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戰定巴中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戰定巴中

閬中主將嚴顏被擒.¢£¢£,那些蜀軍頓時就沒了主心骨,在胡亂的抵抗了一番後,紛紛器械投降,否則遲疑半刻就會被西涼軍亂刀砍死.這邊廂就在周泰生擒嚴顏,收降余眾時,那邊廂閻行早就分兵殺入閬中城中,一面出榜安民,一面派兵把守城池.

閬中太守府,周泰一邊把玩著嚴顏的太守印綬,一邊時不時的看向被五花大綁的嚴顏,須臾,周泰輕輕的將印綬放在桌案上,拍案怒斥:"怎的老賊,此番被擒你還有何話說,某勸你還是早早降了便罷,否則砍下你的頭顱懸掛在城門警示三軍,好讓那些的抵擋我們的人知道,西涼軍不是好惹的!"

哪知那嚴顏卻不屑地冷哼一聲,扭過頭去,看都不看周泰一眼,呵斥道:"得如此大義凜然,真的好不知羞恥,要我降?我告訴你,但有斷頭將軍,無投降將軍!"

周泰大怒,兩條忿氣從腳底直沖頂門,心頭那一把無明業火焰騰騰的按捺不住,從桌案上抓起一件竹簡,指著嚴顏破口大罵:"左右,與我拉下去斬了,他奶奶的,你以為我們真的不敢殺你?今日就拿你的賊頭祭旗!"

嚴顏亦回罵:"賊匹夫,要砍便砍,何故罵我,從五日前就開始罵,某被擒了依然還罵,難道你們西涼軍都是如你一般的潑婦無賴?",嚴顏咬牙切齒,兩股怒火騰地一下從他兩肋之間竄了起來.

周泰見嚴顏聲音雄壯,面不改色,心中由怒轉喜,他思忖了片刻,起身大聲斥退左右.須臾.待廳中的侍衛隨從退得干乾淨淨,周泰這才走到嚴顏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昨日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今日再細細一端倪,這才發現嚴顏果然生得不同尋常.面目不怒而威,發髯灰白更添英氣,而且武藝也是相當不錯,平常武將難以抵擋.

他越看越喜歡,從腰間抽出一把精致的短刀,親自割斷了綁在嚴顏身上的繩索,有取下自己身上的戰袍被嚴顏披上,扶在正中高座,低頭拱手一拜:"適才某的言語有些冒犯.還望老將軍勿怪,某在漢中的時候就經常聽說老將軍乃豪傑之士,何不投到我主公帳下一起建功立業?"

周泰見嚴顏嘴唇蠕動了一下,繼續下猛藥:"古人云:良禽擇木,良臣擇主,如果劉璋是明主,某即可可以放將軍回去,無奈那劉璋並不是可是只主.而將軍又是人中豪傑,何故執迷不悟!"

周泰給嚴顏倒了一杯溫酒.旋即恭恭敬敬的遞給嚴顏:"我主乃是大漢溫侯,又是二品驃騎將軍,總督漢中,西涼四郡,雍州各地兵馬,實乃一名雄主,將軍若是相投,某必定引薦!"

嚴顏眼簾低垂.須臾,他仰頭將溫酒一飲而盡,朗聲道:"敗軍之將,承蒙厚恩,老夫願降!"

周泰一抹鋼須.哈哈大笑:"將軍果然是人中豪傑,不過我家主公現在在北疆,不能給予將軍封賞,現在就請將軍屈尊在我帳下做個副將如何?待某與主公會面之後自然會推薦將軍,到那時封侯拜將不在話下!"

嚴顏感其恩義,起身說:"承蒙將軍厚恩,無以為報,願效犬馬之勞,不須張弓只箭,徑取巴中!"

嚴顏的話音剛落,就見閻行健步走進大廳,見到嚴顏已經被松綁,而且還端坐在主位之上,一旁的周泰頗為恭敬,他心中頓時明了,當下拱手說道:"老將軍有禮!"

嚴顏急忙起身,讓出正中主位,還了一禮:"閻將軍有禮!"

周泰說:"彥明,你來的正好,適才老將軍說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助我等奪得巴西城!"

閻行詢問:"不知老將軍如何做?"

嚴顏說:"從此去巴西,凡是有大軍駐守的關隘,都是老夫所管,官軍大部分都是出自我的帳下,今日感于二位將軍之恩,無以為報,如果二位將軍信得過嚴顏,可以當老夫充當先鋒,所到之處,盡皆喚出拜降,這樣不僅不費一支箭鏃,也免了雙方軍士刀兵之禍,不知二位將軍意下如何?"

巴西郡除了閬中外,仍有巴川,安漢,墊江,宕渠,宣漢,漢昌,南充國,西充國九縣,如今他們雖然奪得了閬中,但仍有其他郡縣需要攻打,如果嚴顏能說得其他郡縣來降,那麼他們的時間將會節約大半,如今甘甯和張任在劍閣打得如火如荼,如果他和魏延的大軍還不到,估計不會再預定的時間里合圍成都.

