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八十七章 我能證明!  
   
第八十七章 我能證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黑孫傲失神,在他被百全胖子干擾的瞬間,崩山掌所形成的大山虛影順利從對方的束縛中掙脫出來.

霸氣無匹的一掌崩山,幾乎是動用了葉不歸身上所有的力量,打在黑孫傲胸口最脆弱之處.

嗖--

黑孫傲毫無防備,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遠遠拋飛出去.

轟!

黑孫傲重重砸在堅硬的岩石土地上,深深被轟進石層幾米深.

火焰群山岩石地面極為堅硬,尋常的煉氣修士就是全力轟上幾天也不一定能夠打穿,單從這一點,可以想象葉不歸這一掌威力的強大.

若是換了別人,恐怕立即就會斃命,不過黑孫傲不同,即便是完全沒有防備之下中了葉不歸的全力一擊也沒有立即死亡,竟是憑借著強橫的煉體修為硬撐了下來.

咳咳.

他滿臉黑灰的勉強爬出來,爬出來的瞬間立刻吐出幾口殷紅的鮮血,血染衣襟,肋骨斷了將近一半,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去,特別是胸口處,已經被葉不歸身上的火焰給燒的焦糊,隱隱他都能聞到自己身上的那股肉味.

黑孫傲就輸了一招,然而這一招就是最致命的,他再也不能組織起來有效的抵抗.

給我死!

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葉不歸還是懂的,在黑孫傲起身瞬間,葉不歸就從遠處奔襲而來,爆戾的火焰拳頭打在他身上,又將他打出十幾米遠,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

黑孫傲像是皮球一般被葉不歸打來打去,怒吼著從地上跳起來,上半身的衣衫早已被火焰燒毀,俊俏的臉龐也被火焰熏得漆黑,至于下半身的褲子也是破破爛爛,特別是膝蓋處都被盡數磨平.

夠了!

他強撐傷體著迅速退後,同時在他手里多出一把只有常人中指長短的迷你小劍.

葉不歸,你給我去死吧!

黑孫傲握住迷你劍的劍柄,劍指葉不歸,他面色猙獰,仿佛癲狂了一樣.

不好!

葉不歸本能的感覺到危險,在迷你劍中,蘊含著一股爆炸性的能量,幾乎是在瞬間,他的腦中便浮現出一個恐怖的詞彙.

禁器!

禁器這種東西,本身就是個容器,有修為高深的修士負責把自身的源力灌輸到其中,並且不斷壓制到一個極限,等到禁器被人為激發,其中蘊含的恐怖能量就會瞬間爆炸.

換一個可以輕易理解的說法,就是一顆可以人為引爆的炸彈.

這種東西一般都是長輩賜予小輩的,因為想要容納壓縮到極致的源力,外殼需要堅固,制造的材料也就必須珍貴.

制造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得不償失,有這些珍材在可以制造更有用的靈器了,所以一般都是長輩賜予小輩的保命之物.

沒想到黑孫傲手里竟然有一件!

其實在之前葉不歸已經有一件,是宮長老賜予他的,只是可惜當初在炎火湖下,那些東西都被岩漿給融化了.

此時禁器一出,葉不歸就立刻感到了危險,只是二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根本來不及逃遁了.

給我死!

黑孫傲瘋狂,神念一動,立即那迷你的小劍中有著令人心悸的波動散發而出.

"你瘋了是不是,你想和我同歸于盡不成?!"葉不歸喝到,倒不是怕死,他想趁著黑孫傲遲疑的時候奪下迷你小劍,這樣也省去了很多麻煩.

"我不會死,但你會,這件禁器是我父親賜予我的防身之物,一式兩樣,一件為攻,一件為防."黑孫傲一臉怨毒,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詛咒."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短小的迷你劍中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恐怖能量,經黑孫傲的激發,此刻爆炸開來,無疑是毀滅性的.

沙石卷起,形成恐怖的能量風暴,面對著從迷你劍中激發出來的恐怖能量,就像一方浩瀚的海洋一般莫測,任何東西都會被它毀滅掉.

拼了!

葉不歸咬咬牙,一拍儲物袋,黑龍槍瞬間被他拿到手里,在他源力噴湧間,一條龐大的黑龍從葉不歸手中竄出,慢慢變成幾十米長.

黑龍現世屠妖魔,黑龍騰飛,固然葉不歸的源力很弱,但黑龍槍的品階驚人,足矣彌補這些差距,在他的催動下,竟然真的迸發出一道不亞于禁器的攻擊.

轟!

