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兄弟救我一命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兄弟救我一命

守衛綿竹的都尉叫張弛,人送綽號"躥山豹",為人詭計多端,陰險狡詐,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當年劉焉內有東州作亂,又山匪橫行,著實令他頭疼不已,寢食難安,最後他聽從龐羲的介意,采取詔安為主,打擊為輔,在輔之合縱連橫,楞是將流竄在益州境內的山匪給肅清了,而這張弛便是其中被招安的一股山匪.

張弛的本部軍馬駐紮南門的甕城之內,大約有兩千人左右,這些人都是他從山上帶下來的難兄難弟,對他還算是忠誠,雖然這些個魑魅魍魎換上了人皮,但俗話: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肉,山匪們一下子從賊人變成了正規軍,但身上的匪氣卻像疥癬之疾一樣保留了下來,在城中白吃白喝,欺壓黎民,搞得綿竹城雞飛狗跳,連縣令都要畏懼他三分,縣令的軟弱更是讓張弛的部下變得肆無忌憚,搶奪財務那是喝水放屁一樣簡單,強買強賣已經成為了他們的生活樂趣,總之就是一句話,頭生瘡腳底流膿,簡直壞透了.

張弛今日閑來無事,召集了以前的一些嘍啰頭目來到帳中喝酒,幾個人你來我往把盞數回合,眾人都微微有了一醉意,俗話恕綞ァ緄恪縲 縊擔琺.△.co□m擔壕坪笸掄嫜裕阮斯鍖}今躁黧霝i悸U炫芑鴣擔饣跋蛔右簿吐扆E`恕?br >

坐著張弛右下方首位的事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只見身高六尺,八字眉,綠豆眼,鼻梁塌陷,特別是他的臉長得特別怪異,就像馬路一樣坑坑窪窪的凹凸不平.他見張弛微微有了醉意,當下開口道:"大哥,眼瞅著這呂布就要兵臨城下了,以後我們該怎麼辦,大哥要早做決斷才是,眾兄弟的性命可都在大哥手中!"

此人的話一出口.余下的大嘍啰盡皆放下手中的酒爵,目光希冀的看著張弛,紛紛開口附和:"二當家的得對,大哥趕緊想想辦法,否則呂布兵臨城下就晚了!"

那張弛也是一個三十有八的莽撞漢子,只見他身高八尺,膀大腰圓,滿臉橫肉,虯髯都已經快要長到鼻孔里了也不見其修剪.整個人看起來倒也有幾分凶悍,聽完眾嘍啰的三言兩語,張弛並沒有急著給出明確的答案,而是反問眾人:"那依眾兄弟的意思,咱們該怎麼辦?"

"我覺得咱們還是重新嘯聚山林,喝酒吃肉玩女人,那才叫一個痛快,免得在城中受那來自成都官員的鳥氣.大哥不要忘了,冷苞退守綿竹之時.就是大哥授首之時啊!"二當家豆大的眼中轉了轉,抬頭對著張弛忠心耿耿的.

大戰開始之初,像綿竹這樣的重鎮都有來自成都的官員親自坐鎮,現如今坐鎮綿竹的不在是以前那個軟弱縣令,而是變成了一個叫王甫的人,這個王甫可不簡單.那可是益州的書佐,是常年跟隨在劉璋身邊的人,因此在他來了之後,張弛的部下們都得到了有效的約束,可這山匪們自在慣了.一天不殺人放火的他們就閑得慌,因此有幾個不開眼的嘍啰光在天化日之下強搶良家婦女,恰好被前來巡視的王甫撞見,那王甫可不是善茬,見到士卒為非作歹,當下氣得是三尸暴跳,當下大手一揮,親衛們三下五除二的便將嘍啰被綁咯,並在當日就梟首示眾,頓時引得一片叫好之聲.

之後王甫感覺事情有蹊蹺,就叫人暗中查探一下綿竹以往的生活情況,這不查還好,一查差沒把王甫氣得背過氣去,原來這些士兵都是劉焉招安下來的山匪賊人,仍然在城中過著殺人放火的勾當,王甫當即就准備下令讓人將張弛給綁了,以儆效尤,但隨行的謀士卻:"大人,此時不能操之過急,那張弛部下有兩千之眾,如果大人綁了張弛,那些山匪必定會趁機作亂,大人何不等到冷苞將軍退到綿竹後在與冷將軍密議此事,然後將這些作亂的山匪連根拔除!"

王甫連連頭稱是,只是兩人的對話恰好被前來送熱茶的厮聽見,那厮是張弛留在縣府里的耳目,得知自家大哥就要被人暗害,那厮放下手中的茶水後,便馬不停蹄的跑去告訴了張弛.

長話短,張弛見到兄弟們眾紛紜,還沒討論出一個結果,當下慢慢放下酒爵,目露凶光,看起來異常的恐怖:"兄弟們安靜一下,我早已為大家想好了退路,不知道大家伙願不願意跟大哥一塊干?"

