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帝師王越,虎癡許褚  
   
第三百八十八章 帝師王越,虎癡許褚

烏巢水澤,湖泊縱橫,犬牙交錯,以往平靜的湖水已經變成了浴血疆場,到處都充斥著震耳欲聾的喊殺聲,許褚大吼一聲,像扔石頭一樣把兩名烏巢水賊慣入水中,又像老鷹拎小雞一樣將兩名烏巢賊舉在空中,隨後又惡狠狠地將他們的腦袋猛地砸在甲板上,那兩名烏巢賊的腦袋頓時像炸裂的西瓜一樣爆裂開來,腦漿迸裂,四處飄灑,端是血腥無比,在他的身旁,上百名虎衛正在浴血奮戰,與數倍于己的敵人相持,雖然人數上處于劣勢,但他們依然也殺得烏巢賊節節敗退,潰不成軍.

這里是烏巢大澤內的一處偏僻水域,數個奇形怪狀的無人小島把水面切割得支離破碎,宛如皓首老翁手掌中的掌紋,此時大約有十幾條小船正在圍攻著曹軍的三條艦板,三只艦板上的曹軍人數雖少,但個個都是許褚挑選出來的精銳虎衛,虎衛是曹操的親衛軍,一直都是有許褚和典韋掌管,戰斗力及其強悍,他們精甲斗具,手持木盾和長槳分裂在艦板兩側,總有一般人在劃船,另一半人揮舞著手持刀槍木槳,不讓敵人靠近,相比之下,這些衣衫襤褸的烏巢賊只在人數上占優勢,他們連續沖殺了五六次,跳山船的人不是被亂刀砍殺,就被是許褚扭斷脖子.

"在堅持一陣,援軍馬上就到了"

許褚站在船頭揮動著孔武有力的雙臂,虎目圓睜,他身後的虎衛勇士們一齊發出大吼,震得水面上的波紋一陣蕩漾,烏巢賊們的攻勢為之一頓,又被曹軍砍翻了數人,這十來條船不敢強行靠近,只能相隔幾十步把艦板像包餃子一樣團團包住,圍而不攻,為數不多的幾只雕翎箭遠遠射來.都被木盾輕輕松松擋住.

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島上,兩個人並肩而立,冷冷的注視著水面上僵持的戰局.

"不愧是與典韋其名的虎癡,比之前的幾隊曹兵難對付多了"一個水賊模樣的大漢感歎道.言罷雙目凶光畢露,掂量了一下手中的一根粗壯鐵棒:"縱然如此,今日某也要把他的性命留在這烏巢澤里."

另外一人眼下有兩道淚疤,他雙手抱臂,卻不言語.腰間那柄長劍閃著陰森的光芒,水賊頭領道:"王師,你殺掉的曹兵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如把許褚的人頭讓給我,去大將軍那里邀功請賞如何?"

王越道:"取得曹軍大將人頭者,以同級相授,這是你我之間早就約定好了的,許褚雖然只是個親軍校尉,但名聲在外,首領你若能取得他的人頭.一個中郎將的印綬是跑不了的,不過區區中郎將入不了我的眼,讓給你吧!"

當年王越以游俠的身份走南闖北,做過的官職有大有小,其中最讓他滿意的還是帝師之職,那時的他要風有風,要雨有雨,雖然比不得朝中重臣,但也是一個不可小覷的職位,若是要做比較的話.他當年的職位可與蔡邕相匹,蔡邕和他一樣使帝師,不過蔡邕教靈帝的是治國安邦之策,而他教靈帝的是劍擊防衛之術.大漢是一個重文輕武,以儒道治國的國家,雖然同為帝師,但地位卻差別很大,靈帝昬後,何進董卓相繼把持朝政.他的地位也跟著一落千丈,不得已他再次淪為游俠,帶著一幫弟子來到故里遼東,他先是效命于公孫瓚,公孫瓚敗亡後他順理成章的又效命于袁紹,成為了袁紹隱藏在暗中的棋子,專門從事暗殺一類的任務,屬于冷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職,所謂的冷戰包括刺殺,勸降,策反等事,激烈程度絲毫不比熱戰來得輕松.

水賊頭領大喜,王越的劍法太過狠辣,已經有七八隊潛入烏巢的曹軍精兵被他殺光,只要他一出手,別人基本上就搶不到功勞,這個殺神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居然肯拱手相讓,水賊手里立刻掏出一枚短笛,吹了幾聲,那聲音特別像北歸時的雁鳴,高亢而淒涼,嗚嗚的響了幾聲,從其他幾處的水道里立刻又湧出出幾條傳來,船上站滿了人.

"待我親自割下許褚的狗頭,來與帝師交換印綬"他之所以要叫王越帝師,那是因為王越頗醉心于宦海,為了能獲得一官半職,他幾乎可以把命都丟掉,當年他入洛求官,帶去了無數的奇珍異寶,為的就是打點十常侍以及朝中一些貪官佞臣,俗話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經過王越的多方努力,終于見得了靈帝,當得了帝師,所以熟悉王越的人都知道他非常在意帝師這個稱號,這是一個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只是如今的帝師再也不是那個帝師,而是變成了袁紹手中的一把利劍,時不時的對准曹操的胸膛,只要一有機會,便會毫不猶豫的刺下,為袁紹和曹操的鏖戰力挽狂瀾,博得一世功勳.

