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八章 並州刺史,執金吾  
   
第八章 並州刺史,執金吾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穹如墨.

呂布安排好大營內一切事物後已經接近黃昏.

他不想耽擱,便領著張遼直奔西涼大營而去,在他看來,高順練兵布陣可以,但是武藝卻不如張遼,這兩人,自己必須安排一個人守營,不為其他,只因這兩人值得呂布信賴.

此時的西涼大營,燈火通明,刀槍林立,無數的甲士正持著刀槍棍棒在營中來回巡邏.

整座西涼營盤匍匐在崇山峻嶺之下,看起來,就像黑夜中一只正在覓食的饕餮猛獸,張開著血盆大口,隨時都可以吞噬一切來犯敵人.

呂布也不得不贊歎董卓的用兵之道,在他還沒有被洛陽城的繁華所侵蝕的時候,他董卓也算是一方梟雄.

然而梟雄也有老去,萎靡的時候,而我呂布也是一只梟,不過是一只軍中之梟.他董卓注定是為我徒做嫁衣罷了,十萬西涼軍在不久之後都要落入我手.而董卓則會被亂世的洪流所湮滅,直至消失.

呂布看到董卓已經在西涼大營門口等候,整理一下情緒後,便領著張遼迎了上去.

還沒等呂布開口.那邊的董卓率先放聲大笑:"老夫等待將軍已久矣"

呂布旋即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立即拱手告罪:"讓董公久等,某之罪也"

董卓見呂布朝自己施禮,他幾大步過來扶起呂布:"喲喲喲,將軍,我可不敢受你這一拜,哈哈"

"來來來,我給你引見一下我西涼諸將."董卓說完,便拉著呂布的手朝後方的李儒等人走去.

這時董卓才看到呂布身後的張遼,駐足詢問道:"奉先,不知這位將軍是?".

董卓說話間,已經從將軍改口,叫呂布的字.想增進兩人之間的感情.

呂布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但是毫不在意,隨即指著張遼展顏道:"張遼字文遠,馬邑人."

張遼遂朝董卓拱手道:"拜見董公."

"好好好"董卓笑呵呵的點點頭:"既是奉先手下大將,那就請張將軍與我等一同前往."

董卓說完,便拉著呂布走到李儒等人面前.指著李儒介紹道:"此乃我的女婿,也是我的智囊,叫李儒李文憂,老夫能有今日成就,全靠他出謀劃策."

李儒一揮鵝毛扇朝呂布拱了拱手.

呂布不用董卓介紹也深知李儒的厲害,在董卓進洛陽那天起,他就奇謀跌出,與賈詡並稱"毒士",兩人每每出的計策,都攪得整個大漢血雨腥風,可謂是"毒士亂國".不過這樣的人才才符合呂布的胃口.李文憂,這一世某勢必將你握在手中.

呂布雖然心里這樣想,但臉卻故作吃驚:"想不到先生竟如此才能,堪比周朝之姜尚,大漢之張良,布失禮了."

李儒展顏一笑,呂布竟然將他比作姜尚,張良,雖然知道這是呂布的說詞,不過,誰不願意聽別人誇贊自己,還把自己比作各朝的開國元勳,大大的漲了李儒的臉面.

李儒眉開眼笑的還禮:"呂將軍謬贊"

董卓笑呵呵的點點頭,然後依次介紹李傕,郭汜,李肅,張濟,樊稠.眾人也一一朝呂布施禮.李傕,郭汜雖然對呂布萬般不爽,但是因為有董卓在場,兩人也不敢放肆.

當看到華雄時,呂布不等董卓介紹,立即賠罪道:"華兄,前日我們各為其主,不小心打傷華兄,還請你不要記恨奉先才是".

華雄這個人,呂布還是很佩服的,忠肝義膽,武藝也不錯,可惜最後死在關羽的手中,不過,這一世如果想要掌控十萬西涼軍,這統帥的最佳人選非華雄莫屬,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從關羽手中將華雄救下,讓他追隨我,替我效命.

