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章 諸大能降臨(下)  
   
第一百章 諸大能降臨(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

"那妙音閣小子出來了,都給我把眼睛瞪圓了,無論他從哪一個出口出現,都要立即把他擒下,我要人,還有他手中的那件寶物!"

葉不歸不知道,他踏入出口的一刹那,便有消息傳回各大勢力,超過半數的勢力都向下屬重複著這樣一句話.

"人可以死,但東西必須拿到手!"

葉不歸成了無數勢力矚目的焦點,他出現的任何一處都將帶來一片腥風血雨,無數大勢力的厮殺!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在這場爭斗中,一個煉氣境小輩被亂入其中,活命的幾率不足百分之一.

此次葉不歸攜帶至寶而出,又有幾個勢力能夠獨善其身,搞不好,產生一場席卷幾片大陸的派系戰爭風暴也不是沒有可能.

……

冰火秘境的出口處,云集了幾片大陸幾十名大能之輩,每一人的身份都不尋常,屬于那種在各自大陸上號令一方的強者.

然而他們目光俯視的最中心,是一個僅僅煉氣境界的螻蟻,與其說視線在葉不歸身上,倒不如說是因為那件牽動所有人心神的造化器.

葉不歸很幸運,從出口降臨的地方,剛巧走著大批的妙音閣長老在,這一眾長老,在他出現的一刹那,便圍攏將他保護起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葉不歸才免于出現被立即碾死的危險,不過,眼前的形式依舊不可樂觀.

一方妙音閣,一方是天下修士在互相警惕著,對峙著,都不敢異動,因為他們只是缺少一個借口罷了.

"夙長老,我與你們妙音閣並沒有敵意,只是這個小輩我很看好,不如讓給我,做我的弟子如何."一個肥胖如水桶的中年男子在此時笑著說道.

眾人一看,這是誰啊?野豬道人是也,傳聞中是一頭野豬得道,得了機緣化作人形.

不過,千萬不要因為這個道號來小看他,因為這個人,不,這頭野豬真實的實力是整片大陸上強者的上游水准.

眾人暗中腹誹,明明就是覬覦妙音閣的至寶,話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所有人都知道這件至寶的原主人是誰,強奪過來在名義上說不過去,第一個出手的人勢必就得罪死了妙音閣.

在場的都是人精,哪有人會當這個出頭鳥,不過,妙音閣的人想走,那他們就不答應了,此時野豬道人出來說這番話倒是很合時機.

"笑話,我們妙音閣弟子還不至于弱到讓其他人來教導弟子,所以你還是別打這個主意了."夙長老冷笑道.

夙長老就是七大執事長老之一,夙願.

"誒--話要兩邊說,不是你們妙音閣強弱的問題,實在是拜師學藝乃終身大事,重要的很,就算你們不同意,也得先問過這個小子的意願吧."野豬道人根本不要臉,繼續糾纏道.

與此同時,野豬道人的私下的傳音也在葉不歸心中想起,大概是承諾他不少好處,只要他把至寶交給他.

"不好意思前輩,我還不想拜師,還望您老見諒."葉不歸直接拒絕道.

為了接近葉不歸,這一幫人各種牽強附會的理由都甩出來了,什麼根骨非凡,什麼一見如故,誠邀做客之類的

"我們走!"夙長老懶得和這幫人周旋,當即開口吩咐道.

一群妙音閣之人將葉不歸維護在中間,警惕著向外闖.

想就這麼走了?你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人群之中,踏出一個凶神惡煞的男子,面目猙獰可怖,行走之間都能掀起一陣血腥氣味,仿佛越過尸山血海而來.

他為血蟒大陸的一個匪首,道號殺佛陀,這個人很嗜殺,從修煉開始到現在殺過的人已經不計其數,偏偏的又是這個人本身的實力也不亞于頂尖宗門宗主級別.

實力使然,這個人的性格根本是目空一切,便是頂尖宗門也不放在眼里,因此說話間的貪婪企圖毫不掩飾.

"對,你們可以走,但是這個小輩必須要留下."野豬道人跟著說道.