周泰和閻行對視了一眼,在看懂了對方的眼神後,周泰對著嚴顏說:"沒有什麼信不過的,如此那就有勞老將軍了,等平定巴西郡後算你首功!"

于是三人又在廳內商議了一番,商議議定,嚴顏沒有停留,他在大營挑選了五百名精銳後,便馬不停蹄的向著安漢行軍,周泰和閻行自率大軍殿後.

漢昌,位于巴西郡東部邊陲,早在周泰奪得閬中的前兩日,魏延就已經率大軍攻下了巴川,大軍只在巴川修整了一日,便浩浩蕩蕩的殺向漢昌.漢昌城城高垣後,易守難攻,魏延一連打了幾日都難以攻克,就在他對漢昌城無計可施的時候,就見陳奇步入大帳,對著魏延拱手說道:"將軍,漢昌城掛起了白旗!"

魏延此時正在看著兵書,想在兵書中找到奪取漢昌的辦法,聽到陳奇的稟報,他抬頭說:"前兩日還信誓旦旦的堅守城池,今日為何又豎起了白旗?"

陳奇搖了搖頭:"末將不知,但漢昌城確實已經豎滿了白旗,要不你親自去看看?"

魏延將兵書放下,一揮戰袍,和陳奇兩人聯袂走出了中軍大帳.

半個時辰之後兩人馳騁到陣前,魏延放眼望去,果然城頭插滿了白旗,當下皺了皺眉頭,詢問前來候命的裨將:"這城中何時掛起的白旗?"

裨將不敢怠慢,拱手回答:"晌午的時候就已經掛起了白旗,末將不敢怠慢,所以在掛起白旗的時候就已經派人前去稟報將軍!"

魏延點了點頭,可還沒有等他再次問話,那城頭上就傳來了敵軍守將的聲音:"敢問下方可是魏延將軍!"

魏延倒也不懼,提著鉤鐮刀馳騁到城下,舉頭大吼:"不錯,正是本將,我問你,你城頭豎起白旗是何意?"

那將在城頭上朝著魏延拱了拱手,正色道:"前幾日將軍與我各為其主,因此沖撞了將軍,還望將軍勿怪,昨日我收到太守嚴顏的手書,叫我等但凡遇到西涼軍就開城投降,如今我遵太守軍令,准備獻城與將軍,不知道將軍敢不敢進城!"

這名將領叫做唐雎,乃是嚴顏當年帳下的裨將,深受嚴顏器重,最後被嚴顏提拔為漢昌守將,已經在此處駐紮了數年之久,在黃巾之亂的時候,漢昌山匪舉旗相應,糾集了數萬人攻打巴西郡,除了嚴顏和唐雎駐守的城池外,其他郡縣皆被攻破,因此唐雎也算得上是巴西郡的悍將.

魏延說:"此事事關重大,我還需爭斟酌一番!"

這件事有點匪夷所思,他和唐雎交手了幾日,雙方各有死傷,已經有了不共戴天之仇,這厮今日平白無故的投降,難道是想把他賺入城池,然後圍住厮殺?就算唐雎是真的投降,難道就不怕魏延把他千刀萬剮?唐雎的話有點讓魏延犯難了.

哪知那唐雎聽後,譏諷的冷哼一聲:"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都說魏延有勇有謀,是一個有膽識的好漢,今日見後足可以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城池某已經打開,進不進那是你的事,我須告訴你,這城門只開半日,半日之後你若在不進,那我就關閉城門,堅守漢昌!"

唐雎說完之後,扭頭朝著副將下令道:"開城門!"

副將拱手應諾一聲,旋即大手一揮,候命兩旁的士卒一齊上前,松開了鐵鏈,放下吊橋,城下的士卒也同時打開了沉重的城門,給魏延和西涼軍敞開了寬廣的大道.

魏延銅鈴般的眼睛看了一眼唐雎,當下一提馬綹,縱馬馳入了漢昌,在起身後的陳奇見狀,急忙大手一揮,率領著圍城的西涼軍也一齊沖入了漢昌城.

魏延進入漢昌之後,只見甕城內已經站滿了蜀軍的士卒,放眼望去不下五千之眾,他們見到魏延沖進城池,身體並沒有動,而是將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魏延,若非魏延是一個驍勇善戰之輩,光憑這眼神亦足以嚇破平常人的膽,能訓練出如此精銳的步卒,想那唐雎亦不是泛泛之輩.這他想起了那個出使秦王的唐雎,那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恰這時,只見城頭上的唐雎緩緩走下城池,他看了看魏延,拱手說道:"魏延將軍有禮!"

魏延翻身下馬,健步上前將唐雎扶起:"唐將軍高義,魏延佩服!",他想也沒想到這唐雎真的降了,當下詢問道:"到底發生了何事?還望唐將軍解惑!"

唐雎應諾了一聲,旋即便將閬中的事一五一時的告訴了魏延.(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三章 生擒嚴顏     下篇:第三百六十五章 張松出使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