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張松出使荊州  
   
第三百六十五章 張松出使荊州

"當,當,當....."

襄陽城頭上悠揚的刁斗聲驚醒了這座曆史悠久的古城,一輪朝陽冉冉從東方升起,千萬條瑰麗的光芒射向這座荊州第一大城,將籠罩在城池上空的最後一絲暮氣驅散.

在襄陽城西的一座巨大豪宅內,一名頭戴青巾,身著白色錦袍,腰系紫色腰綬的中年男子緩緩走過了一條長廊,朝陽從長廊的屋簷穿過,照在了中年男子身上,他身高八尺,體格說不上魁梧,面白美髯,目光深邃,不時地透出一絲寒芒,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但他衣袖寬大,走路時袖袍鼓風湧動,仿若飄然欲仙,舉手投足之間那種皇家風范自然而然的溢露出來,說不出的溫文爾雅.

他便是鎮南將軍,成武侯,荊州刺史劉表,身為荊州之主已經有了七八年,經過數年的安撫征伐,他已經從當年孤身入荊州的劉刺史,變成了今天擁有十萬帶甲之士,疆域數千里的一方諸侯.

劉表負手走下台階,穿過一條精致的石徑小路,來到一座小院前,院內有一棟紅色小樓,這是他妻子蔡氏所居住的小院,院里的竹子長得郁郁蔥蔥,格外的堅韌不拔.

劉表剛剛走到門前,門卻自動的開了,一名身著葛裙的佝僂老嫗拎著一只食盒從院里走了出來,他抬頭看見劉表,嚇了一跳,連忙站到一旁低頭恭敬道:"老爺!"

這名夫人是跟隨蔡夫人陪嫁而來,他實際上是蔡夫人的乳母,一直住在劉表的府邸,劉表寵愛蔡夫人,老婦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在府內也算得上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如果有人想要求劉表辦事,他們先會去找劉表,如果劉表不同意他們就會來找這老婦,給予錢財,老婦收了錢財後會到蔡夫人那里求蔡夫人,蔡夫人平時很尊敬她的乳母.因此但凡老婦有事請求,她都會應承下來,然後在劉表的耳邊吹枕頭風,這事情就自然而然的辦成了.

"夫人情況怎麼樣?好點了嗎?"

劉表有兩個兒子,長子劉琦,次子劉琮,劉琦是亡妻所生,劉琮是蔡夫人所生,那劉琦是劉表的長子,以後是要繼承劉表偌大的家業.介于這個情況,蔡夫人千方百計的想要趕走劉琦,讓劉表立次子劉琮為世子,因此常常在劉表的耳邊吹枕頭風,數落劉琦的不是,這次就是因為話說得太重,被劉表呵斥了一頓,因此兩人鬧了一點小別扭.這不,堂堂的荊州牧劉表大清早的前來道歉來了.

老婦躊躇了半響.回答道:"老爺,夫人精神不好,所以想回娘家休養幾天!"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劉表望著老婦人佝僂的背影走遠,他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這兩天妻子不止一次提出要回娘家調養.本來女人想去娘家調養也很正常,但劉表卻很清楚蔡夫人的心思,她是想以蔡家向他施壓,劉表之所以穩穩的坐在這荊州牧的位置上,那是因為有蔡家和蒯家的支持.他娶蔡家之女為妻也是為了和蔡家聯姻,為了獲得政治上的利益,但劉表還是很喜歡蔡夫人,事事都遷就她,但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蔡夫人事事都向著娘家人,在這一點上劉表甚為不滿.

劉表准備跨進院子的腳步停住了,他沉吟了半響,負手轉身離去,因為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等著他.

荊州刺史的府衙位于襄陽城北,為什麼靠在城北,那是有一定的道理,因為帝都建在北方,劉表把府衙建在北方,大門朝北,那是表示對漢帝的尊敬,劉表把官邸改建城北,這里自然而然成為了襄陽的政治文化中心,府衙占地三百畝,有百余大大小小的官吏和劉表的幕僚在這座官衙里忙碌.

劉表在數十名侍從的護衛下,坐車來到了府衙,剛到大門口,一名書佐上前稟報:"啟稟大人,劉璋的使者來了,正在客廳里等候!"

劉表聽了之後,臉上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就仿佛他知道劉璋的使者會來一樣,點點頭,在侍衛的攙扶下走下馬車,望著府衙內走去.

劉表快步向客廳走去,剛走到長廊,一名披盔掛甲的將領從圓柱後轉出,拱手說道:"主公,魏延已經出兵巴蜀了!"

此人年級約有四十歲,身高七尺,肩膀寬闊,兩臂結實有力,皮膚微黃,雙眼細長,高而挺的鷹勾鼻使得他看起來略顯奸詐,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此人便是劉表妻子蔡夫人的兄長,蔡家現任家主,時任荊州兵馬總督的蔡瑁.

