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地震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地震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屠狗."葉不歸平靜的眸子中殺意無邊,帶上方靜撲向演武台.

方靜自然是明白葉不歸話中的狗是誰,自問從進入桃花園,唯一能夠扯上關系的就是半月前襲擊他的那名修士.

葉不歸這是要為他報仇!

想到對方那恐怖的修為,方靜的俏臉上不禁升起一抹擔憂:"我估計那家伙已經達到了人極境了,我們這樣去是不是有些冒失了,況且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打住,我不是君子,我更喜歡做小人,所以,動我的人那就得看他能夠承受多大的代價了."葉不歸冷然道.

方靜俏臉微紅,心中暖暖的,他說他的人,是在說我呀!

葉不歸自然是不知道,他話語中指的是他身邊的人卻被方靜誤會成"他的女人".

不多時,葉不歸二人便重新回到了演武台,那第二層的巨大花瓣中,那名當初襲擊方靜的老修士端坐其中,緊閉著雙目顯然也是陷入悟道之中,對周圍的一切置若罔聞.

而且,在那巨大花束的底端,葉不歸竟然看到了一個熟人.

是之前被葉不歸胖揍一頓的蕭材.

葉不歸看向蕭材的時候,對方同樣是看到了他,很明顯的一愣,緊接著就是一股無法形容的怨毒.

"我們又見面了."葉不歸淡笑.

蕭材嘴角一個抽搐,誰想跟你見面,見鬼去吧.

不過,他的那抹怨毒卻是真的,他的師尊,正在上方閉關,這也是他的依仗所在.

"哼,你這次來的倒是正好,我正想著跟你討教一番呢."

哦?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嘛,你倒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了開源境大圓滿.葉不歸一眼看穿了蕭材的修為.

"托你的福,我突破了."蕭材冷笑"不過卻不是現在,七日之後就是你的死期."

"哈?"葉不歸微詫,倒是頭一次聽說生死決戰還要讓仇家等等的.

"好,我就等你幾日,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膽子."

"小兄弟,你跟蕭材有仇麼?"一名在葉不歸身邊的修士壓低聲音道.

廢話,葉不歸很想給對方來一巴掌,這點事傻子都能看出來.

不過他還是撇撇嘴,等待著對方的下文.

"我跟你說啊,你單打獨斗可能能夠戰勝蕭材,不過現在卻不行."

"他的師父,云霞宗的黃元長老正在上方悟道,他是在等他師父出來好殺你呢."那散修道.

哦?

那他師父是哪位我就費得見識見識了,葉不歸倒是饒有興致打量起上方的那些修士,除了那幾個超凡境的老妖怪之外,他倒是沒什麼可忌憚的.

媽的瘋子.那修士心中嘀咕一句,用眼神向葉不歸指出了那蕭材的師尊.

他的師尊,正是前些時日打傷方靜的那個老家伙.

葉不歸心中冷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看來這次正好把他們師徒二人一鍋端了.

在另一邊,蕭材仗著師父在身邊,挑釁依舊沒有停止.

聒噪!

葉不歸突然出手,迷幻一般的接近了蕭材的近前,一個巴掌甩在臉上讓他口鼻溢血,第二次出手,更是暴力的踹在蕭材的小腹之上.

只聽到一聲淒厲之極的慘叫之聲,而後便是那蕭材痛苦的呻吟.

"你,廢了我的源海!"蕭材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他甯願相信這只是一個噩夢.

然而,小腹處傳來的那一陣陣劇烈疼痛卻清晰的告訴他,他源海破裂,從今以後再無修為.

他的修煉之路斷了!

淪為廢人,甚至連凡人都不如,這無疑是對修士最嚴重的打擊,這種感覺,就是生不如死!

"你,我不過說你幾句,甚至辱罵都算不上,你為什麼要廢掉我."蕭材蜷成一團,瘋狂的咆哮著.

"這點,你就要去問問你在上面的恩師了."葉不歸平靜道.

旋即他自顧自的搖搖頭,人這種生物強勢的時候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失勢的時候最喜歡與人講道理,真是好生奇怪.

本來跟蕭材之間的恩怨不至于此,但是有他師尊的仇怨在,也算是讓他"沾光"了.

"為什麼?為什麼!"蕭材眼球充血,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然而,對他癲狂的質問,身在演武台花瓣之上的那名老者,只是眼皮稍微抬了抬,再度閉眼感悟,仿對著一切置若罔聞.

這,就是他的師父.

葉不歸尚能為了救一個相識不久的方靜放棄一次感悟機會,而自私的人,不可能!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冷眼旁觀著,他們都看的明白,蕭材這個做弟子的,是遠遠趕不上他師父的一次感悟重要的.

"不會的,我師父他待我如親子,他是等著有萬全的把握來,殺了你!"

"好,我就在這等著他,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出手傷人."

一轉眼,七天的時光匆匆而過,幾個僥幸登上演武台的開源境也陸續被演武台強行踢出,每一個人離開的時候都洋溢著愉悅至極的表情,他們的修為或許沒有上升,可是所感悟的功法均已大成.

在花瓣之上感悟功法,無論修為強弱,只看感悟的功法是否高深,假若當時葉不歸沒有踏出演武台,以他身上那些珍貴玄奧的功法,枯坐幾十年能否大成也是兩說.

看到這些人心滿意足的離開,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均有,葉不歸也不例外,但是他只是稍稍遺憾些罷了.

因為他堅信,命中有時均會有,只是時間問題罷了,又不是確定了他這輩子沒有踏入頓悟的契機.

並非所有人都這麼想,那一直在下方期待的蕭材則是徹底絕望,他終于明白了他的師尊為什麼要將他留在這.

只不過是想在出關的時候有個便宜跑腿罷了.

"葉飛,還有上面的那個老家伙,你們都不得好死!"

說完了這句話,蕭材徹底熬不住了,腦袋一歪,徹底死掉了.

"要出來了麼?黃元,我們之間的帳是時候該算一算了."葉不歸冷笑,看的出來那黃元嘴角已經慢慢露出微笑,所感悟的功法已經成了大半.

就在這時,不知從何處而起,開始了猛烈的地動山搖,就連被視為不可動的桃花果樹也跟著倒塌了幾棵.

根枝搖晃,桃花簌簌抖落,不知不覺中大地竟然也跟著塌陷進去.

地震了?!

三個字變成了所有修士心中的陰霾和疑問.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屠狗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坑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