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圈  
   
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圈

孟達傳下命令,麾下的人馬立刻跟隨著他,朝著刺史府跑去,這時候,他身邊的一名親衛忽然心生警兆,趴下身子把耳朵貼在路面,然後抬起頭對孟達說道:"將軍,似乎有大隊騎兵朝這邊逼近!"

"胡說,那里來的騎兵?縱然是宿衛的百騎殺來,斷然也無如此的聲勢!"

"是從北面朱雀門那邊傳來的!"那侍衛急忙說.…頂點小說,

孟達皺起眉頭,宿衛營正北是朱雀門,位于北街最北端,若有騎兵疾馳,鄙視通過朱雀門直直南下,按照計劃,朱雀門應該已經被龐樂控制,他抬頭望去,發現北方門的衛燈確實換成了火把,說明龐樂已經得手,心中疑慮重重,

劉璋軍隊的動向,除了四將之外,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距離成都最近的就是龐義部,如今駐紮在雒縣和梓潼,斷然趕不回來,其他部隊離得更遠,況且龐義還是他們的人,孟達還在凌晨以巡邏的名義,帶著人在成都城周圍轉了一圈,未發現任和有蜀軍返回的跡象.

這一支騎兵,究竟是從哪里鑽出來的.

遠處的馬蹄聲越來越近,勢如奔雷,時間已經不容孟達思考,他的主力部隊仍在簇擁在禁衛軍外面的大道上,沒有任何抗擊沖擊的准備,孟達情急之下,沖到道路中間,揮舞著手中的樸刀吼道:"快閃開,閃開,我們中計了!"

士兵們聽到他的命令,紛紛轉身,有的左轉,有的右閃,一時間隊形變得更加的混亂,須臾.馬蹄聲驟然大了起來,黑暗中突然躍出密密麻麻的騎兵,高大健碩的馬身挾著雷霆萬鈞只勢狠狠地撞向孟達的隊列,就像一記重拳狠狠砸在了腰眼上.

只是短短一瞬間,就有十幾名士兵被生生撞飛,悶哼著摔在地上或牆上.整條街道頓時大亂,徒然受到沖擊的步兵們一下子腦袋全蒙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大部分人要麼愣愣地站在原地,要麼憑著直覺朝兩側閃避.

完成第一次突擊的騎兵們伏在馬背上,雙腿夾緊馬肚子,將長矛斜著搠了出去,借助著奔馬的速度,將那些僥幸向兩側閃避的士兵挑中.蓬起無數朵妖豔的血花.

一名士兵被一匹戰馬撞翻在地,疼得雙眼直冒金星,他支起胳膊剛要起身,就被一根矛頭挑起到半空,直到戰矛承受不了重量"磕巴"一聲折斷,他這才重新跌落到地面,隨即被密密麻麻的馬蹄踩斷了脊背,然後是殘肢.最後變成了一堆肉渣,此時此景.慘不忍睹,讓人看後無不汗毛倒豎,膽戰心驚.

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這條大街本來就不算寬廣,一大群驚慌失措的步兵再加上源源不斷的騎兵,更顯得擁擠不堪.騎兵們似乎無窮無盡,前隊剛剛沖破陣列,後隊又接踵而至,慘叫聲和馬踏骨裂的聲音混雜在一處,青石路面塗滿了鮮血,內髒,尿液與腦漿.

敵人的指揮官似乎沒打算采取什麼戰術.單純要憑借騎兵的沖擊力來講這支部隊反複踐踏,也對,如此狹小的空間,縱然是霸王在生,亦是難以抵擋如此猛烈的沖擊.

"他奶奶的,退開兩側,結陣舉矛!"孟達一刀將一名騎兵砍翻在地,隨後聲嘶力竭地咆哮道,這是城中,不是平原,街道狹窄,騎兵的優勢施展不開,如果把現有的兵力組織起來,依靠步兵在城內的靈活優勢抵抗,未必不能一戰.

可惜在混亂之中,已經沒有人能聽到他的聲音,這里大部分士兵並不知道自己叛亂的原因,有些人甚至是被挾裹而來的,盲從之人必有茫然之處,所以在遭遇挫折之後,士氣下降得驚人,可以用飛流直下三千尺來形容,在騎兵接觸的一瞬間,這些臨時招募來的士兵已經到了奔潰的邊緣,有人扔掉武器,轉身就跑,只恨爹娘沒有給他多生兩條腿;有人索性一屁股癱軟在地,聲嘶力竭地慘嚎,發了瘋一般扯著自己的頭發;甚至有人拼命的翻越街道兩旁的圍牆,試圖躲到房屋里去.

這隊騎兵大概是接到了死命令,從進入朱雀門開始就已經直線加速,把整條南街當成了遼原曠野,這些瘋狂的騎卒完全不顧大街低矮的房簷,只是一味的催促坐騎狂奔,就像一列列風馳電掣的小型火車,一場橫沖直撞下來,有不止一名騎卒被旁邊的房簷掛倒.後面的人絲毫沒有減速的意圖,就這樣踏過自己袍澤的身軀,一往無前.

