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九十一章 不受限制的宮長老  
   
第九十一章 不受限制的宮長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個人是個老嫗,面容蒼老不堪,滿是皺紋的臉上褶褶巴巴,像是一張被無限折疊的抹布一樣,雙目渾濁而又略有嚴肅.她,正是宮長老!

冰火秘境中礙于規則限制,只能由煉氣境的修士出入,而宮長老,那可是整個妙音閣有數的強者,七大執事長老之一,除禁法陣制之外,修為境界更是恐怖的一塌糊塗.

這樣一個人,難道是不會受冰火秘境規則限制?

當然,答案是否定的,宮長老之所以能夠進來,那是她把修為壓制在煉氣境界,一旦稍稍暴露出一點超越這個境界的修為,天地便會降下湮滅之力將她強行抹殺掉.這……屬于欺騙蒼天,蒼天一怒,就是修為境界再高也要被滅掉.

因此,這樣費力不討好的行為,不是有很大的圖謀,那就是精神不太正常了,不過顯然,宮長老並不是後者!

一想到宮長老此行必然是有什麼計劃要完成,怕誤了長老的事,因此葉不歸依舊盤坐在冰雪窟之前沒有動彈.

宮長老也沒理葉不歸,轉身去向其他處.

不過,宮長老的到來就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啟,宮長老的到來,各大勢力紛紛效仿,派出一些強大的修士壓制修為進入冰火秘境,當然人數也不是太多,大概每一家勢力也只有一名這樣的修士到來.

畢竟,壓制修為這種事情可不是想壓制就能隱藏下來的,只要被這篇天地感知到一點境界氣息,便會降下劫難,所以想要壓制修為首先要將自削境界,所有的感悟,所有的修為境界都要自行廢掉.

通俗一點來說,就是將自身強行打落到煉氣境界,以前的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修煉全部要前功盡棄,至于以後也只能從煉氣境界慢慢修煉回去,自斬修為隱患無數,即便重新修煉回去,最多也只能停留在自斬前的樣子,終生無法寸進.

這對于一個強大修士來說與自殘無異.

至于有沒有大能者可以不自斬修為,還能避過天罰的監察的,很少有人敢于嘗試,也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葉不歸遙遙站在一座冰山的山頂,目光凝重,在冰山的下方,一名老嫗攔在路前,擋住了一行數十人的隊伍.

這一隊人馬來自于赤光大陸的一個頂尖家族,肖家,當然其中也不全是肖家的人馬,還有一些親近肖家,並且實力不錯的散修,也被他們拉攏成一股勢力.

就是那些攜帶禁器而來的強大修士的到來,漸漸將冰火秘境中的煉氣修士主動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陣營,畢竟在這樣的大勢下憑借一個人的力量在冰雪窟內幾乎是寸步難行,所以他們很自覺的湊到一起.

"這老太婆是誰,敢攔我們肖家的路,不想活了不成?"一名肖家子弟皺眉道.

在他旁邊的一個散修一把拉過他,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他皺皺眉,看向隊伍最前面的肖家族老,見其也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讓他心底越發疑惑起來.

"這是妙音閣的執事長老宮羽,別多說話,小心性命不保."這名散修適時解釋道.

肖家子弟倒吸一口冷氣,有些驚恐,原來是這個妖婆,傳聞中這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剛剛進入冰火秘境,便將黑孫世家的人殺了個乾淨,還有諸多與黑孫世家有關系的修士也受了牽連,沒有一個逃掉性命的.

而後依舊沒有停下,其他家族後派來攜帶禁器的修士同樣被她一力滅殺,現在,輪到他們肖家了麼……

肖家族老站在離宮長老不遠的位置,非常的忌憚,即便他手持威力頗大的禁器也不行,同時他心底也有些許的好奇,到底對面的這個看似平常的老嫗到底有什麼詭異的手段,能夠憑借遲暮之軀鏟除掉那麼多攜帶禁器的修士.

難道她沒有自斬修為?

肖家族老子不由的從心底升起這樣一種想法,旋即自嘲一笑,冰火秘境中怎麼可能有人不必自斬修為也能進入,這樣的事情,就是他們肖家的老祖宗從棺材中爬出來也休想做到,他甚至覺得自己這個莫名其妙的想法很荒唐.

活了這麼多年的老妖孽,再帶上一些威力頗大的禁器,理論上……是可以做到的.

那麼,她的實力應該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境界,絕對不是他一個晚輩能夠抗衡的,況且他身上還有肖家的任務在,所以他決定盡量不予招惹宮長老.

