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

雖然四將勇猛難當,皆都是以一敵百之輩,但想憑借著兩血肉之軀,想要完全阻擋兩萬多騎兵是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但四將卻硬生生的把騎兵前進的速度降低到了最慢的速度.

呂布瞧見,畫戟一揮,率領兩萬並州狼騎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而且在主將身亡,副將陣亡,再加上無人指揮,各自為戰,這伙騎兵瞬間成為了散兵游勇,被兩萬並州狼騎和兩萬西涼鐵騎圍成鐵桶一般逃脫的不得,難以逃脫.

"沒有機會了嗎?"

看到黃權楊懷戰死,蜀軍騎兵被包圍,冷苞的心頓時下沉,再加上西涼軍將領各個勇猛,殺得蜀軍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此時此刻軍心早已渙散,他看見,已經有不少壓陣的士卒已經開始逃回飛仙關,督戰的將校根本抵擋不住,由于從眾心理的影響,也有不少的將校隨波逐流,紛紛策馬逃竄.

"鳴金收兵!"

冷苞絕望之下喝令收兵,他不想全軍覆沒,如果再不撤軍,益州真的沒有機會了,隨著冷苞一聲令下,蜀軍軍陣傳出清脆的刁斗聲,那些早就想逃跑的蜀軍如蒙大赦,紛紛撒丫子狂奔,逃回飛仙關,留下尸橫遍野的疆場.

蜀軍且戰且走,曹性,成廉,魏越等人率軍尾隨追殺,只殺得殿後的蜀軍積尸盈路,跪地求饒者數不勝數,看到主力大軍已經丟下自己遠去,苦苦掙紮的那些蜀軍騎兵胡亂的抵抗了一番,只能放下武器求饒:"願降,我等願降!"

這支騎兵雖然比不上並州軍的騎兵,但也屬于百戰之士,久經沙場之輩,蜀軍騎兵少,所以裝備都是精具斗甲,呂布自然不會拒絕接收,讓黃忠率領部分人馬接受他們的投降.他則親自帶領人馬趁勢奪關.

飛仙關下,七八萬西涼軍連番攻打,在損失了千余人馬後,終于打碎了飛仙關的城門.城門一破,就意味著飛仙關已經有一半掌握在了西涼軍手中,在各級將校的帶領下,七八萬西涼軍一齊上前,各個奮勇.以猛虎下山之勢殺進關來,蜀軍如何能抵擋得了氣勢如虹的西涼軍,一退再退,一追再追,只殺得蜀軍漫山遍野的潰逃,尸橫遍野,十萬人馬,來時浩浩蕩蕩,去時惶惶如喪家之犬,要多倉皇就有多倉皇.

餐月如鉤.霧靄朦朧,天空中云淡風輕,大地上蕭瑟殘次,雖是深夜,但益州刺史府依然是人滿為患,議事大廳內,劉璋疲憊不堪的坐在首位,下方文臣武將則侯立兩側.只是無論是謀士還是武將,都沒有劉焉在世時那種滿堂皆坐的景象.

許靖邁步出列,對著劉璋拱手說道"啟稟主公.張任將軍在劍閣大敗,五萬大軍全軍覆沒,劉璝,張肅等將戰死,張任,王平被魏延生擒.劍門關守軍不戰而降,此時我軍東部戰線已經土崩瓦解!"

"啟稟主公,冷苞將軍在飛仙關大敗,十萬大軍十不存九,鄧賢,黃權,楊懷等將盡皆戰死,我益州二十萬兵馬經此兩戰後土崩瓦解.西川四將有二將戰死,大將更是不計其數,近十萬精壯喋血疆場,被西涼軍俘虜或者主動投降的精壯也超過了五萬,此時整個益州都被這個消息鬧得人心惶惶,下一步該如何做,主公還是早早決斷啊"王累不顧額頭上已經布滿豆大汗珠的劉璋,邁步出列,朗聲說道.

劉璋驚座而起,指著王累問道:"如今西涼軍到那了?"

王累說:"東面大軍已經打到梓潼,北面大軍已經過了江油,不日兩支大軍就會在綿竹會師,成都危矣!"

劉璋第二子劉閘豁然起身,感覺渾身的皮膚都要燃燒起來:"這太荒謬了,這怎麼可能,就算冷苞在鹿頭關大敗,但我們在江油屯有重兵,怎麼說丟就丟?我告訴你,你休要再此胡言亂語."

"二公子怕是不知道,入蜀除了葭萌關,還有另一條路可以直擊江油"

王累的話雖然說得很輕,但調子頗為鏗鏘,久久的在議事廳里回蕩著,眾人聽後,滿堂轟然,自古入蜀只有葭萌關,哪有還別的路,他們皆茫然的看著王累,都不明白王累為什麼這麼說,除了一個滿臉淡然的中年人外.