華雄聽後連忙擺手:"子鍵豈會因為這等小事記恨呂將軍,將軍多慮了,將軍的武藝令子鍵欽佩不已,等某傷好了之後,還望呂將軍指點一二."

呂布爽朗一笑:"哈哈,子鍵兄,切磋可以,指點不敢當".

李儒亦笑道:"外面風大,我們還是進去說吧,董公聞將軍前來,已經在營中備好筵席,請將軍進賬小酌一二可否?".

李儒越看呂布越覺得喜歡,打心眼里覺得呂布不錯,人不僅長的威風凜凜,而且很會說話,最主要的武藝還很高,這樣的人才如果讓己方獲得,那將有莫大的裨益.

董卓也點頭附和:"是啊,奉先,老夫已經備下筵席,今日便與將軍痛飲三百杯"

呂布隨即展顏道:"如此,布恭敬不如從命,董公請"

"請"

董卓哈哈大笑,率先步入大營.

進入董卓的大帳,雙方按照主從賓序的順序作罷,張遼立在呂布身後,手握刀柄,目光凌厲的環視四周,雙耳微動,傾聽賬外動靜,以防董卓安排刀斧手害呂布的性命.

董卓笑呵呵的看著這一切,也不說話,但是心里卻連連打鼓,這呂布果然英勇,居然只帶一人來,是他真的不懼怕,還是另有後手,董卓不敢確定.

還有這叫張遼的也堪稱一員虎將,只見他身軀凜凜,相貌堂堂,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得了呂布,又得他帳下虎將,某又何懼天下人.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穩住他再說.

董卓抬起就樽朝呂布敬了過去:"奉先請"

呂布亦抬起酒樽回敬董卓:"董公請"

然後兩人紛紛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董卓喝完之後,一抹他的虎髯,爽朗笑道:"那日在戰場之上,初見將軍虎威,老夫欽佩不已,恨不得能與將軍把酒言歡,不曾想,時隔幾日,老夫的願望居然實現了,將軍"董卓又抬起酒樽敬呂布:"請滿飲此杯"

呂布亦抬起酒樽,仰頭喝下.

須臾之後,董卓帳下的諸將也一一來給呂布敬酒,呂布也來者不拒,開懷暢飲.

酒過五旬,菜過五味.

董卓見差不多是時候了,眉毛一挑,虎目一瞪,開口問道:"奉先,想必子武已經將我的話傳到,不知道將軍意下如何"

西涼諸將見董卓談起正事,紛紛停止攀談,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呂布身上.他們現在要的,就是呂布一個准確的答複.

呂布閉口不言,一口飲盡杯中酒,才不快不慢的反問:"董公,那我提出的條件,你又是否答應."

看到呂布傲然的面容,李傕再也忍不住,立即拍案而起,指著破口大罵道:"呂布,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家主公看得起你才招降你,你居然在此大言不慚,還妄想提條件,你信不信我一聲令下,我西涼十萬將士瞬間將你剁成肉泥,縱然你武藝高強,也插翅難飛".

李傕他很擔心,他還真像李肅說的那樣,如果呂布投靠過來,他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他的武藝連華雄都不如,何況是呂布,只因為他跟隨董卓最久,所以才統領董卓的飛雄軍,而董卓初入洛陽,各方勢力犬牙交錯,而像呂布這樣勇武的人正是董卓需要的.

呂布聽聞李傕所言,頭也不抬,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你算什麼東西,我與董公商議要事,何時輪到你說話"

本就今日只想與董卓達成同盟,不曾想,這李傕居然不知道好歹,當下呂布也不需要給他留面子,立即開口譏言諷刺.

李傕聽後,勃然大怒."唰"的一聲拔出佩刀.

張遼見後,也不答話,迅速拔出鋼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李傕劈去,嚇得李傕脖子一縮,"噔噔"連連後退.隨即張遼冷哼一聲,將鋼刀插回鞘內,不看李傕一眼.

而李傕則被嚇得額頭直冒冷汗,呂布的勇武他是知道,想不到他帳下的將領也厲害非常,剛看他出刀快如閃電,訊疾如雷,還好自己剛剛閃得快,否則便身首異處

李傕氣得七竅生煙,遂提刀又想沖上去.

