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百九十五章 烏巢假城  
   
第三百九十五章 烏巢假城

呂曠走到烏巢西側城牆的底端停住了腳步,接下來呂曠沿著鑿出來的台階一步步攀上城牆頂端,來到一處向外凸出的拐角邊緣,這里只插著一面角旗,有氣無力地聳拉在旗杆上,絲毫不為夜風所動,呂曠走過去,扶住旗杆,身子朝外探出,極力讓身子融入黑暗,就在這時,烏巢外圍的夜色之中,突然想起一聲夜梟啼哭,呂曠收回探出去的身軀,抬頭望去,表情驚悚,這夜梟的啼聲不大,但在萬籟俱寂的夜里,卻是格外清脆.

夏侯淵握緊了缰繩,表情僵硬,只有胯下的戰馬能感覺到主人的雙腿在微微顫抖,在他的面前是一支三十余人的袁家部曲,為首的曲長正一臉狐疑地盯著夏侯淵和他身後的軍隊.

他們剛走出濕地,就迎頭撞上了這支袁軍部曲,好在奇襲部隊事先已經換上了袁軍的服飾,不至于立刻被識破,但這次意外遭遇還是讓包括夏侯淵在內的士兵緊張萬分,以他們的戰斗力,消滅這三十多人不成問題,問題是,只要有一個人及時發出警告,整個奇襲計劃就會告吹.

夏侯淵正在心里盤算該如何蒙混過關,荀攸忽然壓低嗓音說了一句:"交給我吧!"然後驅馬向前,朗聲說道:"你們是哪部哪曲的,為何深夜在此,如果再不說明,某就以曹軍奸細論處!"

荀彧反客為主,率先喝問這支部隊是屬于哪位袁將,那曲長也沒料到對方先發制人,先是一愣,隨即抱拳道:"我們是呂曠將軍麾下!"

"你說你是呂曠將軍麾下的?有何憑證,口令是什麼?"荀攸嚴厲地問道.

曲長為難地摘下頭盔:"末將剛從黎陽出發,還未入營交接口令!"

荀攸冷冷道:"沒有口令,我怎麼知道你忙是不是曹軍細作?"

曲長一聽大急:"我等確實不是,這里又呂曠將軍的令牌!"說完他急忙從懷里拿出一塊憑信,荀攸接過去,卻不還給他:"呂曠將軍在官渡前線鏖戰.你們到這里來做什麼!"

如果換做平時,曲長可能會看出端倪,因為呂曠早在前幾日就到達了烏巢,這伙人如果是烏巢守軍.怎麼會說呂曠在官渡前線,只是此時曲長那里還顧得上質疑荀攸,手忙腳亂地解釋道:"我家將軍前日來烏巢的時候就已經下了軍令,讓我們把黎陽的糧草運到官渡,所以這才來遲了.我們是連夜行軍,沒想到中途迷路了,將軍明鑒,我們絕不是曹軍的奸細,真的!"

荀攸的額頭上早已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原來呂曠也在官渡,看來情報有差,還好這蠢貨沒有看出什麼,而且他們也不是本地巡哨,而是迷路的游軍.夏侯淵大大地松了一口氣,佩服的看了荀攸一眼,這荀公達果然大才,先聲奪人詐賭一搏,一下子就詐除了對方的底細,看來荀攸個郭嘉風格大不相同,前者是要看到一點機會,就會打著膽子去做,比起疾病纏身的郭嘉更具魄力.

荀攸又跟著那個隊長交談了幾句,以"軍情為明"為名.強波他們跟隨自己行動,那名曲長樂得有人認識方向把他帶出去,不虞有詐,就答應下來.于是,這三十幾個人被編入了隊伍的前列,一起行動,至于呂曠的令牌,則被荀攸拿在手里,沒有歸還.

這支袁曹混雜的部隊在沿途先後碰到兩次斥候.荀攸拿出令牌,順利蒙混過關,斥候以為他們都是呂曠的麾下,而且他們身後還壓著十車糧草,因此不疑有它,而那曲長還以為荀攸是為了給他證實身份,大為感激,這支意外闖入的袁家反而成了奇襲部隊的護身符,一路平安無事地突破了袁軍外圍巡哨圈,深入到腹地.

就這樣,一路上走走停停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夏侯淵發現腳下的路變得平坦起來,恰好這時天上的云層變得單薄了一些,有微弱的月光透射下來,夏侯淵隱約看到遠處一座高大的黑影,腳下的道路一直延伸過去,那里應該就是烏巢城了."

烏巢城的城頭繁星兩三點,豎著許多火把,在黑暗中宛如燈塔一般,但火把根本不動,說明守軍沒有任何警覺,夏侯淵大為興奮,最困難的間斷已經過去,接下來的就是混入城內干掉所謂的守軍,焚盡所有的糧草輜重,只要烏巢事定,袁紹落敗就成定局.

夏侯淵剛發出命令,荀攸目光忽然一凜,把他要抬高的手又按了下去,夏侯淵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荀攸做了一個安心的手勢,然後把令牌扔給曲長:"前面就是烏巢了,你們可以進去歇息,我們就送到這里了"

"多謝二位將軍,不知二位將軍如何稱呼?"曲長滿懷感激的詢問.

"我們是淳于將軍的家將,名字不值得一提,對了,烏巢的守備非常森嚴,你們是外來的又不知道口令,盤問起來會很麻煩,一會城頭有人問起,你們就索性說是趕來送糧草的,也省得多費口舌,好早點歇息!"

