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四十九章 青梅煮酒論英雄  
   
第三百四十九章 青梅煮酒論英雄

呂布送給蔡邕的府邸確實富麗堂皇,蔡府的正廳大約有五米之高,紅木為柱,青石為階,角瓦為頂,懸梁脊正,院中草木繁多,顯得特別的清雅別致,端莊秀麗,頗為隨和與清靜之意.

呂布在門童的引領下來到蔡府的後院,還未走進,就聽見院中傳來一陣婉轉的琴瑟之聲以及一陣爽朗的笑聲,想必蔡邕和他的客人相談甚歡吧.

門童引路到此便轉身離開,呂布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袂後,便邁步踏進了院中,只見蔡琰正在亭中專心致志的彈琴,那婉轉的琴瑟之音便是從她手中傳出,向里則是蔡邕和沮授把酒言歡.

沮授眼睛很尖,他看到呂布正朝這邊走來,對著蔡邕說:"伯喈先生,有客人到了"

蔡邕放下手中的酒樽,扭頭看了過去,見到來人是呂布,他急忙放下手中的酒樽,起身在亭外恭候.沮授亦跟隨蔡邕起身在亭外恭候.

呂布說:"伯喈先生和公與先生真是閑情雅致"

蔡琰聽到呂布聲音,心中突然一陣慌亂,她的心一亂,琴色也就跟著亂了起來,蔡邕知道蔡琰已經方寸大亂,他扭頭看了蔡琰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眼里寫滿了苦澀.

呂布走進涼亭,看到准備起身行禮的蔡琰,他急忙勸阻:"昭姬不用多禮"

蔡琰眼簾低垂,雖然呂布說不讓她行禮,但她還是緩緩起身,對著呂布行禮說:"昭姬參見溫侯",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呂布了,好像有一年或者更久,從黃舞蝶成親開始,她就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呂布有點無奈,他沉默了良久,這才還了一禮:"有禮"

蔡琰又低了低身子,粉唇輕啟.吐氣如蘭:"溫侯,父親,公與先生,昭姬先行告退",她其實很想留下來為呂布彈奏一曲,只是留下來越久她的心就會越痛,所以她還是離開為好.

蔡邕看著懷抱琴瑟離去的女兒.在心中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是蔡琰的父親.蔡琰的心意他如何不懂,只是郎無情妾有意,恐怕她和呂布此生有緣無份,自從呂布將她從異族手中救起的後,那時的蔡琰心里就已經起了變化,蔡邕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蔡邕收了收心神,對著呂布拱手道:"不知奉先今日前來所謂何事"

蔡邕不是呂布的臣,呂布也不是蔡邕的主公,所以他和呂布相見.一直都是叫呂布的字,而且呂布早有過吩咐,沒人的時候蔡邕可以直呼他的字,圖個親切.

呂布展顏一笑:"還真有一點事,沒想到公與先生也在"

沮授說:"在下聽聞蔡大家落腳在此,隔三差五就會前來請教蔡大家經學,只是溫侯公務繁忙.沒有注意到罷了"

呂布的確很忙,張郃和潘鳳都決定留在並州軍中任職,只有他還猶豫不決,起初還以為呂布會來找他談談天下大勢,沒想到呂布一回到隴縣便呆在家中,別說來找他.就連一聲問候也沒有,所以他說起話來冷冷的,絲毫沒有一絲喜悅.

蔡邕很想笑,他和沮授交談的這幾天,大概知道了沮授心中的想法,沮授在隴縣待的這個月期間,已經在隴縣周圍調查了一段時間.見到方圓百里內的百姓豐衣足食,路不拾遺,晚上夜不閉戶,一副大同社會的景象,他早就有意投到呂布帳下,只是呂布把他放在驛館不管不顧.

呂布聽出了沮授話語中的冷意,他很尷尬,一時竟不知道如何開口,說真的,他已經快把沮授給忘了,要不是今天來找蔡邕,恐怕他早就忘這個人.

蔡邕急忙出來暖場,對著呂布說:"今日煮酒正熟,奉先何不與我們一起濁酒一杯,至于你說的事,咱們喝完再談如何"

蔡邕知道沮授的才能,他希望沮授能留下來幫助呂布,這個月呂布將他冷落,雖然他是事外人,但也看出沮授已經有了離去之意,他本來想去提醒呂布的,不想呂布今天竟然親自前來,當下急忙撇開話題,邀請呂布一同青梅煮酒.

