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七十章 反擊開始(下)  
   
第一百七十章 反擊開始(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由不得他再猶豫,此時鬼銜草的強大藥效發揮到了極致,肉眼可見的,葉不歸的容貌已經從中年,變成一副蒼老模樣,皮膚褶皺,失去年輕的色澤.

拼了!

每耽誤一秒鍾流失的都是他的生命力,就算是有萬年的壽元的跟不上這般消失的速度.

雪山瓶的體積太大無法直接吞下,葉不歸不敢猶豫,手掌覆蓋上尖銳的獸齒,直接撕裂小腹的血肉,將雪山瓶直接塞入.

收!

雪山瓶的進入,果然有著作用,那種生命力流逝的感覺立刻消失大半,與此同時,他的神識更是直接覆蓋在雪山瓶之上,將那幽冥草直接吞吸進去.

呼~

"好險!"直至此時,葉不歸方才長松了一口氣,他感受的到,幽冥草被雪山瓶吸扯進去之後,他的壽元雖然不能回複過來,但至少不再損失就是好事.

此時的他,已經面容枯槁,滿臉的皺紋,銀白色的頭發披在肩上,胡子更是有了一尺長短.

此時的山門外.

霜脈脈首閉目,正在努力的感應他留下魂種的位置,本以為魂種被葉不歸滅掉了,卻想不到在他剛剛返回宗門的時候有了感應.

"到底在哪?我就說一個人極境的修士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將我的魂種滅掉,原來只是用手段暫時壓制啊."

"等我確定了你的位置,讓你嘗嘗生不如死到底是什麼感覺."

脈首深吸一口氣,腦海中有著附近的地浮現而出,雖然魂種傳回的波動很微弱,但是他仍舊有辦法抽絲剝繭,來找到葉不歸的具體位置.

可是,不知不覺中突然有著另一種的奇異力量悄然傳到他的身體,這種異常的能量很陌生,但卻帶著濃郁的死氣.

"這是什麼東西,該不會又是那個小子搞的鬼?"他心中疑惑,頓時運轉起神識秘法絞殺.

可是,他的絞殺根本沒有作用,這股奇怪力量在他神識剛剛聚集到一起的時候就已經四散開來,不知道藏匿在身體的什麼地方.

"管你是什麼,等我找到你本尊之後管你在搞什麼把戲."脈首冷笑一聲,正准備掐指打出手印的刹那,抬起的手掌在空中一頓,臉色立刻劇變.

他的手掌已經沒有了色澤,唯有一張松弛的老皮連著五指,不光是這樣,就連他的頭發都跟著向下脫落,白發之中夾雜著黑發,成綹的脫落.

"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脈首的神色上終于露出驚恐,這股詭異的力量他找不到來源,只能夠感受到整個身體仿佛是憑空度過了千載歲月,他呼吸急促,慢慢的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他低頭一看,胸口早已塌陷進去.

"到底是什麼!"

未知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無形之中被消減掉壽元,這對于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不是一件小事.

"難道是詛咒之力?"

脈首盡量的將呼吸喘勻,腦海中只剩下詛咒之力四個字回蕩,傳聞北墓域中修士一個比一個詭異,以死者為生,信奉古尸,從古尸中悟出的詛咒之力亦或是借尸體養蠱.

不得不說,他手中能夠的擁有蠱蟲丹並非偶然,而是年輕時候冒險曾經擊殺過一名北墓域的修士,所以對北墓的種種詭異都有著比常人更多的了解.

"如果是詛咒之力的話,或許我還有機會."脈首的目光突然一閃,想起有關破解詛咒的方法.

可是……這根本不是不是詛咒,而是鬼銜草自身的一種規則,能被被排到天地異寶錄前十名的凶物,豈是他能夠破解的?!

在不久以後,祁門之外便多出了一具干枯的尸體,不,並非尸體,這是一具有神智的尸體,其中的神智有兩股,一股是脈首的,另一股則是葉不歸的.

此時的他已經成為與當初鬼老人一樣的存在,不人不鬼,似死非死.

而葉不歸那里,則是莫名的多了一系列的變化,壽元已經不再損耗,但在他行動之間卻又多了一點卻多了一種詭異的感覺,瞳孔深邃幽深,仿佛是能夠將人吸入進去.

更為詭異的是,只要是和他接觸時間長一些的生命,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吸走壽元,他走過的路,只要是停留時間略長一點的地方,所有的小草都會萎蔫.

"我是不是被鬼銜草影響,以至于有了奪人壽元的本領?"

為了驗證這個問題,葉不歸立刻展開急掠,神識搜尋一圈,抓過一只山間野兔,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野兔在他懷中開始了劇烈的掙紮.

大約三個時辰的時間過去,其間野兔的毛皮出現大量的褶皺,牙齒也脫落殆盡,最後躺在他的懷中一動不動,聲息全無,身體中只剩下最後的一絲生機.

不久,那野兔便徹底死亡.

嘶~

葉不歸倒吸一口冷氣,他現在就仿佛是個煞星一般,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在莫名之中將人的壽元奪走,這,簡直是太可怕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很有可能,這是鬼銜草與靈印還有魂種被吸入雪山瓶中發生了一系列為不知道的變化--正是他直接導致鬼銜草吸走了脈首的壽元,而那種對鬼老人的改造則是出現在了我的身上."

結合當年當年鬼老人的種種變化,葉不歸迅速做出推測.

我擁有了奪人壽元的本領,脈首則是代替了我被鬼銜草吞噬了壽元.

葉不歸深吸一口氣,這種變化實在是太難以理解,或許正常看來,所有的好事都被他自己占了,而脈首代替他受到了鬼銜草的所有負面影響,而且,現在脈首的軀體還可以被他反過來控制.

奪人壽元的本領利用的好是個殺手锏,可是……這一定是好事麼?!

如果發生在他身邊的親友身上豈不是悲劇了?!

葉不歸深吸一口氣,這件事情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用了很長時間他才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驀的站起身,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能做的只有迎接.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反擊開始(中)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