"大哥你吧,我們都聽你的"

"對,我們唯大哥馬首是瞻!"

"大哥你就吧,你怎干我們就怎麼干!"

"……"

張弛猛地一拍桌案,睚眦必報的:"既然王甫那厮既然要害我等的性命,咱們不如先結果了他,然後在城中劫掠一番,搶得錢糧後逃回峨眉山,重操舊業怎麼樣?"

峨眉山就是他們以前嘯聚山林的地方,當年劉焉攻打武陽,擔心後方的糧草被峨眉山的山匪劫掠,因此采取了招安政策,將張弛和他的兄弟們忽悠下山,在劉焉帳下做了一個騎都尉,當時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劉焉也就處處遷就他們,待劉焉平定內部戰亂後,那張弛也就沒了利用價值,于是便將他放在了綿竹,看中的就是他部下那些征戰善戰山匪,劉璋擔心張弛會起兵作亂,因此便在綿竹修了一座豪華府邸,每到夏天都會到綿竹來避暑,明理上是避暑,暗地里卻是想鎮住張弛,想那張弛也不是善茬,有一次他趁著劉焉外出巡視的時候一把火將劉焉的豪華府衙燒得干乾淨淨,再加上長子和次子在長安被李傕郭汜殺害,那劉焉驚怒哀痛之下便身染重疾,不到一年就駕鶴西去,從此張弛便有恃無恐,縱橫鄉里,無惡不作,有一些山民想要去成都告狀,可是還沒走出綿竹的地界,就被張弛的眼線攔在半路殺害,是當之無愧的土皇帝.

閑話少,二當家聽了張弛的計策,當下有遲疑:"大哥,依你之見,那呂布是否會奪取西川?"

張弛很奇怪二當家為什麼會這麼問,他想了想後回答:"張任和冷苞都戰敗了,剩下的人都是一些酒囊飯袋,如何能抵擋得住呂布的大軍,西川必定會落入呂布之手!"

這個問題他其實不想回答,因為呂布的到來結束了他當土皇帝的生活,因此在心里他其實是反對呂布入蜀的,可是他反對又如何,他在呂布的眼中只不過是一個指甲大的人物,是可有可無存在.

二當家聞言,開口正色道:"如此的話,大哥所謀劃的事情有不妥"

二當家算是他們山寨里的智囊了,張弛能有如此的成就,和他的這個二當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聽到二當家反對他的建議,他微微有不悅:"為何不妥?"

二當家:"呂布坐擁四郡的時候,每年春季都會肅清境內的山匪,不僅如此,他還派兵駐紮在險峻的山脈險要之處,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鄉民從匪,聽那邊跑過來的人,如今四郡內連根山賊毛的找不到!"

張弛默然,這件事他也聽了,這當真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就在他們苦思無策的時候,就有侍衛前來稟報:"大哥,李掌櫃的在外求見!"

這李掌櫃的名叫李立,是城南一家酒肆的老板,是三年前來到綿竹的,想要在綿竹立足,當然免不了和張弛打交道,而這李立也頗懂規矩,除了每月銀錢不斷外,但凡是張弛的部眾到酒店喝酒,只管敞開肚皮喝,不收半銖錢,因此他和張弛部眾的關系良好,倒也沒發生什麼不愉快.

聽到李立前來求見,還以為他又是來送錢財的,當下揮了揮手,讓侍衛把他帶進來.

李掌櫃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身高八尺,身體碩長,身體不算壯實但也不孱弱,錦帽貂裘,華麗服飾,三縷長髯垂于半胸,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他進入大帳後,對著張弛一拜:"都尉最近可好!"

張弛見到李立兩手空空,當下皺了皺眉,語氣有冷淡:"多謝兄弟掛念,吃飽喝足,快活似神仙!"

李立呵呵一笑,撚著長髯笑道:"都尉大難臨頭了還獲得如此瀟灑,弟我佩服!"

二當家眯起眼睛,冷笑道:"李掌櫃的哪里話?我們為什麼聽不懂!"

李立搖搖頭:"不,二當家你應該能聽得懂,如今呂布即將兵臨城下,都尉無論是逃亦或者是戰,都得死!"李立將手負在身後,不快不慢的:"如果都尉留在綿竹,要麼戰死,要麼被王甫害死,如果都尉逃跑,那只有從西面跑,如今東,北都有呂布大軍駐守,南面又有劉璋刺史的蜀軍,西面倒是一個最佳的場所,只是西面多夷族,除了劉璋,他們雖都不認,誰要是進入他們的領地,也是死,所以都尉只能嘯聚山林了,可是嘯聚山林也不是長久之計,等呂布打下西川,下一步就會肅清境內的殘敵和山匪,到時候還是難逃一死,反正都是死!"

都尉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這李立肯定不是一般的酒肆老板,當下急忙問道:"兄弟可否救我一命?"(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綿竹風云     下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進攻涪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