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九十二章 刺客入營  
   
第三百九十二章 刺客入營

"惡來,給我把霹靂車拉上來!"

曹操矗立在望樓上,目光冷峻地注視著整條官渡戰線,一道道果斷命令發布下去,身旁的典韋甕聲甕氣地吼了一聲,小型坦克般大小的身軀縱身一躍,穩穩地踏在了地上,隨後便朝著身後的營房跑去.

曹操深吸了一口氣,將雙手搭在欄柵上,呼吸開始變得異常急促,他前日剛剛退出烏巢,袁紹後腳就尾隨而至,雙方在陽武一帶遭遇,因為有典韋修築的防線,才使得曹軍沒有被袁軍的鐵甲洪流淹沒,他們憑借拒馬深塹,與袁軍展開了一場勢均力敵的攻堅戰,看著深溝里已經填滿了雙方士卒的尸體,曹操將手攥成拳頭,目光希冀的看著烏巢的方向.

這時幾聲呼嘯從頭頂飛過,望樓里的人都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那是霹靂車發射的聲音,這些大家伙可以把幾十斤的大石跑出去很遠,是遏制敵人進攻最好的手段,經過一上午的拉鋸戰,這些霹靂車已經毀了一半,只有一半還在運作,但即便如此,他們仍是袁紹軍在進攻途上的噩夢.

"奉孝,為什麼袁紹如此瘋狂,不管是在烏巢或者是陽武,他的進攻都像潮水一樣一浪接著一浪,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曹操頭也不回的詢問.

"袁紹著法子雖然粗暴,倒也不失為一個選擇,比心眼,他當然比不過我們,所以,他就直截了當地拼消耗,這樣一來什麼計謀都沒用處了,有句話叫:在絕對實力面前,所有陰謀詭計都是徒然的,反正河北兵多將廣,如今我軍被死死吸在陣地,動彈不得,只要袁紹願意承受損失.不放松進攻,最終先撐不住的還是我們."

曹操扭頭看向郭嘉:"所有你才叫典韋挖了五道防線?"

郭嘉眼睛笑成了月牙形:"不錯,不過現在看來五道似乎不夠用,還得在挖五道,爭取能在五日後完成,因為先前挖的五道防線最多能支持五天!"

曹操面色陰沉地點點頭,這些道理他也明白.他轉過頭去,目光注視著郭嘉.他忽然很好奇,不知道這個自己最信任的謀士該如何應對.

郭嘉毫不畏懼地與曹操對視,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半響,沉默最終被典韋的喜悅聲打破:"主公,袁軍退了!"

曹操拽回目光,將視線移到整條防線上,袁軍終于在霹靂車的一陣狂轟亂炸之下,留下了一片殘缺不全的尸體像潮水一樣退出了城垣,不過他們並沒有離開.而是駐紮在防線的十里外埋鍋造飯,偃旗息鼓,等吃飽喝足後繼續進攻,絲毫不給曹操喘息的機會.

"退,還是守?"曹操扭頭詢問郭嘉.

郭嘉撫摸著胡髯,月牙形的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縫,睿智的眸子不斷轉動.左右橫掃整條防線,只見此時的防線已經被雙方士卒刀槍斧鑿,破爛得不成樣子,已經徹底的變成了雞肋,郭嘉放下撫摸胡髯的手,斬釘截鐵的說:"撤回第二道防線!"

曹操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手中令旗一揮:"撤退!"

隨著曹操的命令被傳令兵散播下去,所有的曹軍先是同時看了望樓上的曹操,隨後各自開始收拾刀劍弓鏃,徐徐退出陽武的第一道防線,在第二道防線駐紮,他們弓箭上弦,刀劍出鞘.准備隨時迎戰.

曹操將戰場上的指揮權交給郭嘉後,打著哈欠進入到了中軍大帳,相比起一線曹軍在戰場上的艱苦,曹軍的中軍尚算平靜,這里位于官渡防線後兩里的一處丘陵上,外圍依勢共有三重圍障,皆是粗木大釘,把中軍大帳圍在正中,前線戰況吃緊,這里的衛戍部隊也被抽掉了許多,所以比定是要冷清不少,唯有營盤之間的通道有信使絡繹不絕,將前線的每一點動態都及時彙報過來.

當太陽移到天頂之時,通道上的信使終于變少了,這說明前線的局勢趨于穩定,即使未見勝利,失少已經不再惡化,中軍營內的衛兵們情緒也稍微放松了些,開始議論紛紛.

"嗨,老哥,你們說這回咋就安靜下了呢?"喊殺聲從日出一直持續到日上三竿,此時忽然變得異常的安靜,這樣的氣氛有點詭譎,促使一名在中營外圍轅門看守的年輕衛兵對自己的同伴說道,他的同伴是個老兵,像是一條風燭殘年的老狼,聽了同伴的話,老兵哈哈一笑:"前頭打了一上午的仗,就是鐵人也熬不住,中午太熱,兩邊都得歇歇,等太陽過了正頂,雙方又要開始厮殺了!"