水賊頭領說完,旋即邁腿踏入水中,一條船飛快地撐過來,就像一條游弋在水中的蟒蛇一樣,瞬間便馳騁到他的身邊,水賊頭領跳上船只,沖著王越抱了抱拳,隨後指揮著舵手朝著許褚的艦船馳騁而去.

"看來今天的收成,回很豐富"王越摸了摸胡子,他身影微動,雙足略點了幾下水面,像一只雄鷹安安穩穩地躍上船頭,在此前的烏巢之戰中,逢紀走下一招妙棋,許以巨利,讓王越只身入烏澤,利用威望和武力說服幾大首領倒向袁紹,結果突然奮起的水賊讓曹軍吃了大虧,不得不拱手讓出烏巢,戰線被迫後撤了十幾里.

如今袁紹的主力已全數渡河,沿著白馬,延津一線徐徐展開,對曹軍的官渡爭先形成全面的壓制,烏巢距離官渡不遠,地形又很安全,被袁紹選為一線的屯糧之地,袁紹的當務之急,變成了肅清烏巢澤以及附近敵軍曹軍余孽,而這陣勢郭嘉所要極力避免的,而這些烏巢賊,只不過是炮灰而已,一來是殲滅曹軍,二來削弱山賊勢力,用逢紀的話說,這是一石二鳥之際,無論成功與否,這些水賊只有死,沒有生,他們死多少人袁紹都不會心疼.

于是,圍繞著烏巢大澤,逢紀和郭嘉都投入了驚人的力量,這片胡泊大澤成了兩條隱秘戰線的角斗場,許褚帶著虎衛潛入烏巢是三天前的事情,這是直接來自于曹操的授意,目的是實行報複,若是烏巢賊的這種公開叛亂沒得到懲治,恐怕從官渡道許都再到更南方的汝南徐州,都會有人蠢蠢欲動,依靠曹軍的眼線,許褚的這支精銳小部隊攻破了幾處烏巢賊的水寨,但他們的運氣很快就用光了,王越覺察到了異狀,巧妙的把許褚引誘入這片錯綜複雜,支離破碎的水面,陷入優勢敵人包圍之中,現在,是時候狠狠地抽曹操一巴掌的時候了.

有了生力軍的加入,讓水賊麼士氣大震,數條大船同時調轉船身,把側舷對著艦板的狹窄船頭,這樣一來,水賊們就能源源不斷的沖上曹軍的艦船,向曹軍發起最致命的一擊,與此同時,兩側的數船甲板上拋起抓鉤,一下子扣住了艦船的船邊,控制住了他的行進.

很快這三條艦船再度陷入重圍,岌岌可危,不料這時候許褚的戰意反而愈加的濃烈,他伸出大手,抓住一只抓鉤,雙臂猛一用力,竟把整條艦船朝著大船拽去,當條船接近之時,他松開抓鉤,手持一柄九環鬼頭金刀,縱身一躍,身先士卒跳上甲板,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威,只是簡單的橫掃,橫掃再橫掃,所過之處,密密麻麻的水賊盡皆被攔腰斬斷,實在甲板上的水賊死傷枕籍,他身後的虎衛爭先恐後地撲上來,手中刀劍齊砍,矛戟並搠,殺得水賊哀鴻遍野,血流成河,不到半響的功夫就奪得大船.

水賊首領見狀不妙,急忙指揮自己的坐船靠攏過去,然後跳船而過,他手中鐵棍沉重無比,跳上船後也不答話,一擊攔江倒海,橫掃豎劈亂砸一通,但凡被他砸到的,要麼骨骼破碎,要麼腦漿迸裂,非死即傷,許褚怒吼一聲:"賊人安敢害我將士性命,吃我一刀."

許褚仿佛一頭憤怒的雄獅,揮舞著鬼頭刀步步緊逼,誓要取水賊頭領的性命,此刻艦船上的水賊都已經被虎衛全部殺散,或者跳水逃生,或者死于亂刀之下,水賊頭領見孤立無援,當下一棍揮退許褚,抓著抓鉤,准備借力跳上另一只戰船,然後在于許褚決一雌雄,可是他剛走到一半,就被許褚一刀斬斷繩索,他的身體頓時跌落水中,水賊頭領墜入水中的那一刹那,就像一條水蛇一樣開始游弋,向著另一條戰船慢慢靠近,許褚目眦盡裂,跳上一條水舸,開始撐船去追,看到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許褚,那水賊首領對著船頭的王越說道:"帝師救我"

"誰也救不了你"許褚怒吼一聲,口銜盤刀,一記秤砣入水,砸起沖天的水浪,那水賊頭領大驚失色,想要拼命游弋,只是此時許褚已經像鱷魚一樣撲了過來,手臂死死的鉗住水賊頭領的脖子,鋒利的盤刀狠狠切了下去,頓時血染江湖,將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割了下來,隨後一個鯉魚打挺,消失在水面之上,等王越再次看見他的時候,許褚已經躍上了水舸.(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八十七章 食色成性     下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屯糧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