巨龍與風暴悍然相撞,發出驚天的爆音,僅僅是余波就將最外圍的圍觀修士瞬間抹滅,實力稍強一點的也被掀飛出去很遠,更不用說位于碰撞最中心的二人了.

匍匐在火焰山上的一頭頭火岩獸也在這時不再沉睡,紛紛抬起碩大的頭顱觀望,但是好在二者碰撞僅僅持續了一下,便後繼無力,諸多火岩獸只是起來看了一眼便再度臥回去沉眠.

眾人長舒一口氣,火岩獸一旦真的被驚動下山,那可誰也跑不了.

碰撞的波動瞬間斂去,漸漸露出了場中心二人,葉不歸持槍而立,黑孫傲單腿跪在地上,另一條腿已經不知道被炸飛到哪了.

毫無疑問,黑孫傲敗了!

"為什麼?"黑孫傲眼神渙散,充滿著濃濃的不可置信,他也還活著,但是卻付出了一條腿代價,他不明白,為什麼葉不歸仍然完好無損的站在這里.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黑孫傲用僅剩的兩只手和一條腿支撐著身體不至于倒下.

"因為你不知道在天驕境界之上,還有一種境界."葉不歸出奇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什麼境界?"黑孫傲疑惑的問道,他出身頂尖勢力中,可也從未聽聞過這種說法.

葉不歸笑而不語,黑龍槍槍尖劃過地面,拉出一道道長痕,他還是准備用老辦法,先勾起對方的好奇心,然後讓他在迷惑中死亡.

黑孫傲仿佛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麼命運,以源力將聲音放大十倍,慘笑道:"葉不歸!你壞事做絕,我死了沒關系,你也馬上會死,他體內已經沒有源力在,大家為我報仇!"

果然,有細心之人已經發現,葉不歸身後的地上有一大攤血跡,而且黑孫傲在另一邊,斷然不可能是他的.

在他的下巴上滿是新鮮血跡,身上也毫無波動,行動之間已經沒有一點源力散發出來.

什麼人吐出這麼多血還能活著?!

黑孫傲受了重傷,他也一定是,現在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有人叫道.

這人的話音剛落,葉不歸身體就是一陣踉蹌,差一點就跌倒,不過葉不歸還是堅持著提槍而行.

內傷爆發,源力耗盡,此時的他真的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之前的狀態都是他裝出來的,可是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讓他沒法裝下去了.

去救黑孫傲!殺葉不歸!

圍觀的眾人被二人的激戰壓抑了半天,在這一刻葉不歸不行了,仿佛找到存在感了一樣,紛紛怒吼著沖過去.

殺了他!殺了這個魔鬼!

葉不歸平靜的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修士,緩緩道出了壓抑許久的話語:"我說我是被冤枉的,而凶手正是黑孫傲,你們信麼?"

在場也不乏有一直對黑孫傲不滿的修士,葉不歸往他身上潑髒水自然了得見到.

"你說你是清白的,那你有辦法證明麼?"有人嗤笑道,固然黑孫傲不是什麼好人,但葉不歸更加不是好東西.

黑孫傲眼神掃過眾人,有血蟒大陸的天才對他點點頭,示意可以救下他,他心情大好,嘴角噙著譏諷,反問道:"你說是我干的,有誰能夠替你證明?"

人群中嘈雜一陣,突然傳來一道堅定而又怨毒的聲音.

我能證明!

黑孫傲重傷,葉不歸同樣傷的不輕,此時站立都有些勉強了,可是,黑孫傲即便知道情況不利,仍是在最後的時候選擇發動群眾的力量嫁禍葉不歸.

然而他的算盤打的雖響,卻偏偏算漏了一個人--何慕天!

他洪亮的聲音,很快就傳遍每一個角落,在嘩然的眾人中,各自閃出一條道路,讓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場中.

"你是誰?"血蟒大陸的天才一皺眉,突然多出這麼人,也讓他微微覺得不妙,只是礙于眾多目光不方便出手罷了.

"你給我聽好了,我叫何慕天,萬獸門弟子,死者晴天仙子正是我的親姐姐,我有權為他證明."何慕天眼神陰鷙的像一條毒蛇,那駭人的目光讓對方看的脊脊發涼,顯然,面對血蟒大陸的人何慕天也沒有一點好感.

特別是他望向黑孫傲的時候,帶著濃濃的怨毒之色,如同被一頭洪水猛獸盯住一樣,他的恨意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這樣的目光下,黑孫傲本能的覺得不妙,他心里一沉,曾經被他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那個小修士,此時此刻站在他的面前,而且……實力早已不同往日而語.

"你有什麼能夠為自己證明身份,可不要為了不相關的人,以免自誤."血蟒大陸的天才面色不善的威脅道.

