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張松獻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張松獻

ps: 靜靜生病了,最近不在狀態,很苦惱

蒯越突然眯起眼睛,細細問了一句:"不知永年先生帶來的是什麼禮物,要知道荊州物產豐富,可什麼都不缺!"

蒯越不喜歡張松這個人,他總覺得張松狡猾詭譎,與這樣的人做買賣無疑是與虎謀皮,老虎不可怕,可怕的是老虎有著狐狸的智慧,雖然張松算不得老虎,但至少算得上是一只狐狸.n∈頂n∈點n∈小n∈說,

張松被蒯越譏諷,也不尷尬,朝前走了幾步,鄭重其事的拜了三拜:"敢問鎮南將軍,如果呂布奪得西川後,他的下一個目標會是哪里?你不要期望呂布什麼都不做,他可是一只喂不飽的狼,我敢斷言,呂布奪得益州後最多兩年,兩年之後必定會攻打荊州!"

既然劉表和他的謀士都不重視這份禮物,張松他也不著急,開始給劉表分析當前的形勢,

"打荊州?......他呂布有那個實力嗎?"蔡瑁斜眼瞥向張松,目光銳利,荊州有長江天塹,內部河流山川犬牙交錯,又有河水湖泊阡陌縱橫,呂布是很厲害不假,但那是相對于陸戰而言,想要攻打荊州沒有水軍是不行的,退一萬步講,就算呂布有水軍又如何?那江東水師縱橫四海,還不是被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蜷縮在江東一帶苟延殘喘.

張松對他的目光毫不躲閃:"大都督是認為呂布沒有這個實力嗎?"

蔡瑁說:"不錯,他呂布馬步兵是很厲害,但你別忘了荊州是什麼地方,豈是他想攻打就能攻打的?如果他不怕死的話,盡管來便是,我十萬水軍在長江等著他!"

蔡瑁雖然很想和張松做成巴東的聲音.但他很不喜歡張松說話的語氣,所以說起話來也沒有給張松留面子,聽起來好像是在教育自己的家奴一樣.

張松聞言大笑不止.

蔡瑁臉色很不好看,聽著張松尖銳的笑聲,就好像無形中抽打他的臉頰一樣,他真的很想走下去把張松一巴掌.以泄心中的怒火.不過有劉表在這里,他也不敢太過放肆,他有點發怒的說:"你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

張松收斂笑容,他漫不經心的呷了一口茶,說道:"我大概聽懂了大都督的意思了,你是仗著自己有十萬水軍,不把呂布放在眼里是吧!"

"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蔡瑁傲然的說.

張松搖了搖頭.歎道:"荊州十萬水軍,竟然剿滅不了錦帆賊和巴陵賊,其戰斗力足以管中窺豹,如今周泰和甘甯都在呂布軍中,再加上巴蜀連通荊州,山川河流不比荊州少,若是呂布想訓練一支水軍,簡直比吃飯還簡單.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大都督如果只想看家護院.保住這一州之地,那在下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告辭!"

張松說完,起身朝著劉表拜了拜,隨後轉身准備離去.

蒯越連忙上前阻止,笑道:"永年且慢.我主求賢若渴,以永年的高才,來我荊州何愁不被重用,如若在下猜測不錯,你在成都.不正是在等待這麼一個契機麼?"

想張松這樣的人,只要給予他合適的價碼,只要不危及他的性命,恐怕什麼都會去做,不然他也不會明目張膽的和劉表談起生意來.

張松說:"不錯,成事之道,乃在待價而沽,在最正確的時機里把最合適的東西賣給最需要的人!",說道這里張松瞥了一眼蔡瑁:"不過看樣子荊州兵強馬壯,好像不需要的樣子,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

"冒昧直言,為什麼你不去找呂布?",這一直是蒯越想不明白的問題,明明呂布已經打進了益州,按照實力的對比加上張松的性格,他和呂布做生意才是最劃算的,他不明白張松為何舍近求遠,不遠千里的來到荊州和劉表談生意,況且他知道張松這人眼中只有利益,只是現在他們不知道開多少價錢才能讓張松滿意.

張松沉默不語,一時間整個大廳都沉默下來,蒯越在心里飛快的消化著,張松身為劉璋的重臣,居然有了投劉表之心,本以為他只是為了巴東郡而來,沒想到他居然懷揣著別的意思,這可真是意外的收貨.

半響,張松才說:"你們了解東州士林,如果呂布占領益州,荊州一派的士林門閥即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我們這是在尋求一條退路,這是從始至終的原因,見面的時候他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劉表這鋪開一張紙,不緊不慢地研磨著墨汁,等墨研好了,劉表往硯台澆了一點點清水,眼睛看著滴壺,口中說道:"永年,你到底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麼,你就直說吧!"