王累看了看那個中年人,便向眾人解釋,在摩天嶺有一條小路,名叫陰平小道,他的四周都是高山鐵壁,一路都是荊棘滿地的山谷,是一條險峻的小路,那里地勢頗為凶險,稍不留意就會墜入萬丈深淵,但賈詡用兵一向以奇謀制勝,保不齊他不會令士卒翻山越嶺,奇襲江油.

完了王累又接著說:"冷苞將軍在飛仙關大敗,西涼軍一路尾隨追殺數百里,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許靖再下一記猛藥:"主公難道忘了,兩次劍閣失守,都是被西涼軍從背後奇襲的,事實證明那條陰平小道確實存在."

劉閘指著王累破口大罵:"你們為什麼不早說?你們肯定勾結了呂布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們這些東州士林沒有一人好人!"

王累冷哼一聲:"二公子怕是冤枉我了,記得當初李參軍給主公提醒過,只是主公沒有在意罷了!"

劉璋的嘴唇蠕動了一下,扭頭看向那個滿臉淡然的中年人,那就是參軍李嚴,記得當初李嚴和他說,在陰平有條路可以直擊巴蜀,主公可以在馬閣山開闊地帶布下重兵,然後派人在摩天嶺的暗處下寨,守住陰平道的山路,就可以輕松的甕中作弊,讓來犯之地有來無回,只是那時劉璋剛剛坐上州牧的位置,再加上李嚴並不是他的心腹,所以並沒有采納,現在想起還真是後悔,如果當初他聽李嚴的,或許劍閣和江油就不會失守,江油和劍閣不失,那他就還有機會,可是現在他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劉閘剛想反駁,劉璋急忙伸手阻止,他問王累:"照這樣看來,西涼軍就要打到成都了,諸位可有什麼好計策?"

蜀郡君丞許靖搶先一步回道:"現在巴郡和巴東二郡還在主公手中,主公何不移駕二郡?"

如今這是最好的法子,西涼軍現在已經兵臨綿竹城下,雖然綿竹亦有大軍駐守,但許靖並不看好它,冷苞張任的二十萬大軍都敗了,更何況那座只有一萬大軍駐守的小城,如果劉璋現在逃的話還來得及,若是想要翻盤打敗呂布,那簡直比蜀道還難,難于上青天.

"如果呂布打下成都又來攻打二郡,我又該如何?"劉璋接著詢問.

許靖說:"那只有去荊州了!",劉表是漢室宗親,以他的名望,他或許會收留劉璋,讓劉璋能平平安安的渡過一生,這也沒有辜負劉焉死時對他囑托:保住劉家一絲血脈.

劉璋聞言,眼神變得黯淡無光,他看了看議事廳的大殿房梁,嘴唇蠕動了幾下:"難道我真的沒有機會了嗎?"

王累說:"主公,呂布帳下能征善戰之輩甚多,再加上賈詡等人的輔佐,益州之內根本無人能與之抗衡,如今只有三條路可選,要麼投降,要麼死戰,要麼撤退,投降呂布,按照呂布的性格,或許主公不會死,但也不會好過,撤退縱然能保得住性命,但以後就得老老實實的做人"

王累的話頗為露骨,分析了劉璋如今面臨著艱難的抉擇,要麼死要麼生,生死把握在劉璋自己的手中,只在他一念之間,要死的話就要死得壯烈,要生得好就得窩窩囊囊的活著,受別人冷眼.

劉璋雙手扶在桌案上,頭顱低垂,肩膀顫抖,看樣子好像是在哭,群臣見後,都暗自嗟歎,想想也是,一個人從州首瞬間變得一無所有,無論是誰,遇到這種事都難以承受,哭哭也是應該的.

可是他們卻錯了,劉璋不是哭,而是在笑,他放聲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直到胸中的氧氣被抽干,他這才止住了笑聲,擦拭了一下眼睛笑出來的眼淚,斷斷續續的說:"逃?…我往…哪里逃,父親把如此偌大的家業交給我,如今就要敗在我的手中,父親沒有從陵墓里爬起來掐我就算好的了,傳我的命令,成都軍民全城備戰,呂布要想奪得成都,就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

劉璋的命令一下,頓時就有一些貪生怕死的人開始反駁,他們紛紛規勸劉璋退守二郡,然後集中兵力駐守,等待合適的時間反攻成都,就在眾人是戰是逃的時候,忽然有侍衛進殿稟報:"啟稟主公,龐別駕來了!"

龐別駕就是龐羲,他一直在巴東和劉表周旋著,如今回到成都,肯定是帶來了什麼好消息,劉璋頓時又感覺抓住了一顆救命稻草,急忙叫人把龐羲帶進來.

侍衛領下命令退下,須臾便帶著龐羲走進了議事廳,龐羲在益州政變結束後就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巴東,只是數個月不見,他顯得更加的蒼老.

龐羲走進大殿,對著劉璋拜道:"老臣拜見主公!(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阻騎兵四將爭雄     下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投降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