"啪"的一聲,董卓拍案而起,指著李傕咆哮道:"你給老夫滾出去,別給老子在這里丟人現眼"

"主公,可是……"

還沒等李傕把話說話,董卓迅速打斷李傕,狠唳道:"老夫叫你滾出去,你沒聽見嗎?"

李傕聞言,感覺嗓子眼里塞著一團鵝毛,卡在喉嚨里.久久不能言語.片刻之後,李傕沖著呂布與張遼冷哼一聲.揮袖退出賬外.郭汜惡毒的掃了一眼呂布,也跟著李傕退出了賬外.

李儒捋須,干咳一聲,尷尬道:"奉先,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我們還是談正事吧".

李儒也想牢牢的抓住呂布,如果有呂布以及他的並州大軍,那麼董卓的路也要好走一點.

呂布聞言,放下手中的酒樽,起身對著董卓正色道:"董公,諸位,其實布的條件也並不苛刻,如果布率領並州軍投到董公帳下,只想擁有獨立的指揮權,以及相應的官職而已.不過,如果董公需要我呂布效命的地方,我縱然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如果董公不答應,某也不會與董公作對,某自然會帶並州軍回並州."

按理來說,呂布的條件毫不過分,董卓只是怕呂布獲得大權後,里自己而去,那樣自己就得不償失.

董卓面露難色,雙目偷偷的喵向李儒.感受到董卓的目光,李儒低頭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過多久,才聽見李儒無奈道:"奉先有所不知,如今的洛陽形勢極為複雜,士人,豪強幾方勢力犬牙交錯,稍有不慎便會跌入萬劫不複之中,雖然當今天子掌握在董公手里,但也同時面對了各方的壓力,士人依靠著禁軍想要奪取天子,掌握大權,如今的董公可謂是騎虎難下,成了眾矢之的,因此,董公想要依靠奉先虎威,威懾宵小,一旦董公掌握大權,奉先的所說的條件一樣的不會少."

李儒這一席話,句句肺腑,他也知道呂布並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好忽悠,當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將董卓的處境全盤托出.

兩世為人,呂布也逐漸有了遠見,知道李儒想表達什麼.

李儒的意思是說,董卓不是不想答應你,只是如今的董卓還沒有完全掌控整個洛陽,如果你想要高官厚祿,就要和我們一起聯合,一旦董卓掌控了局勢,就會以高官厚祿賜予你.

董卓見呂布不說話,眼巴巴的看著他.雙拳緊緊握成拳頭.如果得了呂布,掌控洛陽城他就多了一半的機會.

須臾之後,呂布朝董卓拱手施禮:"呂布,願奉投到董公帳下."

董卓聞言,猛拍雙膝,大喜過望:"哎呀,老夫得將軍,如魚得水,旱苗逢甘霖,快請起,快快請起."

夜已深,萬物歸于沉靜,只有那蛐蛐仍在樂此不疲的鳴叫.

董卓的大帳之內,呂布與張遼早已經離開,此時帳內只剩下董卓與李儒兩人.

董卓長歎一聲:"文憂啊,你說,那呂布是否是真的想投靠我?"

李儒聽後,隨即展顏道:"我覺得是真的,在我看來,呂布與岳父同屬于外郡之兵,手中各握大軍十萬,如果他不是真的想投靠岳父,為何不領兵回並州,做一方霸主,反而願意淌這淌渾水,要麼他想渾水摸魚,要麼他還有別的目的,不過這兩者對于岳父來說都沒有害處,岳父現在要做的就是明日在溫明園再一次設宴,讓呂布領並州軍把守皇城,威懾皇宮內的禁軍,然後在提出廢立之事,若再有人反對,就立即殺之."

這李儒的智慧不可謂不高,替董卓剖析當前的所有形式,令董卓一下子就清楚下一步該如何去做.

李儒又露出狡黠的目光:"某有一計,可令呂布不能離開洛陽"

董卓驚異了一聲,急忙詢問:"何計?"

李儒笑了笑:"執金吾"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請繼續寫下去."     下篇:第三百六十章 兩戰定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