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六十八章 誘敵深入,圍而殲之  
   
第三百六十八章 誘敵深入,圍而殲之

張任和甘甯在疆場上厮殺百十余回合勝負難分,自從蜀軍和西涼軍交戰以來,半月之內連輸數陣,不僅丟了遝中,汶山,而且還丟了巴西九縣之地,太守嚴顏及其十數名守將投降.⊥,這樣的大敗已經使得蜀軍內部早已人心惶惶,所以張任想用一場勝利來鼓舞軍心,他及時抓住甘甯的破綻,使出百鳥朝鳳槍的絕技"鳳凰七點頭",此技蘊含了槍法概要之精髓,端是變幻莫測,殺伐果斷.

雖然他沒有將甘甯一槍挑于馬下,但槍尖還是刺中了甘甯的肩窩,他見到甘甯帶傷敗逃,那里肯舍,急忙把槍一招,喝令大軍一路掩殺.

此時早春,征夫容易披盔掛甲,戰馬容易長得膘肥,軍卒久不臨陣,再加上被西涼連殺數陣,此時見敵軍降臨被自家將軍殺得落荒而逃,當下各個皆生戰斗之心,俗話說:仇人見外分外眼紅,看到前方百五十米處就是無故犯境之敵,十萬蜀軍各恨不平,盡想報仇之念,得到將令,歡天喜地地提刀攥槍,拴束馬鞍,摩拳擦掌,在各級將校的帶領下紛紛湧向西涼軍的軍陣,企圖一鼓作氣將西涼軍趕回老家.

頓時,天地間轟然響起一片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十萬人齊聲吶喊,宛如十萬只貔貅嗷嗷直叫,車廂火炮一齊向前,兵車前行的聲音仿佛雷轟,鐵矛長槍,密布如麻,斧頭大刀,紛紛似雪,滿地旌旗如火焰,半空赤幟耀霞光,煙沖滾滾,直沖云霄.

魏延,閻行,周泰,陳奇,甘甯全幅披掛,門旗下勒住戰馬.各壓一陣.七萬西涼軍一字兒排開,軍健腳踏硬弩,手拽強弓,見到正前方塵埃漫天,十萬虎賁呼嘯而至,魏延大刀一只:"開戰.給我殺上去!"

隨著魏延一聲令下,大軍身後頓時鼓聲隆隆,拔地而起,震天動地,壓陣的眾武將不在遲疑,紛紛提刀攥槍,各自奮勇,引領本部軍馬向前沖鋒.嚴顏本來不想參與此戰,但唐雎說如今既然已經投降呂布.那呂布就是他們的主公,以前的朋友已經變成了敵人,此時應該殺敵建功,以表忠心.嚴顏思考再三,當下一撫灰髯,引領著兩萬巴西軍加入戰團,協助魏延與蜀軍厮殺在劍閣的野外.

茫茫原野,喊殺震天.槍矛如林,刀斧如雪.骨碌碌的戰車轟鳴,刺啦啦的號角嗚咽,隨著前軍發生激烈的碰撞,頃刻間便傳來一片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隨後長槍亂舞,鐵矛亂搠.刀斧亂劈,雙方近二十萬人馬在原野上直殺得天崩地裂,血流成河.

荒野陰云漫天密布,滿空冷霧四處飄揚,撲通通鼓炮轟鳴.明晃晃的刀槍簇浪,車撞車,似共工怒撞周山,馬邀馬,似海獸山彪奪食,將對將,如天神地鬼爭功.

雙方士卒在各將的帶領下,人人奮勇爭先,武將捉對厮殺,士兵接陣向前,西涼軍人數雖然處在劣勢,倒也和和蜀軍殺得旗鼓相當.

混戰之中閻行和劉璝再次相遇,你來我往厮殺城一團,一時之間難分勝負,張任在亂軍之中縱橫馳騁,手提鑌鐵槍連劈帶砍,揮舞得虎虎生威,連刺數百名士卒,將校十余人,所到之處盡皆披靡,馬前竟無一合之敵.看到張任如此囂張,周泰便棄了與其厮殺的裨將,策馬前來和張任鏖戰,刀來槍往的厮殺的數十個回合,難分勝負.

就在幾員主將捉對厮殺的時候,其他人也沒閑著,張肅與發須斑白的嚴顏各自提著一把大刀戰在一起,蜀中大將陳蘭對上西涼猛將陳奇,堪堪勉強能招架得住,總之各將都有對手,堪稱將遇良才棋逢對手,一時間誰也奈何不得誰.

甘甯肩窩被張任捅了一槍,因此沒有出戰,而是由副將代為統帥本部軍馬參與厮殺,看了半響,他見到本方人馬已經呈現頹敗之勢,扭頭說道:"可以依計行事了!"

魏延綽刀立馬,目光凜冽的掃視整個戰場,半響後才道:" 依計行事!"

甘甯點點頭,扭頭大喝:"鳴金收兵!"

"鐺,鐺,鐺......"隨著甘甯一聲令下,西涼軍的中軍大纛下傳來一陣尖銳的刁斗聲響,各將聞令,一刀揮退與其厮殺的敵將,紛紛領兵便會,令行禁止,毫無雜亂.

看到西涼軍潰散敗逃,張任那里肯舍,急忙率領大軍掩殺.

