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呂布臨陣,萬眾矚目  
   
第三百七十二章 呂布臨陣,萬眾矚目

楊懷直嚇得魂飛魄散,心膽沮喪,趁著潘feng被戰馬的鮮血迷了眼,急忙從地上爬起來,使出吃奶的力氣向著本方軍陣逃跑.

"我呸,還敢說是西川名將,連某一斧頭都吃不了,也敢出來丟人現眼,我看你就不要走了,速速留下人頭"潘feng見黃忠和張郃都已經建下斬將之功,他自然也不能落下,他先是嘲諷怒罵一聲,隨後雙腿猛夾馬腹,催馬提斧向前追趕,誓要取蜀將首級回去給呂布當做見面之禮.

楊懷撒腿狂奔,聽見身後馬蹄聲起,急忙扭頭回視,只見那潘feng已經像一頭雄獅一樣追殺而來,當即嚇得三五七魄丟了三分之二:"哪位將軍來救得楊懷性命?"

見楊懷就要被斬,冷苞左手提刀,右手攥槍,就是要去營救楊懷,斜刺里卻早有一將殺了出去,冷苞凝視過去,正是益州主薄黃權.

"賊將休狂,可認得閬中黃公衡?"

潘feng見煮熟的鴨子飛走,當即氣得三尸暴跳,斧頭指著黃權破口大罵:"壞我好事的賊厮,既然你阻我建功,那某就拿你的人頭前去建功,你這黑煞才,不要走,吃我一斧"

話音未落,早就和黃權戰到一處,一雙大斧舞得虎虎生風,宛如哪吒腦海,猴王鬧天宮,奔著黃權狂風暴雨一般又劈又砍,只殺得黃權氣喘籲籲,連連後退,毫無招架之力,十余合之後,黃權體力早已經被抽干,既然救得了楊懷,他也不敢戀戰,想要撥馬退出,只是潘feng的兩柄大斧配合得天衣無縫,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斧頭上劈下砍之際,就像一口大鍾將黃權圈在他的攻擊范圍之內.不得走脫.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冷不防的有一支冷箭從蜀軍的陣腳直射潘feng的門面而來,那潘feng只顧專心厮殺,企圖三下五除二將黃權砍落馬下.那里管得了那支如同流星一般飛馳而來的冷箭.

呂布劍眉一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取箭拉弓,伴隨著一聲悅耳的弦動,一支利箭亦如同流星一般飛出,就在那冷箭即將要取潘feng的性命時.呂布射出的箭鏃就將那支冷箭攔空射為兩段,堪堪救了潘feng的性命,若遲疑半響,恐怕潘feng性命堪憂.

于此同時,黃忠和曹性同時開弓,兩支利箭同時飛出,直射那冷箭飛來的方向而去,伴隨著蜀軍軍陣傳來一聲慘叫,那員暗放冷箭的蜀將被黃忠和曹性射翻在地,一支插在胸口.一支插在腦門,都是致命的一箭.

"主公神射,將軍神射"這千鈞一發的一幕只在瞬間,但卻一絲不落地落入到西涼軍將士的眼中,他們紛紛揚刀高呼,贊揚呂布和二將神射,士氣再加一層.而蜀軍方面偷雞不成蝕把米,羊肉沒吃到反惹一身騷,士氣一低再低.

經此一事,那黃權早已逃脫歸陣.潘feng氣得暴跳如雷,策馬提斧在蜀軍陣前來回馳騁:"我呸,蜀軍盡是宵小之輩,有沒有人敢真真正正的和我打一場.讓我殺個痛快?"

冷苞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臉已經像吃了秤砣一樣鐵青,當下哪管什麼主將不主將的,扭頭吩咐一聲:"吳老將軍,你在此壓陣,待我去會會這厮"

吳懿抽出鞍上盤刀.搶先冷苞一步出陣:"你是主將,在此壓陣,看我去打敗那厮"

冷苞無奈,只能勒住缰繩,同時在心中祈禱吳懿可不能在敗,否則只能由他親自出馬了,潘feng和本方將領對戰的這幾個回合里,他已經大致了解了潘feng的武藝套路,如果由他親自出馬,定能得勝而歸.

話說另一頭,正當潘feng以為蜀軍沒人敢出陣迎敵的時,就見蜀軍軍陣旌旗開之處,一員發須灰白的老將飛馬而出,提刀縱馬朝他殺來.

"你這老頭是不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竟然出陣前來找死,真是老壽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長."潘feng上下打量了吳懿一番,臉上寫滿愁容,手中板斧一指吳懿:"你快快歸正,某的斧下從來不斬老幼婦孺之輩."

吳懿想不到這潘feng還是尊老愛幼之輩,當下笑道:"廉頗七十,尚能日食三斗,我如今不過年過半百,豈能說是老幼婦孺?你要打便打,不打邊退,不要在這里呈唇槍舌劍,逞口舌之強"

"你這老頭蠻不講理,我不和打,你再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潘feng正了正頭上的牛頭盔,甕聲甕氣的勸說.

"小子,想要我走,吃我一刀再說"吳懿一提馬缰,拍馬而來,不由分說的兜頭就是一刀.

潘feng大怒,當下以退為進,一雙板斧同時以力劈華山之勢對著吳懿當頭劈下,勢力力沉,聲勢駭人.

