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五十八章 成都政變(終)  
   
第三百五十八章 成都政變(終)

孟達正欲靠近趙韙,忽然就從城頭上跳下一人,只見那人身高八尺,面色紅紫,虎目圓睜,左手提刀,右手攥槍,堪堪擋在了他的面前:"孟達將軍,某早就想與你切磋一下!"

孟達勒住缰繩,望著眼前這位一臉怒相的男子,有點驚訝的問道:"你沒有離開成都!"

冷苞說:"鄧賢先領軍先去,某待殺光了反賊再去不遲!",他說完後,用刀在腳下畫出一條筆直的長線.○

這是武者的邀戰,孟達知道多說無益,便從容下馬,他先是退後一步,手中幾十斤的樸刀畫了一個圓圈,抱元守一,沉聲道:"那某今日便會會冷苞將軍!"

冷苞也不答話,手中刀槍挾帶著風聲橫掃而來,手中盤刀由左響右,兜頭斬來,一杆短槍由右向左,旋刺咽喉,孟達手中大刀滴溜溜的旋轉,猶如風車一般,上下攔截.

只聽得一聲尖銳的金鐵交擊之聲響起,震得人耳膜嗡嗡作響,就好像無數只蜜蜂在耳邊橫沖直撞一般,兩人同時各退一步,各自誇贊對方好身手,彼此卻再也不敢輕視對方.

當下各自施展武藝,使出渾身解數厮殺在一起,刀來槍往,寒光閃爍,兩人從南殺到北,從北殺到西,步走龍蛇,動如豺豹,踩踏得青石地板噠噠作響,直叫人看得是眼花繚亂,高聲喝彩.

冷苞乃是西川悍將,久負盛名,他左手提刀,右手攥槍,長槍猶如白虹貫日,盤刀好似狂風驟雨.縱然孟達亦非等閑之輩,當下也被他殺得連連後退,披頭散發.

"媽的,拼了!",局勢對自己不利,孟達口中爆發出猛虎一般的咆哮.雙腿猛地一瞪,身體登時飛入半空,樸刀對著冷苞劈頭蓋臉的就是一刀.

冷苞不敢硬抗,收住攻勢,側身散躲.

孟達一刀落空,重重的劈在青石板上,磕得火星四濺,石屑亂飛.

冷苞趁機挺槍刺向孟達的咽喉,快如閃電.疾如雷霆.

孟達有心提刀招架卻已經來不及,情急之下慌忙丟下樸刀,就地一滾,方才躲過冷苞這毒蛇般的一槍.

"恐怕今日難以保全了!"

沒想到冷苞的武藝如此了得,孟達心中暗叫不妙,只是容不得他分神半點,那邊的冷苞就已經猶如追魂無常一般撲了上來,"唰"的一聲.盤刀帶著寒光割向孟達的咽喉.

孟達急忙抽出腰間的佩劍格擋,卻不料這是冷苞的虛晃一刀.吃了冷苞這一晃,孟達頓時將身子安全暴露在了冷苞的槍下,空當大開!

"吃我一槍!"

冷苞一聲低吼,左手短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刺出.

"噗嗤,噗嗤......"連續幾聲槍頭刺身體的脆響,電光火石之間.孟達的胸口處就已經被冷苞搠了幾個血窟窿,猩紅的鮮血順著短槍汨汨的滴在青石板上,孟達頓時感覺眼睛一黑,渾身再也使不上力氣.

就在他身體半蹲半立之際,冷苞手中盤刀再次揮出.寒光一閃,鮮血飛濺,一顆人頭再次被他梟落在地,骨碌碌的在地上滾了幾圈方才停下,而孟達的無頭尸體也隨之轟然倒地.

趙韙的身體震顫了一下,隨即連連後退,須臾,他面色慘白的揚起頭,表情開始變得異常的扭曲:"張翼,你果然有膽子,竟然敢走出這步險棋!"

城頭上的火把飄搖,張翼的表情看起來飄忽不定,面對趙韙的質疑,他沒有回答,而是伸出手,將手里的竹簡投下城去,朗聲道:"你自己看吧!"

趙韙的肩膀微微顫抖,從看到龐義的人頭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計劃奔潰了,但身為一名士林重臣,不容許他在敵人面前失儀,他俯身從地上撿起竹簡,展卷,里面無非是一些陳詞濫調,但讓他分外震驚的是,落款蓋得印綬上,赫然蓋的是劉焉的印璽.

劉焉的印綬?

劉焉早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駕鶴西去,只怕如今已經變成了塚中枯骨,一個死人怎麼可能抒寫這份討賊檄文,這一定是另有他人假借他的印綬封泥的,不,不是別人假借的,而是他在世的時候就已經擬好的,趙韙的思緒在飛速的轉動.

一陣細微的破風聲傳過,趙韙身後的幾名隨從突然表情一僵,隨即一一倒在地上,他們都是趙韙豢養多年的游俠猛士,每個人都能以一敵十,可現在卻被一招擊殺,暗中那名高手,著實恐怖.

