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六章 投降呂布  
   
第三百七十六章 投降呂布

華燈初上,照得益州刺史府如同白晝,因為最近戰事頻繁,劉璋便沒有回位于成都城外的豪華府邸居住,而是朝儀從簡的住在這刺史府內,劉璋的身為益州之主,以前住在刺史府的官員當然不能在住在這里,劉璋的寢室內,幾個蟠虯香爐堆放在屋內的四角,徐徐冒出令人沉醉的香氣.

散議停當,劉璋單獨召見了龐羲,當一切都恢複安靜之後,劉璋吩咐所有人都出去,在屋子里轉了一圈,還用腳輕輕踏了踏地板,看是否有空層,檢查完後之後,劉璋回到主位上,對龐羲道:"沒有異狀,可以放心說話了!"

經過孟達之亂,劉璋算是草木皆兵,每天都疑神疑鬼的,好像看所有人都是呂布的奸細一樣,比如用今天的事情來說,他之所以如此小心,就是怕有人在刺史府內打下暗道,偷聽他們說話.

"主公,你最近身體如何?"龐羲有些擔心地說,從開戰之處都現在為止,劉璋的精神一直像是一根繃到極限的弓弦,及時是鐵打銅鑄的將軍,也撐不住如此小號,更何況一個養尊處優的州牧.

劉璋微微搖了搖頭,只是用手指捏了一下太陽穴,明淨的眼睛已有遮掩不住的魚尾紋:"我還好,龐公肯定比我更累,不知那劉表是否答應出兵了?"

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如今從各個方面來看,局勢都對成都頗為不利,如果不出意外,呂布的西涼軍不出半個月的時間就會兵臨成都城下,到時候縱然是孫武在世恐怕也會束手無策,如今劉表成了他唯一的希望,雖然知道劉表有名無實,但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這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臣王累,求見主公!"

"王累?"劉璋頓了一下.隨後看了龐羲一樣,見龐羲點頭後便叫他進來,這王累也算是益州的老臣了,劉焉在的時候做起事來還算盡心盡力.只是不知道他是真心為劉焉做事呢還算另外他圖.

王累推開門,以下屬特有的恭順步伐趨步向前,他已經年過五十,快六十了,因此動作不怎麼靈活.但卻十分認真,一絲不苟,劉璋注意到,他今天穿的不是尋常服色,而是一套暗黃色裝束,腰間還懸著一派細碎的穗子,這種服飾在非常正式的場合,才會被任職的官員穿在身上,比如一年一度的祭祖,祭祖之所以這麼穿.那是想要向先祖展示子孫如今的地位,官職,是否封侯等,當然也在朝會的時候也這麼穿.

王累一進屋,便施以全禮,整個人匍匐在地板上,斑白的頭發在燭光下格外醒目.

龐羲板著臉問道:"王累,這麼晚了,主公又沒傳你,這麼自己進來了?"

非傳擅入,這可以算是刺客行為,在州牧府里是個眼中的罪名.王累趴在地上,頭垂得非常低,聲音卻很堅定:"我有一事不明,懇請主公解答!"

"講!"龐羲有點不耐煩.他催促王累快點說.

豈料龐羲壓根沒有理睬他,而是把目光投向劉璋:"敢問主公,你是不是要投降呂布?"

這輕輕的一句話,卻讓屋子內頓時被一層看不見的寒霜蓋滿,龐羲和劉璋飛快地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都有一些慌張.龐羲眼睛一立:"王累,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主公豈會投降呂布?"

"卑職只想知道,主公是否想投降呂布?"王累倔強的追問著.

從一切的事情來看,劉璋已經有了投降呂布的征兆,如果劉璋投降,那他們東州士林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因為雍涼一派的覆滅,都是他們荊州一派作為推手,如果呂布打進成都,他們是第一個遭殃的人,畢竟他們為了阻止呂布入蜀,無所不用其極,處處和呂布作對,暗地里把呂布安插在成都的眼線一根根拔出,他們已經徹底的得罪了他,所以王累不希望看到劉璋投降呂布.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奉勸你不要太過放肆!"龐羲豁然起身,聲音有些惱怒:"你也算先主的老臣了,怎麼還在為家族著想,如今風云際會,你我都應該為保護主公為己任!"