對于他的威脅,何慕天壓根沒有放在心上,腳下踏出一步,身形突兀的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血蟒大陸天才的面前,這種速度,就算葉不歸,黑孫傲兩人也做不到,仿佛此刻何慕天的速度,已經不似人力能夠達到了.

啪!

何慕天冷漠的甩出一巴掌打臉,把血蟒大陸的天才拋出去很遠,做完了這些,何慕天再次負手退回之前的位置.

"那麼現在,有我說話的分量了麼?"何慕天冷笑.

這結實的一巴掌不僅打在了血蟒大陸天才的臉上,同時也打在了在場所有人的心上.

這……不可能!何慕天他……竟然也是天驕境界?!

在尋常人的眼里,血蟒大陸的天才是無緣無故的倒飛出去,而真正有實力,有眼界的都看到出來,能做到這一點,唯有在速度上突破到天驕境界的修士!

何慕天有些陰森的望向黑孫傲,有些猙獰的道:"說起來,我能達到天驕境界,可全賴你呢,說起來,我必須要好好感謝你一下呢,對吧,黑--孫--傲."

果然,何慕天突破到天驕境界了,此時得到他的親口承認,便讓所有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靜,這萬人的排行榜上,又多了一個耀眼的天驕!

眾人先是震驚的騷動起來,然後隨著何慕天開口便霍然收聲,靜靜等待著下文,顯然,何慕天接下來要說的才是正題.

"半個月之前,我跟姐姐行走在中央平原,那時候我們實力還弱,被人擒下,遭受了一些非人的折磨."

"再然後發生的事情想必你們也猜得到,幾天前,那個人把我們被抓的消息傳給葉不歸,想要伏擊,只是他仿佛人間蒸發一樣不肯露面."

"最終把氣撒在了姐姐身上,她拼了性命將我送出來,自己死在對方的折磨中,我躲過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追殺,最終在速度上突破到天驕境界."何慕天輕描淡寫的說出,甚至言語間的邏輯還有些不通,可是眾人都聽的明白,其中的恨意到底有多麼強烈.

"而這個凶手,正是黑孫傲!"何慕天面容扭曲猙獰,直指黑孫傲.

眾人面面相覷,大多都已經確定了何慕天的身份,別人不知道,但是天風大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只需要簡單的交流幾句便坐實了何慕天的身份.

如果說誰最有資格說證明,那麼這個人一定非何慕天莫屬了.

竟然是他!

黑孫傲好狠毒的陰謀!

早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好東西,沒想到還做出了如此喪心病狂的舉動,而究其原因,便是想要嫁禍也不會,眾人冷笑,黑孫傲算盤打的雖好,可是當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時候,那麼這無疑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喪心病狂!去殺了他!

群情激奮,個個咬牙切齒,在這里的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跟葉不歸"有仇"的,現在真相大白,這筆賬自然就算在了他的身上.

黑孫傲也徹底慌了,形式轉變實在太快,他所有的布置在此時都被何慕天的出現給打亂,瞧著滿是仇恨的眾人,他也慌了.

"別相信他們,他們算計好的為葉不歸開脫,假如他們說的是真的,那之前晴天仙子的記憶片段怎麼說?"黑孫傲色厲內荏,厲聲叫道.

"對啊,那記憶片段絕對是真的,不可能作假的啊?"有人想起了最關鍵的一點,也是黑孫傲拿出證據中最有說服力的一環,葉不歸與晴天仙子的纏綿對戰,無疑是把矛頭指向葉不歸的最有力的證據.

"是啊,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現在已經搞不懂了."有些人一頭霧水,兩個人的證據都有著絕對的說服力,誰對誰錯,這就不得而知了.

何慕天冷哼一聲:"為什麼?因為我姐姐早已和葉不歸私定終生了,這個理由,夠麼?"

"什麼?這是妙音閣的師弟和師姐之間……有了感情?!"

"嗯,那麼這一切都說得通了."有人釋然,也有人懷著兔死狐悲的表情,今天無論如何,在兩個絕對耀眼的天驕中必定會隕落一個了.

這時候唯有葉不歸心底詫異,旋即便想通了何慕天的用意,不光是想憑借這一點來保全他,更是為他以後回到妙音閣解決了一個重要麻煩,刑堂的人可不會聽他解釋,無論他和晴天仙子之間發生了什麼誤會,那麼他猥褻師姐的罪名就坐實了.

可是,何慕天他憑什麼這麼做?僅僅是為了挽回一些晴天仙子的名節?

上篇:第八十六章 勝負     下篇:第八十八章 黑孫傲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