西涼軍本就行軍疲憊,而蜀軍卻是以逸待勞,再加上敵軍是他們的兩倍,中軍處又傳來鳴金的聲音,促使得西涼軍無心念戰,轉身奔逃,一時間潰軍如決堤,兵敗如山倒.

劉璝一邊領軍追殺,一邊觀看敗逃的西涼軍,看了半響,他總覺得哪里不對,西涼軍隊伍整齊,陣腳穩固,絲毫沒有敗退的樣子,縱然他們丟盔棄甲,但仍然手握長刀,不快不慢的撤退,總和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他想到了昨天王平說的話,魏延用兵奇謀詭詐,善于誘敵深入,分割包圍,圍而殲之.

想到這里,劉璝大驚失色,他急忙馳騁上前,對著張任說道:"好像有點不對啊,西涼軍雖然在後退,但陣腳沒有紊亂,好像並不是潰敗,倒像是故意兵敗!"

張任此時正殺得興起,那里肯聽:"西涼軍都是能征善戰之輩,這種情況很正常,我們再追殺十里在退兵不遲!"

說道這里,他便在馬臀上輕刺一槍,胯下黃花馬嘶鳴一聲,瞬間就將劉璝遠遠甩在後面.

......

槐樹坡,徐庶矗立在山崗平東一望,遠遠地塵土大起,臉上露出喜色,他又朝著身後看去,只見山崗之下牛馬填滿整座山谷,一往望去不下上萬匹,徐庶看著那些正在啃食草料的牛馬,撫須笑道:"此戰勝負,都在于你們!"

沒過多久,魏延就率領著六萬多名將士越過山崗,他沖著徐庶微微一笑,隨後和甘甯,周泰分兵三路,分別從山崗下從兩邊繞了出去,朝著不同的方向敗逃.

徐庶也不遲疑,姜大手一揮,隨後崗下便傳來一聲炮響,那些正在安靜吃草的牛馬受驚,紛紛逃出崗下,散布在漫山遍野,山谷草原,盡皆牛馬.

天蒼蒼地茫茫,風吹草低現牛馬,那些追來的蜀軍見到漫山遍野都是牛馬,頓時眼睛放光,嗷嗷直叫,紛紛不要命的去搶奪牛馬,在戰爭時期,但凡是繳獲來的戰利品都歸他們所有,一匹馬,一匹牛,那可抵得上幾個敵軍人頭,這可是一筆豐厚的財產,再見那牛馬膘肥,四蹄健壯,眾軍士早已按耐不住,那里還顧得上去追擊西涼軍,紛紛停下腳步,笑嘻嘻的湧向那些牛馬,各自爭奪,好不熱鬧.

雖然張任連番催促大軍繼續追擊,但沒有人願意放棄這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所以對張任的將領置若罔聞,甚至有些將校也參與了搶奪之列,只是這牛馬甚多,平原上搶完了又去搶山谷里的,可是粥多僧少,蜀軍有十萬,而牛馬只有一萬多,所以為了搶奪牛馬,有的將士甚至還刀兵相見,互相砍殺,頓時間慘叫聲連成一片,呼喝聲響徹蒼穹.

劉璝看著地形,心中早已擔憂不已,此時他們的位置屬于一個口袋地形,如果讓西涼軍封住口袋,他們大軍將會死無葬身之地,他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當下連忙拉著張任就往外跑,

張任蕩開劉璝的手,不滿的問道:"你干什麼?"

劉璝急得直跺腳,厲聲大喝:"快走,步走來不及了,你看著地形,如果西涼軍封住山谷,咱們就完了!"

此時大軍除了他們的侍衛和親兵尚且坐懷不亂,其余將士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他們為了搶奪這些財產不惜刀兵相見,已經喪失了理智,如果此時西涼軍將這山谷圍住,一把火就可以把他們全部燒死在這山谷內,劉璝想想就心驚.

張任頓時醒悟,連忙喝令:"不准搶了,鳴金收兵!"

"當,當,當....."刺耳的刁斗聲回蕩在山谷,可是蜀軍將士卻充耳不聞,自顧搶奪財產,絲毫沒有退兵的樣子,就算張任連殺數十人也無法阻止他們.

劉璝朝著張肅一使眼色,兩人一起上前,連拽帶拉地將張任拖出山谷,就在他們剛剛退出谷口,只聽得一聲巨響,天地為一顫,數十顆如同房屋一般大小的巨石從山頂滾落,死死的將谷口給封住,讓十多萬蜀軍走脫不得.

張任見此,臉色瞬間慘白,他跪在地上,手指死死的扣在土里,仰頭悲歎:"不……"

可是下一秒出現的場景讓他心中充滿了絕望,只見天地間連番幾聲炮響,密密麻麻的西涼軍出現在了山谷之上,那是分割包圍而來西涼軍,魏延目光凜冽的盯著山谷內仍在爭搶的蜀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果然不出元直所言,這蜀軍果然都在爭搶牛馬,只是可惜這些牛馬了!"

徐庶笑道:"益州少牛馬,所以一匹牛馬比金子還要貴重,所以他們是抵擋不住誘惑的,至于牛馬嘛,它們與西川比起來,分文不值!"

魏延點點頭,大手一揮:"火油什麼的都給我扔下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百鳥朝鳳,甘甯落敗     下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劍閣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