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四章 阻騎兵四將爭雄  
   
第三百七十四章 阻騎兵四將爭雄

冷苞看到鋪天蓋席卷而來的西涼軍,不顧鄧賢戰死一痛,急忙率領眾將回軍壓陣,隨後短槍一招,率領十萬蜀軍將士迎了上去.…≦,

飛仙關的曠野,二十多萬人馬厮殺成一團,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隨著呂布單騎沖鋒在前,黃忠,馬超一左一右並綹馳騁,他們身後,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並州狼旗和西涼鐵騎,四萬騎兵好似一股鐵甲洪流朝著冷苞的大旗席卷而去.

四萬鐵騎猶如驚濤駭浪,卷起漫天塵土,視十萬蜀軍為無物,就好像是一列列風馳電掣的小型火車,在戰場上橫沖直撞,劈波斬浪,所到之處,人頭亂滾,殘肢亂飛,血流成河,慘不忍睹.

"漢升將軍助我斬將奪旗!"

看到冷苞的大旗就在不遠處,馬超頓時大喜,此次他之所以參戰,那是因為呂布說了,想要娶呂玲琦,就要馬超幫他斬將奪旗,攻城略地,如今看到敵軍主將正在那里指揮戰斗,呂布又不知道帶著成廉和魏越殺到那里去了,身邊只有一個老將黃忠在那里殺得不亦樂乎,當下急忙招呼一聲,單槍匹馬,殺將進入蜀軍腹地.

"老夫來也!"

黃忠朗聲大笑,當下猛夾馬腹,絕塵神駒哧溜一下趕上馬超,使得黃忠和馬超並綹馳騁,兩人胯下皆是絕世神駒,四蹄撒歡飛馳,就好像要飛起來一樣,載著兩人好像利箭離弦一樣飛馳,勢不可擋,兩人一個提刀,一人攥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身後兩萬鐵騎在副將的帶領下,催馬趕上,護著黃忠和馬超沖入蜀軍陣腳,兩萬鐵騎猶如滾滾洪流,席卷而至.

冷苞冷視席卷而來的西涼鐵騎,手中令旗一揮:"誰與我拿下此獠?"

"末將願往""末將願往!"

隨著兩聲雄壯的允諾.一左一右響起各自閃出一將,冷苞凝視,正是黃權和張翼,雖然知道黃忠和馬超的厲害,可如今大敵當前,他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紛紛出列請命.

冷苞面無表情:"撥你二人一人一萬騎兵,分別從東,南兩個方向包抄過去,切記.能戰便戰,不能戰便回來!"

待兩人想了想,冷苞又對楊懷說:"給你一萬兵馬,敢不敢去協助黃權,張翼二位將軍?"

楊懷悍然出列:"有何不敢!"

冷苞點點頭:"那好,甕城內還集結了一萬騎兵,那是我們益州的家底,如今大戰以處于白熱化狀態,是輸是贏.全憑天意,如果輸了.我們都將以死謝罪!"

他起初只是想通過斗將來試探一下並州軍的實力,不曾想馬超和潘鳳如此厲害,打得本方一敗再敗,無奈之下他只能親自出戰,想要提升一下本方軍士的士氣,不曾想卻引出了無雙呂布.雖然兩人有過協定,不過他和呂布都明白,那協定狗屁不如.

想到這里,冷苞開始在戰場上搜尋呂布的身影,只見方圓百里的戰場上.呂布出來東面的位置上,在他的帶領下,並州軍勢如破竹,一路高歌猛進,殺得蜀軍芝麻開花節節後退,眼看著就要突破陣腳.冷苞大急,急忙揮舞令旗,分兵前去堵住缺口,企圖阻止呂布的凶猛沖鋒.

另一邊,眼看著兩軍騎兵就要迎面撞上,黃權手提大刀沖鋒在前,楊懷,張翼二人各自提刀攥槍,並綹馳騁,追隨著黃權的馬蹄向前馳騁,身後三萬騎兵如潮水一般追隨在後.

"分!"

眼看著兩支隊伍就要迎面撞上,短兵相接,就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時候,沖鋒在前的黃忠和馬超同時揮舞刀槍,各自率領一萬人馬像一把擎天巨劍破開波浪一般,兩萬匹戰馬嘶鳴著兩旁分開,繞開了蜀軍騎兵的沖鋒.

黃權帶隊沖鋒,心里早已抱著死志,身後的騎兵也都蓄滿了全身力氣,恨不得迎面和西涼軍拼個你死我活,不死不休,只是迎面相遇,眼看著就要撞到一起的時候,西涼鐵騎突然兩旁分開,讓蜀軍的騎兵猶如一把尖刀插在了水里一樣,毫無著手之力.

就在黃權和楊懷一左一右,准備迂回包抄的時候,忽然天空黑壓壓的一片東西傾灑而下,那尖銳的破空聲好似電閃雷霆,驚得黃權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中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箭鏃,如蝗似雨一般.

"快跑,!"

黃權失聲咆哮著,急忙令下蜀軍騎兵逃跑,可是由于他們沖得太猛,如果此時調轉馬頭,必會被後來趕上的騎兵踏成齏粉,如果不退,就會被密密麻麻的箭鏃射成刺猬,退亦死,進亦死,端是生死難以抉擇.

