得知潘鳳和張郃帶著韓馥的遺孀殺出冀州時.呂布就派人在黃河一帶打探過,只是沒有消息而已,那時的他還在感歎,這輩子恐怕會與潘鳳失之交臂,不曾想時隔多年.兩人今日居然在此相見.

潘鳳沒有像呂布那樣隨和,而是顯得特別的拘謹,見到呂布遠遠迎來,他立即抱拳躬身行禮:"潘鳳拜見溫侯!"

呂布扶起潘鳳,肅然道:"怎麼,當年還與我把酒言歡,多年不見,怎地變得如此拘謹?"

沮授一直在觀察呂布,這是他第一次見呂布,雖然呂布名震天下,但他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總體看來,呂布很英俊,身高在九尺開外,或許有一丈,劍眉飛入鬢角,目若夜空星辰,薄唇挺鼻,一臉的英武之氣,雖然只是勁裝,但一眼便知此人絕非泛泛之輩,他時常聽人說: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他很想看看呂布戎裝的樣子,以及那匹赤如炭火的神駒.

同時他也很奇怪,呂布身為二品驃騎將軍,溫縣軍侯,假節鉞,雖然比曹操袁紹低一節,但也算位及人臣,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完全沒有袁紹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怪不得潘鳳不遠千里的來投靠他,如今看來還不錯,但是不是能成為知己,還要另說.

那邊廂,呂布在和潘鳳寒暄過後,又邁步走到張郃面前,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一會張郃,方才笑道:"河北張儁乂,如果我沒記錯,當年虎牢關咱們斗過將?"

張郃面不改色,朗聲道:"不錯,當年十八鎮諸侯扣關虎牢,溫侯群嘲河北將領,末將心中惱怒,和顏良文丑韓猛合擊過溫侯,只是……"

張郃越說聲音就變得越低,最後就感覺像是蚊吟一樣,恐怕連他自己也聽不見,這也是,當年河北六將氣勢洶洶的圍殺呂布,非但沒有傷到他,反而還被呂布斬殺一人,這樣"傲人"的戰績,不說也罷.

"無妨,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便罷,此時你來到我的軍中,那便是朋友,今日非要與你痛飲三百杯不可!"

張郃說:"多謝溫侯,在痛飲之前,末將有一禮相贈!"

呂布詫異道:"和禮?"

張郃朝呂布拱拱手,轉身從馬鞍上取出一袋布裹,那布裹鮮血淋漓,已經把原來的灰白色硬生生地染成了紅色,在場的人都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滾打的人,一眼便知里面裝的是什麼,只是他們很好奇,這里面包裹著的是誰的人頭.

張郃提著布裹,站在原地躊躇了一下,最後似乎下定了決心似的,健步走到呂布跟前,然後當著眾人的面打開了布裹,里面包裹的赫然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那人頭國字臉,濃眉虯髯,一臉英武.

"這是李典?"

"不錯,正是曹操帳下大將李典,他不是和鍾繇駐守長安嗎?"

"……"

人頭的出現,赫然成為了眾將議論的焦點.人們紛紛揣測這李典怎麼會死在張郃的手中,同時他們看張郃的眼神也發生了微妙的改變,如果起初是平淡的話,現在已經變成了贊同,因為李典是曹操帳下威名赫赫的戰將,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不是什麼人都能斬殺的.眾將心里都明白,他們遲早會與曹操一戰,而李典以後也會變成敵人,如今敵人被殺,他們自然很欣然.

"這是長安守將李典?",呂布幾乎已經忘記了李典的樣子,現在聽眾人提起,他的腦袋里才想起前世那個斬殺李封和薛禮的人,當年他突襲兗州.曹操回師攻打,李封和薛禮在濮陽就是被李典和樂進殺的,他也算得上是曹操的左膀右臂了,地位只比曹家兄弟和夏侯淵兄弟低一點,和于禁,樂進平級.

"此人正是李典,這是沮授先生定計,末將和潘鳳將軍于絕地合力斬殺,方才成功梟其首級.獻與溫侯充作見面之禮!"

本來張郃打算讓曹軍把李典的尸體送回許都,但沮授說呂布遲早會與曹操一戰.如果拿李典的人頭去做見面之禮,雖然不能封做將軍,但至少也不會太低,所以張郃動心了,做將領的那個不希望封妻蔭子.雖然他心動,但並沒有貪墨軍功.李典是他斬殺的不假,但如果沒有沮授定計,潘鳳斗敵,他也不會輕而易舉的斬殺李典,建立功勳.

呂布一把接過李典的人頭.說:"好,你的禮我收下了".

他注視著這顆血淋淋的人頭,叫侍衛找了一個端盤盛著,吩咐道:"叫人用榆木為李典將軍雕刻身軀,然後厚葬在五丈原,讓後人知道他的功勳!"

呂布的行為再次甯沮授刮目相看,對待敵軍將領都能如此,那對待本方將領足以管中窺豹,當下不由得佩服道:"溫侯果然是性情中人,沮授佩服!"

呂布肅然行禮:"呂布拜見公與先生!"

呂布這一拜可不一般啊,驚得沮授急忙跑到他的跟前,身體比他躬得還低:"溫侯,你的禮我還了,咱們互不相欠!"

"先生難道不願意助我一臂之力?"

沮授連忙擺擺手:"在下無才,不說什麼助不助的,我聽說蔡大家在漢陽講學,這才和潘將軍他們一起來看看,溫侯不要誤會咯!"

呂布雖然表現得一切不凡,但是不是明主還有待觀察,如果是,他不介意留下來輔佐他,一生追隨,雖死無憾,如果不是,就算呂布把他千刀萬剮,他也不會留在西涼.

呂布還欲在言,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咳嗽,他回頭看去,就見賈詡和法正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呂布說:"先生來了,我給你介紹你一下,張郃與潘鳳將軍我就不介紹了,這位是沮授沮公與!"

賈詡抖了抖披在身上的大氅,工工整整行了一個士子之禮:"賈文和在此文和過!"

"賈先生不必多禮!"

三人紛紛還了一禮,以表尊重,這賈詡早已名聲在外,三人都不敢小覷,縱然是沮授也不敢怠慢,亦是工工整整的還禮.

呂布又指著法正說道:"這位是法正法孝直!"

聽完呂布的介紹,三人皆愕然的看著法正,長蛇谷一戰,法正一把火燒死十萬漢中兵馬,他們都在心里想著,能布此局的人縱然沒有半旬,但至少也得是中年吧,看法正的樣子,不過剛剛過了弱冠之年,以弱冠之年就有如此傲人的戰績,確實不凡.

"法正拜見公與先生,拜見二位將軍!"

三人也隨手還禮,算是回禮了.

既然雙方都認識了,當下就只剩把酒言歡,隨著呂布大手一揮,眾將一齊簇擁著潘鳳三人走進了並州軍的大營.

呂布拉住賈詡,低聲詢問:"軍師,你剛剛為什麼不讓我勸說沮授?"

賈詡笑了笑:"主公,心情吃不了熱豆腐,沮授的心思我已明白,只要他隨我們去了西涼,看到我們的成就,他自然就會留下來!"

呂布在心中歎了一口氣:還是老謀深算啊,當下給賈詡披好大氅後,兩人並肩步入轅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相遇     下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