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八十章 為龐統諸葛亮造勢  
   
第三百八十章 為龐統諸葛亮造勢

PS: 靜靜長痔瘡了,但每日都要辛勤碼字,真的很辛苦

隨著諸將一聲令下,近二十萬兵馬開始從四面八方湧向涪城,他們或扛著云梯,或者頂著盾牌,或者推著攻城錐,或者手持刀槍勁弩,瘋狂的吶喊著渡過護城河向涪城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亂軍之中,潘鳳和周泰棄馬步行,各自手持盤刀板斧沖在了所有軍士最前面,迎著密密麻麻的箭雨宛如兩頭橫沖直撞的蠻牛一樣沖向涪城,身手敏捷的渡過護城河後,親自扛著云梯想著涪城城頭攀登,看到自己將軍如此勇猛,更別提他們身後的數萬並州將士了,各個仿佛打了雞血一樣,臉紅脖子粗的提刀就上,爬云梯的爬云梯,砸門的砸門,放箭的放箭,反正各個奮勇,無不後退.

城頭上萬箭齊發,滾石檑木不停的砸下,城牆下士氣如虹攻勢如潮,潘鳳周泰一馬當先,手中盤刀板斧舞得天花亂墜,密不透風,將周身上下包裹得猶如銅牆鐵壁,迎面而來的箭雨被擊打得七零八落,像狂風掃落葉一樣紛紛墜地.

潮水般的並州軍仿佛蟻群,想著涪城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一副誓要食肉吞骨的架勢,而潘鳳和周泰就像兩只頭蟻,一路上乾坤大挪移,如蝗似雨的箭鏃根本奈何他們不得,直讓守軍看得目瞪口呆,呆若木雞.

"給我斷開!"

看到離自己不遠處的鐵鎖銅鏈,潘鳳鐵塔般的身軀縱身一躍,一斧頭將拽著城門的鐵鏈一斧頭劈得火星四濺,伴隨著噼里啪啦一連串聲響,那沉重的吊橋應聲而落,轟然砸了地面,地面上的攻城士卒見後,無不高呼將軍神勇,隨後急忙歸陣,推著四五架攻城錐沖向了涪城的城門.使出了吃奶的勁開始破門.

"嘭""嘭""嘭""哐當!"

在幾架攻城錐的合力連續撞擊之下,涪城的東門終于不堪負重,隨著一聲巨響,轟然大開.潘鳳大喜,提著兩柄板斧沖進了涪城,遇人便砍,逢人便剁,殺得甬道里的蜀軍連連回頭.摸不著南北,找不到東西,亂軍之中的潘鳳好似一輛小型坦克,在甬道里橫沖直撞,所向披靡,劈波斬浪,令蜀軍無不膽寒.

呂布雄壯的身軀矗立在山崗上,目光凜冽的注視著整個戰場,左首是軍師賈詡,向里依次是參軍沮授.主薄馬良,祭酒徐庶,右首是女兒呂玲琦,向里依次成廉,魏越,姜敘,姜維等侯立兩旁,一千陷陣左營圍在四周,三萬虎豹將士陳列原野,准備隨時支援各路.

曹性手持強弓,背負長槍,見到東門有令旗閃動,急忙健步來到呂布跟前:"啟稟主公,東門破了!"

呂布聞言一笑:"看來幼平有接班人了!"

在並州軍內.黃忠武藝最高,周泰打仗最猛,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但周泰以後要和甘甯組建水軍.恐怕這攻城拔寨的事會很少出現了,不過還好現在有潘鳳填補這個空缺.

賈詡說:"主公說得不錯,沒想到三個時辰就打破了城門,當屬頭功!"

話音落了許久賈詡也沒有等到呂布回話,當下不由得扭頭看去,見呂布眉頭緊鎖.好像又什麼心事,于是開口詢問:"主公在擔心什麼?"

呂布回過神來,云淡風輕的說:"隨著城池越來越多,底盤越來越大,所需的人才也越來越多,某擔心人才不夠!"

雖然如今文有賈詡,陳宮,程昱,沮授,馬良,法正,徐庶,李儒等謀士,武有黃忠,魏延,徐晃,甘甯,周泰,潘鳳,張郃等將,但呂布總感覺人才還遠遠不夠,例如農事方面,如今只有鄭渾一個人,四郡的一切農商之事只有他一個人操持辦理,雖然程昱和陳宮還有蔡邕時不時的幫襯,但那只不過是杯水車薪,如果占領益州,在川蜀境內實行屯田制度,只靠鄭渾一個人是遠遠不夠.

賈詡給了呂布一個放心的微笑:"主公放心,川蜀境內還有不少的文臣猛將,比如駐守劍閣的嚴顏,以及被魏延生擒的張任王平,這些都是久負盛名的悍將,還有那李嚴,劉敏,許靖,費詩費祎費觀等名士,益州的人才已經足夠主公治理益州,這個你就不同擔心了!"

呂布說:"他們可為我所用?"