張松面色一凜,作揖沉聲道:"將軍目光如炬,其實在下今日到此,為的只是向您求證一句話!"

"哦?"劉表放下狼毫筆,這個古怪的要求令劉表頗為意外.

張松咽了咽唾沫,一字一頓道:"益州的荊州士人無時無刻都在盼望將軍有朝一日能率軍入蜀,再建高祖之大業,只問將軍有無此心,若有,我們就迎將軍入蜀,特奉益州山川地形圖一張!"

他說完之後,便從懷里取出一張牛皮地圖,健步走到劉表跟前,然後將地圖規規整整的放在劉表面前的桌案上.

劉表聽到這一句話,又細細打量了一下桌案上的地圖,縱然掩飾再好,眼神里掠過一道驚駭的目光,半響才緩緩開口:"永年,你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

劉表此時心中不可謂不震驚,要知道地圖這種東西不是平常人能弄到的,在大漢,一份地圖,那是州郡最高的軍事機密,要是誰泄露了地圖,即使只是一城,一地的地圖,都將會被夷九族,更何況張松的這份地圖囊括了西川大大小小的郡縣地形,就連其中的小道都有標注,這可是難得的瑰寶.

"此乃在下在查閱西川的典籍以及游曆了數年所繪,在此,特獻給將軍",說到最後一句話,張松雙眼中的戾氣突然爆發出來,像是一個不要命的賭徒.

劉表把手一攤,無奈道:"恐怕要讓永年失望了,劉季玉與我同屬于漢室帝胄,我怎能侵犯他的州郡?"

劉表承認,他在看到地圖的那一刻心動了,但是在心中掙紮了很久後他還是決定拒絕張松的好意,畢竟現在的大漢皇室宗親已經不多,劉繇和劉岱已經戰死,現在只剩下他和劉璋兩人還占著一州之地,他如何忍心去侵占他的州郡.況且他是八駿之一,乃是有名的士子,如何能干出這種令人不恥的事,劉表心里這樣想著.

"您一定要去!"張松不顧禮儀,幾乎沖到劉表跟前:"如果你不去,那我們東州士林將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他如今已經和劉表攤牌,而且還把繪制好的地圖展示到他的面前,如果劉表顧及宗室之情,不肯入蜀,那他所做的一切也就白費了,而且劉表若是告訴劉璋這件事,那他必將死無葬身之地,凡事精于利益算計之人,必然怕死,死亡對他們來說,是最不可接受的條件.這是一場豪賭,但他好像賭輸了.

劉表說:"如果東州士林擔心呂布會他們夏侯,那可以讓他們來荊州,荊州的大門隨時為他們敞開,若是以入蜀為條件,恕我不同意!"

"就這樣?"張松看起來很失望.

"是的,劉璋和我同為高祖之後,我安能取他的州郡?你回去告訴他,他不割讓巴東我也會出兵上庸,策應他抵擋呂布!"

"將軍,你可要三思,這是這一次大好的機會,若是遲疑,悔之晚矣!"張松有些失態地喊道.

"送客",劉表沒有回答他,而是專心的繪著畫帖,對擺在旁邊的益州地形圖熟視無睹,仿佛像是看空氣一般,

蔡瑁有點慌了,急忙低聲說:"主公,這......"

雖然他不喜歡張松,但張松送來的這份禮的確很重,也是他們擴充底盤的好機會,他想不明白劉表為什麼要拒絕.旁邊的蒯越嘴唇動了動,但並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劉表的脾氣,說了也沒用,浪費口舌.

劉表抬頭瞪了蔡瑁一眼,嚇得蔡瑁急忙閉上嘴巴,見到蔡瑁不說話,劉表又淡淡:"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告訴季玉的!"

張松後退了幾步,他上下打量了劉表許久,最後啞然失笑:"既然將軍無意,那在下告退了!"

"你的地圖."劉表頭也不抬的提醒了一句.

張松身體頓了頓,旋即轉身將放在劉表桌案上的地圖卷起來,旋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劉表的客廳.

劉表的狼毫筆頓了頓,隨後將整張桌案掀翻在地:"賣主求榮之徒,還想要我保他,簡直癡心妄想,異度,馬上修書一封,差快馬前往益州,將這件事告訴劉璋!"

蒯越說:"主公,那張地圖是好東西,我建議派人在半道上截殺張松!"

蔡瑁的眼睛一亮,連忙在一旁使勁的點頭,雖然他平時看不慣蒯越,但此刻他的想法卻和蒯越一致.

劉表拿起輝好的帖吹了吹,將上面的墨汁吹干之後,一邊欣賞一邊說道:"這件事,我不知道,你們自己去安排!"

蔡瑁和蒯越對視一眼,隨後齊齊對著劉表施禮告退.(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五章 張松出使荊州     下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百鳥朝鳳,甘甯落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