瞬息之間,如蝗似雨的箭鏃就傾灑下來,伴隨著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嚎,數千騎兵瞬間就被射翻在地,那些被射死的還好,沒被射死的躺在地上慘叫了幾聲,就被後面趕來的騎兵瞬間踏成了肉泥,慘不忍睹.

箭雨只是一波,目的就是殺散蜀軍的騎兵沖鋒,就在蜀軍騎兵被射得七零八落時,從兩邊分割出去的馬超和黃忠引領騎兵迂回過來,直取黃權和楊懷.

"呔,可認得黃忠?"黃忠縱馬向前,手中三亭砍山刀以雷霆萬鈞之勢,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當頭劈來.

黃權大驚失色,急忙提起武器向迎,只是他那里是黃忠的對手,還沒得他揮刀去擋,黃忠的三亭砍山刀帶著風聲劈向黃權的腦門.

"彭"的一聲,猝不及防之下的黃權被這萬鈞之力結結實實的劈中,連人帶馬被黃忠劈成兩半.

"公衡?"

楊懷大驚失色,急忙策馬向前,想要搶奪黃權的尸體,他還沒有跑到半路,只見銀光乍現,一杆銀蛇般的長槍斜刺里迎面挑來,"噗"的一聲刺進了楊懷的嘴巴,斜斜向上貫穿腦門,猛地一用力,從馬上挑了下來,光你黃忠殺人怎麼行,我馬孟起不表現一下怎麼能行.

自從結識黃忠,馬超三天兩頭就會前去找黃忠切磋武藝,他打不過呂布,卻和黃忠打得不相上下,戰場上見到黃忠再斬一將,今日收割了兩顆大好人頭,爭強好勝的馬超當然不肯示弱,挺槍將楊懷搠死,也摘了兩顆敵將人頭.

"你這小娃娃!"黃忠撫髯一笑,目光看向已經落荒而逃的張翼,當下急忙催動絕塵神駒去取張翼的腦袋.

"賊將那里走,可認得我黃忠!"

張翼奔逃正急,身後突然傳來夢魘一般的聲音,嚇得三魂去了七魄,當下急忙扭頭看去,只見那黃忠揮舞著鑾金砍山刀,像追魂無常一樣追殺而來,看著即將落下的大刀,張翼急忙揮槍去擋.

只聽"咔擦"一聲,兵器相交,張翼的槍杆一折兩段,三亭砍山刀巨大的沖擊力迎頭砍來,又是"嘭"的一聲,再次把張翼連人帶馬劈成兩段.

馬超在旁邊不禁暗自皺眉.

這黃忠老當益壯,直接把人砍成了兩段,聽玲琦說,這黃忠經常把人砍成兩段,或者齊肩砍為兩段,亦或者攔腰斬為兩段,這是有多大的仇恨,都不給別人留個全尸.

震天動地的殺聲之中,蜀軍騎兵的三員帶頭大將就這樣被人砍瓜切菜一般殘忍的殺害,這讓沖在前面的騎兵頓時軍心大亂,只能憑著余勇和西涼鐵騎厮殺成一團,只是西涼軍久負盛名,而蜀軍騎兵卻不及這些久戰沙場的騎兵,頓時被殺得血流成河,潰軍如決了堤的河水,四處逃竄.

馬超看著已經開始往後退的蜀軍騎兵,手中長槍連番揮舞,宛如萬朵梨花無處不在,又如水銀泄地填滿周圍的戰場,那森然的槍尖好似千萬條銀色纏繞而去,瞬間便將從他周圍逃竄的瞬間騎兵挑翻在地,他說:"黃老將,敢不敢與我比試一番,你我用出全力,堵住這支蜀軍騎兵如何?"

"可以"

黃忠答應一聲,在戰馬倒退的時候,大刀氣勢如虹,破甲入肉,又將一名騎兵砍為兩段.

"將軍,你的手酸不酸?"馬超一面阻敵,一面詢問黃忠.

黃忠說:"你管我酸不酸!"

話音未落,手中大刀橫掃,叮叮當當一陣亂響,噼里啪啦的將沖在最前面的三五個騎兵砍翻在地,且戰且退,就是要阻擋蜀軍騎兵.

馬超不甘落後,長槍靈活輕盈,雖然不想黃忠那台割草機收割人命,但死在他槍下的亦不在少數,槍槍封喉,出手入電,瞬間挑殺了數人.

蜀軍騎兵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紛紛吶喊授首,將手里的長矛,樸刀,環首刀竭盡全力的朝黃忠和馬超身上招呼.

"二位將軍勿憂,潘鳳來也,哈哈哈"

就在兩人血染戰袍之時,那邊廂忽然傳來潘鳳的聲音,兩人回首看去,只見鐵塔一般身軀的潘鳳殺將進戰場,手中板斧左劈右砍,殺得蜀軍連連後退,半響的功夫就殺進了戰場,潘鳳的到來著實讓兩人的壓力大減.

"怎能少了張郃!"

張郃清癯的臉上充滿笑意,樸刀勢大力沉,但凡過去,人頭滾滾,硬生生的砍開出一條血路,緊隨潘鳳殺進了戰場.(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鄧賢之死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