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四十六章 斬開源  
   
第四十六章 斬開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感覺怪怪的."葉不歸嘀咕道.

不過他也沒時間去想那麼多,追兵還在後面,大致了解一下所在的位置後,確定一個方向趕緊逃竄.

此地是格列城,在妙音閣以南,大概有百里地的距離,需要跨越兩座城池,不過城內眼線眾多,略微想了一下,選擇盡量走叢林附近,這樣也能安全許多.

考慮到後方還有幾個開源境中後期的老家伙,葉不歸把宮長老給他的令符放在手心,一旦事不可為就立刻捏碎將宮長老叫過來.

此地不是蕭城距離妙音閣不算太遠,相信宮長老很快就會來到,想到這張底牌葉不歸稍稍心安了些.

不過他也沒敢真正靠近森林,畢竟天風多叢林,原始森林的面積要比真正城池的面積大的多得多,里面說不一定有著什麼樣的恐怖妖獸呢.

葉不歸飛快奔跑,翻山越嶺,矯健如靈猿,迅疾如獵豹,山巒叢林在地飛快倒退,他倒是運氣還不錯,第一天的時間竟然沒有一個追上來的.

到了第二天可就沒有什麼運氣可言了,當他剛剛翻過一座小山的時候,突然臉色一凝,因為後方已經有近十名修士緊追而來,而且沒有絲毫繞路,徑直的撲向他的方向.

他小心翼翼的竄入叢林深處,沒有驚動任何東西,可是,他卻無法真正徹底甩掉後面的人,幾道人影依然在緊緊的跟隨著,可以想象那些人修為不弱,除五名開源境修士,其余的都是煉氣圓滿的水平.

"該死的,他們怎麼會這麼清楚的找到我的位置."旋即他想到了一種可能,他的身上被人種下了印記,以此才能快速尋到他.

他神識在身上快速一掃,發現背後衣服上有一個晶瑩的光點,他幾乎是想也不想,將衣服脫下隨手碰到一直妖獸身上,做完了這些,然後繼續逃竄.

很快十名追殺者依照印記的指引尋到那頭妖獸,很不巧的是此時正好有一只凶猛異獸在附近,他們並未戀戰,丟下兩名修士拖延時間,其他人繼續追殺.

正在密林深處的葉不歸身形矯捷,繞過一個有一個的危險凶獸,突然他心底一沉,因為他發現前方的道路被三名開源境後期的修士給封鎖掉.

後方失去葉不歸蹤影的修士幾乎緊追而來,不放過任何一處有異動的地方,葉不歸毫不猶豫的捏碎了宮長老給他的令符,再這樣拖延下去被發現只是遲早的問題.

想到這里,他竟是悄悄掉頭向回飛奔,因為那里只有一名開源境前期和一名開源境中期的修士.

"在這里!我找到他的蹤影了."一名煉氣圓滿的修士剛剛叫出聲音,便被從樹上飛身下來的葉不歸擊斃當場.

他不想拖延時間,又恐怕崩山掌鬧出太大動靜,索性戴上風暴之拳從樹上偷襲,一擊斃命.

那名煉氣圓滿死尸栽倒,儲物袋掉在地上,不過現在葉不歸可沒那個時間耽擱,繼續向前逃竄.

因為這座密林比較大,聲音傳出的也不算太遠,前路上的那三名開源境後期修士又是利用符篆加速直接到了密林的盡頭,所以對此他們並未發覺什麼異常.

倒是這邊的開源境前期青年離得比較近,很快就趕來與葉不歸激戰在一起.

葉不歸一直都認為自己實力非凡,有著跟開源境前期修士一戰的實力,直到此刻真正交手他才感覺到開源境修士有多棘手.

煉氣境修士以氣穴儲存源力,而開源境則是氣穴內源力擴張到最大,形成源力海洋,俗稱源海,二者在這上面有著本質的差別,就像是一條小河與大海的差別一樣.

葉不歸雖然修的是凝源決,源力紮實雄厚遠超同境界修士,不過對上開源境卻是沒有一點優勢可言的.

二人轉瞬交手數十次,葉不歸知道自己的優勢和短板在哪里,選擇了硬拼,在與其硬拼中附在身上的數百符篆一個個迅速的暗淡下去.

