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ps: 寫得比較輕松,家事,有點枯燥

飯桌上,呂布一直沉著臉,自顧埋頭吃飯,眾人見他不說話,都不敢開口,你一勺湯我一夾菜的吃著飯菜,以往被譽為美味的食物,此時都食不知味,如同嚼蠟.↖↖,

嚴蕊輕輕咳嗽了一聲,目光注視著馬超,朝身旁的呂布努努嘴.

馬超會意,恭恭敬敬的端著一杯酒,向呂布敬酒:"叔父遠征歸來,侄兒在此敬叔父一斛!"

呂布咀嚼著嘴里的食物,看都不看馬超一眼,舉杯一飲而盡.

馬超有點尷尬,他朝著嚴蕊無奈的苦笑,隨後也跟著一飲而盡.

呂玲琦深吸了一口氣,起身冷冷的說:"父親,兄長如此敬重你,你怎麼能怠慢!"

她說完之後,跺了跺腳,直接跑了出去,眨眼之間便不見了蹤影,呂布注視著呂玲琦離去的背影,眼里寫滿了苦澀和無奈.

嚴蕊的眉頭緊蹙,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慢慢的走了去,想必是尋呂玲琦去了.

貂蟬眨了眨眼睛,扭頭對著正在大快朵頤的呂雯和呂云說:"雯兒,云兒,我待你們去吃好吃的糕點,你們要不要去?"

呂雯甜甜一笑:"好啊!".

隨後貂蟬一手牽著一人,慢慢的走出廳堂,唯獨留下呂布和馬超.

呂布苦澀的搖搖頭:"孟起,你說好好的一場家宴,被我弄得不歡而散,真是可笑!",他不善于解釋,在他心中,沒有解釋兩個字.一直都是以我自為中心.

馬超說:"這都是我和玲琦的錯,與叔父無關,做晚輩的沒有及時出來拜見,叔父生氣也是應該的!"

呂布作為呂玲琦的父親,他和呂玲琦理應在呂布班師時間出去拜見,但他們兩個那時正在切磋武藝.根本就沒想到呂布會突然回家,因為呂布以往出征回來都會在營中處理完事物才會回府,今日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按部就班.

呂布眉毛一挑:"在你的心里,叔父是那種拘小節的人?"

馬超搖了搖頭,他的印象中,呂布一直都是不拘小節的人,除了必要的行禮之外,並沒有擬定出太多的規矩.

呂布自飲了一杯酒:"我現在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家人能在亂世之中活平安下去.所以每逢出征回來,我一眼就想看到一個完完整整的家庭,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不知道你懂不懂!"

馬超沒想到呂布是如此愛護家庭的人,他更想不到甯人聞風喪膽的溫侯居然是一個性情中人,回來第一眼就想看到一個完整的家庭,這就是他在亂世博弈的目的.

還沒等馬超回話,呂布正色著說:"以後玲琦就交給你保護了.要是他除了上面差池,我拿你是問!"

馬超能在四年內沒有娶妻娶妾.足以證明他的心意,當下呂布也不在矯情,用極其委婉的話語暗示馬超,希望馬超不要太蠢.

馬超聞言,轟然起身,急切的說:"叔父的意思是您願意把玲琦嫁給我為妻?"

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四年來.四年以來,他沒日沒夜都在思念,所以這次還放下一切軍務,不遠千里的從武威趕到隴縣,一解相思之苦.當他再次見到呂玲琦的時候,心中的那股思念愈發的強烈,終于像小宇宙一樣爆發了,他早已暗自下定決心,如果呂布不同意他們的婚事,他就會待在隴縣一直等下去,他擔心他這一走,恐怕會與呂玲琦失之交臂,因為她發現,他已經離不開呂玲琦,就像魚離不開水,人離不開空氣.

呂布嘿嘿一笑,不停的轉動著手里的酒杯:"想娶玲琦可以,但我呂布的女兒不是那麼好娶的,再過一年我就會攻打西川,如果你能奪得半座城池,我就把玲琦嫁給你!"

馬超注視著呂布,逐字逐句的說:"叔父,莫說半座城池,就是整個西川也無妨!"

呂布很欣賞馬超的氣魄,將手中的酒杯推到他面前,馬超嘿嘿一笑,極為殷情的給呂布倒滿了酒.

......

嚴蕊走出廳堂,一路沿著青石台階走到內院的池塘邊,因為呂玲琦一發脾氣就會跑到水池邊扔石子,果不其然,她還未走進內院,就聽見"噗通","噗通"聲音就從內院傳來,宛如餃子下鍋一樣清脆.

走進內院,嚴蕊果然見呂玲琦百無聊奈的坐在石凳上,目光注視著池塘,一手捧滿了石子,一手不停的往水池里扔.

"母親,你來了!"呂玲琦一見到嚴蕊,就有氣無力的問候了一句,她想不明白父親為何平白無故的生氣,宛如吃了炸藥一般,讓她心里感覺很害怕.

嚴蕊緩緩走上前來,從容的坐在她身旁,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訓道:"你剛剛怎能對你父親無禮?"

