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蛟封龍陣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蛟封龍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經受了兩件至高禁器的夾攻,能夠活命已是最大的造化,此刻蠻族老者斷掉一條手臂,氣息也紊亂不堪,但他並沒有死!

如果說將人族分成修士和蠻族兩大陣營的話,那麼修士這里是攻擊性略強,種種詭異的手段可以讓他們擁有獲勝的奇招,蠻族這里則是最難殺死的一種,強橫的肉身賦予他們的是先天不敗的優勢.

而蠻族老者這里,在變化成為巨人身體之後,竟是真的在禁器的沖擊下活了下來.

相比來說,葉不歸二人那里則是更為淒慘,一個源力空洞,體內源力行走的經脈千瘡百孔,這是吞下一塊極品源石留下的後遺症.

路才那里,胸口被蠻族老者的兩拳貫穿通透,雖然有著緩慢的修複,但是眼前的情況則是完全不被允許.

"你們兩個明明氣血很弱,卻能夠傷到老夫,修士的手段當真莫測."蠻族老者冷哼一聲,暗道大意,若是他一開始就展開蠻術,變成巨人之身,就算會受傷,也不至于如今這般淒慘.

對于一個以肉身稱尊的蠻人,失去了手臂,那就是失去一半的戰斗力……乃至今後!

"作為回報,老夫會讓你們淒慘的死去,把你們肉身磨滅,再將魂魄送到妖蠻那里,當做燃油,點上七七四十九天的油燈."蠻族老者獰笑一聲,直奔路才那里,因為路才已經失去戰力,戰斗經驗告訴他遲則生變.

路才索性將雙眼一閉,他有強大的武技,有源力激發的至寶,如果在外界他或許能勝,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如果.

"我路才為紫蛟族的天驕,戰過他族天驕不止十人,為赤光大陸最頂尖的一批年輕人."路才心中苦澀.

"父親他說的沒錯,星空之下的天驕之輩無數,就算是當世最強者也不敢妄稱天賦無敵,他說的對,能活下來的才是天驕."

路才閉目之中,心中閃過無數條念頭,可是再睜眼之時,已經黯淡下去的眸子突然綻出異樣的光輝,他的瞳孔之中,已經被濃濃的紫色彌漫,此時的他竟然緩緩的在天空中懸浮起來.

"我紫蛟一族,有著烙印在血脈中的天賦,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封困皇者,葉不歸,你我二人一見如故,和你一起並肩戰斗我很驕傲."

"所以……今日我會為你創造一個持續半個時辰的血脈封印,趁著這個時間,你逃命去吧."

"記住……隕落的天驕不如凡人,所以,你代我好好活著."

路才的臉色蒼白,于此時斷斷續續的開口,甚至他自己突然萌生出一句話來形容他現在的狀況.

"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蠻族老者首先選擇的是他,他已無力反抗,既然橫豎都是一個死字,那還不如拼一次,將那從未嘗試過的血脈神通強行用出.

即便這神通會有超強的反噬,但是此時與生命比起來,就算是死,也要看一看那讓他為之驕傲的族群神通.

"此為,九蛟封龍陣!"

路才的聲音落下,數口鮮血向前噴灑開來,于此時在那血霧飄散之中,一個怪異的字符在空中緩慢形成.

"還不夠麼?"

路才身上的死氣更加濃郁,但是他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手掌猛地一拍後背,強行再次逼出幾口精血.

得到補充的團團血霧,那以鮮血刻畫而出的符文立即成型,化作一縷流光撲向蠻族老者那里,化作一個血色的囚牢將蠻族老者完全禁錮在其中.

"你快走!我最多只能維持一炷香的時間!"路才大喝一聲,隨後目光便不再停留在葉不歸的身上,轉而緊閉雙眼,因為九蛟封龍陣如果沒有他的維持,只會頃刻消散.

"又是這種奇怪的手段,你們修士就不敢與老夫堂堂正正的一戰麼?"蠻族老者咆哮中猛烈轟擊九蛟封龍陣,可是路才以精血為引的血脈封困,又豈是他能夠輕易破開的.

路才絲毫不理,將全部心神融入九蛟封龍陣之中,這讓蠻族老者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此時心緒急轉,采取了懷柔政策.

"我看得出來你們兩個素不相識,本事陌路之人,你的這種做法愚蠢至極."

"我要殺的是那個家伙,你何必為他袒護."

"這樣吧,老夫退一步,你的傷勢很重,老夫放任你離開,也不會進行追殺,最終能活下去是你的造化,活不下去那就是你命該如此."

可是,任他百般花言巧語,路才絲毫不受影響,只是淡淡的說了最後一句話便不再開口.

"本是陌路何必牽連,將死之人能救下同伴也是另一種方式的重生."

兩人之中一人沉默,另一個喋喋不休,可是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一旁的葉不歸自始自終根本沒有離開.

"蠻族精修肉身,若能獲取煉體方法,我還有血靈之身……未嘗沒有一戰的可能."

葉不歸心中所思立刻就化成了實際行動,以他的實力,即便是重傷,對付查山部落的其他蠻人還是不在話下的.

查山部落,此時已經恢複了正常的生活規律,對他們來說有族長追過去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提著那兩個外來修士的頭顱歸來.

在他們的認知中,族長是蠻神除外的最強者.

所以他們並不擔心,只是留下了一個觀察遠方戰斗的普通族人在這里,隨時可以獲取最新的戰況信息……而其他人,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比如……准備晚餐.

不知不覺中,那正在觀望的三人里又一個人已經緩緩的走出他們的視線.

"阿雷,你去干什麼?!"一名蠻人叫住了那名為阿雷的蠻人.

阿雷的身形一頓,神色茫然空洞,不過卻沒有回頭,依舊緩慢的向前方挪動身體.

"莫名其妙的家伙,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了吧,他是族長的外孫,應該是擔心族長的安危前去觀察了吧……"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底牌盡出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修士的浩劫