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三章 鄧賢之死  
   
第三百七十三章 鄧賢之死

朔風凜冽的吹,呂布的兩束大紅雕翎迎風招飏,猶如天神下凡.△↗,

蜀軍連敗數陣,折損四將,當所有人定睛觀望冷苞和呂布的時候,那邊廂的冷苞卻早已被呂布一戟掃落馬下,吐血不止.

這一刻,沙場上的所有人都被震撼了,甚至就連呼吸都已經忘記,沙場上死一般的寂靜,耳畔只有北風吹得旌旗獵獵的聲音,這一刻,曠野中二十多人屏住呼吸,齊齊把目光頭像了立馬橫戟的呂布,及其倒在地上的冷苞.

冷苞身為西川四將,他在蜀軍心目中的位置就好像呂布在並州軍心目中的位置一樣,他和張任是蜀軍的心靈寄托,是蜀軍的希望,可就在剛才,他們奉之為神的大將居然就這樣被呂布三下五除二的掃翻在地,這一刻,所有的蜀軍都認為他們要敗了,看著前方如狼似虎的西涼軍,許多人都覺得褲襠濕漉漉熱乎乎的,不知有多少人被天神下凡的呂布嚇尿了,隨著一陣春風襲來,剛剛還熱乎乎的褲襠頓時變得嗖涼,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恐懼的看著戰場上提戟立馬的呂布.

呂布看著地上吐血不止的冷苞,正色道:"再給你們一個機會,全部上來,如果能打敗我,我就退兵!"

這一聲好似從舌尖上迸出來一陣雷轟,登時響徹整個戰場,飛仙關下,短暫的沉寂之後再次因為呂布的話而陷入躁動.

呂布這樣做並非沒有道理,一則他需要在蜀軍將士的心目中樹立起高大威猛的形象,軍中崇拜強者,不管是誰,只要比把他們打得心服口服,他們才會尊重你.擁護你,二者他好久沒有親自臨陣,剛剛三下五除二打敗冷苞,那只是牛刀小試,根本就不過癮,此時蜀軍軍陣大大小小戰將不下數十人.其中能征善戰之輩至少有七八個,只要他們並肩子齊上,這樣呂布才打得開心,打得酸爽.

冷苞閉口不語,因為他知道,就算帳下的將領並肩子齊上也不是呂布的對手,在川蜀,有的將領只是繡花枕頭,比如那楊懷也算得上名將了.只是他謀略上算得良將,那武藝簡直就不忍直視,否則剛才也不會被潘鳳一斧頭打得落荒而逃;吳懿武藝雖然不錯,但歲月不饒人,對上一般的將領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如果對上呂布這樣的絕世武將,恐怕就是一戟一刀的事情;那黃權馬馬虎虎,算不得名將之列就更別說張南張翼之流.敲敲計算器算了算,能和呂布打的除了他和鄧賢.就沒有別人了.

但冷苞不想打,並不代表別人不想打,那鄧賢本就是脾氣火爆之輩,聽到呂布在哪里大言不慚,當下氣得暴跳如雷,提刀縱馬搶先殺出陣來:"大言不慚.先吃我一刀再說!"

呂布臉上沒有絲毫的動容,只是漫不經心的問道:"先前你准備擒拿某之愛女,正愁沒有機會替她出氣,你來的正是時候,不過你最好先報上姓名.否則一戟下去,恐怕連報號的機會都沒有!"

"聽好了,梓潼鄧賢是也!"

話音未落,鄧賢咆哮一聲,劈頭一刀,迎面斬向呂布.

呂布催馬閃開,順手還了一戟:"還不錯,配得做我對手"

鄧賢身為西川四將之一,武藝的確不俗,呂布沒有小覷,揮戟策馬,酣戰鄧賢.

"好狂妄的口氣,別人怕你,我卻不怕!"

鄧賢的副將張南氣得咬牙切齒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催馬向前,手中大刀一記"海底撈月",由下而上攔腰斬來.

"雕蟲小技,也敢出來獻丑!"

一聲虎嘯,好似一記雷轟電閃,呂布手中畫戟一招橫掃千軍,劈頭砸向張南的腦袋,呂布的畫戟比一般的武器長上半截,如果張南在不揮刀去擋,下一秒恐怕就會慘死呂布的戟下,誰知那張南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面對呂布砸過來的畫戟,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刀勢不減,攔腰斬來.

"你這是找死!"呂布眉毛輕輕一挑,眼里閃過一絲慍怒,一提缰繩,赤兔馬嘶鳴一聲,抬起後蹄猛地踹在了張南戰馬的腹部,那戰馬發出一聲悲鳴,竟然硬生生的被赤兔馬踹碎了五髒六腑,倒地在上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是活不成.

呂布縱馬過去,挺槍便刺,既然這厮找死,也怪不得他心狠手辣,張南剛剛起身,那邊廂就見呂布挺戟刺來,此時躲閃已經來不及,就在他閉眼待刺得時候,倒在地上的冷苞騰地飛身而起,猛地撲在了張南的身上,兩人雙雙倒在地上,堪堪躲過呂布的殺招.

