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八章 無題  
   
第三百四十八章 無題

PS: 靜靜真的不會寫感情方面的,指揮寫打仗,好無奈

找甘甯?呂布皺了皺眉頭,旋即大手一揮:"進帳說."

說完之後也不管李文君有沒有跟上,獨自負手朝著大帳走去.

李文君瞪了一眼周圍的將領,氣勢雄張地邁步跟上.留下一眾怒氣未消的並州將領,先前不讓她進大營,此刻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須臾,兩人前後走進大帳,呂布走到帥案之後席地而坐,目光注視著李文君,正色道:"軍營重地,豈容閑雜人等擅闖?況且你還是女子,若不是高順認識你,恐怕早就被人亂棍打出,記住,下不為例!"

李家和呂布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他每年的糧草輜重李家也是捐贈得最多的,因此呂布看在這層關系上,也不打算治李文君的罪,若是一般人擅闖軍事重地,呂布必定嚴懲不貸,這就是官場的潛規則.

李文君似乎也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是一般人和她說她或許不信,但呂布說出來她就不得不信了,當下點頭說:"溫侯寬宏,文君知錯了!"

呂布說:"你是來找甘甯將軍的?"

當年呂布和甘甯去枝陽與馬騰商討金城的歸屬問題,那時他們剛在枝陽碼頭靠岸,就被李文君率領家丁仆人團團圍住,非說他們是湟水的截江賊,甘甯一怒之下還和李文君打了一架,按理說兩人應該是冤家才對,他想不明白李文君為何不遠千里從金城跑到漢陽來找甘甯.

李文君抿了抿嘴唇,眼簾低垂,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他說等打完仗後回金城就向我父親提親,我好不容易等到大軍凱旋,卻被告知他不回金城了,所以……"

呂布聽完之後,低頭陷入沉思,這件事甘甯沒有和他談起過.如果甘甯說出來,他或許會考慮讓甘甯回金城一段時間,他想想就釋然了,恐怕李文君說的這件事是真的.只是甘甯一心想要組建水軍,一心以呂布的大業為重,不想被兒女私情所羈絆,可如果他不說出來,恐怕這輩子也沒有機會回金城了.

呂布思忖了半響.起身叫喚了一聲:"成廉!"

帳外先是傳來一陣騷動聲,隨後成廉就好像是被人猛地推了一下,一下子就撲進大帳,被摔了個狗啃泥,他連忙起身,尷尬的笑了笑:"參見主公!"

呂布見後,眉頭微微皺起,旋即邁步走到幕簾旁,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撩開了幕簾.只見帳外簇滿了並州軍大大小小的將領,他們看到呂布一臉的怒意.眾將急忙一哄而散,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呂布無奈的搖了搖頭,抽身對著成廉下令說:"派人把興霸給我回來,讓幼平暫代其職位!"

呂布這樣做並不是沒有道理,如果甘甯和李文君成親,那他和李家的關系似乎又拉近了一步,雖然這有利用甘甯的嫌疑,但兩人既然已經定下親事,他這麼做也是成全兩人不是.

成廉嘿嘿一笑:"末將領命!"

說完便一揮大氅,興高采烈地跑出了大帳.

待成廉走後.李文君起身拜謝道:"多謝溫侯成全!",只見她的臉早就已經紅透了,臉上除了眼睛和眉毛,其它部位全是紅的.就好像喝了很烈的酒一樣.

呂布說:"你到漢陽居住在何處?"

李文君說:"在隴縣有我們李家的府宅,溫侯不用擔心!"

李家是隴西豪族,在西涼每個繁華的城市幾乎都有著她們李家的商號,相應的也有府宅,所以他並不擔心沒有地方居住,更不用擔心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

呂布點點頭:"如此甚好.但你要記住,以後不要擅闖軍營,就算和甘甯成親了也不行!"

說完之後就轉身准備離去,就在他一只腳已經踏出帳外的時候又回頭補充了一句:"寫一封書信給成廉將軍,讓他派人前往枝陽送給你父親,以免他為你擔心,這次你肯定是自己跑出來的!"

李文君被人揪住了小辮子,當下尷尬不已,呂布說得不錯,這次她是瞞著家人偷偷跑出來的,因為她知道,甘甯這一走肯定不再回金城,所謂為了抓住自己的幸福,她不得不離家出走,不遠千里的從金城來到漢陽找甘甯.

李文君低聲說:"多謝溫侯,文君這就寫!"

呂布點點頭,提醒道:"寫完之後就趕緊離開,筆墨都在桌案上!",說完後邊撩開幕簾走出了大帳,掃了一眼還在偷聽的將領,呂布一揮衣袂,獨自朝著轅門外走去,臨走時還不忘補充一句:"沒有別的事別來煩我!"

待呂布走後,眾將立即簇擁城一團竊竊私語.

