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七章 李文君  
   
第三百四十七章 李文君

馬超眼簾低垂,雙肩低聳,整個人顯得綿軟無力.呂布每每說出一個人名,他的心就像給刀子割一樣,他知道呂布不會無的放矢,被他說出來的人,武力恐怕都不在他之下,他本以為除了呂布之外,他就是天下最厲害的人,如今看來,他只不過是坐井觀天.

呂布繼續打擊著他的自信心:"孟起,自信是好事,但是過度的自信就是自負,我今天之所以給你說這些,就是怕你以後再戰場上小覷別人,從而導致吃虧甚至丟掉信命,我可不想玲琦年紀輕輕就沒了夫君!"

從他見到馬超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馬超是一個過分自大的人,所以為了他也為了呂玲琦,所以呂布才毫不掩飾的批評指正,那里管馬超受不受得了!

他說:"他們都是在沙場上征戰多年的悍將,而你才剛剛入世,等你磨礪幾年,或許能打敗他們也不一定!"

馬超緩緩抬起頭來,滿眼都是狂熱的光芒,恨不得立即去和呂布說的那些人一較高下,他說:"多謝叔父,今日你不僅教我槍法也教我如何做人,侄兒明白,日後我一定要和他們討教討教!"

呂布將手中的斷槍丟在地上,拍了拍雙手:"黃忠將軍他們都在我的帳下,明年出征的時候他們會來隴縣集結,到時候你可以和他們挨個對練,孟起,看來你真的大有進步,不過沒有武器繼續進行,不如試試拳腳如何?"

馬超聽到這個提議,咧嘴一笑:"叔父既然提出來,那侄兒只要恭敬不如從命!"

他從小就在山里長大,被師傅逼著扛鼎爬山,力氣都可以上山搏虎,下海擒蛟了,要說拳腳功夫,他倒也不懼呂布.

呂布也沒客氣,矮身一跺地面.身軀猛然撲上前,進入攻擊范圍右手抬手就是一拳,拳頭帶著猛烈的拳風砸向馬超胸口.空氣中傳出隱隱爆響,馬超臉色一變.同樣矮身前撲,以左手小手臂架上呂布攻來地拳頭,一接觸立即發勁崩開拳頭,右手從下方悄無聲息穿出.目標直指呂布小腹.

呂布右腿一抬,膝蓋迎上馬超攻來的拳頭.左手肘部猛然擊出直撲馬超頭部,馬超以左腿側踢架開呂布攻來的右腿,同時不得不把右手的攻擊方向改為抬高攔截呂布左肘.

"彭彭"幾聲連響,兩人纏在一起的身影退開,疾風暴雨般的攻擊讓那些過往的仆人都看得目眩神迷,無不駐足觀望.呂玲琦聽說父親和兄長在對練武藝,于是來不及洗漱便早早的前來觀摩,想在他們對練的時候學得一招半式.

馬超甩甩有些發麻地雙手,活動一下雙腳,苦笑著說道:"叔父厲害.本想仗著師傅教授的方法和叔父拼力氣,沒想到叔父更是略勝一籌!"

呂布面含笑容,輕松說道:"你的力氣亦非常人能敵."

馬超閉口不語,悶頭沖上展開猛烈進攻,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全身八個部位全都用上,行云流水般的攻擊讓所有看到這個場面的大將目瞪口呆,原來馬超還有保留,真正的實力現在才展現出來.

呂布不慌不忙沉著應戰,兩人地攻防速度越來越快.讓駐足觀望的仆人們都看不清楚,唯有呂玲琦看得一知半解.津津有味,險惡的交手比剛才使用武器還要驚險,稍有不慎就是一人重傷的結局.

交戰半晌呂布終于抓住一個機會,肩頭一沉.雙手齊出崩開馬超防禦圈,身體撞進馬超的懷里,忽然以腰胯部的扭轉力合全身之力把肩部向對方靠去.

馬超嚇了一跳,這招力氣之大,狠戾之絕,這一下撞實自己非躺上十天半月不可.兩手迅速合攏架在呂布肩上.這時呂布的力道正好爆發,兩下一接觸,"砰"的一聲巨響,馬超的身體象斷了線地風箏一樣飛出去,觀戰眾人的心猛然一震,這一擊的威力光聽聲音就夠可怕,不由為馬超擔心起來.

馬超飛出去的身體沒有失去平衡,雙足一落地就立即連續輕搓地面消去呂布肩部傳來的狂猛力道,饒是如此他也退出六步才讓身體穩定下來,就算他戰斗神經再強也禁不住冷汗直流:"叔父……"

呂布聳聳肩,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在戰場上,有時候我們的武器會因為各種原因可能會折斷,在沒有趁手的武器時,拳腳功夫便成了你生命的保障,今天算是讓你長個記性!"