肖家族老也在猶豫,在感受到背後幾十道注視的目光下,即便他心里有一百個不願意,也只得硬著頭皮走上去,拱了拱手算是見過.

宮長老成名縱橫天下的時候他還沒有出生,面對一個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他還是心底發促,況且輩分在那擺著,這種方式打招呼也沒有什麼丟面子的.

"不知宮長老擋在路前可是有什麼吩咐?"肖家族老沉聲問道.

"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做的."宮長老點點頭,話音沙啞難聽.

肖家族老露出詢問神色,看向宮長老.

宮長老繼續道:"沒錯,我需要暫借你們的禁器一用,不知你意下如何."

"這不可能."肖家族老立即否決道,先不說一件禁器在冰火秘境中有多珍貴,就是宮長老的話語,也不是一副需求的樣子,更像是……想要硬搶來!

而事實上,宮長老也根本沒想著借來,日後歸還.

既然好言好語的商量沒用,那就動手!

"既然你不同意,那老身就自行取來了."宮長老冷哼一聲,一句廢話沒有,直接一個箭步上前,從袖中射出一道褐色流光,眨眼間就到了肖家族老的面前.

那等恐怖的毀滅氣息浩浩蕩蕩,速度極快,讓人無從躲避,這根本不是一個自斬修為的人能夠放出的,就算一個開源境圓滿,不,就算是人極境圓滿來了恐怕也要飲恨再次.

肖家族老面色一變,也感受到了宮長老這一擊的危險,暴喝一聲,喚出一塊厚實的盾牌遮擋在面前.

盾牌以地為基,被他祭出的一刹那便與大地相連,牢牢紮根,將背後的所有肖家子弟囊括其中.

不過,他顯然是低估了這一擊的恐怖,導致根本沒有做出正確的判斷.

轟!

褐色流光擊中肖家族老,發出一聲驚動天地的巨響,大地跟著猛顫幾下,方圓幾百米的冰原都塌陷進去幾米,盾牌碎片伴隨著冰屑紛飛落下.

最終散去,露出地上橫七豎八的肖家子弟尸體,無一幸存,若是說此時唯一還站立著的,也只有肖家族老了,而且還在不斷的向外咳血中.

"竟然還活著,看來你自斬修為前肉身造詣很不錯."宮長老站在原地,神色毫無波動,仿佛做了一件與她毫不相關的事情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勢力要派出自斬修為的修士的原因,即便修為境界上已經廢了,但是肉身還是他們自己的,自然也是巔峰時候的身體強度,這一點不知要比正常的修士強上多少倍.

"你為什麼能夠打出這種強度攻擊,是禁器麼?"肖家族老勉強壓制住體內的傷勢,陰沉著臉緩緩開口道.

宮長老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語,此時走到他的面前,冷漠道:"還不交出禁器?不怕死麼?"

"你這樣做不怕引起宗門大戰麼?"肖家族老余光掃向在沖擊中葬身的家族子弟,心中惱火厲聲質問.

"宗門大戰?"宮長老毫不客氣的譏諷道"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一個能被派來自斬修為的死士,你背後的勢力會為你出頭?"

"你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宮長老漠然道.

"你……"肖家族老一時語塞,他雖然是個名義上的族老,但是出身很差,在肖家中也不受待見,即使承諾他自斬修為後會特別照顧他的後代和大筆的資源,但是在他心底,還是非常寒心.

他冷哼一聲,道:"哼,就算是這樣,但你同時斬掉了這麼多家族的長老級別人物,就算你們妙音閣出手保你,各家勢力面對這種公然的挑釁行徑,你也是死路一條."

"少廢話,這用你操心?老身的命也屬于自己,誰也拿不走."宮長老平靜道.

要是論斗嘴,肖家族老無論如何也斗不過性格執拗,還有些尖酸刻薄的宮長老的.

"少廢話,你到底交不交出來?"宮長老懶得和他繼續廢話,直接開口喝道.

"我交出禁器?"

肖家族老沉默了一下,語氣飄忽不定,像是屈服,又像是反問.

"我交出禁器可以,但是……你必須給我去死!"

肖家族老面色在這一瞬間猙獰起來,幾乎是吼出來的,同時手中一抖,一個四方的精致盒子被他祭出,在一瞬間,較之剛剛更為強烈的毀滅氣息升騰.

"殺我肖家子弟,就算是死,你也活不長!"

如神海滔天,似銀河倒泄,能夠肉眼看到的天地間湛藍色一片,到處都是刺目的光芒,無盡的神輝在沖擊,這是一片光芒形成的海洋.

