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火變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火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以葉不歸的速度想要離開,同境界的人中幾乎很少有人能夠追上,就是之前誇下海口要生擒葉不歸的那名嵐家修士,在速度上的確很快,但是與修有步後塵的葉不歸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變得,跑的真快."那老者嘀咕一句,堂堂人極境大圓滿,竟然連一個初入人極的小子都追不上,這讓他臉上無光,可要是就這樣回去豈不是讓人看了笑話.

無奈之中,登到完全消失在眾人視野外,他便身形一晃,向著其他方向飛去,等過上點時間回去說葉不歸已經被他重傷也不至于丟太大面子.

而在葉不歸走後,朱玉成便一把抓過尤婷婷的手臂,想要發狂質問,只是被尤婷婷輕飄飄的一句話給噎回去.

他向我表白,被我拒絕了.

這句話更是讓朱玉成直接忽略了連葉不歸隨手布下的禁制沒破開的恥辱,然而讓他心中愈發得意起來,想和老子搶女人,就是再天才有什麼用!

葉不歸急掠回歸祁門,途中變換回容貌,更是檢查了鑰匙幾眼,再確保沒什麼異常之後才將儲物袋中的物資轉移進去,而這鑰匙則是被他當做一個發簪隱藏在腦後的長發之中,正常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儲物地方隱藏在腦後.

……

剛剛進階人極境界,修為已經到了一個瓶頸,短時間修為提升對實力的影響並不大,因此葉不歸趁著這個功夫放棄了修為的提升,把精力大多放在感悟武技上,有步後塵也有地底伏獅爪.

百全胖子則是進入葉不歸所制造的雷池中鍛煉神魂,等到有朝一日他的神魂完全沾染上雷的屬性,那麼躲過天劫的可能性也會大上許多.

經邪佛廟一事後,冰韓與齊天楓也意識到實力不足,沉浸在各種的修煉中,至于洛雨霞則是渡過雷劫之中,抓緊了這個時間恢複傷勢,整個二百三十號院中一片祥和寂靜.

這樣平靜的日子不過兩天,便是隨著一聲驚天的爆鳴聲,一道人影出現在二百三十號院的地上.

此人,正是二師兄--許浩然!

這幾天中許浩然一直在對葉不歸的來曆進行調查,發現不過是一個剛剛入門,並且身後連個長老靠山都沒有,這才在今日降臨葉不歸的府邸,准備逼問許異失蹤之事,順便取上那麼一點的利息.

他早已在一年前破入超凡境界,此時就算是站在那里都有一種莫大的威壓降臨,正在房間中閉目修煉的冰韓突然面色大變,旋即被這股威壓強行中斷了修煉,一口鮮血噴到牆上.

葉不歸緊閉的眸子也隨之睜開,與此同時神識散發開來將這股威壓孤立在許浩然身旁幾米處.

"我修為沒有你高,本不想和你現在交戰."葉不歸的目光平靜中起了波瀾,如一柄鋒利的小刀一般刺向許浩然.

"我的本意是無論我們之前有何過節,但許異的生死情況我還是要告訴他的親屬的."葉不歸的話語依舊平靜.

"只是仗著高深的境界欺人,有三番五次的傷及我的兩個朋友,如果你要戰,那……便…戰!"

于此同時,葉不歸周身氣勢一變,鋒利的目光凝成實質,化作一柄柄飛舞的利劍嗡鳴之中激射過去,與剛剛不同的是此時已經在目光中加上了他凌厲的神識.

"神識成劍,很精妙的利用方法,不過憑你的境界根本做不到完全掌握其中精髓所在."許浩然冷笑,同時向前踏出一步,赫然是將神識也釋放出來,超凡境的神識本身就帶著莫大的威壓,仿若無窮無盡,此時凝出形狀,赫然在天空中凝出一只虛幻的異獸.

葉不歸的神識成劍,共有三十九柄,每一把都磨礪的尖銳無比,特別是在神識交鋒中一直是無往不利的手段,然而此時那虛幻的異獸仰天長嘯,張來大嘴引來無窮吸力,將那靠近的三十八柄神識之間全部吞噬.

最後一把未被攔截的神識小劍,則是被許浩然徒手崩滅,那異獸吞下攻擊後並未有什麼不適之處,搖晃了幾下頭顱,向葉不歸奔襲而來.