呂玲琦撥開人群沖到馬超的跟前,一臉擔憂的看著馬超:"兄長,你有沒有事?沒有受傷吧!"

剛剛父親的那一下子著實嚇了他一跳,在看馬超馬超的身體象斷了線地風箏一樣飛出,她的心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

今天的呂玲琦沒有戎裝,她穿著終于,外面披著大裘,與以往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他笑了笑:"沒事,養幾天就好了!"

呂玲琦柳眉緊蹙,責怪著說:"還沒事,剛剛都飛出去了,和我父親比武,你是自討苦吃!"

她說完之後,又走到呂布身邊,嗔怪道:"父親,你干什麼,怎麼下手這麼重!"

呂布摸了摸鼻子,將薄唇一扭,並沒有說話.

呂玲琦跺了跺腳,抽身回到馬超的身旁,親自扶著馬超回到廂房,想必是去擦拭草藥去了.

呂布自感無趣,拍了拍身上的腳印,皺眉著說:"我被他踢了那麼多下,也沒見你心疼我!"

就在呂布准備回去換身衣服的時候,就見侍衛急沖沖的走了進來,對著呂布說:"主公,成廉將軍來了,好像又什麼急事!"

呂布說:"知道了,你叫他等我,我去去就來!"

"諾!"

侍衛恭恭敬敬的應了一聲,轉身再次跑出了內院.

成廉在廳堂沒有等多久,就見呂布走了進來,他看了成廉一眼,問道:"孝傑,有什麼事這麼著急!"

成廉搓了搓手,嘿嘿直笑:"主公,營中發生大事了,你還是回去看一下為好,因為這件事我們實在是處理不來!"

呂布在離開軍營的時候,已經叫高順全權處理大小事務,如果實在是遇到不能解決的才可以來找他,畢竟他難得享受到這種天倫之樂.

他疑惑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居然連伯平也不能解決?"

成廉搖了搖頭:"我也說不出來,主公還是自己親自去看看吧!"

呂布很不惜成廉這種賣關子的語氣,他瞪了成廉一眼,起身走出了廳堂,成廉聳了聳肩,急忙邁步跟上,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呂府,朝著城外的大營走去.

並州軍駐紮在城南,出了城門再行一個時辰便到了,呂布還沒有走到轅門就聽見了吵鬧聲,他扭頭不悅的按著成廉:"軍事重地,豈能再次大呼小叫,你是干什麼吃的!"

成廉委屈極了:"主公,這可不怪我,因為來人有點特殊,我們不好解決,所以這才把主公找回來!"

連高順都難以解決的人物,會是誰?呂布帶著滿肚子的疑竇快速朝著轅門走去,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吵鬧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大,似乎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轅門外,並州軍大大小小的將領簇擁成一團,將一個女子為在中央,試圖在解釋著什麼,可那女子卻不依不饒,仍在那里叫囂吶喊.

"叫他出來,否則我今天就不走了!"

張繡眉頭擰成了一團,不耐煩的說:"都說了在漢中,不信你可以去那里找他,軍營重地,豈容你大呼小叫?"

女子柳眉一挑,挺著胸膛逼近張繡,逼得張繡臉色漲紅,徐徐後退,那個女子說:"你們和他是袍澤,當然替他說話了,我勸你們還是快快把他叫出來,否則本小姐決不輕饒!"

高順黝黑的臉龐滿是肅然:"這位小姐,我勸你還是離開吧,否則別怪我無情!"

他要不是看在李家的面子上,早就把這女子亂棍打出,豈容她在此大呼小叫.

女子旁邊的婢女嚇得花容失色,被這麼一大群男人氣勢洶洶的圍著,就算是男人恐怕也會被嚇破膽,她悄悄的扯了扯女子的衣袂,苦著臉勸說:"小姐,咱們還是走吧!"

女子蕩開婢女的手,惡狠狠的說:"他把我丟在金城,自己卻跑了,我不走!"

高順深吸了一口氣,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下大手一揮,准備讓士卒將這個女子亂棍打出,就在他抬手的時候,就見呂布和成廉已經走到了轅門外,當下急忙抱拳行禮:"參見主公!"

眾將聽後,急忙抽身回視,見到呂布已經走到轅門,急忙一齊行禮:"參見主公!"

呂布點點頭,他注視著被眾將圍在中央的女子,驚咦了一聲:"李文君,你怎麼在這里?"

李文君,就是呂布在枝陽碼頭時被她當做水賊的李家大小姐,呂布對她的映像還是有的,畢竟在大漢,這樣的女子少之又少,自己的女兒算一個,黃舞蝶算半個,王異算一個,眼前的李文君算一個.

李文君見到呂布,急切著說:"文君參見溫侯,敢問溫侯,甘甯他現在在何處?"(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呂布和馬超(上)     下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