老兵的話音剛落,忽然前方就傳來一陣車輪滾動的聲音,年輕衛兵伸長脖子望去,只見泥濘的路上,一隊隊士兵正推著一車一車的尸體從前線撤回大營,從他們的身旁緩緩行過,衛兵認出了為首的那個健碩的男子,正是他們虎衛營的兩個校尉之一的虎癡許褚,許褚的身後都是一些帶著傷的曹軍精銳,各個一身殺氣,衣衫不整,還有不少是他們的熟人.

年輕衛兵慶幸地看著一輛輛擦肩而過的板車,用手指著板車上用草席蓋著的曹軍,扭頭對著老兵輕聲說道:"幸虧我是負責守衛中軍,不然肯定活不下來......"

老兵深有感觸:"我投軍二十幾年了,從山匪到黃巾軍,再到今日的虎衛營,當初一起的兄弟,如今十不存一,記得那年和呂布在虎牢關打,可比現在慘烈多了,不管你帶上去幾個什伍,一下功夫就全沒了,兩邊的兵死得比流水還快......"

兩個人正說著話,看到另外一名士兵走了過來,他的面相很陌生,鎧甲上沾滿了泥土,右臂上還有一大片血跡,此人的詭異裝扮引起了這一老一少的注意,年輕衛兵舉起手中的長矛,同時警惕地喊道:"什麼人?"

那士兵勉強抬起右臂,抱拳道:"我是從前線換下來替崗的!"

曹軍在前線吃緊,經常會把後方駐守的精兵抽調上去,把暫時失去戰斗力的人替回來,年輕衛兵很顯然不太喜歡他的回答,因為他來替崗,就意味著自己將要上到戰場上,雖然心中百般不願,但他還是將手中的長矛放下,一臉憤恨的看著前來替崗的士兵,老兵上下打量了這名替崗的士兵一番,疑惑的問道:"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那士兵苦笑道:"前線的仗已經打成了一鍋粥,全他娘的亂了,哪里吃緊,將軍就往哪里塞人,根本不管你是哪一什哪一曲,塞來塞去,如今編制全亂了,我本是夏侯淵將軍的人,打著打著就找不到伍長了,反而來到了這里."

老兵點點頭,同情地看了一眼他的右臂:"你傷到筋骨沒有?還拿動兵器嗎?"

士兵道:"不妨事!"

老兵又問他現在前頭打得怎麼樣,士兵說不太樂觀,袁軍的部隊大龐大了,經常一次沖鋒就投入數倍于己的兵力,曹軍如今憑借地利勉強抵擋,時間久了真不好說,三人都是一陣感歎,年輕衛兵羨慕的看著這一切,心中頓時一陣痛楚,等一會他就要上前線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命回來.

老兵將手中的長矛遞給年輕的衛兵,愁眉苦臉的說:"你給我看一會,我去一下茅房!"

說完後也不等同伴同意,一把將長矛塞進同伴的懷里,隨後急沖沖的朝著林中跑去,等再次見到他的時候,老兵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正前方,在他的身旁還跟著虎癡許褚.

老兵和許褚來到轅門前,他指著那名受傷的曹軍說道:"許褚將軍,就是他,他就是奸細!"

那曹軍聞言,眼中迅速閃過一絲殺意,雖然是稍縱即逝,但還是被從軍多年的許褚感覺到了,許褚大步走到他的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詢問道:"你是虎衛營的?我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曹軍回答:"我是夏侯將軍的部下,因為剛剛被打散了,所以才來到這里."

許褚點點頭:"那我夏侯將軍?"

"夏侯淵!"

許褚哈哈大笑,突然笑聲又戛然而止,他虎目圓瞪,指著曹軍說:"那我便告訴你,夏侯淵將軍根本不在這里,你到底是何人?"

年輕士兵直到這個時候才發覺不對,他想要挪動了幾下,想要遠離這個剛剛才來的同袍,可是還沒等他動,就有一柄冰涼的匕首從他咽喉輕快劃過,衛兵瞪大了眼睛,口中發出呵呵的聲音,身軀撲到在地,眼神中寫滿了絕望.

這一幕來得實在太快,當許褚反應過來的時候,衛兵已經被曹軍割喉,當下不禁勃然大怒,抽刀便砍:"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殺我的人,簡直不想活了!"

隨著幾聲怒吼,那名曹軍就被許褚一刀劈翻在地,許褚收刀入鞘,可伶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衛兵,喃喃道:"你死的不冤,至少讓我知道了他不是奸細,而是來刺殺丞相的刺客!",許褚說完,便急忙跑回中軍大帳.(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官渡之戰,終于烏巢     下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南陽許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