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藏的危機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藏的危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紅袍老者眼中彌漫著不解與難以置信,在他的心中,無疑是驚起了滔天駭浪.

因為他發現那爆炸的正中心,並非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影!

"這兩個家伙有古怪."

常理來說,再這樣一場相當于一名渡厄境後期強者全力一擊的災禍下,根本不可能有決斗者生存下來,可是現在……

這存活下來的兩個人,自然是葉不歸與霜脈脈首二人,兩人的生命力極為旺盛,根本沒有僥幸存活下來的虛弱.

仔細來看,葉不歸那里的情況竟然比脈首還要好,若說脈首半步宗主級別的實力,這種沖擊頂多能夠讓他身上出現一些細微的傷口,能夠瞬息恢複,可關鍵是--葉不歸連衣衫都是完好無損!

此時的黑袍之中,葉不歸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了濃濃的疑惑與不解,他茫然的看向四周,喃喃道:"為什麼?"

"這是……為什麼?!"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凝聚出來的異象會成為傷害他的利器.

他更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他能夠在這種爆炸中存活下來,當時事發突然,可以確定絕非是脈首.

那麼……在最後一刻出手保下他的究竟是誰!

但是有一點是可以完全確定的--那就是脈首當時明明有著足夠的時間來出手護住他,可是在他命令之下,脈首遲疑一刹那,並沒有遵從他的控制.

此事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脈首這邊出現了一些不為人知的變化,使之並不能如之前一樣,把他當做潛意識中的主人.

另外的一種可能……就是脈首從一開始就沒有變成他的傀儡,而是給他造成一種假象,讓他自以為掌控一切,借此來達到他的某種目的.

這是一個騙局!

葉不歸神色不動,可是在心中已經對脈首的存在升起了濃濃的警惕,他有種預感……此人絕非善類!

"還好還好,我身邊還有一處隨時可以遁入逃命的空間,否則這次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葉不歸拍拍胸口,長舒一口氣,希望以這個說法能夠暫且蒙騙過去脈首.

不管如何,對方跟了自己這麼長時間,估計他身上所有的秘密都已經被對方洞察.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無論脈首此時是否在他的掌控之內,那個在暗中保下他的人都將是他不能道出的秘密,或許,這可能是發生意外他唯一的反擊底牌!

"自成空間內穿梭,的確要比進入你頭上的洞府要快,你的身上,竟然還藏著這麼多的秘密."脈首瞳孔深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亮.

"倒是這祭壇……"

葉不歸若無其事的轉過頭,看向因爆炸而顯露出來的祭壇,此時此刻,他能夠清晰的嗅到那種讓人作嘔的血腥氣味,這是無數修士損失的生命精華.

那祭壇的中心,一個個血色氣泡不斷滋生,像極了煮沸的開水,只不過一個個血泡拱衛著的,赫然是一顆圓滾滾的人頭.

葉不歸目光露出一絲的奇異之色,這顆人頭中蘊含的不光是雄渾的血氣,更多的則是斑雜的煞氣,其中仿佛是無數修士臨死前的嘶吼與求生意志,總得來說,很是驚人.

"這是血靈之身,看來這背後之人圖謀不小啊."脈首的眸子中罕見的出現了一絲凝重.

血靈之身,這是一種秘法,也是一種邪術,真正掌握此術之人並不多,所以這個決斗場不光是以撈金為目的,更重要的是這種邪惡的產物.

這是一個只有這個勢力內部才知道的驚天秘密,這個能夠帶來滅頂之災的秘密不能泄露,所以,除了內部高層之外的人知道了這個秘密,都必須死!

那紅袍老者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放任二人離去,呼嘯之中趕到了他們的面前.

"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如果沒有讓你們發現血靈之身的秘密,我還有興趣問一問,但是現在……你們必須立刻死!"紅袍老者的目光像是陰翳的毒蛇一般,將他二人牢牢鎖定住.

"有些事……不能看!"

與此同時,紅袍老者的瞳孔中的紅芒綻放,像是兩道燈籠一般驅散了黑暗,他手臂上的刺青,也在此時活靈活現起來.

那是兩條身形粗壯的血蟒,正如他此時的手臂一般,瘋狂的扭動著,而他的頭部,也是向前延伸,漸漸的變成了刺青中血蟒頭顱的樣子.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他變換的蟒蛇頭顱頂部,還有著一個外形完全相同的小型蟒頭,和他耳邊的兩個蛇形耳環照應,使之不知不覺中帶上了詭異的觀感.

與此同時,本是渡厄境後期的紅袍老者,修為迅速的攀升,直到成為了渡厄大圓滿才肯罷休.

"來,與我一戰,我知道你能夠躲過剛剛一劫,修為也不會簡單了."紅袍老者陰森一笑,此時體內雄渾的修為,讓他突然生出了能夠對抗半步宗主的信心.

"不人不鬼的樣子,就已經注定了你換取來的,不如真正修煉所得到的."脈首淡淡道.

"狂妄,讓老夫來試試你究竟有幾斤幾兩."紅袍老者冷笑一聲,身子在此時像一只伺機待發的毒蛇一樣躬起身子,猛然的彈射出去.

"我說過你不如我."脈首冷道,向前踏出一步.

"寒凝術第一層,春寒."

"寒凝術第二層,夏寒."

"寒凝術第三層,秋寒."

脈首口中聲音不斷,同時手中的印法也是一變再變,寒凝術的前三層境界被他一口氣用出.

並非是他應對紅袍老者很困難,而是他根本不想拖延時間,畢竟現在還是在對方的勢力范圍內,所以他一出手就是殺招.

葉不歸雖然也能夠感悟到寒凝術第二層的境界,不過他施展出來的威力與脈首絕對不是一個等級的.

各人的感悟,修為不同,自然同一個武技的威力也會存在細微的差別.

那前行之中的紅袍老者的身形一頓,緊跟著從他腳底處泛起陰冷的寒氣,將其雙腳包裹住,而後冰晶迅速上升,將紅袍老者整個人變成一座冰雕.

紅袍老者雖然是強行提升上來,但最起碼也是個渡厄境大圓滿,在脈首親自施展出的地品武技下,竟然有著掙脫的趨勢.

"破!"

隨著脈首的一聲開口,言出法隨,整個冰雕跟著四分五裂開來,與之一同破碎的還有紅袍老者的身軀,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道粗暴的撕扯,仿佛是經曆著車裂之刑一般,極為痛苦.

可是他被封在冰塊之中,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最終……他的四肢與頭顱齊齊斷裂,依舊被冰封著,流不出一點的鮮血.

做完了這些,脈首方才用中指揉了揉太陽穴,道:"我們要趕緊走了,四周有與我境界仿佛的家伙靠近."

上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蒼天不容     下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隱秘的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