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成都  
   
第三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成都

益州的春季雨水充沛,連綿不斷的春雨像任性的小孩一般反複無常,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天空剛剛放晴了半個小時,天空忽然又變得烏云密布,雨點像豆子一般從天空變本加厲的灑下來,敲得房頂上的瓦片噼里啪啦響個不停.

刺史府內,劉璋見到張松領命而去,又把目光投向武將一列,說道:"誰也願意統帥大軍前去江油禦敵?"

自古川蜀民殷國富,孕育了不少英雄豪傑,其中就以西川四將最為突出,分別是泠苞,劉璝,張任,鄧賢,張任現在駐紮在劍閣,准備抵禦漢中的魏延和甘甯,現在留在成都的只剩下泠苞,劉璝,鄧賢,其余的還有楊懷,吳蘭,秦宓,鄧芝,呂凱,張肅,龐義等將,他們都是西川久負盛名的悍將,當年劉焉之所以取得西川,都離開不開他們的能征善戰.

劉璋的話音剛落,鄧賢,冷苞雙雙出列,對著主位上的劉璋拱手說道:"啟稟主公,末將願意領軍前往江油,抵禦呂布大軍!"

他們身後的呂凱,鄧芝,吳蘭,楊懷也跟著走出隊列,對著劉璋說:"我等願意跟隨二位將軍隨軍出征!"

劉璋大喜,起身說道:"壯哉,有諸位將軍在此,我又何懼呂布?冷苞,鄧賢聽令!"

"末將在此!"

冷苞鄧賢同聲應諾.

劉璋拿起桌案上的印綬,走下前來遞給冷苞:"令冷苞將軍為都督,鄧賢將軍為副都督,令你二人率領十萬大軍及呂凱,鄧芝,吳蘭,楊懷四將前去江油迎敵,讓西涼軍嘗嘗咱們蜀軍的厲害!"

冷苞恭敬的接過魚鱗兵符,與身後的諸將齊齊喝道:"末將定然不辱使命.凱旋歸來!"

時間緊促,冷苞及其眾將沒有等道聚議散去,便健步走出益州刺史府,他們先在東南西北的甕城內點齊兵將,再到附近郡縣調取兵馬,于第二日凌晨彙聚了十萬大軍.隨著一陣悠揚的號角響起,十萬蜀軍在冷苞等將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殺出成都,向著益州北方重鎮江油逶迤而去.

夜已深,華燈初上,照得趙韙的府邸如同白晝.

"劉璋若自以為防得住外勢,便能安心,殊不知變生肘腋,他把成都城門關上不准進出,反而方便咱們行事." 趙韙舉著酒杯.語氣躊躇滿志:"如今呂布快要打進來了,時間已經差不多成熟,是時候給劉璋來一個釜底抽薪了,以報某今日羞辱之仇!"

龐樂,李異,孟達等人面露欽佩之色,他們之前以為呂布不會太早打進來,卻沒料到他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再次出兵,這其中肯定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推動著這一切.不過這正合趙韙之意,呂布一動.武陽,梓潼,雒,趙韙在這三個地方或實或虛地落子,一下子調空了成都的防衛力量.

如今龐羲被羈絆在巴西,張任困在汝南,徐靖,李嚴趕往巴東,成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虛.這座城市最柔軟的腹部已經袒露出來,而鋒利的長矛已經架好了位置,只需要輕輕地一刺,趙韙就可以完完全全掌控成都及其廣漢,迎接呂布入蜀.必等重用,這些都是他和呂布商量好的.

早在兩年之前,呂布的細作就已經打入西蜀,他們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聯絡西蜀的東州士林,只要西蜀的東州士林願意幫助呂布坐上益州之主的位置,事成之後不吝封賞,孟達是扶風人,他不僅是法正的同鄉,亦是法正的好友,所以呂布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法正第一個想到了他,因此派人三言兩語就把孟達給俘獲了.

法正說動了孟達,孟達說動了龐義,龐義說動了龐樂,龐樂和李異趙韙的心腹愛將,他們傳達了呂布的細想後,迅速得到了趙韙肯定,因此他早在劉焉病重的時候就開始謀劃著這件事,如今的西川,除了冷苞和張任帶出去的十五萬兵馬,剩下的五萬精兵全部掌握在他的手中,其中最為致命的還是駐紮在雒的龐樂所部.

"今夜步出斗室,今日就改旗易幟!"

趙韙掃視了一圈身邊的同僚,他們每一個人都流露出狂熱的神情,這是一種源自于緊張的興奮,更是大業將成的陶醉,他們猛地把酒杯摔在地上,高高舉起了手臂:"成就大業,在此一舉!"

......

