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府  
   
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府

呂布大軍在陳倉駐紮了十余日,一年最強勁的風沙天氣已經散去,呂布大軍再次起營開拔,緩緩朝著漢陽郡治所隴縣逶迤而去,出了大散關,法正脫離大軍獨自帶著一百人朝扶風郡而去,他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接親眷前去漢中,因為呂布說過,曹操此人為達到目的必會不擇手段,前番李典死在張郃等人的手中,曹操一定會把這件事算在呂布的頭上,而法正此時早已名動天下,曹操或許為了遏制呂布的發展,會以法正的親眷做要挾,必法正就煩,呂布之所以這麼想,那是因為曹操的確干過不少這樣的事情,所以為了以後的發展,呂布不得不先未雨綢繆,除了法正的親眷外,呂布還派人秘密前往颍川,悄悄的把徐母也接到漢中,以防出現什麼變故.

雖已入秋,但西涼的天氣仍然很炎熱,官道兩側桑竹成蔭,向里則是一大片阡陌縱橫的麥田,屯田制已經實行了兩年,一年比一年的收成好,百姓們納完稅後仍有很多余糧自給自足,或兌換成錢或發酵為美酒,總之是吃得飽穿得暖幸福美滿,這或許就是姜家兼並土地的原因吧.

今年的年景依然不錯,入秋之後,雖然風沙漫卷,☉ding☉點☉小☉說,.∞.△o但在鄭渾的操持下,各郡官吏風風火火的引渭水灌溉焦地,使得田地雨水比較充足,地里的金麥起伏不定,一股清香混著熱氣撲鼻襲來,遠遠地可以看見三三兩兩的田奴,徒附穿著犢鼻褲,光著膀子在期間勞作.

"想不到西涼貧瘠之地,土地居然如此平曠,山間屋舍儼然,又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黃發垂髫,怡然自樂,溫侯治下,當真是民殷國富."

沮授騎在高頭大馬上,看著那些不斷在道路兩旁行禮的人.一種溫熱的感覺悠然而生,他從那些人的眼中看出了尊敬,他們是在尊敬呂布,這個給他們來帶平安,帶來食物,帶來溫暖的大漢溫侯.

沮授臉上堆滿了笑容,臉眼睛都快變成了月牙,在他心里這一趟他沒有白來,從殺出冀州開始,他們一路走了不下千里路,每個地方都是殘垣斷壁.積尸盈路,豺狼野狗成群出沒,陌路百姓易子相食,唯有西涼宛如世外桃源.

潘鳳的駑馬早就換成西涼寶馬,兩柄鐵斧掛在得勝勾上,牛角盔,兩當鎧,一陣微風拂過.卷曲的虯髯迎風飄灑,說不出的英武不凡.聽了沮授的稱贊,潘鳳的嘴巴向下一彎,點頭說:"怎麼樣?叫你們來沒錯吧,想當年在虎牢關時我就看出溫侯絕非常人,嘿嘿!"

沮授打斷了潘鳳的滔滔不絕,撫髯笑道:"咱們進城再說.我想看看隴縣如何!"

他看著一馬當先的呂布,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他在心中暗自揣著:這呂布真是謎一樣的男人,完全不是傳言的那樣,或許是一個知己吧.他從弱冠之年開始.他就一直在等著一個能讓他竭盡全力輔佐的人,起初以為是韓馥,哪知不是,後面以為是袁紹,哪知又不是,如今來西涼,他心中懷揣著一絲希冀,他希望呂布不要讓他失望才好.

很快,隴縣青色的城牆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飄飄緲緲宛如虯龍一般橫臥在蒼茫的平原上,城下百姓云集,城上旌旗獵獵,冰冷的鋒刃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攝人,前軍距離城門足足還有一里的時候,就聽見侯在兩旁的百姓官吏齊聲問候,恭賀溫侯班師回家.

家是什麼?顧名思義,家就是共同生活的眷屬和他們所住的地方,隴縣百姓竟然以治所為呂布的家,這足以表明了呂布在他們心里的重要性.

隴縣大小官吏在程昱和陳宮的帶領下,齊齊侯在十里長亭,見到一馬當先的呂布,齊齊躬身行禮:"拜見主公!"

呂布翻身下馬,對著眾人說:"數月不見,辛苦你們了!"

程昱急忙說道:"我們那里辛苦,主公和將士們在外征戰,那才叫辛苦!"

呂布哈哈大笑:"一路走來,黃燦燦的麥子簡直快要晃瞎了我的眼,這都是你們的功勞,等正旦清點完賦稅錢幣後,少不得你們的好處!"

呂布的心腹們倒是比較淡然,而那些官吏聽完後各個喜笑顏開,呂布出手闊氣,這是眾所周知的,對待下屬,呂布正沒說的.

"主公,馬超來了!"

將大軍交給張遼和高順行駐紮諸般事宜,呂布便和一眾幕僚浩浩蕩蕩的開進了隴縣城,和程昱談及了諸多事情之後,程昱又附在呂布的耳邊輕聲說道.