荊州有四大名門望族,蔡,蒯,龐,黃,其中襄陽便是蔡氏排名第一,而蔡瑁作為蔡家的家主,在荊州手握大權,不僅是劉表的頭號副手參與軍機要事,同時也掌握著荊州的許多經濟命脈,屬于那種腳一跺,荊州也會顫兩顫的人物,在荊州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已經等候了片刻,終于等到了劉表,又道:"主公,屬下建議,咱們和劉璋商議的事可以折中!"

劉表說:"如何折中?"

蔡瑁笑了一下,漫不經心的說:"巴東也要,但不發兵,只屯兵在上庸就可以了!"

劉表背著手淡淡的笑道:"劉璋和我同屬于漢室宗親,就算他不給我巴東,我也會發兵去救他!"

蔡瑁欲在言,劉表有點不耐煩的說:"好了好了,此事以後在議,先見了他的使者在說!"

蔡夫人今日的做法有點讓劉表不滿,所以劉表自然而然的也不會給蔡瑁好的臉色,當下繞開蔡瑁,自顧的走向各廳,留下了一臉尷尬的蔡瑁矗立在哪里,蔡瑁想了想,旋即健步跟上劉表,他到想要看看這張松能說出什麼道道來.

刺史府衙的客廳極為寬敞,四周有立柱,兩邊掛著巨大的錦繡簾幔,張松已經在客廳里等候多時了,他跪坐在席位上,在他的面前放著一張桌案,鞍上放著一盤時令鮮果和一杯剛剛烹好的煎茶.

在大漢,茗茶大多只是在南方上層流行,北方並不喝茶,荊襄地區盛產茶葉,煎茶之風也盛行,許多從北方逃來的名士也慢慢養成了品茗的習慣.

張松屬于巴蜀荊襄一派的東州士人,回到家鄉,自然而然的想要嘗一嘗這令上層士人為之賞悅的煎茶.

這時,門口有侍衛高喊一聲:"鎮南將軍駕到!"

這是劉表來了,張松急忙起身,只見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快步走進大堂,後面跟著蔡瑁,另外還有一名中年男子,長得雄姿英發,氣度儒雅,雖然相貌不凡,但此人卻顯得很低調,刻意走在劉表的陰影中,不太被人注意.

張松連忙起身,上前深深行了一禮:"張松參見鎮南將軍!"

"永年先生請坐,不必拘禮!"

劉表笑得很親切,他示意張松坐下之後,轉身走到正中主位坐下,他先是很愜意的呷了一口煎茶,之後才道:"不知永年先生前來所謂何事?"

張松把身體後仰,笑著說:"特來和將軍做一個買賣!"

劉表眉毛一挑,這人果然如蒯越說的那樣,一身的商賈性格,無論什麼東西,在張松閻芝都是囤貨居奇的道具,對此,劉表很放心,只要開出一個令他滿意的價格,他會做任何事,不過他也有一點擔心,到底是多麼高昂的價格,才會讓這個人滿意.

"是什麼買賣?"劉表問.

張松朝西方輕描淡寫的瞥了一眼,黃而稀疏的胡子一抖:"如今呂布和劉璋在西川已經撕破撕破臉臉皮.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蔡瑁詢問:"那你覺得呂布和劉璋誰勝誰負?"

張松看了看蔡瑁,漫不經心的說:"呂布十,劉璋零!"

劉表注意到,張松談到劉璋的時候並沒有稱呼"我家主公"或者"主公"的字樣,而是直呼其名,這個微妙的細節,是張松已經表明了態度,劉表想到這里,說道:"永年先生還沒有說你的買賣!"

張松不快不慢的呷了一口茶,耐人尋味的說:"買賣嘛.....就看將軍對西川有沒有想法了!"

劉表哦了一聲,扭頭看了蔡瑁一眼,然後才說:"有意如何,無意又如何!"

張松說:"有意者,在下可以幫助將軍在呂布之前拿下西川,無意者,在下只能回西川去了,至于劉璋想用巴東換將軍出兵漢中的事,恐怕也難坐成."

在劉表身後的那個中年人咳嗽了一下,詢問道:"先生如何助我主公拿下西川?"

張松灰暗的笑了笑:"在益州,東州士族分為兩派,荊州一派向著將軍,雍涼一派向著呂布,在下屬于親將軍一派,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人都向著將軍呢.他們都盼望著將軍能揮師西進,占領益州,如果將軍有意,他們將會聯合在一起,幫助將軍拿下益州!"

蔡瑁不屑一顧的說:"益州說能拿就能拿的?笑話,單單是漢中就是一個麻煩!"

自古入蜀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葭萌關,葭萌關已經被呂布牢牢的握在手中,哪有張松說得那麼好打.

張松笑了笑:"因此,在下從西川帶來了一份薄理,還望將軍笑納!"(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戰定巴中     下篇:第三百六十六章 張松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