"老夫今日三生有幸,竟然能與溫侯在戰場上相遇,應當調教一二,雖戰死沙場此生也無憾了!"

吳懿猛地吐出一口汙血,隨後縱馬放缰,提刀來戰,他旁邊的楊懷也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自信,當下也不管不顧,攥槍縱馬,緊隨其後.

"豈能少了我黃公衡",既然呂布已經說了要力戰群將,而且還能為高沛以及戰死的蜀將報仇,黃權自然不肯落後,綽槊緊隨吳懿,楊懷撲了上去.

冷苞本想阻止,但見眾將已經和呂布戰到一處,當下將心一橫,攥刀提槍,飛身上馬,與鄧賢,吳懿,楊懷,黃權一起圍著呂布厮殺,不求斬殺呂布,只求能打敗他,讓本方士氣有所上升,那邊廂的張南咬咬牙,扛著大刀奔跑回陣,挑得一匹神俊的戰馬後,再次揮刀來戰.

"吃我一槍!"冷苞暴喝一聲,手中短槍橫刺,奔著呂布門面就是一槍,快如閃電,其疾如風.

呂布揮戟撥開,身後鄧賢大刀就呼嘯而至,呂布不慌不忙,使了一招蘇秦背劍,反手招架.

吳懿大喜過望,手中樸刀兜頭劈來,楊懷不甘落後,挺槍便刺,一個斬馬上將,一個刺坐下馬,攻勢同時呼嘯而至,端是刁鑽詭譎,凶狠無比.

呂布不慌不忙,斗志高昂,見招拆招,遇式破勢.

賈詡裹了裹身上的大裘,目視注視著整個戰場,扭頭對著沮授說:"川蜀多英傑,此言不假,這些蜀將明知是死,但卻像飛蛾撲火一般前仆後繼,實屬不易!"

沮授點點頭:"的確不易,但也有孟達龐義之流,沒有絕對的仁義,也沒有絕對的忠誠."

賈詡又詢問旁邊的黃忠:"以將軍之見,這場厮殺還有多久才能結束?"

黃忠看了半響,回答說:"三十合之內能結束戰斗!"

賈詡眼里閃過一絲狠戾:"蜀軍戰敗已成定局,叫眾將做好准備,只要厮殺結束,立即率領大軍壓上去,千萬不能讓蜀軍回飛仙關,我們要一戰定西川!"

黃忠拱手應諾一聲,旋即便將賈詡的命令傳了下去,眾將得了命令,紛紛策馬壓陣,一人統率一軍,只能厮殺結束,然後一齊掩殺上去.

看著戰場上許多蜀將圍住呂布轉燈兒般的厮殺:呂玲琦有點擔心,他問賈詡:"老先生,父親會不會有事?"

潘鳳正了正頭上的牛頭盔,拍了拍板斧:"大小姐放心,只要主公不敵,我就前去助他一臂之力,再說了,這些蜀將也叫將?主公要殺他們,那還不像砍瓜切菜一樣,之所以和他們打這麼久,恐怕主公惜才,不過……"

"不什麼?"呂玲琦急忙詢問.

"不過會後一兩個倒黴鬼會死在主公的戟下."張郃補充道.

就在這邊正在討論的時候,那邊的厮殺已經到了白熱化狀態,冷苞看到呂布的攻勢慢了半拍,當下一招"力劈華山"兜頭劈來,就在他的大刀劈出之際,鄧賢的樸刀也橫斬過來,吳懿的大刀自背後砍向呂布的後背,張南也不甘落後,長槍直戳呂布的雙目.

"給某破!"

一聲暴喝,呂布畫戟入電,揮舞如錘,先是畫戟崩開冷苞的大刀,旋即蕩開鄧賢的樸刀,鄧賢的大刀在重擊之下失去掌控,又將吳懿的大刀撞開.

連破三人之後,迎面而來的就是張南的長槍,此刻已經刺到了呂布門面三寸的距離,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呂布抽出腰間佩劍,直刺張南的咽喉,快如閃電,仿佛像是一條毒蛇一樣竄了過去,自下而上閃電般刺出.

張南眼見就要一槍將對方刺于馬下,心中不由得暗自竊喜,只是槍尖還沒刺到對方,卻直覺得咽喉一陣劇痛,咽喉里嗖嗖進風,原來是被呂布後發先至,一劍刺入張南的咽喉,然後抽出佩劍,那張南的咽喉就像盛滿水的碗口一樣,鮮血慢慢的從他脖子里溢了出來.

呂布一劍刺死張南,惹得鄧賢勃然大怒,當下不顧性命的對著呂布猛砍猛殺,呂布挑攔招架,連拆二十余回合,抓住鄧賢的破綻,挺戟便刺,可憐那鄧賢堂堂西川四將,只因副將戰死,怒火攻心,以至于刀法凌亂,被呂布抓住機會,一戟刺落馬下,身死命消.

冷苞目眦欲裂,正欲上前再戰,只聽得天地間傳來幾聲炮響,好似晴天霹靂,振聾發聵,放眼望去,只見密密麻麻的西涼軍已經朝他們沖殺而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呂布臨陣,萬眾矚目     下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阻騎兵四將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