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三十八章 房間內的截殺  
   
第三十八章 房間內的截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既然沒有人再加價,那麼這件軟銀輕羅百合裙便屬于這位小道友了."米雪兒輕聲敲定了軟銀輕羅百合裙的歸屬.

很快的,便有侍者走上來,葉不歸說道:"您好,如果您現在方便的話請隨我去繳納一下源石."

"好."葉不歸點頭答應下來.

"好啦,准丈夫,我去陪你繳納一下源石,順便監督看看你有沒有作弊."樊靈兒一臉笑意道,扯著葉不歸的手腕就走.

後面的三個奇葩一看,眼睛都直了,他們沒想到做一個准丈夫還有這等福利,一個個的暗自後悔剛才為什麼沒有去找人去借點源石去,不過這也是想想,樊靈兒怎麼可能讓他們用這種辦法取巧的.

"你好,軟銀輕羅百合裙您用了一萬九千的下品源石,請到前台繳納."侍者微笑道.

樊靈兒了然,走到前台並沒有拿出大筆的源石,而是亮出一枚令牌,要了一張支票填好,順便留下一件信物.

葉不歸對此頗為無奈,這小魔女真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明明說好了不帶開支票的.

看到葉不歸無奈的表情,樊靈兒輕哼一聲道:"看什麼,我總不可能隨身帶那麼多源石吧,帶在身上還不累死我."

葉不歸再次無語,源石都是放在儲物袋里,又不是綁在腰上,還能累到不成.

"您好,這是您的軟銀輕羅百合裙,請收好,還有您算上雪山瓶在內共消費超過了兩萬枚下品源石,這張是我們挽月樓的貴賓卡,凡是掛著我們挽月樓標識的分號,您憑借此卡可以享受九五折的優惠."侍者將兩樣東西遞給葉不歸.

樊靈兒把軟銀輕羅百合裙接過,對于那張貴賓卡沒什麼興趣,順手扔給了葉不歸.

"我們走吧,趁著他們還沒過來……"

二人從前台的繳費處,直接繞了一圈,偷偷溜出挽月樓,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三大奇葩也沒有再追來,想必短時間內不會再糾纏了.

二人在蕭城中逛了一下午,樊靈兒家就在蕭城內,所以陪著葉不歸開好了一間房間便告別先回家了.

葉不歸獨自在房間中,拿出源石嘗試了一下,他的修為已經是煉氣圓滿,不得到足夠的本源滋養體質短時間是不可能突破的.

而在煉體境界上沒有什麼准確境界,按他的猜測,估計也是因為被各種珍稀藥液洗滌過後也達到了一個瓶頸,開源境之前無法再進步了.

無奈之下,葉不歸只好拿出雪山瓶開始研究,他輕易就可以煉化掉,可是卻能真切感受到一層禁制的存在,就如挽月樓專家鑒定的那樣,雪山瓶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將每一件投入的東西吞噬掉,無論等階體積.

雪山瓶出奇的堅固,他嘗試過各種方法,無論是火燒還是冰凍,都不能在雪山瓶上留下一點痕跡,最終他祭出風暴之拳,催動武技崩山掌依舊奈何不得.

他微微放出一絲源力後,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雪山瓶竟然連源氣都能吸收,葉不歸心念一動,既然什麼都可以容納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將活人裝進去.

不過他可不敢用自己嘗試,開玩笑,那可是在拿命試啊.

哎,就當是一個有待以後開啟的寶藏吧.

突然之間,葉不歸心生警兆,感知中有很大危險,毫不猶豫的遠遠退避開來,只見他原先坐著的木桌被一股大力崩成碎屑.

房間一道黑影緩緩現身,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葉不歸的耳畔響起,一個瘦骨嶙峋,面具遮面的老人,如幽靈一般來到了他的近前"桀桀,反應倒蠻快的."

開源境修士!

葉不歸臉色大變,如果是開源境前期的修士他還能略微抗衡,而眼前的這個老人氣勢如淵似海,最差也是開源境後期的老家伙.

略做掂量,葉不歸知道無法抗衡,趕緊閃身准備從客棧二樓的窗戶跳出去.

"沒用的,整個房間都已經被我的法寶罩住,你跑不出去的."老者不急不緩道.

果然,葉不歸一躍之下,被一層無形的牆壁彈開,無奈之下,葉不歸背靠窗戶,警惕著那老者,緩緩問道:"你我可有冤仇."

"沒有."

"可是有人指使你來襲殺我?"

"不是."

"既然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何要置我于死地."葉不歸正色問道.

老者陰森一笑:"小子你要懂錢不露白的道理,你沒身份還揣著大量的錢財,想來也是得到些機緣吧.

"我想你手里的錢財應該不止兩萬,估計也是費盡心機吧得來的,不過終究要成全我了."老者目露貪婪之色,攜帶著強大的壓迫向前走了兩步.

葉不歸了然,原來是自己爭寶會上的豪舉讓這老者起了貪婪之心,估計這一路上這老家伙已經暗中尾隨一道了.

特別是葉不歸住在一家不顯眼的客棧,這說明葉不歸並不是本地修士,更讓他心中大定,以至于連葉不歸的身份都未著急去調查,便直接闖入房間准備殺人奪寶.

"等等,你要想好了,我可是妙音閣的弟子."葉不歸一抖手扔出一枚令牌.

這……"戴著面具的老者臉色當時就變了,他自然分辨的出令牌的真偽,妙音閣身為正片天風大陸有數的幾個大勢力他自然知曉.

而葉不歸的令牌,即便是一個最普通的外門弟子也不可能讓人隨意斬殺,來自妙音閣的報複可不是鬧著玩的.

面具老者猶豫了一下,道:"妙音閣千年來只在三年前收下一個男弟子,或許你手上的令牌也是無意中得來的吧."

旋即他似乎找到了一個自認為可信的理由,大不了逃進一些深山老林,躲避個三年五載,風頭過了妙音閣也不會太追究,他咬牙道:"你無論說什麼,都難以活命."

"哎,殺了我,你也不能保住自己性命,我們何不坐下來商量商量,都是些身外之物."葉不歸輕歎道.

"怎麼談?"面具老者似有忌憚,語氣稍稍緩和下來.

"我給你我一半的財富,此事就這樣了了如何."葉不歸松了口氣,坐回凳子上商量道.

面具老者冷笑:"那不可能,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欺騙我,除非把你的儲物袋交給我檢查一下."

葉不歸沉默片刻,略微猶豫道:"我可以把儲物袋交給你,前提你必須返還我一半的財產."

面具老者當時就心花怒放,雖然有面具遮擋還是忍不住笑了一笑,這點從面具微微的起伏便能看出.

他心道果然是個初出茅廬的小菜鳥,儲物袋到手又豈能還回去,想到葉不歸之前在爭寶會花大價錢買下兩件他眼中是廢品的寶物,更加讓他放松警惕.

就在葉不歸遞過儲物袋的時候,圖窮匕首見!

墨綠色的拳頭,攜著恐怖的威勢襲來,一擊之下仿佛真的可能崩斷山峰,骨節處閃著冰冷的寒光直奔面具老者頭顱.

上篇:第三十七章 開源境的准媳婦     下篇:第三十九章 黑龍顯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