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百鳥朝鳳,甘甯落敗  
   
第三百六十七章 百鳥朝鳳,甘甯落敗

蒯越和蔡瑁沒有追上張松,他們在益州的必經之路上埋伏了幾天幾夜都沒有發現張松的蹤跡,張松就像空氣一樣在人間蒸發.☉,蒯越不知道,此時的張松已經在趕去許都的路上.

話說另一頭,魏延在嚴顏的幫助下,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奪得巴西郡,大軍只在閬中駐紮了三日便揮師西進,直寇益州重鎮劍閣.與此同時,駐紮在白水關的甘甯聞報,絲毫沒有遲疑,他讓武都太守趙昂堅守白水關,他則親自率領三萬大軍兵出白水關,和魏延大軍會師廣元,雙方人馬共計七萬,整理糧草器械輜重數日,隨後便浩浩蕩蕩的殺向劍閣而來.

此時駐守劍閣的主將是西川四將之首張任.他在平定益州政變後,便帶領著留守成都的其他蜀將馬不停蹄的趕往劍閣,想要憑借劍閣之險,讓魏延大軍飲恨城下.

劍閣太守府,張任掃視了一眼廳下的諸將,朗聲問道:"魏延大軍不日就將兵臨城下,諸位有什麼好的意見都說來聽聽,不必拘束!"

王平說:"魏延用兵,注重詳探敵情,善于運用分割包圍,遠程奇襲,佯退誘敵,運動中殲敵等戰法,此人深沉有大略,用兵如鬼,想要破敵實屬不易,所以在下建議據守,只要他們糧草耗盡自然而然的就會退去!"

王平的話音剛落,矗立在他身旁的張肅就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子均此言差異,就算魏延厲害又如何?他再厲害也不過只有七萬而已,而我軍卻有十多萬,是他的兩倍,兵法有云: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所在在下建議出城接戰,以優勢兵力擊潰來犯之敵,待敵軍潰散後在逐個擊破,此乃上策!"

王平反駁道:"此一時非彼一時,如今葭萌關已失.劍閣就成為了入蜀的必經之路,如果丟失劍閣,西涼軍就可以長驅直入直搗梓潼,然後和呂布大軍會師江油,屆時益州必定危矣!"

張肅有點不滿,繼續反駁:"子均莫要亂說,如今我軍有大軍十多萬,大將上百員,如何不能擊潰魏延.子均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

王平晃了晃腦袋,一字一頓的說:"我沒有說我們打不過魏延,我直說不能冒險,否則悔之晚矣!"

張肅正想開口反駁,那邊的張任連忙揮了揮手,打斷了張肅的話,如今正是用人之際,他可不想讓帳下的大將產生間隙.于是便說:"我同意張肅將軍的意見,明日我們就出兵迎敵!"

王平見張任已經敲定了主意.當下無奈的歎道:"若將軍要出城迎敵,可分兵與我在劍閣的北山下寨,互為犄角之勢,倘若將軍不勝,我好接應!"

雖然張任很看好王平,但王平此時的話的確不是什麼好話.他們還沒有出征就被王平說要敗,當下他的臉色微微有點難看:"既然子均執意如此,那我就分兵五千與你,但不是在北山下寨,而是駐守劍閣.以防魏延分兵偷襲!"

王平大急,想要開口勸誡,但還沒等他開口說話,那邊張任就伸手打斷:"不要在說了,就這樣定了,眾將現在就回營准備,明日就出城迎敵!"

"末將領命"

矗立在廳下的十數名大將紛紛拱手應諾,隨後便魚貫而出,各自回營准備出征,王平的身體頓了頓,他想要在勸勸張任,但張任卻無視王平,健步走出了議事大廳,王平愣愣的看了半響,最後只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亦緩緩退出議事大廳.

次日,張任又和眾將商議一番,遂留下王平率領五千人守城,自己與張肅,秦宓,李異,劉璝等將率領十萬人出城迎戰,在劍閣東面三十里外的槐樹坡腳下,正好和西涼軍迎個正著.

戰鼓冬冬撼山谷,旌旗獵獵搖天風,槍影遙空翻玉蟒,劍光曜日飛蒼龍,雙方弓弩齊發,互相射住陣腳.

蜀軍旌旗開出,張任手提一杆長槍,胯下黑鬃馬,大聲叫陣:"魏延匹夫,爾等何故率軍犯我疆土,某勸你還是早早退去,否則必將殺爾等一個片甲不留!"

魏延在大旗下勃然大怒,回罵道:"如今諸侯紛爭,那里還分你我,爾等若是識時務,速速下馬受降,可免爾等一死,否則攻破成都,老少不留!"

張任聽到魏延叫罵,兩條忿氣從腳底直沖腦門,當下扭頭大喊一聲:"誰與我擒拿此獠!"

"我去!"

隨著一聲雄壯的允諾,蜀軍旌旗開處,一匹血紅色的高頭大馬飛馳而出,馬上一員九尺虎將身披黑色鎧甲,頭戴虎獠盔,手提一柄七十斤的斬馬刀,出陣後也不答話,拍馬舞刀直取魏延.