賈詡說:"這就要看看主公站在那一邊,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是東州士林,只有少許人是巴蜀本土門閥,兩派明爭暗斗十數年,誰也奈何不了誰,主公若是奪得益州,這兩派只能留下一派,否則後患無窮,不要像劉璋一樣左右逢源,以至造成如今益州不尷不尬的局面,兵不願戰,士不願謀,偌大的西川人才濟濟,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真心實意的替劉璋著想,要是東州士林和巴蜀本土門閥能同仇敵愾,咱們入蜀恐怕還會多費一些周折!"

呂布沒有想到兩派的爭斗已經到了如此不可複加的地步,當下詢問道:"那依軍師的意思,我應該支持那一派?如今東州士林里的雍涼一派已經被劉璋連根拔除,剩下的都是荊州一派,若是把他們留下來,會不會給我埋下禍根,而巴蜀本土士林根深蒂固,恐怕難以操控,這當真是一個難以決策的問題!"

賈詡說:"益州本土勢力犬牙交錯,門生故吏多如牛毛,兩場大戰,死在主公手上的士林子弟沒有五十也有三十了,這已經結下大仇,而東州士林雖然只剩下荊州一派,但荊州已經是主公的囊中之物,只要荊州在手,這些士子皆會拼死效命,所以我建議抱東州,棄本土!"

呂布咧嘴一笑,賈詡的分析頭頭是道,竟然還說荊州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扭頭看著沮授問道:"公與覺得如何?"

沮授連忙拱手回答:"如果對巴蜀本土士族動手,恐遭人非議,在下的意思是射頭雁!"

雁群南棲北歸,都會有一只頭雁領隊,有經驗獵人想要射下群雁,就會先射頭雁,頭雁一死,雁群就會打亂,不停的在天空盤旋,久久不能離去,直到有新的頭雁出現,或者是另一群大雁經過,否則他們都將會死在獵人的箭下,沮授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建議呂布對日後若是要對不服管教的士族下手,就先拿叫囂最凶的門閥開刀,待其它士族群龍無首後在各個擊破,如果一口氣全部干掉,縱然達到了快刀斬亂麻的效果,但也會造成益州內部恐慌,不利于呂布的統治,而且益州本土士林有不少人是名士,若呂布對他們對手,免不了天下人的口誅筆伐,以後那還有人敢投降.

賈詡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個神秘莫測的笑容,沮授的計策算是一個良策,但並沒有從實際情況出發,益州閉塞,士林門閥雖然盤根交錯,但實實在在分為兩派,他們就好像兩只老虎,為爭奪益州爭得頭破血流,而外面的州郡卻比益州的實際情況好的多,士林雖多,也有交手,但並不像益州的那麼強烈,外面的世界是螢火,那益州就是烈日,拖得越久,對呂布的統治就越不利,就像現在的劉璋一樣,雖然手里有人,卻沒有多少個願意輔佐他,要麼在地方上逍遙快活,要麼占著茅坑不拉屎,要麼歸隱于山林.

聽了賈詡的解釋,沮授頓時汗顏:"軍師果然看得比較長遠,在下實在是汗顏!"

賈詡說:"公與過謙了,日後還需要你好生輔佐主公才是!"

賈詡已經五十快六十的人了,已經過了不惑之年,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級,說不定哪一天突然去和杜康飲酒作樂,若有他一直都在物色接替軍師職位的人,沮授不錯,但還有欠缺,馬良能治理一州之地,但不是軍師的最佳人選,倒是法正和徐庶兩人,著實用兵奇詭,兩人的輝煌戰績也是令天下人為之側目,此次呂布之所以能如此快的和魏延合兵一處,那全依賴于徐庶定計燒蜀軍.

想到這里,賈詡偏頭看向徐庶,他想不明白徐庶到底師從何人,怎麼會教出這樣厲害得弟子,他想了想,當下開口問道:"元直,你的老師是誰?"

徐庶一怔,他猶豫了半響,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師從龐德公,水鏡先生!"

呂布聞言,開口詢問賈詡:"先生可識得兩人?"

賈詡點點頭:"皆是荊州名傑,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他看到徐庶有點遲疑,好像有什麼話要說,當下笑道:"元直,你有什麼話要說?"

徐庶說:"主公和軍師可曾聽過:臥龍鳳雛,得一者可安天下."

呂布搖了搖頭:"臥龍鳳雛是何許人也,季常可曾聽過?"

馬良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回答:"確實有那麼一句話,臥龍名叫諸葛亮,鳳雛名叫龐統,兩人皆是天下奇才,特別是那個孔明,自比管仲樂毅,記得上次蔡大家在漢陽講學,那鳳雛不就是和元直一同去的嗎?"

聰明如斯,賈詡一點就通,瞬間就知道了徐庶的想法,同時徐庶也在暗自叫苦,這馬良雖是無心之言,但瞬間就讓他陷入尷尬的局面,馬良說他認識龐統,他自己又說:臥龍鳳雛,得一者可安天下,他和龐統又是同一個老師,這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徐庶這是給他人造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進攻涪城     下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並州四老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