"不就是沒有出門迎接他嗎?又不是什麼大事,他怎麼能那樣!"呂玲琦越說越氣,干脆將手中的石子全部潑灑到池塘里,一時間,此起彼伏的噗通聲至池塘中傳出,就好像暴雨拍打著水面一樣.

"玲琦,你父親怎樣了?他出征在外,曆經幾番生死,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想一眼看到咱們能安安全全的站在他的面前!",嚴蕊娥眉悠然皺了起來,像是責怪一個生氣的大孩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你,保護弟弟妹妹,保護我們這個家,他一直都在努力著,你今天在家宴上拂袖而去,他指不定有多傷心呢!"

"可是我們又不是故意的,父親每次回來都是在營中待上幾日,誰曾想他今日一回來就回府,如果早知道如此,我就不會纏著兄長和我切磋武藝了,說到底是父親有了弟弟妹妹,就不愛我了!"呂玲琦滔滔不絕地說.

嚴蕊的眼神突然變得無比的嚴厲:"住口,你父親出征回來.你沒有出來迎接他還有理了?都是他太嬌慣你了,才造成你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你必須把剛剛的話收回去,父親愛著家里的每一個人!"

呂玲琦還從沒見過嚴蕊露出這樣的神情,一下子把滿腔的委屈都被咽回去,她也對剛剛的說的話感到自責.清秀端莊的嚴蕊替她撩了撩散落下來的發絲,眼里寫滿了疼愛.

"孟起這次來隴縣,目的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不出意外,你父親恐怕會同意你和孟起的婚事,如果你嫁過去,你父親就擔心你出什麼意外,怕你受到傷害,他是舍不得你呢.傻孩子!"嚴蕊的話,瞬間就擊潰了呂玲琦的內心,杏目通紅,青淚順著白皙的臉龐流了下來,打濕了衣襟.

她抱住嚴蕊,哭著說:"母親,我知道錯了,現在怎麼辦.父親一定很傷心!"

嚴蕊捧著她的小臉,替她拭去眼角的淚漬.安撫道:"走吧,回去給你父親道歉!"

呂玲琦抿著嘴唇點點頭,仍由嚴蕊拉著她離開了內院.

......

就在呂布和馬超談笑風生的時候,就見嚴蕊領著呂玲琦走進了廳堂,呂布瞬間就收起笑容,一臉怒火的注視著呂玲琦:"去哪里了!"

呂玲琦心中一慌.急忙向嚴蕊求助,哪知嚴蕊早就坐在了呂布的身旁,一臉笑意的看著她.

呂玲琦救助無果,深吸了一口氣後,大步走到呂布跟前.狠狠的在他臉上啄了一口,在她看來,一切解釋的話語都沒有用行動表達來的真實,她記得在她還小的時候,父親出征回來,母親就會牽著蝶兒和她的手在府外等候,父親見到她們就會蹲著身子讓她們主動親他,隨著她越長越大,這種親近的行為早就消失了,如今再次親臉,她頓時就羞紅了臉.

馬超驚愕的看著這一幕,心中頓時醋意升起,他和呂玲琦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連手都沒有拉過,當下又是羨慕又是惱怒.

果然奏效,呂布沉著的臉瞬間就露出了笑意,他責怪的看著呂玲琦,訓斥道:"以後嫁給孟起,脾氣要改改,父親和你不是外人,縱然你有萬般的過錯,我都會原諒你,你不要把脾氣帶到你馬伯父那里去,今天的事情下不為例!"

呂玲琦見呂布不在生氣,甜甜一笑:"父親,女兒知道錯了,以後我會改,你就不要在兄長面前說我了!"

馬超很享受這種溫馨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自從雅丹作亂起,這種場面就距離他越來越遠了,今日再次重溫,讓他心情不由得一下子就好了起來.

"孟起會在隴縣待兩年,兩年之後你們就成親!"

呂玲琦連眨了幾下眼睛,疑惑地詢問:"為什麼要待兩年!"

馬超回答道:"叔父說我如果要娶你,明年和他出征西川,權當做聘禮!"

"我也要去!",呂玲琦立即興奮的說,他生怕呂布不同意,急切著說:"父親,你當初答應過我的,可不能食言!"

馬超對于呂玲琦上戰場的事沒有意見,她如今的武藝雖然不是爐火純青,但也不是尋常武將能對付的,馬超的母親是羌人,他父親也是羌漢所生,所以對漢朝的繁文縟節並不是看得太重.

呂布說:"如果你母親沒有意見,明年就和我們一起出征,但是你母親要是不同意,那你就乖乖的待在家里,等著出嫁!"

他說完之後,扭頭對著嚴蕊說:"夫人,高順以前告訴我,雛鷹只有離開了巢穴,翅膀才會堅硬,孩子離開父母,才會變得強大."

嚴蕊很擔心呂玲琦在趕出離家出走的事情來,雖然戰場很凶險,但是又呂布和馬超在,應該不會出什麼岔子,當下正色道:"你父親答應你了,那你明年就隨他出征吧,但完事要小心,要聽你父親的!"

呂玲琦一揮戰袍,對著嚴蕊施禮道:"母親放心,孩兒遵命!"(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府     下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呂布和馬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