其他的眾人也紛紛附和,如果妙音閣不交出至寶是絕對不肯讓他們離開的,現在差的,就是一個動手的理由了.

"把造化至寶交給我,我放你們走,否則妙音閣這次所來之人恐怕要全軍覆沒了."殺佛陀向前逼了幾步,脅迫道.

"對,天材地寶,有德者據之.""不如這樣,我再做一次老好人,你們妙音閣將那件造化器拋出來,我們誰得到誰就是最終寶物的歸屬是如何."

"我也是在為你們的安危考慮."此話說出,不無威脅之意.

一群大人物在天空對話,每一句話都直接決定著是否會有跨大陸的戰爭發生,到那時候,真的就是席卷了一大半的勢力,到時候,生靈塗炭也未可知.

"這麼說,那你們是要開戰了不成?"夙長老冷聲道,這種時候退步根本無用,唯有展現出實力震懾,誰的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開戰?你們可要想好了,你們妙音閣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我們這些勢力的進攻了."殺佛陀冷笑出手,大手一揮,化作幾百米的巨大手掌從天而降.

"找死."

夙長老含怒出手,在掌心喚出一柄猙獰蛇杖,迎巨掌而上,瘦小的身形升入天空,仿佛開天辟地一般,五尺蛇杖爆發出了驚天威能,與那巨掌相撞.

砰!

毀天滅地般的威能散去,殺佛陀與夙長老各自倒飛出去,穩住了身形,皆是面色凝重的看向對方,充滿了忌憚.

都是是宗主級別的戰力!

眾人嘩然,驚的是妙音閣這位名聲不顯的長老,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達到了宗主級別.

宗主級別,自然指的是大陸頂尖勢力中的宗主,這種稱呼下的人,都有著擔任一宗之主的實力在.

"既然大家有興趣,那我們妙音閣不妨與諸位過上兩招了."在夙長老的身旁,頭戴金冠的執事長老也跟著向前踏出一步,將強大的修為暴露在所有人視線中.

"我的天,妙音閣怎麼會有如此強橫的實力,這次派來的兩名執事長老,竟然都是宗主級別戰力!"

這次的眾人已經不是嘩然了,而是驚悚,算上在冰火秘境中隕落的宮長老,妙音閣已經陸續出現了三名宗主級別的戰力.

這些戰力,放眼任何一家頂尖勢力都已經不弱了,可是,除卻這三位之外,妙音閣還有四名執事長老,這樣推算下去,妙音閣的宗主級別戰力足足有七位.

這套說法,未免有些驚世駭俗了!

曾經妙音閣拒收男弟子,在所有勢力眼中,都是一種閉門造車的做法,男女不均,喪失修煉興趣,這樣下去妙音閣的衰敗是注定的.

而在今日,這頭盤踞了千年的猛獸終于露出了獠牙,以絕對的武力向整個修煉界發聲,將那些妄圖染指之輩狠狠震懾住!

"如果今日只來了你們二位的話,恐怕那件至寶你們是帶不走了."遙遠的天空中,三道修為如淵似海的身影緩緩而立.

"我就說嘛,有關妙音閣的事情,黑孫世家不可能不來插上一手."野豬道人生怕事情太小,在一旁嘿嘿笑道.

"事情變得有趣了,那本門主也要來領教一下妙音閣的手段了."又是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身著鬼袍,近乎妖邪.

"鎮獄門主,我就說你不可能總是呆在老巢,偶爾出來活動下筋骨也是不錯的."在後方,又是一名宗主級別修士飛來,落在鎮獄門主身邊.

"你個老鬼,幾百年過去了,竟然還沒死?"鎮獄門主道.

"哈哈,你這個練邪功的都沒死,我星某人又怎麼會那麼早掛掉."

二人的對話聽起來針鋒相對,不過都是絲毫不怒,相視一笑,因為這是他們獨特的招呼方式.

倒是夙長老臉色鐵青,短短這麼一會,已經有五名宗主級別人物現身,而他們只有兩位,不過想到他們暗中又蟄伏著其他的同門,臉色才好轉一些.

