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章 兩戰定遝中  
   
第三百六十章 兩戰定遝中

潘鳳在山上看得真切,只見山谷內到處都是濃煙滾滾,到處都是火焰滔天..慘叫聲,哀嚎聲,爆炸聲連成一片.

待大火將蜀將燒得丟盔棄甲,肉香四溢後,他旋即板斧一招,率領著兩千人馬浩浩蕩蕩山下山來,他逢人便砍,遇人便剁,馬蹄到處,人頭滾滾,看到主將如此驍勇,其帳下的士卒個個奮勇爭先,用濕布遮擋住口鼻後,搖旗吶喊,鼓噪殺下山來,可憐那些蜀軍被大火燒得膽戰心驚,心膽俱喪,那里敵得過這以逸待勞,兵強馬壯的西涼精銳,雙方剛一接觸,在一片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後,不到片刻的功夫,蜀軍就像決了堤的洪水一樣紛紛後退,撒腿狂奔.

蜀軍將校拼死突圍,護著高沛從小路逃生,還沒等他們來得及整頓漫山遍野的敗軍,那邊的潘鳳就率領著大軍一路尾隨殺來,無奈之下他們只能率領千余名親兵沿著小路不要命的奔逃,直讓後面的那些蜀軍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在胡亂的抵抗了一番後,跪地投降.

高沛等眾翻山越嶺,准備抄小路逃回遝中,倉皇的逃竄了十余里路後,卻見一山澗阻路,高沛令帳下的一員牙將前去試探那溪水的深淺,那牙將極其不情願的來到溪水邊,深吸了一口氣後,閉著眼睛縱身一躍,"噗通"一聲沒入水中,他在水中呆了半響,就在眾人以為他已經淹死的時候.那麼牙將的頭顱忽然一下就冒了出來,他說:"啟稟將軍.有三尺來深!"

高沛終于長籲了一口氣,旋即手中樸刀一招:"三軍聽令,徐徐渡水,不要慌亂!"

眾將士聞言,開始紛紛跳入小溪淌水過河,也有許多人跑到上游俯身喝水.大快朵頤.一口甘泉入喉,頓時一陣心曠神怡.就在此時,他們身後忽然傳來震耳欲聾的吶喊聲,驚得高沛連忙催促人馬過溪,不在遲疑,隨著他一聲令下,那些喝水吃干糧的蜀軍急忙丟下手中的刀槍,紛紛跳下小溪,但見滿溪間盡是蜀軍.

忽然.天空中傳來一聲巨響,猶如半天中的天河崩塌了一道口子,那猶如猛獸咆哮般的洪水往下倒傾灑下來,但見滴溜溜人遂水滾.潑剌剌馬遂波流,那些剛剛躲過了火燒,逃過了追殺的蜀軍盡數被淹沒在了這滾滾的洪流當中.

高沛大驚失色,急忙喝令存活的大軍另尋他路,想要盡快逃出高順的虎口,那些蜀軍一個個被嚇得魂飛魄散,盡數往谷口逃生,高沛也顧不得帳下的那些將校.在親衛心腹的保護之下,拍馬往谷口方向逃竄.

可還沒等他逃到谷口,只見在前面逃命的牙將催馬回跑.高聲叫道:"啟稟將軍,前面谷口處都有石壁山峰攔住,無路可通!"

高沛聞言,仰天長歎一聲:"如此說來,我等性命休矣,是我太小看了高順"

高順是什麼人?那可是打敗過十八路諸侯的人,十八路聯軍加起來三十多萬人馬,他擺起陣來,彈指間五萬人馬灰飛煙滅,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更何況他這區區五萬人馬,那都還不夠高順塞牙縫呢!想到此處,高沛又苦笑了一聲:"不是我小瞧了高順,而是我太高看了自己,由于我的自大,造成了五萬將士埋骨于此,我已經沒有面目存活于世!"

說完之後他就拔劍在手,准備自刎了結此生.

周圍的將校急忙上前阻止,其中一人一把奪過高沛手中的利劍,指著左邊的一條路說:"這左邊不有一條小路嗎?先不管通不通,只要有路就走就行,待我們回到遝中集結兵馬後,再回來與高順厮殺一番,決一雌雄!"

高沛想了想,覺得這將說得有理,就算死他也要死在戰場上,不能就這樣窩窩囊囊的死,有負他西蜀名將的盛名.

他將副將遞過來的佩劍插回鞘中後,旋即大手一揮,同眾兵將一齊從夾山道而行,進入山口,高沛這才發現這條夾山道極為險峻,山路兩旁奇峰突兀,山嶺橫臥,端是險峻異常,大軍走了四五里,寒風吹徹空曠的夾山道,如風刀霜劍般轟鳴,突然刮起來的大風,吹得風沙走石,豆大一般的礫石隨風撲面而來,打的臉頰火辣辣的疼痛,羊腸小道兩旁的山嶺更加的險峻崔巍,猶如張牙舞爪的深海夜叉,格外的猙獰恐怖,看得讓人不禁汗毛倒豎,膽戰心驚.

一陣颶風迎面吹來,將士們幾乎無法邁開腳步.

"哈哈哈哈!",正在行軍途中的高沛忽然放聲大笑,那爽朗的笑聲,驚得沉寂在四周的山林麻雀撲騰著亂飛,那尖銳的鳥鳴和空洞的風聲交彙在一處,宛如有惡鬼藏在山中哭泣一般,聽後無不讓人頭皮發炸,渾身震顫.