面對驚變,趙韙都沒有回,只是負手譏誚道:"李異,我該猜到是你,若非是你,張翼縱然有翻云覆雨的本事,也不會有命在此!"

李異提著一把沾滿血汙的劍從黑暗中走出來,掛著笑眯眯的面容:"趙大人別來無恙?"

"你為何背叛我?"趙韙答非所問.

"您這話說得,我非汝臣,汝非我主,安有背叛一說?",李異聳聳肩,毫不在乎的說.

趙韙哈哈大笑:"你以為投靠了劉璋就能保得住你的性命?",他笑聲突然一斂,瞪著李異說:"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你與我謀劃了那麼多事情,劉璋豈會饒恕你?癡人說夢!"

李異慢慢走到趙韙身旁,停下腳步,笑臉徒然變得異常的陰冷,他靠近趙韙耳邊,一字一句的說:"別忘了,我當初到底是誰的部下!"

趙韙的表情驟然僵住了,他的鎮定一直到現在方才龜裂,李異先前是張任的部下,因為違反軍令,本應處斬,但那時趙韙恰好在益州大營,路過後將其救下,收為心腹死士,他想到這里,頓時覺得自己身在一個冰窖之中,從頭涼到了腳尖,這樣看來,這一切都是針對趙韙謀劃的局,如果他不救李異,李異也不會不處斬,因為那個違反軍令的罪名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劉璋府邸,他早就秘密的回到了位于城外的豪宅,刺史府里的那個"劉璋"只不過是他的替身,他有些心神不甯地拄著下巴,凝神朝窗外望去,吳懿正安詳跪在離劉璋十步遠的牆角,專心致志地拿著竹簽撥動著香爐里的灰,讓香氣彌漫得更加久持.

劉璋的耳朵忽然動了動,捕捉到一絲細微的聲音,那是駿馬踏地的聲音,益州的騎兵不多,戰馬相對也比較少,大約有一萬騎左右,因此劉璋十分喜歡馬,他對這種聲音特別敏感,他很快判斷出,不是一匹,而是數十匹,甚至上百匹戰馬在他的府邸附近跑動.

須臾,走廊里忽然傳來腳步聲,然後侍衛在屋外畢恭畢敬的說:"啟稟主公,各位將軍在外面求見!"

劉璋喜上眉梢,歡喜道:"叫他們進來!"

侍衛將兩扇中門打開,兩名宿衛手持刀槍分立兩側,很快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現在了廊下,半跪在門外,聲音洪亮:"末將張任,參見主公!"

張任的身旁還跪著一人,只因張任身材太過高大,剛才竟把那人完全擋住,那是一個身披大裘的老頭.這老頭保養得很好,長髯雪白,面色紅潤,他說:"龐羲拜見主公!"

劉璋哈哈大笑,急忙上前扶起兩人,說道:"哈哈,一見到你們兩個,我的心就已經踏實了一半!"

龐羲說:"至成都一別,已有經年,老臣已是風燭殘年,主公可是健壯更勝從前!"

劉璋說:"張任將軍沒甚變化,倒是龐羲公有點顯老了!"

"龐羲公身體如何?"吳懿緩緩起身,笑著詢問龐羲.

他和龐羲是益州碩果僅存的老臣,他們都是當年和劉焉一起入川的,當年的老臣已經所剩無幾,所以吳懿看到龐羲,心中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而且他和龐羲算得上舊認,語言上很隨便.

龐羲說:"時光一蹉跎,你我皆是兩鬢斑白,承蒙將軍垂詢,老朽氣血兩虧,已是遲暮之年!"

吳懿回答:"前段時間聽你說是肝火太盛,怎麼如今轉性了?"

"咳,這還不是老朽德薄嘛……"

屋子里的氣氛因為著一小小的對話變得輕松了些,劉璋把視線重新移到張任的身上,急切的詢問道:"你離開劍閣,是誰在哪里駐守?"

張任給了劉璋一個放心的笑容:"主公請放心,駐守劍閣的是王平將軍!"

聽到張任說是王平,劉璋的心稍微放心了些,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為了把這火反賊挖出來,咱們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他的話音剛落,忽然外面就傳來了劉循的聲音:"父親,四門燈火已經重新燃起,想必大事已定!"

龐羲和張任對視一眼,當下雙雙拱手道:"主公,既然成都事定,我們走了,否則遲者生變!"

如今甘甯和魏延將大軍屯紮在白水關和漢中一帶,隨時都有可能進攻劍閣和三巴發動進攻,這次他們潛回成都市晝伏夜出,盡量避免打草驚蛇,目的就是為了謀劃誅滅孟達一伙,如今大事既定,他們想盡快返回戰場.

劉璋問龐羲:"龐羲公,如今我們該如何做?"

龐羲已經有一只腳已經踏出了房門,聽到劉璋問起,他說道:"冷苞鄧賢防呂布,我和張任去防漢中,目前只能這樣做!"(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圈     下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潘無雙單騎踏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