"好,好,好,多謝將軍"

曲長揣好令牌,興高采烈地呼喊自己的部下朝烏巢趕去,荀攸讓夏侯淵尾隨其後,但保持一定的距離,走到距離城牆還有四百步的地方,就不要靠近了,那是守軍在黑暗中目視的最遠距離,如果再向前就會被守軍看見,辦完這件事後,荀攸和夏侯淵尋了一處丘陵頂端,朝烏巢望去.

夏侯淵不明白荀攸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問他為何不趁著那個袁軍部曲進入城門的時候發起突襲,荀攸皺著眉頭,沒有回答,只是死死盯住城門.

他們看到,那支袁軍部曲走到城門口,仰頭喊了幾句話,突然之間,城頭亮起無數燈籠,密密麻麻的弓弩手湧上城牆,對著城下的袁軍開始瘋狂地射箭放弩,那支袁軍部曲猝不及防,幾乎在一瞬間就被全滅,三十多具尸體被攢得猶如刺猬一般.很快城頭的燈籠一舉一落,一支精銳騎兵沖出來,圍著城前的尸體轉悠,顯得有些疑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夏侯淵臉上掛著驚駭的面容,如果他們剛剛不明就里的沖上去,恐怕此刻倒在地上的尸體就不止三十幾具了.

荀攸的臉陰沉到了極點"趁著燈火還在,妙才將軍你仔細看看!"

夏侯淵瞪大了眼睛,終于發覺哪里不對了.這根本不是城牆,而是由數十輛樓車並排組成,樓車的高度和城牆差不多,外面又披掛著漆成城磚顏色的牛皮布卷,雖然這個布置簡陋至極,但烏巢本來就是極小的城池,加上夜里視野極差,偷襲者不抵近觀察,只靠輪廓很難分別這兩者的區別.

"別動!"看到夏侯淵想要下令拼個魚死網破,荀攸急忙將他拉倒在地.別看荀攸平時有無縛雞之力,一道關鍵時刻,臂力變得相當的驚人,夏侯淵雄壯的身軀一下子就被他拉翻在地.

就在此時,一支由弓兵和盾兵組成的袁家朝著他們這個方向快速沖了過來,顯然是為了伏擊之用,他們估計是看到烏巢假成的燈光亮起,匆忙趕去設伏,荀攸咬了咬,連忙率領大軍從丘陵里殺了出來.堪堪擋住他們的去路,荀攸在馬上大喝:"口令,快快說來,否則格殺勿論!"

領頭的校尉不疑有它.回答道:"四世,回令!"

"四公!"荀攸毫不猶豫的回答,他了解袁紹,袁紹是一個高傲而自負的人,既然以四世為令,必然是以三公為號.但如今袁紹身為大將軍,雖然不是三公,但大將軍與驃騎將軍位同三公,所以袁家如今變成了四世四公,如果一般人聽聞此令,必定會回答三公,那必然是答錯了.

領軍校尉聽了荀攸的回答後,不在遲疑,急忙率領士卒向著假城湧了上去,荀攸給夏侯淵使了一個顏色,夏侯淵頓時明了,大手一揮,率領奇襲部隊跟在了刀盾兵的身後,一起湧向了烏巢假城.

"四世!"伏擊部隊剛剛臨近城門,城樓上再次火把四起,一位軍官指著城下的人喝道.

"四公!"

夏侯淵聽到這個口令,佩服的看了一眼荀攸,他如今算是徹底的服氣了,要不是荀攸,恐怕今日他們都要埋骨于此.

假城的事情在一個多時辰後終于告了一個段落,真相在呂曠趕來後被徹底查明,這伙袁軍的確是他自己帳下的部曲,可如今卻無故喪命于此,呂曠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在安排厚葬了這三十多名士卒後,他再次朝著西北方向走去.

當伏兵散去之後,荀攸扭頭對著夏侯淵說:"跟著剛剛那名將領,他所走的方向就是真的烏巢!"

夏侯淵已經徹底的聽從荀攸的命令,當下大手一揮,靜悄悄地朝著西北方走去,荀攸和夏侯淵並綹而行,他問道:"先生是怎麼看出來的?"

荀攸解釋:"烏巢城中屯糧極多,過往車馬一定頻率,道路應該被壓得十分平整,而那條大路雖然平整,但一路上坑窪凹凸之處實在太多,像是匆忙急就而成的新路!"

夏侯淵並非庸才,聽了荀攸這麼一分析,立即豁然開朗,許攸繼續道:"無論是這條路,還是那座可笑的樓車假城,放在白天是破綻百出,只對夜晚行軍的人,所以這里白天一定是沒有樓車的!"

夏侯淵點點頭,繼續詢問:"那先生如何知道他們的口令?"

荀攸歎息一聲:"我了解袁紹,袁家四世三公,這一直是他引以為傲的身份,如今他官居大將軍,位同三公,他如何不炫耀一下?"

夏侯淵佩服的看著荀攸,崇拜之情無以加複,一路無話,大軍疾馳了一個時辰後,一座土牆圍城的城池終于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城牆上站滿了袁軍的士兵,精神抖擻,鎧甲鮮明,夏侯淵臉上一喜:"准備!"

"等一下!"荀攸連忙阻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奇襲烏巢     下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奇襲陽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