倒是金冠長老臉色平靜,她倒是不像夙長老那般愁眉苦臉,至少她知道流云老祖這般安排,自有她的道理.

"妙音閣的人,你們還要執迷不悟嗎?"鎮獄門主冷然喝到,他原本是隱藏在暗中,只是看到妙音閣竟然有兩名宗主級別戰力現身,這種發展的迅猛勢頭,已經讓他心中不安了.

在此時,如果不打壓,任由妙音閣帶著至寶離去,那麼其實力恐怕會到達一種難以制衡的高度.

說是嫉妒也好,恐懼也罷,至少在這一點上,即便他們鎮獄門與妙音閣素無仇怨,也是他們萬萬不想見到的.

"不把至寶交給我們,那今日無論你們來了多少人都只有滅亡一途了."黑孫世家也在暗中出言挑唆.

"好大的口氣,想要全滅我們,那就要看看你們有沒有相應的實力了."夙長老反擊道.

驀然間,在夙長老的身邊,一道身影突然出現,身下騎坐一頭凶猛異獸向妙音閣發動偷襲.

這道身影出現的實在是太過突然,即便夙長老,金冠長老接力防禦,仍然在沖撞之下死傷數位長老.

"有人偷襲!"

亂了!

這下亂套了,都亂了!

有了第一個動手之人,整個冰火秘境附近的修士全都趁著混亂出手,他們在等,等一個合適的出手時機.

現在這個時機出現,自然都打起了渾水摸魚的心思.

這一道身影一擊之後遠退,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誰,這個人想必也不想直接將妙音閣得罪死了,所以根本沒有露出相貌.

所有人都沒有第一個出手打死妙音閣之人,因為這樣便直接會成為妙音閣永遠的死敵,即便是無法無天的殺佛陀也沒有,因為他自知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妙音閣.

倒是黑孫世家的兩名宗主級戰力一臉笑意,因為這個人,正是他們安排的.

一場亂戰掀起,威能無邊的法寶神器紛紛出現,襲向妙音閣所在之處.

夙長老抬手將一名長老級別人物鎮壓,心中焦急,一方是他們不到二十名的長老,另一方則是鋪天蓋地的天下修士,差距根本不是一般的大,估計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們這一方的強者就會全滅.

饒是如此,在葉不歸的身邊仍有三名長老貼身保護.

葉不歸不是沒想過將天蛇琴交于夙長老二人,只是他不能,先不說煉化天蛇琴還要不少時間,單說天蛇琴出現,那麼將必定有更多修士加入戰團,到時候形式更加不利.

短短不到一刻鍾時間,一個個屬于妙音閣的長老隕落,到現在已經有五位長老殞命.

他心中焦急,卻也無可奈何.

砰!

兩道尸體從天而降,狠狠地砸在地上,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正與妙音閣長老酣戰的兩名修士根本無法反應,便被突然砸下的尸體壓成肉泥.

"這……"有不少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戰斗,看向地上的兩具尸體,心中悚然,因為他們瞧得出,這兩具被人刻意丟下來的尸體,正是之前偷襲妙音閣那一人一獸.

"兩個宗主級戰力就,就這樣……死了?"沒有人能夠平靜,宗主級別戰力隕落,放在任何一處都不是一件小事,因為換了旁人,那就是一個頂尖勢力一宗之主被人殺掉.

足夠讓整個所在大陸震動幾下了.

"到底是誰?"一名宗主級戰力毫無征兆的死亡,沒人能夠平靜下來,無數道神識在天空掃來掃去,卻無法發現一絲端倪.

"敢傷我們妙音閣的人,這便是下場."一名中年女子緩緩從妙音閣所在之處浮現而出,冷漠的語氣落在每個人心中都讓她們發寒.

與此同時,在天空中數十道身影降落,與夙長老會和在一處.

為首女子眼角黑痣,看上去三十多歲,體態豐腴,在其身後,四名執事長老並肩而立,都是宗主級戰力,再後面,就是妙音閣的其他普通長老了.

"這人是誰?"眾人面面相覷,從身體周圍散發出的波動來看,那中年女子就是造成那名宗主級戰力隕落的罪魁禍首.

