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八十六章 隱秘的背後  
   
第一百八十六章 隱秘的背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們要趕緊走了,四周有與我境界仿佛的家伙靠近."

脈首面色凝重的望向遠方,在他的感知中,能夠感受到在這附近,有著數道與他境界仿佛的意志掃來.

一個渡厄境後期的紅袍老者尚且能夠激發出讓其達到渡厄大圓滿的秘法,那麼與他同一境界的其他人,所能夠爆發出來的豈不是更加恐怖.

可是他回過身看向葉不歸的時候,卻是愕然的發現葉不歸竟然已經身在祭壇之中.

此時葉不歸也是剛剛踏入這片充滿血液的就被祭壇之中,這血靈的頭顱,雖是無主的存在,不過其散發出來的威能也不是葉不歸能靠近的.

這其中充滿著一道血腥的意志,幾乎讓他寸步難行……甚至意志薄弱之人或許在心中會生出一種自刎,來融入這方血池的沖動.

"清心鎮魔咒,鎮壓邪佞!"葉不歸眉頭一皺,心中清心鎮魔咒的心法運轉,將心中那道心魔鎮壓下去.

清心鎮魔咒,鎮壓邪佞有著非常顯著的效果,比如那讓人聞風喪膽的邪佛廟內的存在,對清心鎮魔咒都持著忌憚的態度.

此時區區一個血靈頭顱的干擾,以葉不歸現在的狀態……還可以不放在眼里.

清心鎮魔咒的存在,直接在葉不歸的心中化成一道清涼的甘泉,讓他身形一閃,瞬間將血靈的頭顱抓在手中.

血靈雖然是無意識狀態,但是其天生為至凶之物,那種桀驁的邪惡更是讓他在葉不歸手中嘶吼不停,這無疑讓煉化它的難度大上不止一重.

但是葉不歸,現在並不想煉化它,只要將他帶走就是成功,無視了它的吼叫,直接仍如儲物袋之中.

"你這是作甚?!不想活了麼?"

此時脈首也飛身來到葉不歸的身邊,他神色依舊,只不過卻是出現了一閃而逝的怒意.

"沒事,既然剛剛的那名修士因為此物對我們產生了殺意,我們何不將其帶走?"

"幼稚,這血靈的頭顱明顯是對方隱藏多年的一個大秘密,讓我們這麼拿走等待的豈不是無休止的追殺?快快放回去."脈首冷聲道.

"不,這是我們唯一暫時擺脫麻煩的方法,你別忘了,這里是封號古城中的墨軒城."

脈首一愣,旋即眼神之中出現了一抹贊賞,這里是墨軒城,雖然內部勢力錯綜複雜,但是它只屬于一個人,或者說唯一的掌控者--墨軒城主.

即便是決斗場所屬勢力如何龐大,在這一畝三分地還是要看著城主的臉色行事,不會發起大范圍的追殺,在獨屬于墨軒城主的勢力范圍內煉制血靈,此事一旦被捅出去,這背後的勢力也吃不了兜著走.

話句話說,如果現在他們二人驚慌逃走,等待他們的將是這個勢力瘋狂的追殺,因為他們怕這個秘密暴露,但葉不歸帶著血靈的頭顱一起出走,這就相當于間接的傳達了一個信息,劫走血靈頭顱的人也是同樣的貪婪之輩.

"走!"

感受著身後迫近強者氣息,脈首神色凝重的帶著葉不歸化作一道流光向遠方疾馳而去.

在二人走後不久,數道人影出現在毀掉的決斗場上方,這是幾名半步宗主級別的強者,其中更是有著一人,赫然達到了真正宗主級別的強者!

"剛剛是什麼人偷走了血靈頭顱,該死的我竟然找不到他們逃跑的方向,這個人最起碼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修為."

一名灰發老者心煩意亂的開口,因為他發現,對方逃跑之時在四周放出數道的氣息,這種魚目混珠的手段,讓他們短時間內根本找不出盜賊逃跑的方向.

"若非我們幾個閉關幫助老祖吸收血靈的四肢,怎麼會被宵小所趁."

另外的一名半步宗主神色帶著些許的沮喪,因為他知道,丟了血靈頭顱,他們的將面對怎樣的一種殘忍懲罰……即便他們剛剛在幫助老祖而分身乏術.

"沒關系,他們逃不走的."幾名修士中最強的那名宗主級別強者平靜道.

他抬手,強橫而又鋒利的神識像是小刀一般剔過眾人,讓人心生恐懼,他觀摩大地,在看向天空,雙掌在此時快速的舞動起來,那等速度,仿佛虛幻一般.

在他的面前,赫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幕,他低喝一聲:"時光回溯!"

"時光回溯,這是超越渡厄境界的修士修至大成才能擁有的手段,憑借大地與建築的記憶,來將曾經發生的過往重現在眼前."灰發老者驚奇道,此術修煉不難,不過需要的修為卻是極高.

很顯然,眼前的這位並非是什麼簡單的宗主級別強者.

之間那天空中的光幕,隱約之中有著兩道模糊的身影浮現,只不過想要出現真正的鏡像還需要幾道簡單的口訣,可是驀然間,那在空中出現的手印一頓,緊跟著他從口中向前噴射出一道烏黑的血箭.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則是讓其他幾人一愣,尤其是灰發老者更是疑惑,在他的了解中,施展這種秘術不應該會傷到自身的可能.

"大地的記憶,在我施法的過程中被人強行抹去了."

他臉色陰沉的回過頭,神識向虛空中掃視幾圈,他陰森的目光中,仿佛帶著無限的邪意.

"這件事情不簡單,我懷疑是其他幾個家族的人下手,此事……我要先回去請示老祖一番,你們立即去追查他們二人的下落."

在那被神識掃視過的虛空之中,赫然有著一名獨眼老者站立,只不過身體周圍並未顯現出什麼恐怖的威勢,而是向虛空的一部分一般,讓人無從察覺.

"想法倒是不錯,可是完美異象可不是人極境就能掌握的,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你的方向錯了,錯了,全都錯了."

"不過……這種事情出現在你的身上,說不定會有奇跡發生."

那老者的臉上,赫然是透出了一種與他猙獰的面貌截然相反的……慈愛!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藏的危機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三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