副將不明就里,詢問道:"將軍何故如此大笑?"

高沛依然笑聲不止,他指著四周的山峰笑道:"我是笑高順無謀少智,爾等且看,此處山川險峻,樹林叢雜,若是我是此時的高順,預先在這里埋伏一軍,恐怕我們插翅也難逃."

"咚咚咚……"

高沛的話音剛落,突然之間,夾山道兩側的山嶺山鼓聲大作,數不清的伏兵從草叢里,松柏林里露出頭來,紛紛彎弓搭箭,堆砌巨石,滾動的巨石和檑木朝山谷中間的高沛及其蜀軍砸了下來.

一將提刀督戰:"某乃大漢溫侯帳下先鋒大將張郃,奉了高順將軍之命在此等候多時了,高沛,你笑我家將軍無謀少智,豈不知你才是那坐井觀天之人,今日看你往哪里逃,給我放箭扔石頭,砸死這幫鳥人!"

一瞬間,瀑布一般的箭矢朝著山下的蜀軍當頭射下,磨盤一般的巨石從山嶺上骨碌碌的向下滾來.

高沛雖然奮力抵擋,但無奈箭雨實在過于密集,被一塊巨石擊中了頭盔之後,轟然落馬,瞬間就被亂箭插滿全身.

"我不服,高順,我不服你,若是你和我真刀真槍的厮殺,我定將你碎尸萬段!"

高沛半跪在夾

山道上,以劍撐地,仰天大呼一聲,隨即被一塊巨石砸中頭顱,腦漿迸裂,當場身死,而那些一齊入山的蜀軍也都沒飛蝗似的石塊砸得頭開腦裂,積尸如山.

張郃帶領人馬沖下山來,結果了那些半身不遂只剩下半口氣的蜀軍,俘虜了那些僥幸為死的,他親自走到高沛的尸體旁,一刀斬落頭顱,回營前去交令.

于此同時的高順早就趁著高沛大軍揮師摩云嶺的時候,抄小道奪得了遝中城,此時此刻的遝中插滿了呂布的黑色旌旗,

是役,遝中五萬守軍,死的死降的降,守將高沛及其帳下的一干將領也盡皆被圍殺在了夾山道中,西涼軍輕松奪得遝中城,繳獲了不少糧草輜重,錢財器械,高順之名,威震川蜀.

祁山道,並州軍大營.

呂布正與武將謀士商議軍情,探討一下入川後該如何作戰,剛商議道要緊之處,就見成廉滿臉喜色的步入大帳,對著呂布拱手說道:"啟稟主公,伯平已經奪得了遝中城!"

呂布聞言一喜,連忙催促:"哦?這才半個月的功夫就打下了遝中?是怎麼一回事,快快說來."

成廉清了清嗓子,旋即便將劍山一戰,摩云嶺一戰給呂布及其眾將謀士娓娓道來,隨後又將高順如何奪得遝中的事解釋給眾人聽,他的話音剛落,瞬間引得帳內一片叫好之聲.

馬超聽後,贊歎道:"高順將軍果然名不虛傳!'

馬超和高順有過幾面之緣,還一起同桌把盞過,他想也想不明白那個黑壯的漢子竟然如此厲害,兩戰就把高沛打得落花流水,身死人手,他仔細在心中盤算了一下,如果他們和呂布打,勝率幾乎為零,他很慶幸當初沒有和呂布為敵,否則韓遂,梁雙就是他們的下場.除此之外,他心中也升起了殺敵的**,特別是聽到潘鳳單騎踹營的時候,身體里的血液好像被煮沸騰了一般蠢蠢欲動.

呂布閱覽了一下戰報,隨後輕輕的放在桌案上,對著眾人說道:"這潘鳳將軍也當真是勇猛,居然敢單騎闖入高沛的大營,而且還全身而退,引得高沛大軍進入了高順將軍的埋伏圈,簡直就是一員虎將,渾身都是膽,此戰他們三人當立首功,等伐蜀成功後,少不了封侯拜將!"

沮授很欣慰:"無雙將軍被稱為上將也並非不無道理,只是有時候腦袋有點轉不彎來"

他的玩笑話頓時引得哄堂大笑,唯有馬超一人沉默寡言,他想了想,起身拱手請命:"叔父,請允許讓我帶領一支兵馬前去助高順將軍一臂之力如何?"

呂布說:"孟起稍安勿躁,我已經和軍師商議過,明日大軍就開拔和高順將軍合兵一處,准備攻打川蜀重鎮汶山,過了汶山就是江油了!"

呂布的話音剛落,就引得滿堂將領連番叫好,當下紛紛磨拳擦肩,准備大干一場,在這里,他們只能聽高順在前線厮殺得痛快,自己卻在這里等得心癢癢,每個人的心里早就迫不及待的大干一場了.

呂玲琦說:"父親,您不是說攻打綿竹之後大軍再一起進攻嗎?怎麼變了!"

沮授笑道:"大小姐有所不知,戰場之上瞬息萬變,我們已經收到細作探報,蜀中名將冷苞,鄧賢率領大將十員,大軍十萬,已經離開成都向我們殺來.僅憑高順將軍一人恐怕難以抵擋,所以我們商議一番後,決定將大軍即可開往遝中,准備迎戰蜀軍!"

呂布起身道:"眾將即可回營,整頓大軍,明日前往遝中與高順回合,准備和蜀軍一決雌雄!"(未完待續.)

...

上篇:第八章 並州刺史,執金吾     下篇:第三百六十一章 計定豆沙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