"是她!一千五百年前妙音閣橫出的那位天驕--流云!"

一名老邁的修士驚呼出聲,引動了所有人心中的驚愕.

"原來是她,我說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不是說她在一個遠古遺跡中隕落了麼?難道消息都是假的?!"

有時候大勢力之間就是這樣,真真假假,十句話中有八句是假的,另外兩句則是不咸不淡的敷衍了.

即便這樣,流云的出現仍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轟動.

一千五百年前就已難逢對手,後來去了危險之處尋求突破,最終神秘消失.

今日再次出現,已然是一個勢力活化石一般的存在,可抵一宗老祖的存在.

一些與流云老祖同輩的修士心中五味雜陳,年少之時還視對方為最大的敵手,現在就是做人家對手的資格都沒有了.

如果沒有意外,那麼流云老祖的出現便直接宣告了一件事,妙音閣的至寶他們已經失去了染指的資格.

"立即構建域門,我們速退!"

這時候,流云老祖的傳音響徹在每一個妙音閣修士的心中,再看她時,已經是面色凝重,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誒……"

天空之上,傳來了一聲低沉的歎息,聲音很蒼老,仿佛飽經萬年風霜一樣,落在每個人的心底都是一陣毛骨悚然.

"沒想到,妙音的這一千多年來竟然出了如此的人物,再任由你們發展下去恐怕將來老夫也要頭疼了."

不知何時,或許是在眾人爭斗的時候,黑孫世家的兩名宗主級戰力的身後,出現了一座烏黑棺槨,長長的鎖鏈由兩名宗主級戰力背負,看上去如同拉棺一般.

"以宗主級強者充當拉棺的苦力,這究竟是什麼人!"眾人的心神如遭重擊,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由宗主拉棺,到底是什麼時候宗主級戰力這麼不值錢了!

這等陣仗,一般人可承受不起.

"請老祖!"

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黑孫世家的兩個宗主級戰力手舞足蹈,口空念念有詞,玄奧的梵文咒語不斷冒出,狀若瘋魔.

烏黑棺槨一陣顫動,並沒有像想象之中的冒出說話之人,反而攜帶強橫的威能沖出,看似尋常,實則撞擊力道奇大.

流云老祖當然不可能畏懼,沉默著單掌迎上,鍾秀的手掌炫彩流溢,在一瞬間化作水晶琉璃般透明,里面如玉般的筋骨曲張,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威能.

砰!

琉璃手掌與烏黑棺槨悍然相撞,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兩者皆是老祖級別的戰力,此時的碰撞如同彗星撞月一般.

光是在這股余波之下,無數的山峰樹木炸開,不少的長老級別戰力都被掀翻出去,距離近些的則是重傷昏迷,而這僅僅是碰撞的余波而已.

妙音閣的五位執事長老同時向前踏出一步,共同聯手將剩余的威能抵消掉.

"這棺材竟然也是一件造化器."流云宗主深吸口氣,秀眉皺起..

"如果我猜的不錯,躲在棺槨中的老不死應該是十代老鬼吧,竟然鳩占鵲巢,躺在了曾經隕落的皇者棺材里,延了你不少年壽命吧."流云宗主一語道破對方來曆.

"桀桀,好眼力,你越是這麼說,我除掉你的興趣也就越大了."棺槨中人陰惻惻的笑道.

相反,聽到黑孫世家的十代老祖的陰笑示威,流云宗主嘴角閃過一抹譏誚,淡淡的反問.

"老不死的,你有走出棺槨的勇氣麼?"

"哈哈,你倒是什麼都清楚,老夫可以出來,但是出來的時候,就是你們妙音閣滅門之日."十代老祖陰陽怪氣,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算算時間也不遠了."

眾人心中一動,自然是聽出了十代老祖話語中的含義,已經是公然的宣戰了,二者積怨萬年之久,又各自發展幾千年,這話一出,恐怕決戰就不遠了,或許……就在這一世.

所有人都感受得到,恐怕在要不了多久,妙音閣與黑孫世家就會徹底開戰,到時候,估計席卷的勢力不知道有多少.

