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吼聲滅大能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吼聲滅大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老嫗以她超凡境後期的修為,即便是氣勢碾壓就足矣讓葉不歸難以動彈,是殺是剮都掌握在她的手里.

本來就對葉不歸的行為產生了極大的怒火,想要致這個開源境的小修士于死地,碰巧又得知了葉不歸的身份.

一個開源境的小修士身懷重寶,這更加堅定了她殺葉不歸的想法,要做,還要做的隱蔽一點,以他的修為想要做到這點可以說非常輕松.

"死吧!"老嫗眼中寒芒湧動,瞬間在葉不歸身前顯化出一柄長矛,向前射去.

那等的恐怖威勢,已經讓空間隱隱有些不穩,長矛前行中四散的氣勁更是卷起一陣鋒利的風刃.

那風刃雖是由勁風構成,卻是有著極大的穿透力.

噗噗噗,幾聲射進地面,卷起漫天的灰塵,同時老嫗甩手將眾人的神識隔離在外,這樣,就沒有人看到她擊殺葉不歸並取得寶物的事實了.

風刃雖快,但長矛更快!

就算葉不歸能夠動彈,也是絕難避開這一擊的穿心長矛,之間那猙獰的矛間在他的身前漸漸放大到遮蔽了整個視野.

葉不歸心底一沉,如果是超凡境前期的強者,他倒是可以借著天蛇琴的特殊來逃遁.

可是,他現在面對的是超凡境後期的強者,光是威壓就足矣夠他喝一壺的了.

就在這時,異變徒起,一道紫衣人影直接強勢的撕裂了老嫗布下的隔離禁法,出現在禁制之內.

不過,他的距離還是稍遠,等到他趕到,葉不歸估計已經是一具冰涼的尸體了,可是他一點也不慌亂,抬手間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再次將空間撕裂,沒入其中.

感受著近在咫尺的毀滅長矛,葉不歸心中黯然,此次的危難,主要還是因為他自己造成的.

如果他能夠早一點跑掉,相信就算是老嫗趕到也很難抓住他,正是因為他沒這樣做,才變成了現在的死局.

不過他並不後悔,這是他的本心!

"如果還有之後,那麼堅持本心的同時,還要學的聰明一點,必要時采取一些保全自己的手段."

"如果能夠重來,他會站在這里,他會選擇借勢,借到老嫗不敢動他為止,而在場的能夠在云夢酒樓吃飯的人,哪一個身後不是站著一個勢力?!"

"只是沒如果了……"

葉不歸的心中瞬間閃過無數的思緒,也終于明白了尤婷婷說他蠢貨到底是因為什麼了.

葉不歸心中苦笑,表情上同樣想要做出一副苦笑的樣子,只是,已經沒有充裕時間讓他去擺表情樣子了.

……

可是,已經做好了逼死准備他他突然發現了不對,苦笑的表情,竟然真的做出來了.

"我……能動了!"

他突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這次可真正是在死亡面前走了一遭,差點就去見閻王爺了,當然,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

旋即的他便驚喜異常,因為他發現那老嫗擲出的長矛,已經消失在眼前,取而代之的也是一處黝黑的虛無洞口.

他當然熟悉,這正是空間裂縫,與之前他乘坐過得域門是同樣的道理.

還未等他徹底觀察完,一名紫衣青年已經從空間的裂縫中悠閑走出,手里把玩著的正是老嫗擲出的穿心長矛.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紫衣青年趕到,撕裂她布下的隔絕禁制,同時又再次強行破開空間,將她的長矛吞吸進空間裂縫之中.

這才使葉不歸躲過了這致命的一劫,而能夠如此輕易的撕裂空間,並在其中肆意穿梭,在老嫗的心頭瞬間浮現出了一個代表無上地位的詞語--皇者!

"你是……皇……"

老嫗的話還沒說完,那紫衣青年冷哼一聲,將她要繼續說下去的話語給打斷掉,瞬間讓她心神俱震,身上無數根汗毛乍起.

僅僅是紫衣青年的一聲悶哼,就讓老嫗覺得胸口極度壓抑,心中仿佛要爆炸開來一樣.

隨著一股上升的熱流,她哇的一口吐出一大口心頭之血,這才好了許多.

之前她就是這般的對待葉不歸,而現在呢,不到三分鍾的時間就立即體驗到了葉不歸當時的心態.

她能夠僅憑威勢就壓制的葉不歸不能動彈,而紫衣青年同樣能夠以同樣的手法斬殺她.

她驚駭無比的望著眼前這個境界完全內斂的紫衣青年,雖然沒有刻意散發,但是已經讓她覺得兢懼了.

"這長矛應該是以反骨祭煉成的寶貝吧,而且還是近期出爐不久,如果我沒猜錯是你親手煉制出來的吧?"紫衣青年微微噙著諷刺的弧度看著老嫗.

"沒有,這是我從別處買來的……"老嫗趕緊解釋道.

是不是買來的她自然清楚的很,此物的確為她近期親手煉成,而且取材都是人類後腦處的反骨.

可是,如今面前面對的是一名皇者,站在整個世界食物鏈頂端的男人,她的這點拙劣的演技,幾乎是一眼就被對方看穿.

"我真是不知道該誇你聰明呢,還是自作聰明呢,頭上有反骨的人都是不安現狀,並且有很大的機會在凡人國度中取代皇帝的人."

"取出他們頭上的反骨就是剝奪了他們的性格和氣運,以此祭煉出來的寶物自然威力極大,可同樣的你也是在不斷折損自己的氣運."

"這麼長的一只矛,最少有十幾個未來的凡間皇帝死在你手里."

紫衣青年依舊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只不過眉宇之間多了一抹殺意.

"你做了這麼多的壞事,那我就為自己積攢點功德吧."

話語出口,老嫗立刻就覺察除了不妙,轉過身就要逃遁,正如她想殺葉不歸一樣,紫衣青年殺她同樣不需要理由.

紫衣青年雖然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歲,但是周身那種深沉似海的波動卻是讓她膽寒,根本生不起一點抗衡的心思.

她一甩手,便是一道毒霧彌漫而出,霧氣升騰,像是一粒一粒的細小灰塵一樣黏在身上,在那毒霧之中,仿佛無數的厲鬼齊齊悲泣,前來索命.

這毒霧最大的作用就是束縛,也是老嫗行走世上這麼多年的依仗,就是比她修為高上一個小境界的修士也能毒斃.

"想跑?"紫衣青年暴喝一聲,吼聲震天,整片陸地都跟著顫上幾顫.

那聲音波及之處,就是毒霧也被他的一吼之下震散,消失在無形之中.

與此同時,在葉不歸目光堪堪能夠望到的地方,肥胖老嫗的身影現出,顫抖了一下,只覺得那種劇烈的吼聲灌入腦中,整個身體都跟著爆炸開來.

砰!

血雨紛飛,甚至連骨頭渣子都找不到,是徹底的被滅掉了,血腥而又壯觀.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前方的那個紫衣青年,心中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上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恐怖的東家     下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編號四三九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