呂布對著沮授說:"不知公與先生意下如何"

沮授想了想,抬眼看著呂布說:"既然伯喈先生和溫侯誠邀,公與不敢不從"

三人互相見禮之後,一齊走進涼亭,石桌上早已經設置了酒俎,盤置青梅,一樽煮酒,三人對坐,開始互相敬酒,你一杯來我一碗,不到大半個時辰的功夫,三人都隱隱有一點醉意,忽然,天空中陰云漠漠,驟雨將至,一旁的蔡邕不由得抬頭看了看,須臾,他指著天空中笑道:"你們且看那空中是何物"

呂布和沮授順著蔡邕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天空一陣昏暗,獨有一處是明亮的,那明亮的地方盤盤繞繞,形似一條叱咤風云的巨龍,看起來好不凶猛.

沮授呷了一口溫酒,將手中的酒爵放在石凳上,笑問:"溫侯知道龍是如何變化的"

龍是如何變化的呂布沒見過龍,他回答不上沮授的問題,于是回答說:"在下知識淺薄,不知道龍是如何變化的,還請先生示下"

沮授揮了揮手衣袂,他先是起身給呂布倒了一杯酒,然後是蔡邕,最後才是他自己,他一遍倒酒一遍說:"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的時候興云吐霧,小的時候隱介藏形,升起來的時候騰飛于宇宙之間,隱的時候潛伏于波濤之內,如今是深秋,龍可趁機變化,就好像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做當世的英雄,俗語說:時勢造英雄,周末有始皇,秦末有項羽高祖,如今大漢石壁凋零,溫侯征戰四方,見識很廣,肯定認識大漢四方豪傑英雄,可否請溫侯指出來"

這個問題到難到呂布了,他呷了一口酒,試著說了一句:"淮南袁術算不算英雄"

沮授聞言,嗤

之以鼻道:"恐怕不久就要變成塚中枯骨了,談不上英雄,算得上是狗熊"

呂布搖了搖頭,又說道:"河北袁紹,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布四海,如今坐擁四州,麾下百萬雄兵戰將千員,部下能干大事的人極多,可算得上英雄"

誰知沮授撫髯一笑,毫不客氣的說:"袁紹色厲膽薄,好謀無斷,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哪算什麼英雄,你看吧,再過不久他必敗在曹操的手上"

呂布聽後,斟酌了一番後說道:"有一個人名稱八駿,威震九州,荊州刺史劉表算得上英雄了吧"

沮授還是搖了搖頭:"劉表有名無實,荊州地大物博,民殷國富,但他不思進取,只想守住荊州家業,就像一條風燭殘年的老狗,只想守住自己的那半塊狗窩罷了,算什麼英雄恐怕連袁術都不如"

呂布想不到沮授言辭居然如此的犀利,當下又說道:"有一人血氣方剛,江東領袖孫策可算得上英雄"

沮授輕輕的將一顆青梅放到酒爐里,攪拌了一番後才說:"籍父孫堅之名,算不得英雄,只算得一只發育不全的小老虎"

呂布真的累了,他有點無奈的說:"劉璋如何他秉承父業,可仿效高祖成就大業"

沮授撫掌大笑:"劉璋雖然是漢室宗親,但卻是一個碌碌無為之輩,不久就會被溫侯所擒,恐怕連西川都守不住了吧"

呂布說:"既然如此,我實在不知道誰是英雄,誰能入得了先生的發眼"

沮授點了點頭,一撫胡髯,朗聲說道:"英雄,必須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

呂布笑了,他親自給沮授倒了一杯酒,問道:"以先生之見,這天下誰才是真正的英雄"

呂布和沮授的對話很快,蔡邕差一點沒有跟得上節奏,聽到呂布詢問誰是英雄的時,他也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沮授,很期待沮授口中所說的英雄到底是誰.

沮授的臉瞬間變得肅然,他說:"如今天下能算得上英雄的只有三個人"

蔡邕驚咦了一聲,急切的詢問:"不知是那三人"

沮授故作神秘的一笑,他呷了一杯酒後才緩緩的說道:"曹操,劉備,還有就是溫侯"

呂布聞言,吃了一驚,過了好久才回過神來,他連忙搖了搖頭:"我算得上什麼英雄,如果說曹操和劉備,我或許同意先生的看法"

沮授反駁道:"其實不然,溫侯在識人方面有著非凡的見識,賈詡,鄭渾,陳宮,程昱,他們四個人當初只不過是管糧草的從事,還有縣令以及寒門士子,溫侯卻委以重職,以至于獲得如今的成就,再說武將,溫侯帳下有賊首也有草莽,可他們個個都不是泛泛之輩,例如錦帆賊甘甯,巴陵賊周泰,白波賊徐晃等"

呂布仍然不承認,當下接著說:"就算我有識人的本領,那也算不得英雄吧"

沮授回答道:"那好,今日在下就好好說一下,溫侯如何稱得上英雄,如有得罪,還望溫侯見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上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無題     下篇:第三百五十章 甘甯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