騎兵肆無忌憚地沖刷著街道,唯一還抵抗中的,只有孟達和他為數不多的侍衛悍卒,可惜混亂之中,這點力量實在是微不足道,孟達親眼看到自己的侍衛被鐵矛挑得開膛破肚,矛頭上海掛著一截斷腸,晃晃悠悠,好似風中搖擺不定的柳枝.

孟達被氣的三尸暴跳,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威,他看到一名騎兵風馳電掣而來,低頭堪堪躲過騎兵的長矛,矮身揮出勢如雷霆的一刀,寒光一閃,一匹健壯的戰馬被他從前蹄齊刷刷的斬向後蹄,整整齊齊的,好像是被切割刀按比列切割的一樣,好不嚇人.

馬匹哀鳴一聲,倒在地上,不停的蠕動著斷肢想要起身,可惜那都是無用功,因為它已經沒有了四蹄,而馬匹上的那名騎兵在落地的瞬間以手撐地,恢複了平衡,可惜為時已晚,孟達的樸刀已經遞到他的面門,只聽一聲"噗嗤",他的咽喉就已經被刀鋒洞穿.

孟達殺掉那名騎兵之後,顧不得擦拭臉上的鮮血,轉身跑到一座民房前,三下五除二的將大門劈砍在地,隨後單臂高高舉起,口中發出一聲如同猛虎一般的咆哮,猛地向那些馳騁而來的騎兵扔去.

伴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墜馬響,五六名騎兵瞬間就被飛來的門板砸翻在地,他們身後的騎兵提缰不住,紛紛被前面的戰馬絆倒在地,隨著跌倒的戰馬越來越多,這條大街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堆滿了橫七豎八的戰馬,就好像一座雄偉的堤壩,阻擋住了如潮水一般洶湧而來的騎兵.

"下馬!"見到街道被堵,街道左右街口的裨將同時大吼一聲,下令騎兵下馬,准備步戰.

隨著裨將一聲令下,數以千計的騎兵紛紛翻身下馬,抽出腰間的環首刀,高舉著沖向孟達及其部眾.

"事情有變,必須趕緊向趙大人彙報!"

孟達搶得一匹戰馬,試圖從這片慘烈的混亂中脫身,戰馬徒然換了主人,不滿的尥起蹶子,孟達二話不說,一刀砍在了戰馬的馬臀上,戰馬驟然吃痛,一下子越過地面上滾動的尸體和血水,殺散擋路的蜀軍,鑽入一條狹窄的巷道,消失在黑暗里,在石路上留下一長串帶血的馬蹄印.

他不得不舍棄這些部屬,為了成大事,他不得不棄車保帥,而且他還在猜想,如果所料不差,這些部隊的存在與否,已經意義不大.

失去了孟達的士兵們更加驚慌失措,盡管此時已經沒有了騎兵的沖擊,但他們即將面對的將是如潮水般洶湧而來的蜀軍,剛剛騎兵的反複踐踏,已經抽光了他們身體里的力氣,看著一個個如狼似虎的蜀軍,他們的士氣已經跌落到低谷,局面已經從擊潰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他們就好像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眼睛里寫滿了絕望之色.

趙韙仰望著刺史府的殿門,上面漆黑一片,似乎無人值守,他讓隨從喊守衛司馬打開殿門,可是半天都沒有人回應,正當他心中疑惑的時候,兩個東西從城頭被人拋落下來,骨碌碌的滾了幾圈,恰好停在了他的腳下.

趙韙心中覺得有些不妙,他親自提著燈籠俯身去看,發現那是兩枚血淋淋的人頭,人頭的面孔很熟悉.

"龐樂,龐義?"半響,趙韙回過神來,他的身體朝後退了一步,臉色瞬間變得異常的慘白,手里的燈籠劇烈的顫抖著,里面的蠟燭視乎站不住了.

城頭驟然燈火大起,盔甲鏗鏘,一下子湧出來幾十個人影,接著城頭的火光,趙韙看清了其中一個人的臉.

"張翼,果然是你……"

張翼居高臨下的問道:"趙大人深夜不歸府邸休憩,漏夜在此不知有何事?"

趙韙仰頭喊道,衣袂一拂,儼然一股浩然正氣:"張翼,何必惺惺作態?如今劉璋大勢已去,你何不與我一起歸順呂布?"

他的話音剛落,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他心中一喜,轉頭望去.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沖出重圍的孟達,而且只有他單身一人一騎,盔甲都被鮮血染得通紅.

"趙大人……",孟達在馬上大喊:"龐義的騎兵進城了!"

趙韙沒有明白他的含義,龐義的騎兵進城?龐義的人頭在這里,如何進城?可再仔細思忖,面色立刻變得凝重起來,孟達身上的血汙,龐義軍進城,龐義的人頭,他宦海沉浮這麼多年,這些散碎的跡象表明,他們似乎已經陷入了一個極大的陰謀圈子里.

孟達此時已經翻身下馬,他正欲靠近趙韙,卻不防城頭跳下一個人來,持刀傲然而立,擋在了孟達的跟前:"孟達將軍,我早就想和你切磋一下了!"

"是你?你沒有去江油."孟達指著那員大將失聲吼道.

冷苞說:"鄧賢和我的替身先去,等殺光你們這些叛賊我在出發不遲!"

話音剛落,縱身一躍,兜頭一刀斬向孟達.(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成都亂夜     下篇:第三百五十八章 成都政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