"敵將通名!",閻行閃到魏延跟前,長槍指著那將問道.

"某乃西川四將之一的劉璝!"劉璝的速度沒有因為閻行的喝問而減速,反而比先前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閻行聽後頓時斗志高昂,長槍隨手舞了一朵槍花,策馬迎上:"看某取你首級!"

話音落下,兩匹戰馬便糾纏在了一塊,劉璝背負長刀,劈頭蓋臉亂砍一通,企圖一鼓作氣斬閻行于馬下,可令劉璝意想不到的是這閻行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武藝絲毫不在他之下,兩人你一刀來我一槍,互相攻殺了十數個回合,他見到閻行的槍法強勁有力,沒有絲毫破綻,當下收起小覷之心,使出渾身武藝和閻行纏斗在一處.

馬走龍蛇,刀來槍往,只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馬蹄踩踏得塵土漫天飛揚.滾滾疆場,槍來刀去花一團,刀去槍來錦一簇,大刀勢大力沉,猶如泰山壓頂,長槍猶如毒蛇吐信,疾如閃電,沙場中央好一場惡戰,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厮殺了五六十回合難解難分.

甘甯在中軍處看得兩人殺得難解難分,心中早已按耐不住,當下一拍戰馬,提刀出陣:"閻將軍少歇,看我擒捉這厮"

張任手里攥著鑌鐵槍,見到西涼軍旌旗再次開處,一員裝扮怪異的大將拍馬出陣,當下長槍輕刺馬臀,馳騁出陣:"劉將軍且退,我來戰他!"

沙場中央的劉璝和閻行見到互相奈何不得對方,胯下的戰馬也已經吃力,當下紛紛撥馬便回,留下疆場讓張任和甘甯捉對厮殺.

隨著兩溜煙塵蕩起,張任的長槍和甘甯的盤刀便在疆場上相遇,瞬間就傳出一連串的鏗鏘交擊之聲,張任目光凜冽的盯著甘甯,手中鑌鐵槍連番揮舞,奔著甘甯的上中下連刺三槍,每一槍都如毒蛇吐信,詭異無比,甘甯眉毛輕挑,揮刀招架,輕而易舉地挑開張任的長槍後,臨時還不忘隨手反砍一刀.

張任長槍直搠,挑開甘甯的盤刀,雙手運槍,腰間猛然發力,人借馬勢,馬借人勢,人馬合一,馳騁如風,槍尖直射,點向甘甯的門面.

甘甯不慌不忙,手握盤刀,沉腰坐馬揮刀直接畫圈撥上張任的槍頭,只聽得"叮"的一聲,刀槍交擊,兩人頓時虎口一麻,心中各自誇贊一聲好力氣.

"吃我一槍!",兩馬再次交錯,張任搶先發動,手勁連運槍身抖動之下,槍尖帶著一條條莫名的軌跡挑向甘甯,甘甯不甘示弱,手握雙戟劈刺相交,身隨戟走,只見漫天戟影籠罩向張任.

兩人心中都快意無比,使出渾身解數纏斗在一處,張任的槍法講究崩,點,挑,紮,攔,圈,劈,撥等,槍法展開運轉起來深得槍法之精髓,而甘甯的戟法大同小異,講究的是刺,劈,紮,點,攔,撲等一系列虛實交雜的戟法,讓旁觀的近二十萬敵我雙方將士看得眼花繚亂,他們只看得槍身戟影如梨花亂舞,兵器鏗鏘的聲音連綿如雨打琵琶,急而不亂.

在雙方士卒的拼命吶喊聲之下,在震耳欲聾的戰鼓聲中,兩員大將在沙場中央舍死忘生的惡斗,小半個時辰之後,二人已經惡戰了一百多回合.

"看來倒是小覷了西涼軍,今日不拼死力戰,只恐難以取勝!",張任這才明白錦帆賊甘甯果然名不虛傳,自己身為西川四將之首,如果不能取勝,只怕會讓士卒的士氣大為受挫,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贏下這場較量.

伴隨著戰馬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張任和甘甯你來我往,又是惡戰了五十回合,張任已經是汗流浹背,而甘甯也不例外,豆大的汗珠已經布滿了他的額頭,喘氣如牛.

"就是現在!",張任看到甘甯露出一絲破綻,當下雙手以奇異的運動方式運槍,槍身抖動下奇跡般的綻放出七朵絢爛的槍法,那朵朵寒芒不分先後的籠罩向甘甯的全身,甘甯心中大驚,急忙揮戟上下招架.

"叮,叮,叮....."連響六聲,那邊廂的甘甯頓時感覺肩膀傳來一陣劇痛,他低頭一看,只見自己不知何時中槍,他的肩窩處有一個黑洞洞的血窟窿,正在汨汨的流出鮮血,雖然這是小傷,但亦不可能再戰,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甘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刀揮開長槍,撥馬便回:"張繡和你是什麼關系,為何你會使百鳥朝鳳槍!"(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六章 張松獻     下篇:第三百六十八章 誘敵深入,圍而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