魏越說:"想不到興霸不僅做了太守,而且還抱得美人歸,真是豔福不淺!"

成廉附和道:"誰說不是呢,早知如此,當年我就力爭漢陽太守了!"

高順看著魏越肅然道:"當時你命都差點沒了,還在此談論女色,有時間多多練習武藝才是最要緊的!"

當年金城一戰,魏越身中十數刀,刀刀致命,要不是曹性護送他去長安尋求神醫救治,恐怕此刻早就變成了塚中枯骨.

魏越摸了摸鼻子:"伯平,聽你的意思你好像是要和我對練?"

高順負著雙手,一臉的正色:"赳赳武夫,敢不敢與我演練軍陣!"

誰都知道,高順的武藝在並州軍內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差,估計能在他們手上走個三四十回合左右,所以這一直都被魏越他們拿來調侃.

張繡也摻和進來:"將軍,你何時才娶妻啊?"

高順一揮戰袍,健步離開人群,頭也不回的說:"國家未定,談何娶妻生子!"

........

處理完李文君的事後,時間已經過了日中,呂布剛剛回到府邸,就聽見池塘邊傳來朗朗的讀書聲,聲音略顯稚嫩,是一個頑童,呂布笑了笑,轉身朝著讀書聲的方向走去.

嚴蕊正在石桌上教呂云和呂雯讀書認字,一旁的婢女則蹲再地上鼓搗著火爐,讓蕭瑟的涼亭有了一絲暖意,見到呂布正朝這麼走來,她們急忙起身行禮.

"夫人真有閑心!",呂布在很遠的地方就開口說了一句.

嚴蕊掩嘴一笑:"那是什麼閑心不閑心,功課要從小就抓起,當初玲琦就是抓晚了,以至于現在只知道舞槍弄棒!"

哪知嚴蕊的話音剛落,旁邊的呂雯一臉的委屈:"母親,孩兒不想寫字!"

嚴蕊摸了摸她頭,慈愛的說:"小孩子就要多讀書,好讀書,你不讀書能干嘛?難道像你大姐一樣成天就知道練武?"

呂雯很想說是,但看到母親眼里的嚴厲,她又不得不講話咽回肚里里,極不情願的趴在石桌上寫字讀書.

呂布已經坐在了石凳上,旁邊的婢女急忙端來一杯熱騰騰的茶水,呂布先是呷了一口,隨後才聽他說:"我已經想好了,以後每天早上就讓大虎和小虎到蔡大家那里識文斷字,中午由我教授他們無疑,晚上再到賈先生那里學習兵法韜略,一樣也不能落下!"

大虎小虎是呂雯和呂云的乳名,在起這個名字的時候,呂布是希望她們姐弟兩能像老虎一樣茁壯成長,成為名副其實的老虎,呂雯年長叫大虎,呂云稍小叫小虎,圖個親切.

嚴蕊似乎有點不同意:"大虎也要學?"

呂布點點頭,扭頭詢問呂雯:"你要不要學校武藝?"

既然呂玲琦已經開了學武的先河,呂布也不能委屈了小女兒,如果呂雯願意學,他也不會阻止,如果不願意那就另說了.

哪知呂雯聽後,想也不想的回答說:"我也想學!"

嚴蕊搖了搖頭,似乎有點無奈:"罷了罷了,你想學就去學吧,反正也沒人願意聽我的!"

見事情已經敲定,呂布也沒有耽擱,當下准備去蔡邕的府邸和他商量這個事情,誰知道他還沒有起身,就見貂蟬走進了涼亭.

"天氣較冷,你應該在屋里養著的,以免動了胎氣!",呂布將她扶坐下之後,開始喋喋不休的教訓貂蟬.

貂蟬柔媚一笑:"溫侯多慮了,我哪有那麼嬌貴!"

嚴蕊說:"夫君,咱們何不替貂蟬懷中的孩兒起個名字?"

哪想呂布卻這樣回答:"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呂蕩,如果是女孩就叫呂青禾!",說完之後他又吩咐了幾句,讓家眷們在涼亭待一段已經就回屋,不要受涼,隨後便轉身離開了涼亭,朝著府邸外走去.

呂布的府邸在隴縣西街,而蔡邕的府邸就在西街的拐角處,這是呂布送給蔡邕的府邸,如今書院已經上了正軌,沒有特別要緊的課程,蔡邕一般都會在家中練習書法,亦或者彈琴頌雅.

門童見到呂布大步前來,急忙上前躬身行禮:"小的參見溫侯!"

呂布說:"蔡大家可在府中?",因為蔡邕平時都操持著書院,呂布也不敢肯定他在不在府中,因此才有這麼一問.

門童說:"我家老爺正在府中會客,溫侯請隨我來!"

呂布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襟,在門童的帶領下邁進了蔡邕府邸.(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李文君     下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青梅煮酒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