"破"

只聽得吳懿發出一聲中氣十足的暴喝,並沒有策馬躲避,而是揮刀迎上,一招"攔江倒海",大刀斜舉,想要硬抗潘feng的攻勢,

"鐺"的一聲巨響,振聾發聵,五十多歲的吳懿竟然硬生生的接了潘feng兩斧頭,而且面不改色,手中的盤刀攥得緊緊的.

"老小子不錯嘛,再吃我一招鬼剔牙如何"潘feng見到吳懿竟然抵擋住了他的攻勢,以為吳懿是黃忠那樣的老當益壯,當下不在留手,左手大斧劈頭猛砍,右手大斧攔腰斬來.

"苦也"吳懿硬接了潘feng兩板斧,身體內早就五髒六腑翻騰,只是憑借著經驗強作鎮定,唬一把潘feng,不曾著潘feng居然面露喜色,絲毫不留手的連劈帶砸,無奈之下只能苦苦硬抗,你來我往的惡戰了二十余回合,吳懿早已堅持不知,張口噴出嘴鮮血,顯然是受了內傷.

潘feng急忙收住劈出的大斧,對著吳懿說道:"老小子,我不殺你,快回去換人來吧,免得別人說我潘feng恃強凌弱."

吳懿擦了擦嘴上的鮮血,收刀沖著潘fe

eng抱了抱拳:"上將潘無雙果然名不虛傳".說完便勒馬歸陣.

正當潘feng想要再次罵陣的時候,那邊廂忽然傳來一聲慘叫,他急忙扭頭看過去,只見那邊的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馬超一槍挑殺蜀將傅彤,其余三將不敢戀戰,搶了傅彤的尸體,策馬歸陣,也就是說,此時的戰場上只剩下潘feng一人,頓時引得萬眾矚目.

潘feng倒也不懼,在蜀軍陣前綽刀立馬,高聲罵陣:"還有誰?"

蜀軍連輸三陣,折損四將,士氣已經低得不能在低了,必須要贏回一陣,否則必將大敗,冷苞想到這里,扭頭掃了一眼四周,只見所有的大將差不多都已經掛彩,如果讓副將去挑戰,那簡直就是找死,如果此時選擇決戰,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你們壓陣,我去"冷苞咬咬牙,提刀帶槍地縱馬而出,直取戰場上耀武揚威的潘feng,可是還未等他臨陣,天地間轟然炸起一陣驀然令人心跳漏半拍的激烈顰鼓聲,隨即一陣興奮地呼喝聲如同山呼海嘯般響徹整個戰場.頓時間,飛仙關外鼓聲雷動,喊聲大舉,如催天塌地,岳撼山崩,蜀軍將校無不大驚失色.

只見西涼軍旌旗開之處,呂布策馬提戟,傲然出陣,一人一馬如烈日驕陽,分外奪人眼目,只見他金冠束發,兩束大紅雕翎迎風招展,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飛入鬢,雙目開合入電,一身金光燦燦的戰甲,反射刺目的陽光,令人難以睜開雙目,鞍前龍蛇弓鞍後青峰劍,手中二丈長戟,在加上九尺開外的身軀,給人一種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壓力.

胯下赤兔馬,如同一團升騰的火焰,赤紅奪目,奔跑間四蹄如飛,有騰空化龍之狀,遠遠望去,赤馬金羈,人如虎,馬如龍,當真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潘feng也不用呂布驅趕,很自覺的策馬歸陣,留下呂布和冷苞在戰場上對峙.

呂布很直接:"給你一個機會,五十回合之內我要是打不贏你,我就退軍,要是打贏你了,你就讓出飛仙關如何?"

冷苞說:"溫侯此言當真?"

呂布回答:"某向來說一不二,來吧,讓我好好看看排名第二的西川四將到底有多厲害"

西川四將,張繡排第一,冷苞排第二,劉璝排第三,鄧賢排在最後,張任的武藝和張繡不相上下,只是不知這排名第二冷苞武藝如何,想想應該不會太差,不然也不會排在第二,只是不要讓他太過失望的好.

冷苞也不答話,提刀攥槍,來戰呂布,兩馬相交,冷苞怒吼一聲,手中的短槍如同擺設吐信,奔著呂布的咽喉就是一槍.

呂布劍眉輕挑,側身躲過冷苞的短槍,隨後一勒缰繩,手中畫戟帶著一陣破空的聲音攔腰掃向冷苞的腰際.

冷苞驚駭,連忙揮刀去擋.

只聽得一聲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之聲,冷苞只感覺虎口一陣發麻,手中盤刀險些脫手而出,方才知道呂布不是他能敵的,就算西川四將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就算是這樣,冷苞也沒有心生退意,而是使出渾身解數,將平身所學全部招呼到呂布身上,企圖想要硬抗五十合讓呂布退軍.

可是呂布絲毫沒有給他機會,伴隨著一陣金鐵交鳴的鏗鏘聲,手中方天戟上下翻飛,刺挑紮戳,專門尋找冷苞的要害,冷苞不敢大意,手中刀槍隔攔造架,沉著與呂布厮殺.

就這樣,兩人刀來戟往,在沙場中央轉燈兒般的厮殺,直踩踏的泥土飛濺,亂草紛飛,只戰了三十余回合,冷苞就被呂布一戟掃落馬下,槍斷刀卷,吐血不止.未完待續.

...

上篇:第三百七十一章 女將初建功,馬超戰四將     下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鄧賢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