神識成絲,神念成劍,神識化形,乃是三種對神識具體的利用,修士注重警惕提升的同時,往往會附帶上神識的修煉.

而且顯然,許浩然在神識方面的造詣要比葉不歸高深許多,但是他也並非沒有抵抗之力.

葉不歸神色平靜,身旁再次的出現幾十把的神識小劍,念頭落下便裹挾著葉不歸的意志一起呼嘯著沖出,相比于巨獸的大小,那神識小劍幾乎是細不可查一般,也就是略微比對方的毛發粗上那麼一點罷了.

與此同時,他舌綻放春雷,一個又一個玄奧晦澀的音節從口中發出,似咒語,但又比咒語簡潔許多,咒語落下,那懸空的神識小劍赫然暴增幾圈,彙聚在一起在天空中形成了一柄尖銳的利劍.

這是一場無聲的碰撞,鋒芒無比的小劍直接刺穿了那異獸的身體,夠厚並沒有就這樣消失掉,反而是筆直的向許浩然真身所在呼嘯過去.

可以感受的到,小劍上的光芒暗淡了許多,那異獸更是直接渙散開來,消失在天地間.

許浩然臉色微變,他也根本沒有想到被葉不歸不禁能夠抵擋住異獸的沖擊,反而還能夠向他沖來.

二者的神識同時泯滅,許浩然面色蒼白的退後幾步,而葉不歸則是一口鮮血噴灑出去.

雖然看上去葉不歸受到的創傷能夠重一點,不過實際上這次的交鋒卻是勢均力敵,許浩然被神識之劍的余波所傷,而葉不歸則是神識消耗過多而超出了身體的負荷.

這乃是神識交戰,每泯滅底嘔掉一絲的神識對修士都是一種創傷,肉眼並不能看到,唯有放出神識才能夠察覺,在而人交戰之時,周圍響起一道又一道的倒吸聲.

嘶~他是誰?!

這個沒什麼名頭的霜脈弟子,竟然能夠抵住二師兄的神識攻擊,能做到這一點,唯有門內其他主脈的天才才能做到吧?!

然而,讓他們更震驚的還在後面,許浩然冷哼一聲,身子向前飄去,他即便內心知道以神識對耗下,憑借他超凡境的修為最終一定會勝出,不過他並不願意用這種方法來結束這場戰斗.

因為這樣對他來說同樣消耗過大,一旦在葉不歸這神識受到重創,那麼無疑在七個月之後的門內大試中他的實力會削弱許多.

他身子懸浮在空中,目光掃過葉不歸那里,身體之上突然冒起熊熊烈火,與此同時他雙掌合十,仿佛在向蒼天祈禱,就連雙掌都燃起一片火紅,猶如赤鐵,覆在身體表面的火焰向著掌心流動.

"敬蒼天者,得蒼天垂器,祈蒼天者,天見猶憐,我以凡身,請求火之聖主降臨."

"請賜予我……火!無盡的火焰,將那一切宵小湮滅."

"此為,天火!"

隨著他口中的梵唱,那天空中有了異動,雙掌開合間,赫然在那雙掌中心出現一團熾熱的火球,火焰熊熊燃燒,空氣隱隱都有著焦糊的味道.

葉不歸的臉色也愈加凝重起來,光是觀看這火焰的溫度,他都能夠感受到火焰的超高溫度,不過他壓根沒想著去閃躲,這已不是煉氣修士那種小打小鬧,肉身相接.

只要在攻擊武技中凝練那麼一絲的神識,那麼此道攻擊便是不死不休,除非能量耗盡,否則根本閃躲不掉.

此刻他能做的唯有迎接!

他看著那襲來的火球深吸一口氣,體內的本源翻滾,盡皆被他調動起來,就連那鎮守雷屬性的本源也跟著一起調用出來.

與此同時,那火焰觸碰到葉不歸身體的一刹那便炸裂開來,火球乃是一顆種子,火焰的種子,這一點倒是與火源有些相似.

只要沾染上一絲,那麼就會立刻爆發出來,一直到能量耗盡,或是被動承受者死亡.

只見那天空中,許浩然凝視者下方,眾人也是好奇中的觀望,對他們來說堂堂祁門的二師兄釋放出的武技,這個名叫葉飛的弟子沒有第一時間死亡,這已經算是一種奇跡了.

