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呂布和馬超(上)  
   
第三百四十六章 呂布和馬超(上)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進入了九月中旬,秋雨纏綿,淫雨霏霏,由于雨水的緣故,各地的戰事暫時平息下來,送到隴縣的戰報也少了許多.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少,並不代表沒有,例如張魯舊部聚眾作亂,又例如某地有山賊入寇,不過這些都是小打小鬧,由各地的駐軍就可以解決問題,所以呂布難得有閑情逸致多陪陪家人.

姜敘處理事情來很快,可以用雷厲風行來形容,姜家的家主被更換,換成了姜敘的堂兄,呂布見過他,算得上是一個能干的人,姜家以前在漢中和西川的生意一直都是他打理著,以他商人精明的腦袋,呂布相信他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那些被姜家吞並的土地,都被新任家主重新還給了那些平民,至于對他們造成的損失,姜家更是雙倍奉還,因為他們知道,如果這件事不能讓呂布滿意,他們將遭受到意想不到的後果,所以辦起這件事來,他們絲毫不敢馬虎.至于那些被打死的鄉民,姜家亦是給了他們的遺孀數倍的補償,有那筆補償,足以讓他們衣食無憂的過上一輩子.

呂布收到這個消息後很滿意,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縱然是給了錢也不能了事,所以姜家前任的家主死了,還有那些為虎作倀的家奴也都被梟了首級,懸掛在城門上,因此,姜家這次大義滅親的舉措,再次獲得漢陽一帶百姓的認可.

這一天,呂布起得很早,並不是他睡不著,而是他已經習慣性早起,每天到這個時候他都會自動醒過來,因為早上的空氣很好,對于他們這些武人來說,每日的清晨是練習武藝的最佳時間,豈不聞古人聞雞起舞,這還是有一定的道理.

他熟練地穿上一套灰白色的勁裝.隨後低頭注視著仍在熟睡中的妻子,須臾,他細心的為妻子蓋好被褥後,便提著一把畫戟走出了房門.

此時雖然尚早,但府邸早已人影綽綽,接連不斷的在府邸內走動,仆人們都起得很早.他們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要為主人准備好早上以及中午的食物.要趁主人沒有起床的時候打掃乾淨整座府邸,總之,但凡府中雜物,他們都必須每天按部就班的做一次,這就是他們作為仆人婢女的職責.

在此起彼伏的問候聲中,呂布提著畫戟健步走進了內院,內院是他專門練習武藝的地府,所以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被仆人打掃得干乾淨淨,不過有人比呂布更先到達.

後院內.只見馬超手持長槍舞得虎虎生威,每招每式都顯得如此的嫻熟,刺,挑,劈,斬,紮,點,攔,撥,槍花如萬朵梨花飛舞,無處不在,又如水銀瀉地,填滿整個後院.槍影綽綽.宛如青龍吐珠,蛟龍出水,端是變幻莫測,神化無窮.

呂布抱著雙臂,一聲不吭的看著馬超演練槍法,直到馬超舞完一套槍術.這才笑道:"槍法刁鑽毒辣,上下翻飛宛如萬朵梨花,鋒刃閃爍仿佛寒冰噬骨,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誰能創出如此凜冽的槍法!"

馬超的這套槍法和張繡的大相徑庭,但又各有不同,張繡的百鳥朝鳳槍講的是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槍法看似綿綿無力,但卻殺機重重,而馬超的槍法一開始就殺伐凌厲,每槍每式都刁鑽毒辣,宛如毒蛇吐信,強悍無比.

馬超先是行了一禮,然後斗志昂然的說:"叔父,我一直都很想挑戰你,不知今天有沒有這個機會!"

呂布走到落兵台上,將手中的方天畫戟插在上面,隨後又挑選了一杆長槍在手中掂量掂量,笑著說:"你在這里等我,不就是為了和我切磋?"

在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呂布只要呆在府中,每天早上都會到後院習武,馬超能打聽到這個情況也不奇怪,所以他便早早的等在後院,為的就是和呂布打一架.

馬超皺了皺眉:"叔父,你不用畫戟?"

呂布倒是不在乎這個,平靜的說道:"我看你的槍法雖然很嫻熟,但是仍有許多的破綻,咱們先比一下槍法,如果實在不行我在用戟,來吧,別婆婆媽媽的!"

馬超看呂布那副堅定的模樣,摸摸鼻頭,不再說話,長槍一擺樸實無華的直射呂布手腕,戰斗開始了.

呂布長槍彈起,同樣舉槍迎上,槍尖一觸即分,兩人眼神同時變化,第一擊只是禮貌,接下來才是正戲,馬超厲喝一聲,雙手持槍全力運勁,黑色長槍一分為二再分為三,演化成無數條槍影,鋪天蓋地籠罩向呂布的全身上下,呂布手里的銀槍一陣顫抖,立即卷起無數槍花迎上,雨打琵琶的輕鳴連珠響起,兩人一起退開.