眾人沉思,二者斗嘴之間,在妙音閣所之處,一道漆黑的門戶緩緩浮現而出,望其中心,無數顆粒般大小的星辰閃爍,看不到盡頭.

"妙音閣這次准備很周全啊,連布置域門的各種材料陣法都准備好了,看來這次,黑孫世家是攔不住了."在場的都是見識超乎尋常之人,自然認的出來,眼前的就是能夠橫跨幾片大陸的域門.

相當于一個移動的大型傳送陣法,只不過布置起來需要的耗材實在是太珍貴,一般勢力都拿不出來.

金冠長老絲毫不曾猶豫,一把將葉不歸提起,轉瞬踏入域門之中,其余長老則是守護在周圍不讓其他人接近.

身在棺槨中的十代老祖嘴角掀起一抹譏誚,布置了這麼多事情,豈是一個域門就能解決的?

悄然間,他手中一枚玉簡化作飛灰.

倒是黑孫世家的其他兩名強者不斷抽搐,一個古家族的人情,為了這件事,就這麼用掉了,他們心中連道可惜.

兩張大手憑空出現,籠罩在濃濃的黑霧之中,探向域門,以所有人無法反應過來的速度,按在域門之上.

黑霧之中徒然傳來一聲暴喝,兩只手掌用力撕扯,竟是要以此手段破壞域門.

這不僅是是在切斷她們的退路,還是在破壞域門里面那二位的生路啊!

"混蛋!"

"住手!"

幾十名妙音閣長老各個眦目欲裂,紛紛尖嘯出聲,想要以此喝退來人.

"爾敢!"流云老祖厲喝,只是她的聲音無法改變什麼.

那不斷扭曲的域門,在此時轟然碎裂……

"閣下也要介入我們之間的戰爭麼?"流云宗主質問道.

別人看不出黑霧中人的身份,以她的實力和眼光,自然猜測出了個大概,這種與她修為相仿的強者介入,對妙音閣來說實在不是個好消息.

"本座無心參與你們之間的爭斗,欠了個人情,這次還回去罷了."那大手的主人平靜解釋,聲音和本人慢慢于天地間消散.

……

身在域門之中的金冠長老撐起一道金光護罩,無數的隕石撞在上面,發出陣陣震耳欲聾的撞擊之音.

"這是空間亂流,就是超凡境強者不小心陷入其中也會立即殞命."她指著如暴風驟雨般降落的大小隕石道,旋即將一枚玉佩拋入葉不歸的懷中.

"大型傳送陣都是實力超絕的陣法大能布置,避開了空間亂流,而域門的開啟則是直通過去,中間的危險很多."

"這是一件秘寶,源力激發就能在身外形成一道保護罩,可保你周全,我現在抵禦亂流,無法分心顧及你."

她的話音剛落,空間一陣不穩,緊接著虛空塌陷,域門崩潰,散發出一陣難以抵禦的排斥之力,她竭盡全力想要挽回,卻也無濟于事.

這是天災,就是她也解決不掉.

她已經自顧不暇,如何能夠分心照顧葉不歸,很快,便與他失散開來,她心中閃過無限的憂慮,空間傳送便是從一個節點到另一個空間節點的旅途,域門崩潰,那代表的就是打通的隧道崩潰.

以她的實力多耗費些時間倒是能夠在虛空中行進,找出空間節點降落,可是葉不歸呢?

憑借煉氣境界根本在虛空中寸步難行,瞬間就會湮滅成塵埃,即便手中有她給的秘寶,也只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這麼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找出空間節點.

況且真的運氣好被吹到節點附近,以後者的實力也根本打不開!

萬千思緒閃過,她心中不免失落,苦笑道:"付出這麼多代價,至寶又這樣丟失了麼?"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武極巔峰》也是火星本土的書.

簡介:一介天才,意外融合莫名晶石,淪為廢材,被父親,家族,乃至世界人恥笑.

數年後,于逆境中崛起,調轉去來,整頓前後,逆轉生死,為天地所不容!

"天不容我?我!亦不容天!!!"

上篇:第一百章 諸大能降臨(上)     下篇:第一卷順利結束,與大家說說心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