呂布咧嘴一笑:"他來干什麼?"

說起來,他已經和馬超四年沒見了,四年前的馬超還不太成熟,不知四年後的馬超如何,他還記得當年馬超信誓旦旦的說:以後定要與溫侯叔父比個高下,恐怕此次前來,除了蝶兒之外,恐怕就是找自己切磋武藝了,如今的馬超已經到了二十一歲,雖然不是巔峰時期,但是憑著他那出神入化的槍法,或許能在自己戟下走上一百多回合,在他看來,馬超的武藝和張飛旗鼓相當,若想擊敗自己,此生無望.

陳宮插嘴說:"他如今二十一歲,還沒有娶妻娶妾,這次恐怕是為了大小姐而來!"

呂布說:"蝶兒也不小了,過了正旦就滿十八,我的意思你們明白嗎?"

程昱皺了皺眉頭:"聯姻之事可速戰速決!"

如果呂布和馬騰聯姻,至少北方大定,就算要打那也是以後的事情,在這段時間里,他們就可以安心的經營四郡,屯糧攢錢,厲兵秣馬,爭取一舉奪取益州.

呂布冷哼一聲:"他想要娶我的女兒,必須拿出點誠意來,我一年後對西川用兵,就讓他隨我出征!"

程昱眼睛一亮:"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

處理完一些積攢下來政務,呂布邁進溫侯府邸的時候日已西沉,呂府華燈初上,照得四周燈火通明,在嚴蕊的帶領下,溫侯府大大小小奴仆數百人早就恭候在外,等候著他們正真的注入.

見到呂布邁步走來,嚴蕊和貂蟬立即率領奴仆一齊行禮,呂云和呂雯笨拙地模仿著母親行禮,然後偷偷抬起頭來好奇地打量著他們的父親.

"快走,父親大人又沒刮胡茬!"呂雯膚色結潤,如粉雕玉琢,小大人似的挺著腰杆,他看見呂布下頜滿是互黑濃密的胡茬子,急忙附耳在比他出生小半會的呂云說道.

呂云驚恐的看著呂布下頜的胡茬,頓時嚇得縮了縮頭,急忙撥開家奴婢女,像一條泥鰍一樣跑回了府邸,唯獨留下了一臉驚愕的呂雯在哪里,茫然不知所措.

呂布將呂雯抱起,呂雯閉著眼睛,眉頭擰成麻花,宛如即將承受莫大的痛苦一樣,誰知道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蜇人的疼痛感,當下不由得好奇的睜開眼睛,然後用稚嫩的聲音說:"父親大人,你不親女兒了嗎?"

呂布一抹下頜烏黑濃密的胡茬子,笑著說:"等父親把胡髯刮了在親!"

呂雯聞言,如釋重負的卷縮在呂布的懷中,她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父親的胸膛很暖和.

呂布抱緊了懷中的呂雯,扭頭詢問嚴蕊:"孟起來了?人在那里!"

嚴蕊掩嘴輕笑:"正與蝶兒挑燈夜戰,在後院舞著槍棒呢!"

呂布的笑臉瞬間就沉了下來:"我來了都不知道出來迎接,成何體統,叫他們出來迎接我,否則我就不進府邸!"

嚴蕊無奈的搖搖頭,她沒有勸說,因為呂布說出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無論是玩笑亦或者正事,他都是說一不二,所以嚴蕊只能吩咐身旁的婢女一聲,讓她去叫呂玲奇和馬超前來迎接呂布.

辦完這件事後,呂布將目光投到貂蟬的身上,貂蟬一身紅妝素裹,娥眉杏目,不施粉黛,自成絕色,如果嚴蕊是淡雅,貂蟬就是妖豔,見貂蟬也在注視著自己,呂布笑道:"最近生活得可好?"

貂蟬笑起來很美,唇紅齒白,氣吐如蘭:"多謝溫侯掛念,貂蟬一切安好!"

嚴蕊說:"你過來,我有話要說!"

呂布和嚴蕊走到一邊,她開口說:"貂蟬有身孕了!"

呂布扭頭看了貂蟬一眼,又驚有喜:"什麼時候的事?"

嚴蕊嗔怪的看了呂布一眼:"你走後不久就發現的,所以你要對她好點!"

呂布正色的點點頭:"我知道了!",他愛嚴蕊,也在乎貂蟬,這是無可厚非的,如今聽到貂蟬懷了他的孩子,他自然是很高興.

就在這時,呂玲琦和馬超兩人並肩從府邸內走來,呂玲奇一身戎裝,墨發高挽,滿臉英氣,出門看見呂布抱著妹妹正瞪著她,登時展顏一笑,甜甜的說:"父親,我好想你!"

他身後的馬超身高九尺,身體碩長,劍眉入鬢,闊鼻獅口,見到呂布亦在瞪著他,急忙行禮道:"孟起拜見叔父,多年不見,叔父更加的英武不凡!"

"哼!"呂布一甩大氅,抱著呂雯越過兩人,直接走進了府邸.(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故人相見     下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