正是因為符篆的保護,厚達半米的符篆將身體包裹的跟龜殼一樣,葉不歸幾乎可以不顧及對方打在自己身上的傷勢.

同樣的,附在葉不歸身上的各種寶物,符篆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行動,因為之前要逃跑的原因,葉不歸特意將下半身的符篆寶物收起,所以他特別保護下盤.

"難得你有這麼多護身符篆,不過他們用完了就是你身亡的時刻."

青年冷笑一聲,看葉不歸身上的保護符篆耗盡,手中的長劍如同毒蛇一般傾瀉下來.

因為兩人在近身交戰,稍微一個停手就是死亡瞬間,所以葉不歸並不能像在蕭城客棧中繼續取出符篆抵抗.

葉不歸看也不看,抓住青年抽劍的瞬間,揮動風暴之拳打在青年胸口,經過風暴之拳獨特的加成,打在青年身上他同樣也不好受.

當然,也不是青年單方面挨揍,他的長劍同樣貫穿了葉不歸的左肋,也就是葉不歸仗著體質超強,硬扛下來並沒有讓青年將整個肩膀貫穿.

即便如此,青年輕易抽劍,鮮紅的血液如同泉湧,痛的他齜牙咧嘴,肩膀有些不聽使喚,生死攸關,一個不小心就斃命,他忍著疼痛繼續戰斗.

肩膀的受傷非但沒有影響他的戰力,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出拳招式一點點磨礪,竟然比以前凌厲了許多.

"他莫不是瘋了不成,拿命在拼!"青年心中也是愈發震驚,每一次他刺中葉不歸,帶出一蓬鮮血,對方就像一匹狼一樣,撲到他的身前咬掉他一塊肉.

而且,葉不歸出拳的頻率,力量也在瘋狂的上漲著,以命搏命,本身葉不歸什麼都足夠了欠缺的就是戰斗經驗,此刻毫無顧忌的出手戰斗力更是向前邁出一大步.

原本青年只是准備攔住葉不歸,而此時他也需要鄭重以待,他不得不承認葉不歸有很大將他擊殺的可能.

站到最後,青年也瘋狂了,他知道他再不拼命,有很大的可能會被其反殺.

長劍上下翻飛,一劍比一劍刁鑽,如同毒蛇一般陰冷的劍法,他走的是輕巧路線,更適合偷襲,劍光忽明忽暗,在葉不歸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這也就是葉不歸,換了旁人恐怕一劍下去非得被斬成兩截不可,青年這一邊的壓力也不輕,葉不歸的重拳落在身上,偶爾催動武技,直接粗暴的打碎他胸前的幾根肋骨,導致他戰斗中還不斷咳血.

反觀葉不歸這邊,氣勢升騰,越戰越勇,身體上一道道血痕縱橫,順著手腳不斷滴血,卻沒有致命傷勢,連骨頭都沒傷到多少.

"死!"葉不歸冷漠的低吼中帶一個一抹瘋狂.

"以命搏命的話,恐怕你打錯算盤了."青年冷笑道,因為此時的葉不歸放棄了所有的防禦,一人一拳縱身飛沖過來,在他看來葉不歸完全是打的瘋魔了,連基本的判斷力都沒有了.

你拳頭再快再強還長的過我手中的長劍不成?

想到這里,青年臉上閃過一抹猙獰,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長劍筆直點出,在源力的加持下帶著摧金短石的鋒利劍意,刺在葉不歸的左側胸前.

當啷!

長劍並沒有如想象中的刺入心髒,而是被一個堅硬物品擋住,難以寸進絲毫,而葉不歸的身體繼續前傾,避開了要害,使長劍被壓迫的改變了軌跡,沿著胸口一直劃出一條蔓延到大腿腿根的恐怖傷口.

青年暗道不妙,可是葉不歸的拳頭沒有絲毫留情,在青年眼中逐漸放大,一直打爆了青年的頭顱,無頭尸體血液噴薄,濺起三丈高血柱.

青年,開源境修為,就此死亡!

至死,青年眼中還殘留著驚恐的神色,他想不通為什麼一個煉氣圓滿能將他置于死地.

上篇:第四十五章 傳送陣崩潰     下篇:第四十七章 浴血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