浪潮翻滾,拍出驚天海浪,在海浪的漩渦翻湧中,一條乳白色的蛟龍現世,周身見無限聖潔光芒閃耀.

蛟軀一陣,席卷著海浪,仿佛遮天蔽日一般,快速向宮長老襲來.

"死吧!再不受重視,我也是肖家族人,流淌著肖家血液,你要為他們的死亡付出生命的代價!"肖家族老吼道,即便宮長老能夠隨手打出重創他的攻擊,但是他不認為對方能夠扛過這一件恐怖禁器的攻擊.

因為,為了煉制這一件禁器…肖家當代族長足足祭煉了十三年!

然而,對于一件這樣恐怖禁器的沖擊,宮長老神色一變,顯然也沒想到肖家竟然把這種級別的寶貝禁器拿來,與之對應的則是肖家族老的一陣狂笑.

哈哈…哈哈哈!

驀然間,肖家族老的笑聲戛然而止,因為,宮長老只是慌亂那麼一刹那,現在神色有些嚴肅,卻站在原地,絲毫沒有防身的意思,她深吸一口氣,在手中一道又一道的手印打出,漸漸與虛空相融.

枯瘦的手指不斷在在天空中劃過狹長的玄奧軌跡,是道痕,讓人無從捉摸.

說的有些緩慢,其實這些都發生在一刹那,只見蛟龍浩浩蕩蕩襲來的同時,一座巨大的光陣在天空中緩緩成型,無數道源氣形成的實質化光線爆射而出,在互相交織纏繞中,隱隱在天空中勾勒出一幅龐大無比的複雜陣圖.

玄奧晦澀的陣圖從云端的高處驟然降落,降落的同時光陣形狀一變,形成一座源力囚牢將蛟龍困在其中,劇烈翻滾一陣,隨著囚牢一起消失在天地間.

"這…你沒有自斬修為!而且還是一名陣道大宗師?!"肖家族老震驚到了極點,剛剛還認為不可能的事情,竟然真真切切的發生在眼前,已經由不得他不信.

到了現在他要是還看不出來怎麼回事,那前半生就是白活了.

宮長老點點頭,算是默認了肖家族老的說法.

"這不可能,你的陣道造詣究竟到了什麼地步?不,這不是真的!"肖家族老身形踉蹌.

冰域境的雪花依舊從天空簌簌抖落,壓在肖家族老身上的雪片不斷變厚,他的身體,像他此時的神智一般,轟然倒塌.

此刻,他也終于明白為什麼對方能一力滅殺掉其他勢力那麼多的強者,在對方的眼中,他的掙紮與反抗,不過是一個有些實力的跳梁小丑罷了.

從一開始,宮長老就壓根沒打算跟他們商量,完全就是想憑借強橫的實力搶來.

只是在看他們的反應來決定他們的生死.

這……就是差距,即便二者都是全盛時期,肖家族老也敵不過宮長老的一招,這樣的強者在他們家族,足可以坐上太上的位置了!

肖家族老徹底絕望了,眼神空洞,捶胸頓足的癲狂起來.

"我愧對先祖啊!"他瘋癲大笑,笑了幾聲,聲音漸漸弱了下去,竟是主動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在他的想法中,宮長老能夠不受冰火秘境的限制,隨意釋放修為,既然反抗無用,還不如有尊嚴體面一點的死去.

可是,人在一端的冰山山巔的葉不歸卻不這麼認為,因為宮長老背對著他,他可以看的很清楚.

在布下那一座囚牢大陣後,她老邁的身體微微一震,在背後道袍寸寸碎裂,露出了一大片流轉的符文.

而在壓制恐怖的禁器浪潮後

,那一片覆蓋在宮長老身上的符文,已經黯淡無光,顫顫巍巍的流轉,仿佛下一刻就要消散一樣.

葉不歸推測,這可能就是宮長老沒有自斬修為,反而還躲過了規則清算的依仗.

如今的神色這麼嚴肅,那麼恐怕……宮長老在這種狀態下堅持不了許久.

呼∼

宮長老凌空飛起,瞬息而至,降落在葉不歸的身邊,話不多說,直接粗暴的一把抓起葉不歸,化作一道流光,向遠方飛去.

而在這一路上,宮長老絲毫沒有收斂氣息,恐怖的修為,掀起滔天的壓迫飛向遠處,而方向,正是冰雪窟的所在處.

上篇:第九十章 妙音閣的決斷     下篇:第九十二章 一塊冰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