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熱鬧的遭雷劈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熱鬧的遭雷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是怎麼回事?!"

在這第八道雷劫露出了指向,眾人都是有一頭霧水,就是連葉不歸本人也懵了,好端端的怎麼會平白無故的降下雷劫劈他?

"這……會不會是他與洛雨霞同時破鏡,這才引來了雙次雷劫?"他們能推測出來唯一合理的解釋只有這一種.

"不可能吧,這小子的修為明明是人極境前期,怎麼可能招來雷劫的洗禮?"以宿老的眼力都是看不出來任何端倪.

霜脈脈首眼睛微微眯起,倒是沒有其他人那樣的震驚.

"常理來說,不到超凡境是不會引來天劫的,不過這只是常識,自然也有例外的時候,那路行舟當年在人極境後期的時候不也曾讓天劫提前到來?"

"路行舟是路行舟,難不成他還能跟咱們門中第一天才相比?"對于此言,宿老撇撇嘴並不認同,因為路行舟這個名字代表著一個奇跡,雖是弟子輩分,不過在修為上已經可以與他媲美了.

路行舟,自然就是祁門之中離去已久的大師兄,當年的他就能憑借自身在超凡境內未曾經有過一敗,現在幾年過去實力究竟會恐怖到怎樣的一種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在祁門之中,這是一個被近乎神化的妖孽.

"我當然不是說這個,但我敢斷定能夠在人極境前期憑借自身引來天劫的人在這世上是一定沒有的."霜脈脈首沉聲說道.

"那眼前這些你作何解釋?"宿老皺眉問道.

"天劫的指向並非是他,而是他身上的某樣物品,因為洛雨霞所度天劫並沒有消散殆盡,經曆某種奇異東西的刺激,這青衣弟子自然就成了這件東西的替死鬼."

"所以說,此子身上必定有著超乎尋常人想象的機緣!"

就在這幾人討論的時候,天空未曾散去的烏云一陣劇烈的翻騰,以其所剩不多的雷電屬性向著葉不歸的方向轟來.

這並非是洛雨霞所承受的五色雷霆,多色雷劫只會在破鏡時顯露,所以劃破天際的天雷只是自然界中最常見的樣子,並未有其他的變化.

不過,又與正常狀態下的雷霆有所不同的,這是洛雨霞渡劫所剩的殘余能量,即便再少那也是七五雷劫的威勢,這種的雷霆已經被附上了一種特殊的烙印.

至于這種特殊的屬性是什麼,那也唯有渡過雷劫的洛雨霞才清楚了.

想要躲避,那是不可能的事,唯有硬抗!

"這雷劫已經有了四五雷劫的波動!"

"這個小子還真是倒黴,在一旁湊個熱鬧都要被牽連進去."

"瞎湊熱鬧遭雷劈!"

周圍的修士一陣憐憫的目光掃視而來,可以預見在這種雷劫的毀滅下,任何一個人極境的修士都難以活命,更不用說一個初入人極的無名之輩了.

葉不歸的神色也凝重起來,憑借這種威勢來說,他想要渡過也是一件難事.

雖然不知道為何雷劫會將他牽連其中,不過他推測大概是因百全胖子的緣故,他深吸一口氣,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巔峰,看向雷劫的時候目光之中竟是多了一點的戰意.

懵懂中渡劫與有著觀摩經驗不同,而親身經曆自然與在旁觀察也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能夠嘗試渡過,無疑他以後的破鏡要容易上許多.

"來吧!就讓我先嘗試嘗試上蒼降下的雷劫究竟會有多麼恐怖."

轟!

這一次或許是怕打擾到剛剛渡過雷劫還很虛弱的洛雨霞,在雷霆降下的一刹那霜脈脈首便已經出手,柔和的光芒將正在閉關恢複的洛雨霞所在房間護住.

只見這一處小院的屋頂都被蒙上一層淡淡的冰晶,天劫的余威在脈首的出手下只能被限制在葉不歸身旁的幾米范圍,絲毫不能寸近.

"看剛剛霜脈脈首出手,我估計他的修為已經快要達到半步宗主層次了吧?!"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次的門內大試可要多上許多的變數了,很有可能霜脈會成為除八大主脈之外最有實力奪下門主之位的支脈了!"

此時到來的人,除了霜脈之屬,還有其他脈的人手,此時能夠注意到這些細節的唯有不多的強者,更多人的目光則是落在渡劫中心的葉不歸.

雷霆所過之處皆為毀滅,只是微微接觸的一瞬間,他身上的衣物就已經炸碎開來,無盡的流動的雷霆已經侵入葉不歸的身體中.

在這一瞬間,葉不歸身體表層便已經覆蓋起一層冰晶寒霜,可以看見的是在寒霜被雷霆融化之時,立即便從源海的內部流出一團的尚未凝結的異冰.

變異的冰源亦冰亦水,有著寒冰的低溫,又有著水滴流動的特性,此時此刻,異冰漂浮出來的時候,與葉不歸一身的修為一起,化作一道流動的光膜,將那威力駭人的雷劫一推一進,互相撕扯糾纏.

渡雷劫!所用之字為渡而不是度,度過是為過去,渡則是渡船渡舟,需要修士在流動的雷霆之中行進過去.

身體表面抗下的只是天雷的沖擊,這只是第一道考驗,而第二道的考驗則是需要將那些魚貫而入身體的雷霆給盡數化解掉,否則在接下來降落的雷霆下簡直是步步危機,如果不能化解掉,那麼身體內部與外部的雷霆一起爆發,那麼等待渡劫者的只能是一場血紅的煙花葬禮.

不過,葉不歸倒是沒有這些考慮,因為這雷劫所剩的雷霆已然全部降落.

在他的體內,異火劃出一片怒吼的火海,在葉不歸可以的控制下去尋找那些外來的雷霆剿滅.

天雷依舊在云層中不斷向葉不歸這里傾瀉,葉不歸盤膝而坐,分心二用將雷劫劃成體內與體外的兩個戰場.

不過,他的這種分心之舉很快就到了盡頭,從那第一顆侵入他體內的雷屬性開始,完全在他察覺之外有著一種特殊的屬性一起隨之而來,並非能夠感受到卻真真正正存在的一種屬性.

這種屬性為干擾心念的源頭,此刻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積蓄許多,現在則是一起爆發開來……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八五雷動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憋屈的許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