吳懿身高九尺,膀大腰圓,為人高亢強勁,他因為說話得罪了劉璋,前段時間被劉璋下獄,直到最近一段時間才被放出來.

吳懿一路走到劉璋的府邸,按照規矩,此地已屬于禁中范圍,該由劉璋的侍衛設圍,劉家的人都回避出去.吳懿一踏進去,看到數名宿衛正斜靠在廊下,與一個青年人投著骰子.

"咳咳!"吳懿忽然高聲咳嗽了幾聲.

吳懿的聲音渾厚,那些宿衛驚得慌忙的站了起來,甚至還顧不上拿起兵器.吳懿沉著臉走到他們跟前,仔細的端詳年輕人的面孔,年輕人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將軍!"

"大公子,你以後要承接主公大業的,怎能如此!"吳懿的口氣有些痛惜.

劉循是劉璋的長子,和他父親一樣溫仁,相比于二公子劉閘,他身上或多或少缺乏一些威嚴,這一直是蜀中一些老將擔憂的事情,畢竟軍隊尊重強者,鄙視弱者,劉閘以前都在跟隨張任習武,雖然張任如今不再劍閣,但劉閘幾乎每天都會刻苦學習武藝,而這劉循現在居然在禁中聚賭,實在太不像話,若不是劉璋正在等候,他真想好好訓斥一下這個愣頭青.

吳懿環顧了一圈,發覺今天在府中的宿衛似乎多了些,人影憧憧,而且似乎里面還有許多禁衛軍的面孔,眉頭不自然地皺了起來,禁中賭博,尚只是品性不良,若劉循驟得大權,不知輕重,擅動重兵炫耀,就是嚴重的政治問題了.

劉循看出了吳懿的疑惑,笑眯眯的解釋道:"吳將軍,這是父親的意思!"

對于這個說辭,吳懿未置可否,只是叮囑道:"大公子要多多學習經學武藝,不要過于怠慢!"

劉循連連點頭.

吳懿拍了怕劉循的肩膀,隨後邁入正堂,劉循回身大手一揮,興味索然的宿衛們散開來,重新站回崗位上,把劉璋居住的房子圍得水泄不通,但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這些護衛涇渭分明,老宿衛在一邊,新編進來的心宿衛是另一邊,兩邊彼此都不理睬.

與此同時,孟達已經在成都城南的甕城內完成了初步的集結.

此時的成都城內,有四支比較強大的兵馬:孟達的四百人部曲,劉璋的三百禁衛營,宿衛兩百人以及其子劉循的五十名騎兵,其他各個官員的官邸里還有一些護院或者私兵,加到一起也有不少人,但是太過分散,不用計算在內.

表面上,劉璋手里掌握著至少一千人的兵力,對趙韙孟達的四百人綽綽有余,可實際上,他們最大的一部分已然倒向趙韙,此時成都城內的軍力對比,實際上是趙韙的九百人人對劉璋的五百人,更何況劉璋的禁衛軍分散在成都各處,攏不到一起捏不成拳頭.

按照趙韙的計劃,孟達的部署要在傍晚前集結完畢,日落之後,全隊沿北街一路向北,直殺向位于成都北側的禁衛軍,只要控制住禁衛軍,成都就等于失去一半的力量.

就在孟達圍剿禁衛軍的同時,龐樂手持進來趕往四門,盡快控制城門,劉璋命令四門緊閉,反而幫了龐樂的大忙,兵變一發動,守城士兵更是不敢擅自開城,于是沒有人能在短時間內離開成都,可以盡快掌握成都,將劉璋圍在刺史府內.

李異率領禁衛大部和趙韙豢養的十幾名游俠,趕往城西甕城,那里是禁衛軍另外一部的駐地,有蜀中大將張翼統率,有鑒于張翼和他的禁衛軍戰斗力強悍,他們會圍而不殲,等孟達掃平城內殘敵後趕來在攻進去,以眾擊寡.

至于趙韙,則會和雍涼系的官員們直接趕往劉璋府邸,等到大局底定之時,他們會迎劉璋最小的兒子劉閘做益州之主,屆時大局一定,他們將調龐義在梓潼的五萬大軍駐防成都,憑著成都城堅守一個月,靜待呂布大軍的到來.

作為整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孟達能否集結部隊,是行動的關鍵,他們名義上屬于衛隊,被分割城幾十個小組分散在成都各處,孟達為了把他們聚攏大一起而而不至于引起荊州一派的疑心,以發響為名義,要求他們去南邊甕城統一領取.

結果他的部屬集結速度比預想要慢,眼看著洛陽要落山了,才湊了五百人不到,為了避免引起注意,他們沒有去武庫領取兵戈,大部分人穿著粗布麻衣,手里的武器也只是城防用的木槍,短刀不過數十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張松出使荊州     下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成都亂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