面對龐羲的威壓,王累雙臂撐地,雙肩高聳,如同一只蒼老倔強的臥虎:"我已侍奉二主,家族與我早已是空中閣樓,自先主入蜀以來,自刎盡心竭力,從無疏失,從漢中到巴蜀,從巴蜀到成都,一路顛沛,從未半點離心……"

徒然間,王累猛地抬起頭來,雙目泛著血絲,目光入電的直直射向龐羲:"你也不想想,主公投降呂布會有什麼好下場,呂布從漢陽開始,一直到漢中,投降他的郡守除了韋康,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呂布每占領一州一郡,都會用各種手段將以前的州郡長官除掉,如果你是呂布,在打得益州後是否會饒恕主公性命?野火不盡,春風又生,放虎歸山,必有後患!"

王累的話仿佛一聲炸雷在屋中爆裂,龐羲身軀一晃,臉上霎時慘白,細細咀嚼王累的話,想想還真是如他所說的那般,韓遂,張魯,梁雙都是沒有好下場,好麼戰死,要麼被呂布暗地里害死.

劉璋畏怯地偏過頭去,忽然間看到龐羲的右手慢慢伸向腰間,他的腰里藏著一般短刀,看來龐羲已經動了殺心,這個王累已經觸摸到了事情的真想,如果不能第一時間控制他,他只消放聲那麼一嚷嚷,就會使得成都人心惶惶,到時候就沒有和呂布談判的籌碼,一切都完了.

原來,龐羲早在來到成都,只是一直沒有出現而已,他一直都躲在劉璋的府邸,這幾天他一直在和劉璋商議投降呂布的事,劉璋之所以要投降,因為劉焉在臨死的時候已經吩咐過,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降,劉璋今日之所以在朝議那麼說,就是希望士卒和百姓能死守成都,贏得他和呂布談判的時間,想不到還是被王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劉璋自忖,以自己的身手加上龐羲配合,這個王累絕不是對手,到手治他一個妄圖弑主的罪名,也能勉強遮掩過去,不過只有會引起王家的懷疑和憤怒,到時候處境就會更加的不妙了.

"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你們究竟想要害死多少將士...."他用細微的聲音喃喃自語,雙眼凝視著王累那張丘壑縱橫的老臉,這是一個忠心耿耿為他劉家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人,現在卻要像狗一樣把他殺了.

"主公,你不要太過溫仁,千萬不要婦人之仁,殺了王累,在堅持半個月大事將成!"龐羲已經把短刀抄在手里,身體不知不覺的走到王累的身旁,見到劉璋遲遲不可令下,頓時急得滿頭大汗.

王累咧嘴一笑:"果然是要投降!"

"先主謀劃的事,豈是你能知道的,你死了也怨不得我,只怨你你太聰明,知道得太多,你嘴上說忠心主公,但心里還是為你的家族著想,表里不一的惡賊!"龐羲目眦盡裂的說.

"為家族也有"王累搖搖頭:"為主公也有!"

龐羲微笑道:"就是說,你打算把這個消息傳出去咯?"

"不錯!"

"你很好,很好,那我就告訴你,先主早有遺訓......"他忽然高聲道:"王累,先主有令",王累一怔,習慣性地垂下頭去,龐羲猛然揚起手中的短刀,咬碎槽牙,朝著王累的脖頸刺去.

"龐公不可!"

就在短刀即將刺入王累身體的那一刹那,他的手腕卻被一只強而有力的手中抓住,刀鋒堪堪刺破王累的皮膚,龐羲定眼一看,看到阻止自己的,居然是劉璋,一時間僵在了原地,王累驚訝地抬起頭來,也對這個局面產生了困惑,他身在宦海沉浮數十年,目睹了太多爾虞我詐與勾心斗角,這一次來見劉璋,知道自己犯了大忌,無論結果如何都難逃一死.......他想不到劉璋居然會阻止龐羲,同時也在暗歎,劉璋還是太過溫仁,要是劉焉,早就把他大卸八塊了.

"你....主公?"龐羲不可思議的看著劉璋,渾濁的眼睛里此時卻摻雜了幾絲瘋狂,劉焉死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安排,如今讓王累窺探了秘密,他必須要讓王累死.

在一旁的王累看著這一幕,遲疑地詢問:"主公為何不殺我!"

"你是父親的托孤重臣,豈能殺你,不過不殺你並不代表你能從這里走出去!"劉璋說.

"我明白了,主公是想要囚禁我是嗎?"王累反問.

劉璋點點頭.

王累聽完,整個人瞬間衰老了十幾歲,精氣神從這具軀體里一絲絲被抽空,他緩緩的跪在地上,三跪九叩,用沙啞的聲音說:"主公,如果你投降呂布,一定難以保全,不要期望呂布會給你什麼,也不要期望呂布會放過你,更不要期望和呂布談判,卑職話已至此,還望主公細細斟酌!"

說完便匍匐在地,等待劉璋的處置.(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     下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綿竹風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