呂布搖搖頭:"孟起,你還是拿出點新本事來,你這些老招數我都看得都一清二楚,這麼打下去毫無意義."

馬超一陣無奈,他和呂布一起上過戰場,在戰場上的時候他用過這套槍法殺敵,一般的強者都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如果見到某個人武藝超絕,他便會將對方的武藝套路熟記于心,然後在心中模擬拆解,以免日後為敵後被對手占了先機,還更有可能被別人斬殺.

而呂布就是這一類的強者,所以他記住了馬超的槍法,趙云的槍法,關羽的刀法,張飛的矛法,以及典韋和許褚的武藝套路,所以呂布現在和他們對陣,倒也不會耗費太多的功夫,倒是一些未知名的將領有著驚人的爆發力,就像當初的黃忠,如果呂布第一次與他對陣,恐怕也沒有能力取勝.

呂布皺皺眉,也不多說直接運動長槍,不停閃耀的銀色光華驀然盛開出一朵巨大的花朵攻向馬超,他不得不加大力度,馬超有心結還沒打開,打得有些束手束腳,不把他逼到一定程度估計永遠都無法面對.

果然,面對可怕的壓力,馬超忘掉呂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進入古井無波的忘我境界,黑色長槍劇烈的顫抖起來,雙龍出海突兀的使了出來,長槍瞬間攀上極速,兩道淡淡的黑影從他身側撲出,鑽進呂布銀槍帶來的絢麗槍花中,"叮叮"連響兩聲,呂布驚訝的面容出現在散開的槍花後,手臂有些顫抖,馬超這神來一招難得的都帶上了強烈的螺旋勁道,讓他吃了一虧.

馬超沒有停歇,長槍繼續保持一個高速,一條又一條黑影射向呂布,全無以往一發動就是聲勢驚人的模樣.

呂布長槍連挑架開馬超的連續進攻,心里驚訝有增無減,以他眼力接下第三槍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馬超的進攻全都是基礎槍技,只不過太高的速度使得他應付起來漸漸吃力,不能再這樣下去,下了決定的呂布低低沉喝一聲,銀槍速度驟增,也開始使用基本槍技.

兩人的對戰在持續,體力的下降使得槍速無法保持,馬超整個人仿佛從水里撈出來,衣物都已經濕透,手里的長槍還在不斷機械的發招,心中越來越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進步,終于在一聲興奮的長笑聲中點出的長槍收回轉為橫掃,滾滾槍影帶著雷霆之勢掃向呂布腰間.

呂布察覺到這一槍的可怕,只要掃中,不管哪個位置保證都會分為兩截,一時想不出對策,無奈下全力將銀槍插入地下一尺,人則躍起將槍身壓得彎曲再松手,強力反彈的槍身撞向馬超掃來的長槍.

"彭"和"喀嚓"兩聲先後響起,前一聲是黑色長槍和棕色長槍撞擊發出的巨大聲響,後一聲是兩把長槍斷裂的聲音,經過鄭渾加料處理的長槍不堪蹂躪,無奈的走到生命終點.當然,如果它們有命的話想必會齊聲控訴自己主人.

呂布冷視著手中段成兩截的長槍,自顧的說:"從我征戰沙場以來,還沒人能把握的武器折斷!"

他抬起頭來,臉上充滿笑意:"你是第一個!"

馬超很興奮,今天和呂布的對練,讓他的槍法更近一步,他終于明白呂布剛剛為什麼不用畫戟,原來是為了提升他的槍術,當下持槍拜謝道:"多謝叔父成全,敢問叔父,如今天下是否任我縱橫?"

呂布瞬間就收斂了笑意,正色著說:"天下之大,強者如云,除了我之外還有數不清的武將不是你能戰勝的!"

馬超急切的說:"請叔父示下!"

在他的心中,呂布是天下第一,如今他把天下第一的武器打斷,那自己不就是天下第二了嗎?聽到呂布說還有人是他不能擊敗的,當下不由得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呂布說:"黃忠將軍你打不過,還有張繡和他的師兄蜀中槍王張任以及他們兩個的師弟趙云,還有就是關羽,張飛以及曹操帳下的典韋,許褚,江東孫策也有虓虎之勇,他們都是萬人敵!"

他又接著說:"甘甯將軍,魏延將軍,周泰將軍,江東太史慈,丁奉,曹操帳下的夏侯淵,夏侯惇以及河北顏良文丑,他們都是一流的武將,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若你想斬殺他們,那無異于癡人說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李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