不過他們卻是沒有發現,包括那許浩然也沒有察覺到他釋放的天火之中,竟是被分成了三層,外焰是他的天火灼灼燃燒,一直侵占了葉不歸身前大部分的范圍,第二層則是葉不歸體內的本源火焰,被限制在身前半厘米處抵擋,至于第三層則是本源之冰,覆蓋在身體表面作為最後一道防護.

時間一點點過去,相比于葉不歸的僵持,許浩然則是顯得輕松許多,還能夠飛身靠近葉不歸一段仔細觀摩,對于他來說,與一個人極境征伐這麼久已經有些難堪了,所以他暫時並沒有出手.

可是,他的這般觀察,很快讓他動容起來.

"這……這是本源釋放?"

"該不會他與我一樣同是超凡境的修為,強行壓制了修為,故而能夠做到本源外放的這一步."

他的心中同樣疑惑,反而是更加鄭重的觀察起葉不歸,他始終這個青年身上好像隱藏著很多的秘密,他決定先這樣一點一點的將對方得到底牌逼出來,而後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收網.

"未到超凡,便能夠將本源外放,而且還有十倍增幅神識的秘法,真是不簡單的家伙."

"來吧,亮出越多的底牌,最終也是在為我做嫁妝而已,到時候說不得真的有超過大師兄的可能."想到這里,他的心中愈發火熱起來,提到大師兄這個仿佛是傳說一般的人物,就算是有著一成的把握將其超越,那也是個奮斗的目標.

大概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只聽葉不歸那里隨著一聲輕嘯,繚繞在身邊的天火立即散去,但是此時葉不歸的情況看起來卻有些淒慘,身上的衣衫早已焚毀,若不是有著本身的火焰繚繞,怕是已經走光了.

"地級武技,果然非同凡響."葉不歸心中贊歎,外人看來這可能是許浩然從天外召喚而來的天火,但也唯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才知道這是一種武技的效果.

"很不錯,竟能夠從我施展的天火變中走出,不過,這僅僅是我炎脈武技天火變的第一變."許浩然看向葉不歸的時候眼中更是多了一些的喜色,葉不歸所展示出的實力越強,那麼他以後獲得的利益便更多.

若是葉不歸就這樣死在他的天火第一變中,那他只能是以失望告終.

到了此時,他對葉不歸的怨恨反而沒有那麼大了,就算是他的族弟死亡,也不過是讓他丟了很大的面子,大家族中這種血緣關系很淡!

"炎脈的傳承武技,怪不得能夠這般厲害."

"原來這就是炎脈的傳承中的天火變,之前只是聽過名字,還是頭一次真正見過人施展出來,傳聞此術共有七變,我斷定二師兄在此術上的造詣絕對不止這些."

各脈的傳承武技都屬于絕密,真正內容旁人根本接觸不到,唯有那脈首欽定之人才能有權利修煉,經常在每十年的門內大試中大放異彩,所以傳承武技的名字有很多人知道也很正常.

"是啊,每過十年舉行的門內大試可是一件聖事,按照傳統會將所有脈的傳承武技孤本收歸到宗主手中,所以幾乎所有外出的弟子都會回歸,去爭奪那最後優勝者的名額,而且其中擊敗了所有對手的最強者還可以從三十二脈的傳承武技中任選一個."

"上一次的門內大試就是二師兄最終勝出,至于拿走了哪一脈的武技就不得而知了,所以現在他的實力可是深不可測!"

在眾人議論的功夫,葉不歸略作調息,在本源之火的包裹下換上一件衣服,同時收起了異火,在他感知里,本源之火已經消耗了大半,繼續進行下去本源耗盡那可就悲劇了.

"人極境能夠擋下天火,你是第一個,但是我有些好奇你會不會是一個跌落境界的超凡境?"許浩然微微笑道.

與此同時,葉不歸立刻覺察到身邊一股莫大的威壓降臨,在這股壓迫中體內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

准備小爆發一波!

這幾天期末考試,忙著的事情太多了,十幾篇的報告外加課程設計,有點拖拉,作為歉意,唯有爆發!

上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雪靈皇的遺留     下篇:第一百六十章 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